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情的种子
风情的种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607
  • 关注人气: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稻草垛(原创小说)

(2012-04-18 21:27:35)
标签:

稻草垛

故乡人

故乡事

故乡情

偷情

情感

感谢“环球博客圈”博乐“翩鸿惊飏”将此文推荐至新浪《原创基地》草根首页栏目                        

                           稻草垛(原创小说)

                                  ○陈学新

 

稻子收到家的时候,稻草垛起来了。秋后的田野像被刷子刷过一样,光秃秃的,连一根立着的草都看不见。树梢上的黄叶一片片儿在秋风中簌簌的飘落。参差不齐的房屋裸露出来,稻草垛也看得更加显眼了。谁家的稻子收得多少,是不用到屋里的粮仓去看都能猜出个子丑寅卯来。

“哪有你说的恁多粮食?看草垛哪能看得准!嘿嘿— —嘿嘿— —”村东头兰花嫂不厌其烦的向人辩解着,嘴虽硬,其实脸上早挂上了笑容,被人羡慕毕竟是令人幸福的。

“你就不能实诚实堆草垛?你显摆个啥啊?”转过头,兰花嫂脸色就变了,开始对着自己的男人二串子数落起来。

“嘿嘿嘿……!”二串子干巴巴的傻笑着。

兰花嫂家的草垛从外表看又高又大,但其中有个小秘密,除了兰花嫂,一直没人看出来。

二串子明白媳妇的意思,假装没事人一样,稀里糊涂的傻笑着。

 

二串子在村子里有两点最出名,一是爱串门子,因兄弟中排行老二,“爱”和“二”谐音,就被人叫成了二串子。还有就是堆草垛是出了名的好把式。他堆得草垛底盘小,腰粗,顶尖,像一座山,像一条装满货物的船,又像是一节停在那儿的火车。然而像山没有山的根大,像船,船没有它高耸,像火车,火车没有它的顶那么尖。但他堆得草垛就是与众不同,底盘小,少占地方;腰粗,“夸堆”又安稳又壮实;顶尖,不挂风,不渗水。垛顶不结网,再大的风不掀垛顶;垛顶不留“鸡窝”,再大的雨不透垛心。村子里年年都有“翻垛”的,二串子家却从来没有过。而且他家的草垛格外结实,害得兰花嫂拽草时,拽一把骂一句“咋压得恁结实啊,跟抽筋一样!二串子你又死哪串门子去了!”

 

今年秋天,二串子特别的忙。他不仅要堆自家的草垛,还要帮邻居秋菊家堆草垛。最早的时候,秋菊只是喊二串子过去帮她家“盘垛底”。收割时节,人人都累得臭死,二串子不太情愿过去帮忙。兰花嫂看人家张了嘴,又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邻居,就嘟囔二串子平时老去人家串门子,现在帮人家盘个垛底都躲三躲四的,将来邻居关系还怎么相处。

听老婆这么一嘟囔,二串子就趁空去秋菊家帮忙了。

秋菊的男人比二串子小十来岁,是村小学校的老师,论文化比二串子不知多多少倍,但论干农活就不能和二串子相提并论了。这些年,他家的稻草垛在冬春之际,不是被大雪压得翻了垛,就是被春雨淋得透了心,不要说烧火做饭的柴火成问题,就连喂牛的草料也经常借东家借西家。

 

“盘垛底”看是个粗活,人人都能干,其实里面的功夫可大了。垛底盘小了,收的稻草多,堆垛时就恨不得想往两边多“挂草”,“挂草”的功夫要是把握不好,草垛很容易变得头重脚轻,堆着堆着就翻个儿了;垛底盘大了,收的稻草不多,就急着往上收拢,这样,草垛就容易形成“金字塔”型,这样的草垛一遇到暴雨或连阴雨天气,雨水就从半腰被兜住,直接流进垛底里,一垛草除了上半截一点是干的,下半部都像是泡到水里了。要想盘好垛底,掌握准垛底的长度和宽度,首先要对自家当年能收多少稻草做到心中有数。实际这些都还只算是基本功,更见功力的是堆草时要做到“一小二平三梳理”,“一小”就是甩草的人在地面上用木叉做好“草瓜子”,“草瓜子”要小而匀称,薄厚适中,这个关键是考验上下两个人的配合度;当然堆草的人若果经验丰富,还可以上面自己调整,不过比较麻烦,容易耽搁时间;“二平”就是每“瓜子”草甩到上面后都要铺得平平实实,并且要“瓜瓜”紧扣,层层交错,不留断层,不留陷坑;三是要及时梳理,像鸟儿梳理羽毛一样,把每“瓜子”草、每层草都要梳理捋顺,不“捞秧子”,不留“死疙瘩”,不留“老母鸡窝”。垛顶最忌讳留“老母鸡窝”,“老母鸡窝”会兜水,每年春夏季雨水比较多,兜的水就从垛顶流到草垛底,草垛就会“透心烂”。烂过的草牛不吃,烧火不起火苗子。

万丈高楼平地起,只要盘好垛底再把握好“一小二平三梳理”几大要点,完全可以保证稻草垛堆得又结实又稳当又好看。但看花容易绣花难。没有长期累积的劳动经验和耐心认真的做事态度,这些看似很粗的农活也不是人人都能干得出色的。

 

二串子不到半个钟,就把秋菊家的草垛盘好底,而且起了身,差不多都有一摸手那么高了。看着二串子沉稳而熟练的样子,秋菊高兴的说:“二串子就是比俺家男人强!干得又快又稳妥!”。“我搞‘底盘’就是快!不是说女人都喜欢慢!你咋喜欢快?嘿嘿­……嘿嘿……!”。二串子抬眼一看,见秋菊男人不在旁边,放肆的开起了玩笑。“滚!”秋菊意识到自己光顾的说没顾的想,嗔怪一句,脸“唰”的一下红到耳后根。

说这话时,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俩人都觉得有一些尴尬,但幸好也没外人听见。二串子从六七尺高的草垛上跳下来,做好要走的样子,秋菊也没强留在她家吃晚饭,二串子只好悻悻地回去了。

 

两天来,二串子心里老犯嘀咕,一直想上次是不是玩笑开大了。

不料第三天下午,秋菊又亲自登门找到二串子和兰花他们两口子,一边央求二串子再帮帮忙,一边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自家男人笨得像猪一样。

兰花听了连忙说,不行!不行!二串子下午要用架子车拉稻子,这是重活儿,一个女人干不了!

“那就让我家的马老师帮你拉稻子,我们两家换换工!”秋菊急中生智,两眼盯着兰花,眼神流露出哀求的样子,又看看二串子,带着哭腔的说“草垛又被他堆得快要歪倒了!”

“看兰花怎么说,我随便!”二串子瞟了老婆一眼。

“这样也可以!”兰花听男人这么说,也只好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二串子在秋菊家的草垛四周转了一圈,说:“上半截要全部‘脱’下来重新堆!”

秋菊听了,心想二串子又耍俏皮,也不计较,嘴里说,你要“脱”就“脱”呗,反正你说的。

“我是说‘推’,你咋说成‘脱’!”

“‘推’你个头!你明明说的是‘脱’!”

两个人一边干着活一边言来语去。二串子又指导一番秋菊怎样做“草瓜子”,示范怎样甩草省力,还顺势捏了两下秋菊的胳膊说,这样做,这地方就不会疼了等等。

 

收割稻子的十来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田地里越来越光趟了,稻场上的草垛像发了酵的馒头,一天天的膨胀起来。

斜阳的余辉里,秋菊家的稻草垛泛着金色的光,映着站在垛顶二串子黑红的脸膛。

“秋菊,今年我们两家的草垛咋样?”二串子得意的问秋菊。

“像小山一样!”秋菊笑着回答。

“像哪里的山?”二串子问。

“像哪里的山?”秋菊不明白。

“像你那里的两座山!哈哈……哈哈……!”二串子两眼盯着秋菊的胸脯说,坏坏的淫笑起来。

“看我戳烂你的狗头!”秋菊拎着手上的木叉,嘴里叫骂着,追赶过去。

 

站在村子口,秋菊家和二串子家的的稻草垛又高又大,真像两座小山一样。

“俺家的稻田比你家的多,咋看还是没你家的草垛大些呢?”秋菊问。

“我家的草垛有一个小秘密,嘻嘻嘻……!你哪天过去,我告诉你,但不许跟外人讲!”二串子嬉笑着,诡秘的说。

 

 按说,老母鸡到了秋后一般要“歇茬”不再下蛋了。但兰花家的这只黄母鸡可能属于营养跟得上,每隔一天还会下一只蛋。兰花一听黄母鸡“咯咯咯”的叫着,就走到鸡窝里查看,但每次去鸡窝里都是空空如也。兰花开始注意观察黄母鸡的动向,一连观察好几天,终于观察到黄母鸡原来是把蛋下到草垛窟窿里了。

兰花在草多窟窿里一次收了八个鸡蛋。

兰花家的草垛窟窿是二串子的杰作。二串子家的草垛堆得高大安稳只是外表现象,草垛中间底部的窟窿是前些年二串子突发奇想出来的,用处是为了给自家养的鸡提供一个冬天背雪、雨天背雨的地方。却不料这个创意一下子达到了两全其美之目的。自家的草垛无形中增大了许多,得到不少过路人的夸赞,说他家的粮食收得多。说粮食收得多,就意味着这家人勤劳能干,二串子的虚荣心一下子得到了满足。

从此每年的堆草垛都会在中间留个大窟窿,两边的洞口用稻草伪装得严严实实,像草帘子一样,只在最下面留一点空隙。

 

兰花每隔两天都要从草帘子下面钻进去收鸡蛋。

 

秋后是个难得的清闲季节。这天一大早,天气特别好,天空湛蓝湛蓝的。吃罢早饭,兰花和二串子打了声招呼就去走娘家了。

下午三点左右,秋菊来二串子家。一进门看见只有二串子一个人在家里,二串子就问秋菊找兰花什么事。秋菊说也没大事,想找兰花借个“鞋样子”。二串子告诉秋菊,真不巧,兰花走娘家了。没有见到兰花,也没借到“鞋样子”,秋菊就和二串子闲拉呱起来。因为有了秋天堆草垛的那段时间的磨合,俩人说话也就不受拘束,很随意。其实两人早已心照不宣,只是碍于双方家庭以及紧邻关系,时机还不成熟而已。但作为女人,秋菊还是很谨慎的,聊了两句就打算转身离开。这时,二串子突然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哎呀!差点忘了,你不是要知道我家草垛的秘密吗?走!过来看看!”秋菊一听也一下子兴奋起来,心想一个草垛能有啥秘密?看看就看看!

“走!哎!我先把门锁上!”二串子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了。

俩人出了门,就经直走到了距门口约百十米远的草垛旁。

从外表没看出什么玄机。稻草垛像小山一样突兀的立在那儿,四周没有一个人影,天空瓦蓝瓦蓝的。

这稻草垛堆得真好啊!秋菊心里暗想。

转眼功夫,秋菊突然发现,在稻草垛的中间贴地的部位,低着头的二串子扒开了一个口子。

“这啥洞洞?”秋菊伸着头问二串子。

“你过来!你过来嘛!”二串子摆手示意秋菊趴下来看。

“妈呀!原来你草垛底下留个洞啊!留个洞干啥?”秋菊惊讶叫起来,接着迷惑的问。

二串子也不回答。在秋菊弯腰的刹那间,使出浑身气力一把抱住她的腰,将毫无防备的秋菊连推带拉的弄进了草垛窟窿里。

“不行!不行啊!”

“没事!没事!”

“被人发现不好啊!”

“哪有人?”

“哎呀!你流氓啊!”

“我,我还畜生呢!我就想干你!”

“我早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

“谁叫你叫我给你堆草垛!”

“哎呀!好难闻啊!”

“没事!这是鸡窝,我把草摊厚些!”

……。

 

深秋时节,天黑的特别快。今天是黄老母鸡下蛋的时候,一心惦记这家务事的兰花嫂急匆匆地往家赶。

到了门口,兰花嫂没顾得进屋,就赶着去草垛窟窿里收鸡蛋。刚到草垛旁,兰花嫂发现洞口有些异常,以为谁家的猪或者狗来过。这样想着,兰花嫂像往常一样一头钻了进去。

顿时,在秋天的傍晚时分,几声尖叫同时划过清凉的天空。

“我的妈呀!”兰花嫂触电似的冲草垛窟窿里弹跳出来,而后愣愣的傻了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洞口的稻草纷纷散落,两个衣衫不整的男女从草垛窟窿里钻出来,像两只逃命的野鸡从兰花嫂面前飞走了。

黑咕隆咚的草垛窟窿像张开的大嘴,嘲笑着面前这个无辜的女人。顿时,兰花嫂如临深渊,身子不由得慢慢的瘫软下去。


   “谁家的鸡不在自己窝里下蛋,跑到外面去‘打野’!剁你头!拔你毛!叫你不得好死!”从后秋到深冬,兰花嫂站在村口一遍又一遍的叫骂,任人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

好好的人怎么一转眼不正常了呢?有人猜测也许是兰花嫂那次回娘家的路上撞见了鬼。

后来,再有人夸赞她家的稻草垛时,兰花嫂立马瞪着双眼,死死的抓着人家的手,一直把人家拉到自家的草垛旁,伸手指着黑洞洞的草垛窟窿,哇哇的大叫着:“这是鸡窝——这是鸡窝——!你们没看见?我看见了,有两只野鸡从这里飞跑了!”

被拉过来的人听不明白兰花的话音,扭头走了。兰花还站在原地,自言自语:“这不是稻草垛啊,这是鸡窝!这鸡窝不能留了,迟早要烧了它!烧死那两只——那两只野鸡!”

 

村民们莫衷一是。

不久后的一个冬夜,二串子家的小山一样的稻草垛被一场大火化为灰烬。

事后,有人曾劝二串子去派出所报警。二串子摇了摇头,说:“烧了也好!烧了也好!”

从此以后,二串子开始和兰花一样变得神经兮兮。

 

                                                              2012-4-18于东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