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符号
符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17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婆给我一把刀(原创小小说)

(2007-12-22 20:14:28)
标签:

文学/原创

这是四川版的第五期同题作业,符号觉得名字很诱人,就试着写了篇 
 

                

                         老婆给我一把刀

   

 

   看着面前这把刀,我的眼前又出现了老婆甩门而去的背影,我的心在痛,在一点一点的变凉,当我意识到必须用它做些什么的时候,我终于举起了那把刀......
    我不明白,老婆当初就是仰慕我发表的那些文章,才不顾亲人的极力反对,嫁给了我这个家徒四壁的小职员。可才短短三年,我那些所谓的长处竟成了老婆奚落的把柄,直至现在每当邮差将汇款单递到我手中时,无论她在不在家,我都会下意识地听到有人“哼”了声,那是一种轻蔑的,不屑一顾的,从心底儿涌上,通过喉管再由鼻腔挤出的一丝气儿。
    后来,老婆不叫我老公,她叫我“秀才”,我知道秀才两个字用到我身上就成了贬义词。最令我不能容忍的是,老婆总是拿我和她的老同学比:谁谁出国了,谁谁的公司在我们这里开了分公司,谁谁在度假村买了套别墅......我知道她说的那些“谁谁”是在学校追过她的男生。
    当老婆觉得我根本无法与“谁谁”相提并论时,就把目标降低了,这一降就降到了隔壁卖烧鸡的红星头上。老婆说:“你文不能安帮,武不能定国! 连个鸡都杀不死,你说你还有什么用?”
    这话要从老婆做月子说起。听人说,多喝老母鸡汤下奶,我嫌菜市场的白条鸡是饲料喂大的,没啥营养,于是就跑到十几里外的乡下老农家买了两只正下蛋的老母鸡。当我和它对视了好长时间后,终于眼一闭,心一横,一刀下去,老母鸡便身首异处。隔壁的红星看到了,竖起大拇指说:“秀才,了不起!俺只听说过‘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你这一招还真是让我开了眼。”红星把死鸡褪了毛,开破后递给我说,洗干净剁成小块儿就可以下锅炖了,他还说鸡心、鸡肝和鸡胗是下酒好菜。
    也是巧,文友小毛找我说稿子的事,我就拉着他小酌,还把红星请来做陪。席间,小毛夹了块鸡胗惊呼:“好大个儿!我就爱吃这东西,知道吗,鸡胗就是鸡的肌胃,肉质较厚,最有嚼头了。”说着上去就是一口,津津有味地嚼着,嚼着,突然间小毛的眼睛直了:“我的天啊!这是什么?!”我和红星赶紧朝他夹的鸡珍上看,只见小毛咬开的小口儿里有黄黄的、绿绿的东西露出来。我看那黄色的像是玉米,绿的就看不出来是什么了。红星问:“鸡胗你没收拾就煮了?”切!我以为洗洗就可以了呢!谁知道那个小小的东西里面还有“玄机”。
    几天后,另一只被我抹了脖子的鸡竟跑了半条街,我跌破了眼镜才把它捉住,最后还是剁了它的脑袋了事。老婆对我做的这些事情耿耿于怀,每次提起来就咬牙切齿,都会把手中的东西弄出很大的响声。
    这不,昨天晚上,老婆说她妈妈今天要来。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就扯到了她做月子的事儿,又说小毛现在看到鸡胗就反胃什么的,唠叨个不停,我忍无可忍地抱着被子睡了书房。
    一觉醒来,老婆红肿着眼睛,拿了把菜刀,目光蔑视地说:“我受够你了!如果是男人,你就做出点男人应做的事情来!”
    就在菜刀“当啷”落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失败。她指着菜刀对我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失,渐渐地,我听到老婆和丈母娘的说笑声,我不能再让她小看我了,横竖不就是一死吗?于是,手起刀落,鸡头被我剁了下来,那只无头鸡扑棱着翅膀趔趄到门口,把刚进家门的丈母娘吓的连连后退,老婆冲进来喊:“你简直要笨死了!咋还是用这种杀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