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传基
周传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70
  • 关注人气:1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电影教育难题 娱乐故事片的剧本写作(四)

(2009-01-06 11:55:54)
标签:

周传基讲电影

剧本

教育

分类: 故事电影
  《两个人的车站》 中译本第5 页

普拉东. 谢尔盖耶维奇也来到餐厅,找了个座儿,掀开锃亮的锅盖,睢一眼叫人恶心的红菜汤,再看看肉饼,嫌恶得直皱眉头。这样的饭菜他碰都不想碰。可是周围的人却狼吞虎咽地吃着。
“姑娘!”普拉东叫道。“可以过来一下吗?”
答话的是女服务员薇拉,她的一双眼睛毫无顾忌地瞪得大大的,但是那张俊秀的脸上已留下了饱尝世态炎凉的痕迹。
“不行!”俊气的女服务员蛮横地回答。
“您是这里的服务员吗?这桌子归不归您管?姑娘!……请您给我要个清淡点儿的菜!”
“您有溃疡病还是怎么的?”薇拉笑了,一面对另一顾客说:“一卢布二十戈比,钱正好!……谢谢”
“对了,”普拉东点点头,“一瞅你们的菜,我就得溃疡病了!”
“等我去给您要能吃的菜……”薇拉边忙着边说,“这是找的钱,谢谢……等菜做得了,您的火车也开走了!再说,溃疡病人也不该上餐厅吃饭,得了溃疡病就该在家呆着!……”
说到这儿,薇拉倏地向门口奔去:
“喂,这位客人!您忘记付钱了!"
“钱搁在桌上了!”那人不客气地说。“老实说给我们吃这种东西,不该我们掏钱,该你们赔我们钱!”
薇拉飞快跑向那位客人吃饭的桌子──桌上没有钱。
“钱哪儿去了?”薇拉大声问道。“谁拿钱了?”
当然,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同情她。
“姑娘,你们老做过路旅客的生意,该先收钱才对!”一位顾客建议。
广播喇叭传来一阵含混不清的声音。
就餐的人往外涌去。
普拉东也跟着往外跑。可是,薇拉板起面孔挡住他的去路。
“掏钱!”
“我什么也没有吃!”
“我可看透你们了。一个说付了钱,可根本不见钱的影儿,另一个说没吃!……拿一卢布二十戈比来!”
“您好好看看!”普拉东恼怒地说。“这样的东西我会吃吗?”
“我只要回头一看,您就溜到阿拉木图去了!”
“我不去阿拉木图,我去格里鲍耶陀夫市!我没吃,就不掏钱!”
这下可把薇拉气坏了:
“不付钱就别想走!我那一丁点儿工资,还不够替你们这群人垫帐的呢……”
普拉东不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你们这些吃餐馆饭的,替大家伙儿垫钱也垫得起!”
这话说得太过分了。
“你们这号人,掏一个卢布二十戈比就倾家荡产了?!巴维尔. 瓦西里耶维奇!”
薇拉果断地对把门的说。“叫尼古拉沙来!”
把门的很老练,从口袋里掏出哨子尖声吹了起来。
“哪怕你们把全城民警都开来,我也不付钱!”普拉东矜持地挺直腰板。“我没吃!这可是原则问题!”
一个年轻的民警中尉来到门口。
“尼古拉沙,”薇拉开口道,“瞧这个花花公子,”她把头向普拉东那边指了指,
“要清淡点儿的,我告诉他来不及做,他就把份饭吃了……”
“我没吃!”普拉东气冲冲地插了一句。
“我们查一查!”中尉说。
“你们怎么查?”普拉东发火了。“查大便?”
“……他还不肯付钱!”薇拉总算把话讲完了。
“那么,我们作个笔录,”民警公事公办地说。“您不肯付钱……”
“可是没等您写完列车就该开走了!”
“我写得快,”尼古拉沙中尉笑了,“我常干这事儿。您坐的是哪趟车?”
“他的车已经开走了!”薇拉幸灾乐祸地说。“小气鬼,活该!”
“怎么,走了?”普拉东大叫一声,推开民警就冲出门去。
“逮住他!”薇拉声嘶力竭大叫起来。
“现在他跑不了啦!”民警懒洋洋地向薇拉摆了摆手。
普拉东跑上月台,垂头丧气望着远去的列车,最后一节车厢已经快从视野里消失了。普拉东骂了一句“真见鬼”,便向一个戴红制帽的车站值勤走去。
“您瞧,我误了车。问题不在于一卢布二十戈比,而是太不公道。她说‘付钱’,可我没吃你们的饭!”
“不错!”车站值勤点了点头。“您是没有吃我的饭!”
普拉东可没心思开玩笑:
“什么时侯有去格里鲍耶陀夫的车?”
“出门就得多加小心,乘客同志!”车站值勤没有放过这个训人的机会。教训人总是一件愉快的事。“我们的火车既准时,又舒服。去格里鲍了耶陀夫的列车二十点四十六分开。”
“那么车票怎么办?车票在那趟车的列车员的手里。”
“怎么样?”普拉东背后响起民警的声音。“您到底是付一卢布二十戈比呢,还是让我作个笔录?”
薇拉从民警背后探出头来,她还系着那条带花边的围裙。
“真不害臊,看着倒蛮象个读书人,亏你有脸来讹一个可怜的女服务员!”
普拉东一把抓住车站值勤的袖子说:“那我到底臬才能离开这儿?连你们这儿是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
“开车前十五分钟来找我,我带您去见列车长,他会处理的。”
“他要是不付钱,我们就自已处理他!”薇拉威胁着说。
车站值勤烦了,从普拉东手中挣脱袖子,扭头就走。
“还是付钱吧,”中尉好心好意对普拉东。“作了笔录事儿就更难办啦!”
觉察到民警善意的目光,普拉东明白过来,他只好牺牲原则会这份饭钱了。他把钱递给薇拉,连瞧都不瞧她一眼。
“为了那顿没吃的饭,给您三个卢布,不用找了!”
薇拉收下一张三卢布的钞票,在围裙兜里翻零钱找给他:
“用不着,把找的钱拿去!”
“给您的小费!”普拉东傲慢地说。
“也许我不收小费呢!”
“也许你们餐厅还不讹顾客的钱呢!”
“中尉同志!你可是亲眼看见的,我把他的臭钱找给他了!”薇拉伸出手把钱递给普拉东。
普拉东故意把手往背后一背。
于是薇拉弯下腰,把一张一卢布的钞票和一些零钱整整齐齐放在柏油路上,做作地扭着屁股沿月台走了。民警对普拉东已失去兴趣,便去巡视开往郊区的电气列车。那儿的乘客正在上车,个个争先恐后地往里挤。
“真浑!”普拉东望着薇拉的背影怒气冲冲地骂道。
一个看热闹的人老盯着普拉东。普拉东犹豫了一下,还是捡起了搁在地上的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