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屌丝”之争是两种文化观念的冲突

(2013-03-07 23:58:50)
标签:

屌丝

无厘头

“白痴”文化

冯小刚

沈天鸿

分类: 杂文

           屌丝之争

            是两种文化观念的冲突

 

 

 今年2月,著名导演冯小刚在他的实名微博中指出,使用屌丝自称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结果却是他一下子就遭到好几万人反驳,并且有媒体评论义正词严地说反对用该词是剥夺了弱势群体的尊严。

     我支持冯小刚的这个观点。如此粗鄙的词如此社会性地流行,并且是用于自称,是中国文化毁坏、国民文化素质下降到极低点的标志。

    “屌丝”这几年大大流行,真的有燎原之势。百度百科说‘屌丝’这个嘲讽意味十足的代名词迅速爆红,迎合了当今大的心理和趣味。如今,它已经成为一种社会性的自嘲现象。……如今你会发现从表面符合屌丝定义的人,到和屌丝属性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在争相认领这一名号。

的确是的,韩寒说他自己是纯正的农村屌丝 史玉柱说他就喜欢自称屌丝;人气乐团五月天的阿信说“走下舞台我们就是‘屌丝’; 球星李毅说能够自称,也只有80后与90后能够干得出来。瞧瞧,这些高富帅和本指“穷矮丑”的屌丝八竿子都打不着,也争着自认是屌丝。2012113屌丝一词还登上《人民日报》十八大特刊,更是让此词扬眉吐气。

很不雅,并且是赤裸裸粗俗的这个词,源于网络。据说它第一次出现是雷霆三巨头吧用做对李毅吧毅丝的恶搞性称谓,后被魔兽世界吧会员用于嘲讽毅丝,意为劣等毅丝 。流行开以后有些人为避那个极其不雅的字而写作吊丝吊死叼丝。但这有什么用?换汤不换药,看到的还是知道它是什么

屌丝的本义是什么?一般解释为屌毛。对这一许多人以此自称和互称的奇怪现象,有不止一位教授写论文论证,例如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朱崇科教授认为:“‘屌丝的传播具有庶民叙事的特征,由下而上地对主流话语、价值观进行反抗。自称屌丝让很多人找到自我解嘲和宣泄压力的途径,这也是它传播之快的原因。中山大学中文系柯倩婷副教授把这个网络亚文化现象概括为一场语言的狂欢屌丝的狂欢背后有明显的失落情绪,婚恋中的现实压力,加剧了这个群体的焦虑情绪。他们透过这个词看到的东西自然不错,但我要问一句:为什么很多人,包括知识分子,自我解嘲和宣泄压力都要用这个词?并且是自称?甚至连某些知识女性也毫不害臊地自称“我这个女屌丝”?简单的回答就是我在前面说过的,是因为中国文化毁坏、国民文化素质下降到极低点。冯小刚说,“用这个词形容自己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是个民族性的问题。”“称自己是草根是自嘲;称自己是屌丝那是自贱。分属两个不同群体:一个是弱势群体,一个是脑残群体。”冯小刚的这些话虽然更激怒了大批网友,但他说得对,数以万计甚至以亿计的人,分不清自嘲与自贱,以羞辱自己为荣,以丑为美,是已经成了一个民族性的问题。

对于以此词自称是以羞辱自己为荣,以丑为美,不需要论证,一眼就看得出来。需要探究的是,这种以羞辱自己为荣,以丑为美的认知,是怎样形成的。

风起于青萍之末,其来有自。经济改革开放以来,香港文化对内地影响最快、最直接也最大,并且最终吞没、取代了内地文化。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文化是什么性质的文化?“无厘头”文化。无厘头是广东方言,本应写作无来头,因广东方言字与字读音相近,故写作无厘头。指言行毫无意义,莫名其妙。无厘头文化属于后现代文化,形式特征是嬉戏、调侃、玩世不恭;思想特征是无思想,即:及时行乐,无深度表现、破坏秩序、离析正统等等。它已经具有不审美而审丑(当然不是本质仍然是审美的那个审丑)的倾向。“无厘头”再进一步,就发展到“白痴”文化,不动脑子了。内地出现过一个叫“浅阅读”的词,越是浅阅读的读物越畅销。虽然“浅阅读”现象的出现有社会节奏加快,许多人疲于奔命而不能深阅读的原因,但“无厘头”文化的胜利入侵是很重要的也是直接的原因。当然,这个入侵不是香港文化主动进行的,而是内地积极引进和模仿造成的。当时陆续出生的孩子,就是在这样一种文化环境中长大的(这种文化环境仍然在持续,也就是说,原来性质是中国文化的内地文化,已经基本与“无厘头”文化、“白痴”文化同构了)。据一个调查称,喜欢用屌丝自称的以八十年代中期以后出生的年轻人居多。可见,这不是巧合而是必然。冯小刚在微博上提醒不要用屌丝自称怎么说也是善意,却在很短时间内就遭到好几万人反驳,也是一种必然——这是两种性质根本不同并且是对立的文化观念的冲突。

著名语言学家、《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也认为这个词不得体。他说,“屌”肯定指的是生殖器,凡是提到生殖器,只有很粗俗的人才会直接讲出来。稍微有点修养的,都尽可能不提。书面则会有些代用的字词,不会直接用。他介绍说,上海语文学会曾开会讨论过2012年的流行语。与会者认为,当下大量的流行词语“粗鄙化”,“向下滑”的倾向非常突出。而专家们在会上谈到这个词,都用“某丝”代替。

我尤其赞同郝铭鉴这个观点:“这些词语的大量运用,很可能使得某些人心理上不再有羞耻感、道德感,好像什么话都能说。一个人如果在语言上越来越粗鄙,他的行为也很难文明。”是这样的,语言不仅仅是工具,它具有塑造使用者的强大功能,不同的语言系统,形成不同的人;不同性质的语言系统,更会造就不同性质的人。

西方,尤其是欧洲,底层的人如果社会地位上升,尤其是“暴发户”,他们要做的,历来是在言行举止上使自己变得文雅。美国人写的《美国当代文学史》说到百老汇戏剧至今不衰的原因时,其中一条就是新进入上流社会的人必定要做的事之一,就是常常买票去百老汇看戏,虽然很可能很长时间什么也没看懂。中国基本没有这个传统。当代就更没有了。以后有没有我不知道,因为现在我看到的是粗鄙盛行,并且善意提醒者往往得不到理解。

中国文化的重建,任重道远。

 

                                            2013.3.7 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