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死由是
生死由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0,512
  • 关注人气:8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常志朗先生学大成拳的经历

(2018-07-25 10:48:36)
标签:

转载

分类: 气功、丹道、站桩、武术、太极
[转载]常志朗先生学大成拳的经历

常志朗先生学大成拳的经历颇奇特。

常先生当时还是小学生,而王芗斋老先生已到晚年,常先生在王先生家同吃同住近10年。所以,常先生所学所得,与王老其他弟子必有不同。

常先生拜王老先生之前,未学武术,离王老之后,业医,未从其他师学拳,故所学极纯,属原汁原味的大成拳。

志朗先生跟随王老先生学拳的过程中,王先生一直苦口婆心地劝志朗先生要刻苦站桩,要练点真功夫,不要一天到晚老想着瞎抡、“砍砖头儿”。

常志朗先生矛盾桩
在王先生一再劝说下,志朗先生开始用心站桩,几年后志朗先生果然功夫见长,对桩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到了十七、八岁时也能体会出阻力感,基本上也能和大气相呼应了。

由于年青,志朗先生有时还是背着王先生去和别人比武,还好那时候就有些小功夫了,与成年人比武,而且有很多是京城名人,从无败绩。志朗先生暗暗得意,觉得站桩真是好,自我感觉良好,自认为得到王先生真传了。于是有时候和人比拳,特别是胜了比较有名气的运动家,回来后就跟王先生说怎么比划的、怎么赢的,这样说了有二三回。王先生每次都说,你这还是砍砖头哇,你不行,还得踏踏实实练功夫。志朗先生听了也不太明白,心想我怎么还是砍砖头?怎么才算不砍砖头了呢?

王先生常跟志郎先生说:“你现在小,没力,经不起折腾,等你长大了我再教你技击。”一天晚饭后闲聊天,志朗先生兴致勃勃地给王先生讲拳击,什么直拳、摆拳、勾拳,一边说、一边比划,还让王先生比划直拳。

常志朗先生浮云桩
志朗先生经常说,王先生可能是老了,喜欢小孩,我跟他说什么他也不急,要是别人像我这么跟他说话他早急了。谁来王先生家里都特别规矩,稍不注意就会挨骂,我说什么他都笑,有时不耐烦了,我都看出来了,顶多说一句“呆着去!别老在这以小卖小”。王先生对我有些溺爱,可能是岁数差的太多的缘故吧!

但这次志郎先生让王先生比划直拳,王先生可能有点生气了,很不情愿的伸了伸胳膊。志郎一看就想乐,因为王先生比划的直拳特别不顺,拳头还向里窝着,本以为王先生比划直拳应该特别帅,特别威猛,没想到是这个样子。心想这拳怎么打人呢?志郎先生脱口而出,说王先生您这不对,应该这样,边说边比划给王先生看。

王先生也没急,说我怎么看你跟猴似的,说着就站起来了。一伸手,说你这直拳怎么打人呢?你打打看。志郎先生摆了个拳架,刚摆好,王先生往前一上步、一搭手,说你打吧!王先生也没攥着志郎先生的任何地方,就是用手腕搭手腕,志朗先生怎么挣扎也动不了,觉得自己一点劲都没了,根本用不上劲。志郎先生当时就傻了。

常志朗先生试力
“动呀!”王先生说,“动不了啦!”“打呀,你那直拳呢?”志郎先生还真想打两下,可根本用不上劲。

志郎先生说“打不了啦”,王先生说 “为什么打不了?”“不知道。”王先生一撒手说:“自已琢磨去吧”。志郎先生想,这是怎么回事呢?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就知道王先生功夫高。

王先生一般在公开场合从不谈拳(技击),在外面只谈养生,不谈技击,在家里还得遇上他想谈的人才谈技击呢。但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晚上王先生都给志朗先生谈技击,使志朗先生大开眼界,这时才明白什么是技击,才知道王先生的功夫有多么深,自己一点功夫都没有。有天晚上,王先生再次和志朗先生搭手,王先生说:“我能抠你眼睛你信吗?”志朗先生想:“抠瞎眼睛怎么办?”心里这么想,可嘴上没敢说,而且还想看看他怎么抠眼睛。志朗先生也不害怕,因为他知道王先生不可能真抠眼睛。先生看出来了,他双手一找劲,食指和中指慢慢地就奔眼睛过来了,志朗先生左右使劲,先生只用横竖劲来回,两手指慢慢向眼睛逼近,距离志朗先生眼睛有一寸的时候停住了,问抠上了吗?志朗先生又挣脱了两下,王先生手指一动不动,只是用横竖劲来回找。志朗先生急忙说抠上了、抠上了,先生说你才说了两遍,你应该说八遍才对呢,这功夫你有八只眼,我也给你抠出来了。志朗先生真是心服口服。
接着先生一边说一边做,咱摸摸志朗的鼻子,说着捏了两个鼻子;揪揪耳朵,揪了揪耳朵,志朗先生躲也躲不开,搭着手动也动不了。脚底下直拌蒜,东摇西晃,站也站不稳。先生又捏了捏下巴、又揪了揪喉咙,总之人想动哪就动哪,根本拦不住,此时感觉王先生的两臂就像是大吊车,力量巨大,身体虽然不重,也就100多斤,压在志朗先生两臂上,身体让他随便搬,想搬哪就搬哪,你刚站稳了,他往别的地搬你,你一顶他顺势一搬,你再一顶他又顺势往另外方向搬你,真是顺力逆行,沾、粘、连、随,做的实在太好。

先生说:“咱们拳术界历来有规矩:第一、不许抠眼睛;第二、不许踢裆。”志朗先生说:“那裆怎么踢法?”只见先生继续搭着手,一只脚慢慢的抬直来,志朗先生此时全身不能动弹,忙说踢着了。先生笑了,姿势不动,搭着手做金鸡独立,一只腿继续沿上抬,用脚点着胃部,说这就是踢胃,说着轻轻地用大脚趾往胃部按了按。志朗先生忙说别踢。王先生笑了,再一看先生不知什么时候把鞋脱了,穿着袜子,用大脚趾顶着志朗先生的胃部。接着先生腿不落地用大脚趾往志朗先生小肚子上按按、迎面骨上按按,自始至终都是一条腿站立,不管志朗先生怎么挣脱,王先生只是拿横竖劲找,身体一动不动,真是神了。接着王先生把脚放下、穿上鞋,这时志朗先生才发现鞋就在支撑腿旁边。趿拉上鞋,王先生又说“只要你不想躺下,我想让你上哪你就得上哪,除非你就地坐下,你要是这么坐在地上,我就没办法了,我反正是抱不动你”。接着先生就说你先往左边走,一找劲,志朗先生这回可使上劲了,一使劲,王先生左右一找,志朗先生跑左边去了。先生又说,你再上右边呆会儿,志朗先生心说我上哪边我也不能上右边去,先生往右一使劲志朗先生就往左边使劲,王先生动作稍微快了一点,往后一推,志朗先生下意识往前一顶,王先生顺势就把志朗先生搬到了右边。接着又说你奔后边走走,一捋,志朗先生就往前走了两步,先生说你坐在床上歇会吧,你也累了。先生往上一挑,志朗先生就忽的一下子让先生给摔在了床上。真是邪了门了,自始至终都在和先生挣脱,志朗先生还真是累得气喘嘘嘘,再看王先生,稍微长呼了几口气,没事了。非常平静,面不改色、心不跳,当时先生已经70岁了。第二天志朗先生就浑身疼,哪都疼,接着就感冒了。

后来志朗先生想王先生搭手真是神了,以志郎先生这种力气到他手里就跟面条似的。王先生搭手确实是非常了得,但是在技击过程中怎样才能搭手呢?人家要是不搭手呢?有一天志郎先生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还是一天晚上,吃过饭,喝过茶,非常清静,王先生说来我给你说说怎么搭手,你站那,先生一指中间靠北的位置,先生站在靠南的位置。只见先生双手抬得很高,大约在脑顶部位,起码在眼睛以上,双手伸得很直,几乎是直的,略有弯曲,腿底下是金鸡独立,腰往前哈着。在屋里蹭、蹭、蹭,前、后、左、右、高低、变化无穷,蛇行步,但每步都是金鸡独立,手上还有很多动作,但不大,总之不离志朗先生面门。王先生说你要是有机会你就打吧!先生老是一条腿站着,另一条腿就是沾地也是虚放在那里。志朗先生一看哪有机会呀,先生两手在头部护得特严、手伸得特长、腰哈着、头往前探、腿弯曲度非常大,一会前、一会后、一会左、一会右、一会高、一会低,一仰身挺高、忽的一下子一蹲又挺低,真是跟跤龙似的。别说打他,先生在运动中随便一蹭就够呛。志朗先生寻找机会,好像刚有一点机会觉得距离好像够着了,但还是不太合适,没想到就一瞬间,先生蹭地往前一跨步就把手搭上了。先生说搭上了吧,又来了一次还是这样。先生又说我不用步伐找,我就是直线进也能搭手。说着,先生一伸双手,一只手一指志朗先生面门,缓缓走来,志朗先生一看面门太空,刚一抬手,先生蹭一上步,双搭上手啦。再来一次,先生还是跟上次似的,双手一指面门略分前后,缓缓向志朗先生走来,真是没法办,抬手吧,一上步就搭上手了,不抬手吧,面门太空也不成。志朗先生感觉没办法了,先生突然站住了,还是金鸡独立势,说你怎么着哇,志朗先生说没办法了,先生说现在你就是跑都来不及了,现在距离已经合适了,我不管你是守、还是攻我,我下一步就要夺位了。先生说着一上步,还不快,一下就把志朗先生给撞到墙上了,脑袋都磕在墙上了,肩膀也贴在墙上了。志朗先生当时眼直冒金花,脑袋嗡嗡地响,心想,真厉害,先生这轻轻一撞就像是一辆汽车撞了上来,先生身体各部位都跟铁似的,以前总是听说先生摔人躺地后也不疼,起来就没事了,可不是那么回事,先生是没真撞我,要是把刚才游斗当中的速度、精神拿出来撞我一下,我估计能反把我给撞晕了。

有一次,王先生说志朗先生全身各处哪都没功夫,说像你这腕子太软(没力),你要打人一拳,碰上有功夫的能把你的腕子窝折了。志朗先生不信,觉得自己的腕力是很大的,先生说你试一试,让往他身上使力打一拳。志朗先生就用了很大的劲猛击先生胸部,先生一含胸,双手一抱胳膊,嘎吧一声,志郎当时就觉得非常疼,还以为真折了,把先生吓了一跳,。先生按了按,说没折。先生非常后悔,直叼咕,咳!真不该试。先生说我还没真做,要真做还真就折了,当时志朗先生的腕子就肿起来了,很长时间才好,但留下毛病了,至今志朗先生的腕子还不得劲,这就是当年王先生给窝的。

还有一次,先生让志朗先生尝试一下他的力,他只用手背往胸部轻轻一弹,非常轻,先生那样像是使了二、三分劲,可志郎先生就受不了了,被弹的部位就像和一把刀子从前面扎进从后面出来,而且没拔出来,真是难受死了。

那些日子里,先生给志朗先生说了很多技击上的事,做了很多技击上的动作,是志朗先生从来没听说过、也没见过的,使志朗先生大开眼界。王先生所说的、所做的决不是一般人所能为的,必须是建立在有大功夫的基础之上。从那以后,志朗先生才知道什么是技击、什么是功夫,才知道自己是个没功夫的人,要想获得功夫必须得好好站桩,也许这才是先生的良苦用心吧!

这是王选杰先生与常志朗先生于1985年10月,即兴演练。

王选杰先生和常志朗先生演示双推手

王先生腿上功夫非常好,他运动起来总是形成金鸡独立,步伐特别大,上步的距离是我们一般人的二倍,技击时上边一搭手,腿底下一个跨步就把人给过了。先生做摩擦步时,膝可提到胸窝处,脚可以从脖子处出来,他身子能高能低。低时腿的弯曲度特别大,先生实作时步伐始终是整步,即使现在美国职业拳击顶极赛、泰拳、散打、跆拳道、自由搏击(也是顶级高手),没有一个选手能在对抗中运用整步来击打对方,他们运用的步伐在我们大成拳只能叫“寸步”。可王先生做到了,据王先生讲,中国有很多拳术家在技击中都能运用整步,比如:李洛能、郭云深、谢铁夫、薛四爷、尚云祥等。

王先生搭手功夫也是绝活,先生两只手就像两把钩子,只要是搭上手就别想跑,用先生的话说,一搭上手,对方就成了先生的拐棍,特别稳,比不搭手还稳。先生力的运用更是绝顶巧妙,一搭手他就能迎着对手的力上,对手根本跑不掉,就像粘上一样,可又挡不住他的起、落、钻、翻,横、竖力运用得惟妙惟肖。所以先生在技击时上边一搭手、底下一个箭步就能把人给扔出去,真是”手是两扇门,全凭腿赢人。”

先生在著作中所说的武术谚语(包括形意拳谱中所谈的谚语),先生全能做到,王先生的技击过程对大成拳的理解能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在那段日子里,先生展示了很多他的功夫,志朗先生真是看的目瞪口呆,别看他已经跟了先生几年,怎么也没想到先生能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功夫,真是彻底心服了,这一生能遇到这么一位武术巨匠也真是福份。

自从王先生去逝后,志朗先生再也没拜过拳师,在他一生所遇到的拳师比起王先生来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真是有天地之别呀!先生在那段日子里总是告诫志朗先生要下功夫站桩,要突破桩功,不突破桩功,他所做的一切是无法做到的。先生说:“我什么都不会,我既不会拳击、也不会摔跤,更不会什么直、摆、钩,我就是有点功夫,一搭手就能把人给扔出去,一抬脚就能把人给按一筋斗,我还真不敢踢人,一踢人就踢坏了,我也不敢用手打人,手一摸到人的身上人就坏了,我就敢打人的胳膊,胳膊扛打、打不坏,所以一搭手就能扔人”。

先生常说“王道无近功,大气必晚成”,说咱这拳是门大学问,既然是大学问,几天时间是练不出来的,至少要下十年苦功,掏大粪学问浅,练上几个月就能掏了;博士学问深,咱这拳就相当于读博士,所以时间肯定得长。先生特自信,他说“一时的胜败在于力,千秋的胜败在于理,我这拳它有道理,所以它早晚会被人们所认识,早晚会发扬光大,只要咱们一代代传下去,是金子总会被人捡起来,不会被土给埋了,学问越深的人对咱们这拳越佩服,因为这拳的学问比他学的深得多,所以咱这拳不怕有学问的人”。

在那些日子里,王先生反复跟志朗先生讲:“不要再练砍砖头儿的东西,不要抡拳头,不要练闭眼大撒手的东西,不要练一出手一大片的东西”。以上四句话是王先生对其他对抗运动的总结,“要跟着他好好练功夫,练能得中的力”,经先生苦口婆心的教诲,志朗先生受益匪浅,从此才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大成拳,明白了大成拳的奥妙。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