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情的种子
风情的种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797
  • 关注人气:3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洗脚

(2014-02-18 22:43:24)
标签:

涉黄

沐足

技师

东莞扫黄

甘肃

                                洗脚

 

无论久居或是初来乍到,在东莞一般都会去一个叫洗脚城的地方。洗脚,一改家庭传统方式,内容已经变得极其丰富。以致于称呼和场所也变得斐然,洗脚不叫洗脚,叫“沐足”,沐足的场所雅些的称作“阁”,大气点的直接唤作“城”。可想,洗脚并非小题大做,亦非寻常凡事,除了没整成“非遗”,早跟保健、养身、消遣、娱乐等“休闲文化”靠上了边。

有一天,我和甘肃的一个哥们去过一次。

甘肃的哥们来东莞也有好几年了。他人胆子小,行事一向谨慎,加之身板子也不怎么壮实,从外形上看,似乎少了些阳刚之气。

但这哥们有一好,重义!每次相见,非得他请我吃饭不可。也不是多贵的。他喜欢吃面食,陕西凉皮、兰州拉面、河南包子都是最钟爱的。

这一天,又去了趟陕西的“秦关面道”。总共花了不到五十块钱,俩人吃的愣饱愣饱的。

六、七月份,天热的鸟都不飞。出了“秦关面道”,我和他顶着烈日,竟一下子不知了去处。去家乐福、沃尔玛蹭下凉,两个大男人的,没啥意思;回家,又都不情愿。

就在这犹豫不定的几分钟里,突然我想到了一个地方。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从澳南市场拐个弯的功夫。心想,每次都是人家花钱吃饭,总得回报一下吧。谁谁谁不是说过嘛,做人要厚道!

请你洗个脚吧!我说。他没反对,我就知道他不会反对。他有吃罢午饭小憩的习惯。再说,跟我打交道好几年了,

还真没和他一起洗过脚。至于他单独或与别人会不会一起洗过,我不太清楚。倘若真没,照说,到东莞几年的人,没洗过脚的,真算得上老土了!

也算巧,过了个红绿灯口,迎面就有一家沐足阁。

这家沐足阁我没有来过。之前和朋友们瞎起哄时也去过好几家,都是些正儿八经的沐足。沐足,顾名思义,就是洗脚。洗脚,只在从小的时候由父母大人帮助洗,长大后都自己洗。先前在老家,我洗脚只在弄脏了后才洗,洗的也比较马虎,清水里划拉划拉两下,一般不到脚茧长到皮钱(我们老家那地方管铜钱叫皮钱)那般厚断然不在热水里浸泡。现如今进了城,年纪也大了,却把脚交给了人家洗,交给了小姑娘们。

不能不承认,把脚交给小姑娘们洗还真是一种享受。你想想,二十二、三的恒温室内,整个人儿半仰半躺在软乎乎的沙发上,舒展着四肢,看着电视或听着电视里播放的轻音乐,旁边的茶台上放着一杯自己喜欢喝的饮料或飘着热气的茶水。这本来就够拽够舒坦的了,却猛不丁有一双柔软的小手伸过来,捏起你的两只脚,而后轻轻地放进冷热适度的浴桶里。其时,真正的洗脚还没开始。洗脚的第一步则是先按头,接着按背,再接下来按胳膊、按大腿、一直按到小腿为止。这个过程中,小姑娘一边按,一边问些话,重不?疼不?哪里人?做啥工作的?嘴巴甜的,会直接恭维你是大老板你是有钱人等等,并不厌其烦地赞美你会享受生活。虽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废话,但在一问一答中,不知不觉的彼此有了好感,要是遇到自己喜欢的,趁机就套出了对方的电话号码,至于后来打不打就不好说了。一般情况下,小姑娘们还是主动会联系的。约摸半个钟的功夫,上面的“活儿”做完了,接着就开始下面的洗脚了。

有了开始那半个时辰的磨合,接下来的洗脚就双方心有灵犀了。“疼么?”柔软的手指在脚底板用力揉了揉。“疼!”“你胃有问题?!” 很惊诧,似问又似肯定的口吻。“不过没关系,十人九胃病!”开始安慰,尽显体贴。“这疼么?”柔软的手指换个位置。“疼!”“昨晚没休息好吧,都干啥坏事了呀?”“这儿不能疼!”又换了个位置。“也疼!”“这可是代表肾啊!你肾虚!”接着一阵嘻嘻大笑。不需要做任何解释,一切明了不明了的意思都掩盖在笑声里。

某次,我被捏,被问。捏到哪,哪疼。小姑娘很有耐性,一一问,得到的答复全是疼。末了,像对我又像自言自语:你这人废了!估摸害怕我生气,立即又补充一句:还好!你没有“香港脚”!

有一种讲法,说南方人爱洗脚,其中一个缘由就是“香港脚”。

据说,人的全身器官都被脚底的穴位主管着。换句话说,脚底的每一处穴位都代表着一个器官。倘若某个器官出了问题,按摩脚底的穴位即便不能医治,但至少可以抑制病变的发展。再说这活儿确有活血散瘀,消肿止痛,疏通经络,通利关节,扶正祛邪,增强体质之功效。

也许,这也正是东莞乃至全国各地沐足业兴旺昌隆的原因之一吧!

没来东莞之前,曾听过这样的传说。说洗脚的一般都会做些“别的活”,这个大家都懂的,就不说白了。要是双方都有“那意思”,洗脚妹就开始从脚倮拐往上量,有说往上量一拃加一百块钱,也有说量一寸加一百块的。反正一拃也好,一寸也罢,都会一直量到大腿根。那意思很明显,找到了“根”最后才能找到 “穴”。

如若此种说法真实,就算一拃加一百也不是个小数字,看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起!

这些年,就我个人不多的几次经历,上面的说法有些扯了。事实上,洗脚就是洗脚。大不了遇上一些爱赚便宜或行为不端的人,顶多也就摸一把、掐一下而已。别小看了那些小姑娘,人人都是见过场面的,个个精得很。幸运的话,倘若遇到专业的洗脚妹,多些额外的享受还是会有的。但东莞洗脚妹的技能普遍比较差劲。有一年在顺德,花同样的银子,却过了一把神仙的瘾。除了足底按摩拿捏格外到位外,首先的全身松骨就让人欲死欲仙。一番上下求索过后,周身筋络被次第打开,随之血脉也迅速喷张起来,要是仔细地听,仿佛能听到血液在血管里汩汩流淌声。恰在这时,洗脚妹的动作突然变得异常的疯狂。整个人而在她手中仿佛成了个球,顿觉自己若无轻重起来。记得好像先是面朝背,再是面对面,接着是背靠背,一阵拉、扯、拧、拽、顶等连贯性动作,开始还有点意识,后面竟有些恍恍惚惚,依稀能听见全身的关节“啪啪”作响,人立马就要散架完蛋似的。像这样的事曾经历过两三次,后来才明白人家的那些动作都有说法,有叫“寒鸦凫水”,有叫“苏秦背剑”,还有叫“倒挂金钟”等等。全是些稀奇古怪的鬼名堂!

要说这么舒服的享受,这么好的去处,价格却并不高,几乎老百姓人人承受得起。头钟一般五六十块钱,加钟优惠或打折,多收二三十块不等,合起来总共也不会超过一百元。若是遇到试营业或搞促销活动等,还会低,三十五块可享受一个钟的服务。另外,头钟时间往往不止60分,多半按70甚至80分钟计算。如此低廉,虽人人都消费得起,但普通老百姓多半还是会望而却步。毕竟洗脚不是家常便饭,非洗不可,非去不行!

但是沐足阁依旧不缺少客源。全国人都知道东莞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之一,号称“世界工厂”。这样的地方工厂林立,贸易兴隆,业务繁忙,衍生出数以万计的市场公关人员。这些人整日车马劳顿,疲于奔波,加之要建立和维护客户关系,除吃饭、唱歌、游玩外,洗脚也成了一项又方便又实惠的理想选择。此外,还少不了像我这样临时栖身的零散客户。

那一天,说来不凑巧,身上的钱包里仅剩了一百块现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临时起意,只当是为哥们找个午休的打盹地方。

三两步就到了沐足阁,从大堂乘电梯直接上了四楼。好像是四楼,又好像是三楼,已经记不清楚了。

迎宾和前台小姐非常热情。沐足阁都这样,优质的服务是谁都永远不会胡马虎的。

甘肃的哥们有些拘谨,看样子之前真没到过这种地方。

一番咨询问价,单洗脚这一项有两种服务标准。一种每钟四十五元,一种六十元。考虑到钱包里只有一百块钱,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便宜的一种。但心里还是不太踏实,再问有什么区别。答曰没啥区别,就六十块的稍专业些。

开门、进房。再开灯、开电视、开空调,服务生送茶,一切按程序进行。

少顷,伴着一阵脚步声,半掩的门敞开了,闪身进来俩个女子。俩人一胖一瘦,都二十来岁的年龄。“先生您好!很高兴为您服务!”打过一声招呼后,身材稍胖些的女子径直来到我跟前,瘦些的去了甘肃的哥们那边。

仔细一看面前的女子,圆脸,大眼。说胖,并非那种臃肿、墩实,就一点婴儿肥,恰到好处的肥胖,匀称而丰满,少了些青涩,更多了几分成熟和性感。私底里,正是比较喜欢的一种类型。说真的,沐足这鬼地方各种类型的美女司空见惯,但歪瓜裂枣也不算少。

这一次,无论两个女子长得好歹,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她们穿的都比较暴露,超短裙,大开口敞领短衬衫。白皙的小腹,露着肚脐眼。

“老板,要盐吗?”正欣赏着眼前的美色,小姑娘说话了。“啥?要盐干嘛?还腌咸猪手?”我佯装不解。“哈哈,老板真幽默!”小姑娘笑了。“要!不要白不要!” 我爽快答应。“哈哈,老板白要,可俺不敢白给!十块钱一包呢!”以为是免费的,这下坏了!情急之下,大脑开始飞速运转。十块一包,两包二十块。二十块加上洗脚的九十块,总共一百一。可口袋里就一张百元大钞,这点事儿总不致于AA制吧!人家都请吃饭了,以前还欠着好多次。我这边正不知怎么应对,那边的哥们成了闷葫芦,没丝毫动静,似乎已经睡着了。我抬起头仔细一看,乖乖,那哥们还真的睡着了,死猪一样,丝丝拉拉的还扯起了呼噜声!

“给那边的哥们用一包吧!”想到可怜的哥们还没享受过“盐浴”,我随即做出了一个决定。反正一百块钱算是泡汤了!刚才还在算计剩下的十块钱可以买一包“经典”呢!“经典”是“双喜”烟的一种,软包的,广东佬最爱抽,我也一样。

照说,下边的活儿按部就班,一个钟头很快就过去了。可是,情况发生了变化。

与以往不同的是,洗脚妹立即变得心不在焉起来。

“老板,开个房吧!”胖妹抱着我的头揉了揉,又抱着肩膀晃了晃,突然向我提出个要求,口气很坚定。

“唵?”我莫名其妙。

“开个房吧!洗嘛子脚?洗脚真没劲!”声音颤颤巍巍,带着十二分撒娇的嗲气。

“干嘛另开房?我们就是洗脚!”我愈加莫名其妙。

“洗脚,为什么点我们的钟?”胖妹开始抱怨起来。

“点你们的钟?我们怎知道点谁的钟?”我朝后仰望一眼,再看了看哥们身边的那位,发现这一胖一瘦两个女子同时露出不悦之色。

“我们又不是洗脚的!我们是技师!”瘦些的女子看着我说,并用力地把我睡得正香的哥们摇醒了。

甘肃的哥们睁开眼,瞪着我,而后咧嘴笑了笑。他对眼前发生的一幕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是洗脚你们干什么?你们是……?”我没有继续问下去,似有所悟。

“洗脚是六十块的钟。不是有人告诉了你们,六十块是专业洗脚的!”瘦些的话刚落音,我陡然想起刚进来时有人跟我们说过的话。

“开个房,又不贵,总共下来二百多块钱。求你们了!老板!”胖妹继续戚戚的哀求着。迫切的渴望强烈而欲罢不能。猛不丁,小姑娘将丰满的胸脯紧紧地贴到我的后背上。

一股热流夹杂着青春的气息在狭小的空间里顿时扩散开来。

实话说,是个人都会有冲动。徐其耀用十年时间,包养了一百四十个情妇,创中国贪官养情妇之最;雷政富用十二秒的时间,完成了一个男人征服女人的英雄壮举。

我等凡夫俗子何以有坚强意志来抵抗青春肉体的诱惑与膨胀?

甘肃的哥们盯着我,盯着贴在我身上的小姑娘,眼珠子动也不动,似傻了一般。跟雷政富、徐其耀之流相比,我这哥们真是个雏鸟啊!

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我口袋里只有一百块钱。再个说,即便有更多的一百块钱,我和我的哥们也没“别的想法”。

在再三纠缠和诱惑下,现场气氛仍然没有达到白热化程度。两个小姑娘从开始的心不在焉,渐渐地变得烦躁不安。但不知在一种什么力量驱动下,俩人竟一直没有停下手,只是动作很不着调,轻一下,重一下,乱七八糟,东一榔头西一棒。

也许,这里面存在着它的规矩和章法。

甘肃的哥们睡意全无。他仰卧在沙发上,半睁着眼,像一条半死将活的癞皮狗,任凭瘦女人骨感的双手在其大腿上胡乱地敲打。

我这边,胖妹已经停止了刚才的冲动。大大的眼睛变得空洞而绝望,燃烧的烈焰也正在一点点地熄灭。

按照常规,沐足阁这地方有如此怠慢客人的行为,只需一个电话,当事人必定受到训斥和处罚。

但我明白,“上帝”犯的错不能让无辜的她人承担。

寂寞恨时长,欢愉嫌时短。备受煎熬的六十分钟终于结束。一胖一瘦两个女子匆匆收拾完毕,却瞥也不瞥我们一眼,急转身,气呼呼地夺门而出。

我抬头看看甘肃的哥们,发现他正从柔软沙发上坐起来。

还没等我先开口,他笑嘻嘻地冲着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老陈啊!幸亏今天走运,我真担心咱俩被这两个女人给强暴了!

 

 
洗脚洗脚
                    (图片选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