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情的种子
风情的种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797
  • 关注人气:3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控告三草之稗子(一)

(2013-07-05 12:18:55)
标签:

稗子

马齿苋

鸭嘴草

神农尝百草

乡村

                           控告三草之稗子(一)

 

在植物的王国里,假若让我控告,我一定会控告三种草——稗子、马齿笕和鸭嘴草。而且毫不犹豫,绝不手软,非到不判它们极刑,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六月酷暑,七月流火,旱地像鏊子,水田似蒸笼。一年中最酷热的两个月,恰巧是稗子、马齿笕和鸭嘴草这三种植物长得最疯狂、最旺盛的时期。

自从我被赶下田地干农活那天起,它们就与我作对,与我为敌交恶。它们看上去并不强大,甚至有些弱不禁风。但诡异的身影以及不可思议的生命力,使它们变得极端险恶和无比可耻。直到我逃离乡土,藏身于钢筋水泥混合而成的城堡里,才得以暂时的安宁。

二十多年的积怨,一万多个日子的抗争,一场场交锋,一次次失败,一步步走向绝望,我以及我的乡亲们似乎从来没有打败过它们。

稗子、马齿苋、鸭嘴草——我牢牢地记住了它们。在骨子里,在心底里,因恨而生。

一、稗子

控告三草之稗子(一)控告三草之稗子(一)控告三草之稗子(一)
                                        (图片来自网络谨表谢意)
    稗,学名(Echinochloa crusgalli),亦称“稗子”、“稗草”,为禾本科植物。一年生草本。秆直立,基部倾斜或膝曲,光滑无毛(此处有略)。它适应性强,有水稗和旱稗两种。水稗,生于沼泽,为稻田主要杂草;旱稗,又名“光头稗”,无芒,为旱地杂草。

关于稗子,“百科”上不仅对它有详细介绍,而且细查它的祖宗八辈,却原来它还有着非同凡响的政治背景。

相传神农氏派狗闯入天宫把谷种盗来凡间以后,上帝十分恼怒,遂派天将下凡察看,令其想方设法把稻谷全部毁掉。谁知这位天将良心发现,不忍心百姓受苦挨饿,回宫向上帝谎报下情说,下界盗的稻种已经变了,都变成了草,再也不产谷子。并将在凡间带回的一株稗草送给上帝看,上帝一看这稗草不结谷,只结稗子,又不好吃,便说,就让这草晒不死、浸不死,给凡人去充饥吧!

从那时起,这晒不死、浸不死的稗草便堂而皇之地杂生在稻谷中间,代代繁衍,生生相惜。

虽说天将借稗子顶包糊弄了上帝,才使稻谷留在了人间,但也因此苦坏了天下黎民百姓。这是后话。

不仅稗子与“皇室”有着密切的关系,据说它还是撒旦的种子。《马太福音》十三章之24-30、36-43节记载.:人撒好种后,睡觉时,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那田。长苗吐穗时显出来,田主的仆人向主人报告。主人不同意拔出稗子,以免伤害好麦,等收割时,才吩咐收割的人将稗子留着烧,麦子要收在仓库。

耶和华说“撒好种的田主是人子,田地指世人,好种指天国之子,稗子是恶者之子,仇敌是魔鬼,收割的人指天使。丢在火炉指著下地狱;收在仓里指义人在天父的国里,要发出光像太阳一样。主容忍假信徒的存在,是因怕人们真假难分,伤害到真信徒;可见主的心还是为着真信徒着想,他宁可叫他的国度受损,也不愿叫那些真正的信徒被伤害。”

尽管我认真阅读过以上两段文字,但始终没有弄明白稗子在约翰圣经里到底暗指怎样一种因果或善恶关系。不过,后来我在作家张书省的《丛飞种下的稗子》一文中,读出了别样一番滋味。

曾被央视选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的青年歌手丛飞,花费巨资认养孤儿,捐助失学学生和残疾人。后来丛飞不幸身患绝症,可曾经得到他帮助过的人,有的避而不见,有的撇清关系,更有指责丛飞当初之举别有所图。

道德的缺失,人性的扭曲,令作家张书省痛心疾首。他以一篇《丛飞种下的稗子》的檄文,泣血斥责那些自私自利、麻木不仁。无情寡义之辈就像稻田里的稗子,并从精神层面给予有力的批判和揭露。

十年前,在故乡的稻田里,当我和乡亲们将一棵棵粗壮的稗子吃力地拔掉时,我不晓得,上帝曾经犯下的一个小错误,而让我们世人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我也不晓得,这不起眼的稗子在圣经里在佛教徒眼里竟代表恶者之子;我更不晓得,“种下的是稻谷,收获的是稗子”是善与恶的较量,是正与邪的抗衡……。

夕阳西下,腰酸背痛的我,极尽所能的就是背着扎成捆的稗子,迈着慌乱的步子往家赶,用它、用像在战场上获得的战利品一样的稗子去犒劳拴在门前大树下的老黄牛,顺便扔一把到水塘里,看着鱼儿在草下面跌浪翻花。

这是我对稗子仅有的认可。除此,便是满腹怨气。

稗子三宗罪:

一、真假难辨。稗子的幼苗和秧苗、麦苗外形极为相似。印象中,我从事农活的第一件事就是跟着父亲学习辨别稗子和秧苗。相信没有谁一、两下子能够学会。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多少次因为良莠不分而遭致家长的训斥和打骂。

二、顽强的生命力。在一片碧绿的稻田里,一眼看去,只要发现长得特别高的苗子就一定是稗子。可这时它已成了气候,发达的根系牢牢地扎进泥土里,粗壮的枝干又硬又滑。不用力休想动摇它,用力过度会把秧苗一并薅起,而薅起的秧苗再按下去就像人得了场病,没精打采。薅不掉不能折断,还不能用刀割,折断或刀割后它会重新发出更多的头,不出两天又会冒过秧苗。经常发现薅稗子的人因用力过度而一屁股坐到秧田里,引来路人一阵嬉笑,也有人的手掌被裂出血口子而疼痛难忍。更郁闷的是无论人多么勤快,多么明察秋毫,只隔一夜,再路过田边就会发现又有稗子像幽灵一般地长了出来。即便薅出来的稗子,若不及时剁根或随意弃之田边地角,只要一接地气,它仍能起死回生,并坚强而高傲地活下去,直到结出果实。

三、超凡的繁殖力。稗子的果实总比稻谷早些成熟。稻子孕穗灌浆时,稗子穗头由浅白开始变成淡黄,待到稻子黄尖时,稗子已经完全成熟了。黄褐色的枝头挑战似地高杵在稻田之上,一阵风刮过或手一触碰,鱼籽般的果实“簌簌”往下落。每一粒种子都是那么饱满,以至于下落触碰稻叶上而发出金属般的沉闷声响。永远不要相信自家的稻田不会有稗子的种子,不论薅的多么干净的稻田,到了来年照样长出稗子来。我真的不明白它是怎样散落到各个地方去的。它不随风飘洒,也不会粘在鸟的羽毛上,但它无处不在。真是精灵一般的种子啊!

真假难辨的外形,顽强的生命力,加之超凡的繁殖力,稗子完成了它一生的光荣使命,并世世代代繁衍生息。

在人与稗子的世代交锋中,没有谁是永远的赢家。但观察稻田稗子的多少来评判一个人勤快与否,成了村民们心目中最公平的一杆称。因而,有人赢得了尊重,有人受到了蔑视。于我而言,由于自己的惰性,通常成了讥笑的对象。

也许,这就是我憎恨稗子的一个缘由吧!

(未完待续,下一节:马齿苋)

                                                       2013-7-5艹于东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