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步升
马步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548
  • 关注人气:8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没有一种事物可以阻挡风

(2018-05-23 13:17:17)

              没有一种事物可以阻挡风

马步升

哨兵的诗集《蓑衣鹤》中最后一首诗是《不写了》,在哨兵为数不算少的好诗里面,这首诗当然是不在其中的,然而,我却用毛笔在宣纸上抄写了一遍。一者,这是一部诗集的最后一首,怎么着都有着“压卷”的戏份,二者呢,一个正处在诗歌创作旺盛期的诗人,以这种方式为一部诗集作结,难道会是一种宣示?

抄写完毕,再读一遍,我宁愿相信,他也许仅仅是不写洪湖了。不写了,湖中的关怀和温暖,我已经写尽,不写大雁是天上伤心的人,不写我是湖边的好市民,不写这大水里的某一日,有美酒朋友相伴,就算那湖庙里的高僧转世,也参不透人前的欢颜是我人后的孤单。不写了,真不写了。

写,不写,或写什么,怎么写,都是诗人自己的事情。问题在于,不写洪湖的哨兵还能写什么,还能把什么写好?粗略梳理一下哨兵的诗作,至少有九成是与洪湖有关的,而几乎所有的好诗都拜洪湖所赐。一个诗人能够遭遇一个让他心旌摇荡吟哦不休的书写对象,说是来自某种冥冥中的恩赐,也许有点故弄玄虚了,而说成是一种幸遇,奇遇,甚或艳遇,则是诗歌,乃至所有艺术门类常常可遇而不可求的福分。

诗歌是及物的,好的诗歌作品几乎都拥有及物的品格。说起来,诗歌的表现场域无边无际,天下无无不可入诗之人之事之物之景之情,但入诗之人之事之物之景之情,以及所有,如不置于一个可观可感可知可及之场域,则有可能使诗歌处在一种影响的焦虑之下。来自前人的影响对于诗歌而言,有可能是肥田沃土,更有可能成为大树阴影的遮蔽。由影响的阴影为写作者带来的焦虑,甚至会成为一种走投无路状态的焦虑,其焦虑也往往会成为不可抗,并且无解之焦虑。说到底,可供诗歌表现的母题都是有限的,而可供放飞诗才诗情的诗歌语言同样是有限的,“眼前有景道不得”的焦虑,曾经和正在困扰着每一个身怀诗歌野心的诗人。也许,这正是当下诗歌同质化现象的症结。当然,导致此现象的因素多种多样,比如,诗人的学养不足,诗才诗情难以与诗歌野心相匹配,等等。但,因此并不能够彻底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当一个诗人对此前诞生的所有诗歌文本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以后,却会惊讶地发现,自己原来信心满满的诗学修为,充其量也只是前人的流风余绪,也就是说,影响无处不在,焦虑如影随形,这种理性的诗歌认知,足以让一个枕戈待旦的诗歌战士,因沮丧而更加焦虑。

然而,诗歌的旋律从来都是人类文明脚步最忠实的回音,毋庸置疑,诗歌的旋律必将唱响人类文明史的始终。一面是“眼前有景道不得”的现实焦虑,一面是“雏凤清于老凤声”的祛魅努力,如何使得自己的诗歌从诗歌传统沉重包袱下拱出一个不同的面目来,从来都是,也永远都是诗人不可遏止的心动。几乎可以说,凡是有贡献的诗人,无不是既身负诗歌传统包袱,又可从这个包袱下拱出自己面目的诗人,而且,身负诗歌传统的包袱有多沉重,拱出的面目便会有多清晰。诗人哨兵正处在这样一种诗歌境况下。自小生长于洪湖的他,夸张点说,洪湖就是一个弥漫着诗歌元素,并且被诗歌壅塞的湖。据他在诗歌文本中的描述,古楚的王城便沉陷于湖底淤泥之中,而楚辞楚语的历代沉淀,使得洪湖水的每一波浪打浪,激溅而出的,无不散发着浓重的楚骚气息。正如前面说过,对于一个诗人而言,这是幸遇奇遇艳遇。当然,对于哨兵是,对于别的的诗人,也是。因为洪湖是大家的,洪湖是涵养诗歌的湖。哨兵在漫长的洪湖游历中,以及诗歌游历中,终于发现了前辈诗人在洪湖预留的诗歌空白地带。我们完全可以狡猾一点,漂浮一点,将这个空白地带表述为:没有一种事物可以阻挡的风。

这是一种弥漫着自然主义的风,洪湖之风。风吹浪涌的风,更是瓜瓞绵绵无穷无尽的现实风物。风而物,流动,轻飏,而又质实自足。“二十五年来\惟有逆着人类的方向\我才能抵达\要去的地方。”自己本是人类的一份子,为何又要逆着人类的方向?显然,这是一种诗歌态度。那么,人类的反方向是什么呢,其中的一个向度,便是自然所指示的方向。这是一种诗歌自觉,也是一种自律,当一个诗人拥有了这种诗歌的自觉自律以后,便会生出属于自己的诗歌的方向感,便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相对独立的诗歌立场。哨兵在诗歌中写了洪湖无数的,也许只有鸟类研究专家才可大体辨认清楚的水鸟,定居的水鸟,候鸟,而洪湖的水鸟究竟有多少,估计谁也没有十分把握说得清楚。在哨兵的诗中,一位鸟类保护站的普通工人,便学会了二百多种鸟儿的叫声,依照常识推断,他学会的一定只是一部分鸟语,而出现在哨兵诗中的鸟儿,粗略统计,也有数十种。一种鸟,一种姿态,一种风情,一种风物。还有那密布于湖中的草木,更有那四季变化的湖水。何况,那形形色色的人,那永远也说不尽的形形色色的人生。

哨兵的诗具有现代诗歌中难得一见的丰赡性,这种丰赡性并不是在诗艺上如何地手眼通天,更多的是一种诗歌载体的丰赡性。洪湖本身是丰赡的,哨兵将自己的每首诗,每行诗,乃至每一个语词,都结结实实地与洪湖相勾连,其诗歌的丰赡性也在其中了。因诗歌载体的充分丰赡,其诗艺宗法自然,剔除了诗歌中常见的刻意造句;其诗意取自万千风物的自然触发,不经意间,往往会通向幽独玄机;因其厌恶诗歌中的矫饰伪饰,其诗情更倾向于暗合理想人性的自然性;而其诗才,始终处在恰当的控制状态下,当纵则纵,也曾飞扬跋扈,当守则收,不拒欲说还休,一如洪湖水,风来,浪奔浪涌,风息,远古静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清风明月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清风明月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