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情的种子
风情的种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607
  • 关注人气: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非常打工生活

(2011-10-10 01:21:05)
标签:

熊西平

刘学中

公安局刘学鹏

周殿传

北京房山区

情感



             我的非常打工生活之

                  ——值得珍藏的往事(一)

 

                               砖瓦厂里做临工

我的非常打工生活        感谢【华夏名博】dream_梦儿将拙文成功推荐刊发到草根首页

                      “衣食住行”栏目                            

1993年夏,我与刘学鹏一起到北京房山区打工。刘学鹏是我同学刘学中的三弟,当时正在河南驻马店商校上学,他想利用暑假空闲时间打工挣点学费。我有个邻居又是小学的同学在北京房山区琉璃河镇东营乡西东村一个砖瓦厂混得不错,弄了个“带班” 的职务。因为这个比较可靠关系,我们得到他的答复后开始怀揣梦想,辞别故乡,欣然北上。

然而,到了那地方以后却发现当时的情况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好,我的邻居加同学所谓的“带班”职务不过就是帮助统计统计数字,也就是砖瓦厂每天生产“水坯”的数量以及红砖出窑售出的数量。说白了,根本没有实质性的权利。

其实在我们未到之前,已经有不少老乡先于我们投奔而去,其中还有一个是刘学鹏小学的同学叫王震的。实际上砖瓦厂本来就没有什么轻巧的活,我的邻居加同学也很无奈,就跟厂里的领导打个招呼,安排我们和先到的老乡们一起干。我和刘学鹏被分配到拉砖组。从此,我知道了世上有一种苦叫“拉砖”。一百多块在砖机上加工出来的“水坯”码在一辆平板车上,从一条崎岖不平、沟壑纵横、尘土飞扬的砖渣路上拉过去,送到大约三百多米远的空地上。那一车砖到底有多重我不知道,但我每一趟就感觉像拖着一座大山似的。由于当时正值盛夏,酷暑难当,在烈日的暴晒和黄风的虐待下,没两天我们的胳膊、脸就像油煎一样脱了一层皮。虽然我们皮粗肉糙,但在此之前我们哪受过这样的苦,我是曾在讲台上站了十年的老师,刘学鹏还是一个学生呢!

我们不能打退堂鼓。我们怕丢我邻居加同学的面子。

但我们苦捱二十多天后,最终没有坚持下去。我和刘学鹏还有他的同学王震一起做了“逃兵”。

砖瓦厂那边也没有个给我邻居加同学一个面子,一个屌毛也没给我们。

我们无力为砖瓦厂的做法而计较,却为没有给邻居加同学争气而惭愧不已。

由于临近开学,刘学鹏不能再坚持继续找事做,恰好他的同学王震也不再留恋此处,他们决计“打马回营”。

记得那是个黄昏的时刻。在京郊,在房山脚下,在马路边。

刘学鹏、王震和我。那是一个怎样的离别场景啊!我把我口袋里仅有的一百多块钱递给他们,被他们拒绝了。刘学鹏说,你留在这里,现在还没找到活干,你比我们更需要钱,我们有办法!

他们身上明明没有钱。从北京到河南,这千里之遥不是举步即到的啊!但容不得我多说,他们俩转身离去,没有惆怅,没有忧伤。那步伐,坚定、毅然而又决然。

后来,我回老家才知道他们俩是一路扒汽车登火车逃票混过层层关口。从信阳到固始的短途路费还是找固始的同学付给司机的。据我当年在固始北关托水桥开饭店的连襟说,他们俩到店里以后,刘学鹏一口气吃了十个菜包子。

……。

                 

                       在“美峰”的幸福生活

在与刘学鹏、王震分别之后,邻居加同学很快把我介绍到西东村美峰木业有限公司上了班。其实我在美峰木业有限公司仅仅工作了二十九天。但这短暂的二十九天,成了我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给我留下了终生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

美峰木业有限公司是一家兄弟四人共同经营的私营企业,规模不大,以生产复合型胶合板为主,附带加工音响外壳。

在美峰打工的年轻人大都来自河南商城、虞城两地。初到美峰我便受到特殊优待。公司老板王成知道我是高中毕业又当过老师,就跟“管家”王二打招呼,不要急着给小伙子安排工作(那时我还很年轻,竟管在砖瓦厂被晒得不成样子),让我好好熟悉厂里环境,并让厂里一帮商城县的姑娘每顿把饭从食堂打到宿舍再喊我过去。大约一个星期,我每顿饭都在女孩子的宿舍里吃。那一帮女老乡即热情又大方,围着我问这问那,欢快的笑声一浪高过一浪。我第一次从乡下来还不太适应外面的生活,紧张中还有些害羞。和我同一宿舍的虞城老乡对我也是照顾有加。我平生第一次使用沐浴露和洗发精都是由他们无偿提供的,那宜人的清香至今还残留在鼻翼间挥之不去。

一个星期后,管家王二给我安排了工作,到户外帮助哑巴铲树皮。哑巴叫什么名字直到我离开那里都不知道,当然也从没人喊他名字。铲树皮是个体力活,但一旦懂得技巧就变得非常轻松。没多久,那一咕噜一咕噜长四米、粗可合抱的油松、白桦、大白杨等木头我可以任意滚动,树干上一块块宽大的厚皮像脱衣服一样被我扒得白白净净。每当管家王二过来时,哑巴就用手先指指我,接着再竖起大拇指在王二面前晃一晃,而后哈哈大笑起来。管家王二就明白是哑巴在夸奖我。

由于我做事又快又认真,颇受管家王二欣赏,很快他就把我抽调去晒皮子。晒皮子是厂里最轻松的活,一般都是小姑娘和媳妇们干。每天上午,叉车师傅把头天旋切车间里旋切下来的比纸厚不多少的树皮运到宽敞的马路边或空闲的场地,我们再把它们摊在地上晾晒,每天下午又开始收起来堆好,再由叉车运到仓库里。就这样,每天一边和姑娘媳妇们说笑着,一边干活。

大概是考虑到晒皮子这种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没多久,王二重新把我安排到一个大棚里开小型削切机。这种小型削切机就是把大型旋切机旋切不到的直径十多公分的树芯削成厚约五厘米的薄板。这种活虽然轻松,技术性也不高,但必须细心且有耐心。我干这种活一直干到离开美峰为至。

当我在美峰愉快的工作、生活时,美峰木业的老板们早已运筹帷幄,成立了北京神达木业有限公司,投资数千万的全套现代化生产流水线的机器设备安装即将完毕。每一天都能听到同事们谈论美峰老板以及美峰老板艰苦创业的感人故事。所有的人差不多都从美峰的发展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和希望。我也被深深地感染着感动着。

美峰的前身实际是从一个木工加工房,是由王家四兄弟和他们的师傅共同发展壮大起来的。在美峰办公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国画,画面上四棵松树粗壮而高大,牢牢地根植在岩石之上并紧紧地依偎着。这四棵松象征着王家四兄弟坚强不屈、精诚团结,共同发展的可贵精神。是他们的的姐夫、中国著名画家XXX创作而成(很遗憾没有记住画家的名字)。

在八九十年代,王氏兄弟艰苦创业的事迹在京城已是家喻户晓,各大媒体争相宣传报道。其中他们的一个兄弟当时担任西东村支部书记,正满腔热忱的带领村民共谋大计,誓与他们的邻村、全国著名的亿元村——韩村河一比雌雄。而美峰木业则由老大王成负责全面管理。

我到美峰就是由王成面试的。他个头不高,胖墩墩的,很善面。知道我有点文化后即满意又兴奋。后来在我在同事口中了解到,他能记住全厂近百人的姓名,对所有人的性格、爱好了如指掌。在没有加班的晚上,哪个人没有到他房间里看电视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给在一起生活、工作的青年男女搭桥牵线,成就许多桩美好姻缘,公司里不论哪个员工家庭有了红白喜事,他都会及时安排他们回家办理并报销全部交通费,另外资助数千不等的现金帮助家里解决各种困难。在他的办公室里每一天都有厂里的员工围着他聊天谈心。

当我了解到这一切后,我开始有了一种冲动,一种写作的冲动。我想把他们的事迹综合起来以报告文学的形式写出来。当同事们知道我的意图后,他们开始纷纷向我提供各种素材、介绍多年来在美峰耳闻目睹的一桩桩感人肺腑的典型事迹以及王氏兄弟鲜为人知的创业经历。没多久,王成老板就知道了我的想法,他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并向讲述许许多多当年他们师徒五人打拼的如烟往事……。

从此后,他对我的称呼也由小伙子改成“秀才”了。

可惜我没能完成我的心愿,也辜负了王老板和所有同事的期望。

老家的一个长途电话将我一下子拉回了河南。

我老婆怀孕八个多月即将临盆。在我离开老家的日子里,她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从河南到安徽颠簸流离,投奔一家又一家的亲戚,吃尽了苦头。

后来,我如愿以偿的超生一个女儿。正因为她的到来,打乱了我全家平静的生活,但我总觉得值。如今,女儿已经十八岁了,长得高高的,很懂事!

同事们听说我要回家了,人人不舍,都觉得遗憾。

但没人能阻拦我。

老板王成的二弟是财务。他听说我决意要走,立即给我结算了工资,并多给了两百块,说是路费。我在美峰共计干了二十九天,总的算来,一下子拿了将近一千元。一千元,要知道那是1993年啊!

王成老板特地来看望我。并希望我把家里的事处理好后,能带着老婆孩子再过去;最好多介绍些邻居一起去,他说他最喜欢河南人,喜欢河南人的勤快,喜欢河南人听话;他说他正在筹建夫妻楼,让所有在他厂里打工的人都有在家的感觉,使所有的孩子都能在他们村里的学校上学并享受当地孩子的福利待遇;因他在之前听说我老家盛产白杨树,他希望我做中介把白杨树运送到厂里来。白杨树价格不仅便宜,而且材质又好,比从东北运来的油松、白桦划算许多倍;最后他特别叮嘱,开过年把我抽调去北京进行专业技术培训,希望我能成为未来神达木业的骨干。

我一一答应了王老板,我不忍心让一个对我寄予期望的人当面过于失望。

在我确定回家的头天的晚上,虞城的韩银、韩庆亮、大裤衩(在校大学生,打暑假工,天天穿着大裤衩被称为“大裤衩”,不知真名。)大魏、二魏,还有商城县的食堂师傅王西明以及叫不出名的兄弟们买来酒菜为我饯行。说笑之间,有对过去友情的深切怀念,也有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期盼。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早晨我拎着行李离开的那一刻,全厂所有的男女同事聚在一起,将我送到一百多米远的美峰后面的马路上,直到我和非要送我到琉璃河车站不可的韩银、韩庆亮一起坐上公车后,他们才依依不舍地返回去。

飞驰的汽车上,我思绪万千。我想到了一个月前和我在此处不远的地方挥手告别的刘学鹏和王震二人。

同在北京房山脚下,我们却感受了多么不同的人生经历啊!

 

                          一封永不褪色的信

在美峰木业二十多天里,我给家人以及同学、朋友写了好几封信。但我只收到了小舅熊西平的复信。

那时不像现在有手机有电脑,连电话也没普及。写信就成了沟通信息、联络感情的唯一手段。

因为感激于美峰木业给我带来崭新的生活,加上之前在老家时曾用过陈美木的名子,所以我给西平小舅写信时就没用原名。后来,由于我一直在颠簸中生活,也没机会和他解释。在此算是我给小舅陪个不是了。

西平小舅的这封信是我去年回家时,从箱子了翻找出来的。由于老家的房子多年没人居住,过去的那些书籍、信笺、照片几乎都褪色发霉腐烂面目全非了。

幸好小舅当年的复信还算保存不错,虽然破烂了些但依稀还能看得清楚,我就特别的珍惜。

那是我在遥远的北方,在远离亲人、朋友的孤独中,在恓惶无望的生活境遇下收到的一封回信,记得当时读着读着,我不禁潸然泪下。直到今日重读我依然感到无比的温暖、亲切。

小舅的信给了我无穷的力量,给我指明了人生前进的方向。同时也启迪着我怎样教育子女以及怎样做人、厚待他人。

小舅的信不仅散发着温馨的浓浓亲情,而且像甘冽一样经久弥漫着友情的芬芳。

今日收藏在此,就像刚刚收到一样。虽然纸质有些泛黄,但内容永不褪色,崭新如初。

小舅文中提到的人,大都经过自己的努力功名成就,各领风骚。


我的非常打工生活


我的非常打工生活

我的非常打工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