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情的种子
风情的种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797
  • 关注人气:3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捉猫(小说)

(2014-05-27 18:57:07)
标签:

中子

破鞋

房顶

黑鬼

捉猫

                                  捉猫(小说

 

               捉猫(小说)

 

1.

先说说猫。一只普通的家猫,黑毛。性别,雌;年龄,三岁。除了鼻子,通体透黑,三婶管它叫“黑鬼”。书上说,猫的寿命通常是十二到十五岁,两岁的猫相当于人的二十五岁。以此推算,三岁的黑鬼正值青壮年。跟所有的猫一样,黑鬼除了逮老鼠,偷别人家的咸鱼外,就是爱睡懒觉。三婶家的院墙与厨房连接处有一块灰砖是它最喜欢的地方。冬日里,阳光斜射上面,夏天,老椿树茂密的枝叶覆盖着一片阴凉。

再说三婶。三婶年近五十,生有一女两男。女儿现已经出嫁,后面两个儿子,脚跟脚,肩挨肩,一个十四,一个十二。十四岁的叫中子,十二岁的叫华子,两兄弟整日疯闹嬉戏,没规没距,正是挤死蛤蟆弄死猴的年龄。

说这话,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

2.

记得那天是星期天。若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星期天应该是中子和华子最开心最愉快的一天。

但清早起来,所有的开心和愉快都被打破了。

这一切,都跟黑鬼有关。

中子说,必须捉住黑鬼!让它不得好死!

华子说,捉住,把它烤熟了吃!

中子说,猫肉不能吃。

华子问,咋不能吃?

中子说,猫是人托生的。

华子说,不能吃,也烤熟它!

中子说,中!等捉住了再说。

就这样,一个阴谋酝酿成熟了。

对即将临头的灾难,黑鬼浑然不知。此时,柔和的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斑驳的院墙上。三月,椿树的叶子嫩黄,还未稠密。昨天夜里黑鬼运气不错,在邻居家捕到一只母老鼠。确认是只母老鼠,黑鬼的舌尖尝到了几团肉子的嫩滑。黑鬼是个尽职的“护卫”,在自己家里(三婶家)再也见不到老鼠的踪影,哪比一只小得可怜的家伙。这会儿,肚子撑得饱鼓鼓的它正趴在灰砖上眯着眼睛睡得又香又甜。

决心下定,但对于怎样才能捉住黑鬼,兄弟俩还缺乏一套缜密成熟的计划。

直接唤它,估计不会理,平时黑鬼只听三婶的话。偷袭更不容易,墙高地险不易下手,再说黑鬼鬼怪精灵,擅长爬树上房,还能飞檐走壁……。

要是妈在家就好了!中子说。

你傻呀!妈在家能让咱捉吗?再个她也不会帮啊!华子说。

可不是!黑鬼是妈的宝贝啊!中子突然明白了似的。

不管它,咱俩自己想办法。捉不住才怪呢!华子信心十足的样子。

三月正是春耕生产的大忙季节。一大早三婶和三叔上工去了。他们不知道家里即将发生的一切,也早把临出门时说过的话忘到了九霄云外。

哥,我用铁叉,你使锄头,咱们两面夹击,肯定能搞死黑鬼。别看华子年龄小两岁,关键时刻竟比哥哥先想出一计狠招。

行动之前,兄弟俩试图尝试一次不动武力来生擒黑鬼。“喵喵……喵喵……”,他们学着三婶的样子,一遍遍地呼唤着黑鬼。黑鬼下意识地抬了抬头,半睁着眼望了望俩人,又瞄了瞄四周,重新趴下睡觉了。

哥,你看王八蛋的肚子吃得好大好饱!华子很气恼地骂道。

斑驳的树荫下,黑鬼鼓胀的肚子一起一伏。

几分钟后,一阵重金属沉闷的撞击,伴着 “喵呜” 一声尖叫,一个黑影像箭一般地朝房顶上蹿去。

墙根下,灰砖和土坯的碎渣散落一地。旁边,中子四仰八叉地躺着,锄头的木柄压在凸起的脑壳上。

显然,这是一次糟糕透顶的偷袭。

事已至此,假若兄弟俩收手的话,捉猫终告失败,这篇小文也就成了半拉子。

恰恰相反,中子和华子休整片刻,开始对黑鬼进行一轮更疯狂的进攻。

黑鬼并没意识到危险的严重性。事实上,它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得罪自己的两个小主人。

甚至,它以为是个玩笑,或者一个恶作剧。

定了定神,它趴在房脊上,又开始打起盹来。

妈的,毕竟是只猫!

黑鬼打盹这会儿功夫,中子和华子也没闲着,他们收集了一堆石子、砖块、坷垃,甚至还有木棍、空酒瓶和两只女人穿过的破鞋底。

接近晌午时分,阳光依然很柔、很白。卧在房脊上的黑鬼像一块黑布或更像一截黑布袋,愈显醒目。

现在,它成了兄弟俩攻击的目标。

石子、砖块、坷垃呈直线或斜线“嗖嗖”地向目标飞去。但黑鬼安然无恙未受丝毫惊吓。像中国的足球永远射不进球门网一样,飞过去的东西不是落到房顶,就是落到地面上。

其间,有一只不明就里的麻雀飞过来,双脚刚要落到房脊上,一块石子从头顶擦过,立马拍着翅膀屁滚尿流地飞走了。

哈哈!看着麻雀刚才的狼狈相,华子不竟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中子正色道。看我的!中子抡起胳膊,只听“哗啦”一声脆响,一个酒瓶在房顶上开了花。

华子见状,积极配合响应。一个酒瓶甩过去,另一个酒瓶甩过去。所有的酒瓶犹如一颗颗手榴弹,震耳欲聋的破裂声此起彼伏,冰雹一般的玻璃渣飞溅整个房顶,有一些从房顶上滚落下来。一只黄狗从下面经过,恰巧被击中头部,痛得龇牙咧嘴,撒腿狂奔而去。

在酒瓶、木棍的扫荡袭击下,黑鬼如梦乍醒。它刚抬起头,发现一块巴掌大的玻璃正冲自己脑门飞过来。说时迟,那时快,黑鬼一个猫扑朝房檐窜去。窜到房檐黑鬼尚未站稳,一根木棍就紧追了过去,情急之下,它只得折转身窜向另一侧。如此这般,黑鬼东躲西藏,来回窜动,鬼魅般的身影像一块黑布在风中飘忽起落。

最后,黑鬼似乎突然明白过来。它迅速地越过房脊躲进了房顶的另一面。这一举动比2009年云南青年李乔明在派出所“躲猫猫”不幸撞墙死亡整整早了四十年。本来,黑鬼以为自己找到一个安全的藏身之所,岂不知中子早已拎着破鞋底在对面恭候了。

黑鬼没看见躲在暗处的小主人,只顾顺着房檐往下溜,试图从檐角跳到墙边一棵桃树上,再顺着桃树溜到地面上。

可以说,只要溜到地面,任何一个角落、夹缝、空隙都是藏身之处,不像在开阔的房顶上易于遭受攻击。黑鬼有些后悔刚才的选择。但这已成既定事实,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立即离开房顶这块是非之地。

黑鬼已经下到檐角最低处。桃树离这个位置很近,最多一米远。这个距离对于黑鬼来说算不上障碍。有次,为了捕捉一只灰喜鹊,它曾跨过两米多高的木栅栏。

不过,逃命与掠取美味相比更具爆发力。应该说,这一回纵有十米之遥黑鬼也会义无反顾。

像一个即将起跳的跳远运动员,黑鬼先垫了垫前爪,再拱起腰,而后纵身一跃。就在黑鬼四脚离开房檐身体悬空的刹那间,中子突然从墙角钻出来。还未等黑鬼反应过来,像流弹般的一只破鞋底不偏不斜地击中脑门。黑鬼两眼一黑,身子一颤,一头栽下来,重重地落在桃树坚硬的根基上。

活该黑鬼倒霉!这只女人穿过的破鞋底极具杀伤力,仿佛它的前身完成过什么重要使命,是鞭策任性孩子的屁股,还是对出轨男儿恶毒的下跪惩罚?事后,中子再三强调自己当时只是随手一挥,而那破鞋底像长了眼的箭一样直直地向黑鬼射过去。

后来三婶跟人说,那破鞋底看上去像张寡妇的。听到的人觉得毛骨悚然。张寡妇两年前已经服毒自杀,而张寡妇丈夫死前经常跪女人的鞋。

被破鞋底击中的黑鬼的确伤得不轻。按说破鞋底赶不上一只猫头颅骨的硬度。再说,三岁的猫,正值青壮年。但不是到底伤到了哪根神经,黑鬼几乎瘫痪了。一分钟后它试图爬起来,但吃力地仰了仰头,没有成功。这时,华子也赶了过来。华子手里也拎着破鞋底,左手一只,右手一只,气势汹汹的样子。看见黑鬼趴在地上,华子二话没说对着头部噼里啪啦拍了两下。

黑鬼彻底动弹不得!

是什么仇恨能让兄弟俩对自家又是母亲喜爱的猫下得了这般毒手?

没有人知道。

3.

太阳爬上了头顶。一缕阳光透过桃树稀疏枝叶的缝隙直照下来,刚好落到躺在地面的黑鬼身上。

村口传来一阵说笑声。差不多到了放工的时候。那时候,不到放工时村庄很难见到人影,大人小孩都到地里挣工分去了。

中子和华子有些着急。他们要抢在父母回来前把黑鬼处理掉。要不,三婶会阻止,甚至大发雷霆,动手打人也有可能。

本来打算把黑鬼烤了。这在前面已经说过。但现在显然不可能了。

又快又省事的做法就是勒死它!中子对华子说。

快找绳子啊!华子着急起来。

上哪找啊?中子更加着急起来。

那时候不像现在,什么麻绳、尼龙绳、塑料绳、钢丝、铁条、布带等等随处可见。

快解裤带啊!中子一眼看见了华子的裤腰带,几乎喊了起来。

华子不敢怠慢,赶紧解裤腰带。一拉、一拽、一扯,玩了。慌乱中,裤腰带绾成了死结。

中子恼羞成怒,一脚朝华子踢过去。

华子委屈地大哭起来。

中子顾不了那么多,转过身向黑鬼扑去。看样子他像要徒手掐死黑鬼了。

真是匪夷所思的孩子。看到中子的举动,华子顿时止住了哭声,也赶紧冲过去帮忙。

不该黑鬼命绝。

千钧一发之际,黑鬼竟然听到了女主人熟悉的脚步声。一种求生的欲望激起体内全部的能量,它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身,一阵黑风似的,跑了。

兄弟俩连忙去追。大约追了两百米远,突然前面站着两个人。

兄弟俩抬头一看,一个是三婶,一个是三叔。

四个人面面相觑。黑鬼趁机躲进三婶脚下,身子几乎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三婶弯腰抱起黑鬼。

三婶抱起黑鬼,猛然发现黑鬼头部肿胀,左侧眼眶淤青出血,凸起的眼珠子像要掉下来的玻璃球。顿时,三婶的眼泪“哗哗”奔涌而出。

到底怎么回事?三婶想要问个明白。但左右环视,却不见了中子和华子的身影。

都怪我!三婶似有所悟,自怨自艾道。

谁叫你心疼女儿呢!三叔也怯懦的插上一句。

听老伴这么一说,三婶愈加伤心。她一边紧抱着黑鬼往家里赶,一边竟“呜呜”的哭出声来。

两口子赶到家,发现从房顶到地面,整个一片狼藉。木棍、坷垃和碎瓶渣随处散落,铁叉和锄头在院墙下东倒西歪。老两口这才明白过来,肯定是中子和华子导演的一场好戏!

看着面前的黑鬼,想着不见了踪影的孩子,三婶和三叔没有了主张。

本来这是个美好的中午,像中子和华子想象的那样,还是一个愉快而开心的星期天。若果不出变故的话,此时的厨房里应该飘出炖猪肉的阵阵香味,再过一会儿,一家人围坐一起享受着一顿可口的美食大餐。甚或,可爱的黑鬼也趴在桌底下啃着骨头呢!

那个年代能吃上一顿猪肉,不光是穷人的梦想,就连富人也是奢望。再说那时也极少有富裕人家。

星期六提前两堂课放了学。那些年提倡半工半读,有时下午干脆不上课,有时只上一节课。放学后,中子和华子没有贪玩,老早回到家里,很破例,感觉有什么喜事要发生。果然,兄弟二人刚一进门,就看见堂屋的前墙上挂着一块肥猪肉。猪肉不多,像挂着一把镰刀,估计也就一斤多点。但有猪肉挂在墙上,这种情景通常只在过年时才能看得到。突然间,兄弟二人觉得被一种快乐和幸福包围了!

本以为当晚就能大饱口福。一直等到放工,母亲却说,时间晚了,等明天中午再吃吧。一句话,恍若隔着一个世纪。最后,中子和华子只好在期待和憧憬中进入了梦乡。

就在兄弟俩无比幸福的沉浸在美梦之中时,三婶和三叔正为怎样处理家里分到的这块猪肉而产生了分歧。事实上,三婶晚上不煮猪肉给孩子们吃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她心里有个想法。尽管这个想法从上到下遭到三叔的反对,但一辈子没当过家的三叔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直说了,三婶的想法是打算把猪肉送给一个人。送给谁?当然也不是外人,而是自己的女儿。

女儿婆家住在邻队,两个月前刚生完孩子。因为生孩子时出现大出血,产后的女儿身子一直很虚。当时家里实在拿不出好东西,送过去一百多个鸡蛋,还是东一家西一户借来的。作为母亲,三婶一直心里过意不去。

恰巧生产队下午杀了一头猪。这头猪本来因发烧要卖掉的,结果没等猪贩子赶过来,猪却奄奄一息了。生产队长临时作出决定,先杀掉,再分给广大社员打打牙祭。从过罢春节到现在,人人好几个月没见荤腥了。

队长做出了非常人性的决定。队长就是王!

按照每个人头三两计算,三婶家里总共分到了一斤二两猪肉。

从那刻起,三婶就想着把分到的猪肉送给女儿补身子。

夜深了。想到两个馋猫一样的孩子,三婶不忍心,但狠了狠,还是趁着他们熟睡之机,和老伴一起踏着月色把猪肉送给了女儿。

那一夜,从女儿家回来后,三婶彻夜难眠。

早晨东天一泛白就要上工了。三婶和三叔刚要出门,想不到两个孩子也早早起了床。

妈呀,中午回来早些,我们等着吃猪肉呢!中子和华子大清早就开始惦记着吃猪肉的事。

吃什么吃!猪肉被黑鬼叼跑了!三婶随口应答了一句,就急匆匆地走了。

啊!中子惊叫了一声。

啊!华子也惊叫了一声

话说到此,大家应该什么都明白了!

4.

三婶没有心思做饭了。看着受伤的黑鬼,想着两个不知去向的孩子,三婶懊恼不已。她甚至有些后悔昨天晚上的选择,后悔不该不听一次老伴的劝告,更后悔不该跟自己的孩子撒谎,以至于让“背黑锅”的黑鬼差一点丢了小命。

三婶越想越后悔,越后悔越伤心,不禁又哭出声来。

就在这时,三婶家里来了客人。不错,来的正是自家的女儿、女婿,还有刚出生两个来月的小外孙。

直到站到面前,三婶才看清楚是女儿一家三口。看见一家三口时,三婶还看见女婿手里拎着一块猪肉。而这块猪肉正是昨晚三婶和三叔拎过去的。

原来,从三婶把猪肉拎过去那刻起,女儿和女婿就做好了把猪肉还回来的打算。他们知道父母生活不容易,两个弟弟正是长身体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

本来女婿打算起早送过来,结果被女儿拦住了。女儿说晌午放了工一起回娘家,顺便看看俩兄弟,也能满足父母的心愿,和娘家人一起吃猪肉。

没想到,脚刚踏进门,看到了眼前这幕情景。女儿把孩子递给三叔,一边催促丈夫赶紧出去找两个兄弟,一边劝母亲别再生气。接着,开始进厨房帮助烧锅做饭。

这会儿功夫,中子和华子正躲在村口小河边的一片柳树林里。他们明白自己打伤了黑鬼,闯了大祸,断定母亲不会放过自己。他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缺乏最根本的认识。

事大事小,跑了拉倒。也许这仅仅出于孩子的本能。

当兄弟二人躲进柳树林里时,他们才真正感到自己是那么孤单、无助和无奈。不说“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是凡俗世人难逃的劫数,最起码中午一顿饭是没得吃了。

于是,他们更加痛恨黑鬼。要不是黑鬼叼走了猪肉,这会儿差不多正是坐在家里吃猪肉、喝猪汤的时候。

真后悔没有打死它!

以后再找它算账!

兄弟俩正恨得咬牙切齿时,突然看见姐夫站在了面前。

惊讶、兴奋,又有些恐惧。是解救自己,还是母亲搬来抓捕的援兵?看着姐夫没有任何歹意,中子和华子仍然满腹狐疑。

但很快,真相大白。

姐夫将来龙去脉如实告诉了兄弟二人。

是妈让我来的,她不会怪罪你们。听姐夫这么一说,兄弟俩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顿时,万般的怨恨化着成无边的羞愧和自责。

黑鬼怎么样了?兄弟俩急切地问。

估计左眼要瞎了!

听罢,兄弟俩脸色陡然一沉,再也说不出话来。

像两个陌生人,中子和华子紧跟着姐夫怯生生地回到家里。此时,柔白的阳光照在洒满玻璃的房顶上,空气里飘来一阵猪肉的香味。

没有看到黑鬼的身影。但兄弟俩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母亲以及母亲一双充满怜爱的眼神。

5.

这天晌午,一家人围坐一起,看着一盆香喷喷的猪肉,但却各想各的心事。最终,这顿饭吃得五味杂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