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千意
杨千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651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之我是薛宝钗

(2019-12-09 17:36:52)
标签:

情感

文化

娱乐

杂谈

历史

我是薛宝钗

 《红楼梦》之我是薛宝钗


 

        本来,我早已经放弃寻找我那个男人,早已忘记曾经有过爱念,甚至都忘记曾经有个好姐妹叫林黛玉,也忘了大观园里那些欢乐。

 

        内心麻木,麻木得连情欲都如一杯白水一样再无滋味,好想去千山万水,可我依然是贾府的少奶奶,一个独守空闺的少奶奶。世事无常,人生多劫难,在我嫁给贾宝玉之前,从没想过我也会历经无常和劫难,尽管船烂三千钉,可我婚后的贾府,再不是从前富贵之极的那座府邸啦。

 

        古往今来,富贵如烟,我又何必强求,可我的夫君贾宝玉自科场消失不见,就像那场大雪融化在艳阳里,无影无痕。而我正是青春貌美的年华,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尝人世间的蜜意浓情,就不得不在孤寂的深院夜夜独望星河,好些个午夜里,我仿佛都看见银河上架起一道鹊桥,牛郎和织女在桥上痴痴缠绵,而我,只能独自叹息,恐怕世上已再没有为我而架起的一座鹊桥。

 

        我薛宝钗怎么也算是绝代风华的女子,如假包换的名门闺秀,扒灰那样的事,我是干不出来的,尽管外界传言,说宁荣二府除了大门前的石狮子,没有一个干净的,但我要做一个干净人,身体和灵魂都要干干净净。

 

        无数次想啊,我真的爱宝玉吗?他真的爱过我吗?我想,我是爱过他的,但他未必爱过我,如果他真的爱我,就不会撇下我独守空闺。

 

        也曾想过,宝玉是不是找黛玉去了,必定他们曾那样要好。听从前服侍过宝玉的丫鬟说,有那么几年,他们住一个院落,当然,那时候他们还是个孩子,并不懂情爱之事。

 

        有人说爱情与婚姻是两件事,我想或许有道理,尽管我希望在自己身上,爱情与婚姻是同一件事,是我太过苛刻吗?要说宝玉本真爱的是黛玉,因看中我的家财而娶了我,我认为这是很不客观的。宝玉本就顽劣,放浪不羁,他对黛玉的好,并非就是爱。

 

        黛玉母亲父亲先后病逝,她自己又总是病恹恹的,宝玉对她好,既是作为贾府继承人该有的责任,也是宝玉心有怜悯,不想让黛玉感觉寄人篱下。宝玉心善,对下人丫鬟都很好,对黛玉好,怎么就是爱呢?

 

        婚姻不是儿戏,宝玉的哥哥早就病逝,留下我嫂子李纨和一个独子。光耀门庭,开枝散叶的事就只落宝玉肩上,当然得娶我这样家底雄厚的女子。黛玉?哼哼,她病恹恹的,且不说还能不能生,她那个尖酸刻薄、目中无人的孤傲个性,如何能做得贾府少奶奶。

 

        三妻四妾不是不可以,我也没想要独霸宝玉,必定豪门中的男人,都流行娶小的,我要不允,那显得我多不合时宜啊。如果宝玉真的爱黛玉,加上我也视黛玉为知己姐妹,黛玉可以做二奶奶嘛,肥水不流外人田,便宜别的女人,不如让黛玉进门。所以啊,我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宝玉为何要撇下我消失得无影无踪。

 

        造化弄人啊,几番周折,找寻不到宝玉,我也死心了,选择把从前的一切记忆深埋心底,可冥冥之中,非得要我记起从前。

 

        深秋萧瑟,京城满天黄叶翻飞,每到这个季节,我的心就隐隐作痛,只好冷香丸吃几颗。院落里的高大石榴树,在瑟瑟秋风中飘落下最后几张叶子,也不知这天的风有什么蹊跷,竟然如此巧的从墙外吹进几张纸落在我面前,假如我视而不见,唤丫头过来扫掉它们,或许就不会知道这样的事情,也或许就错过了老天赐予的机缘。

 

        我薛宝钗从小生活在钟鸣鼎食之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是一个有涵养、有教养,而且气度不凡的绝色女子。因为我有教养,很是注重环保,所以我捡起了那几张吹落在我面前的纸,只是漫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天啊,我感觉天旋地转,好在我定住神,刚服下冷香丸,才没有因为激动而猝死。

  

        我看见其中一张纸上赫然写着:我是林黛玉。

 

        当我静静读完那几页纸,往事又如昨日魅影一样,清晰地浮现我的脑海,原来,我从不曾忘记过去,过去的一切是那样的刻骨铭心,如何能忘,我一直选择逃避,却终究在凄凄秋风里追忆从前。

 

        一边回忆着,一边反复阅读在风中捡到这几页《我是林黛玉》,从文风我能判断出,确实出自黛玉手笔,她依然如此尖酸刻薄,但我想不到她竟然是如此狠毒的人。可我不恨她,我知道,要不是她穷得没法活了,以她的个性,不会沦落到要靠写如此潦草的自传挣钱,看来,生活对她确实有些太残酷。残酷吗?对不起,我竟然不由自主地笑了,可是黛玉看不到我这笑。

 

        在我认识林黛玉的时候,就视她为知己姐妹,是因为她身上的文静素雅,还有她柔若无骨的气质吸引了我。我和宝玉大婚那晚,作为好姐妹,她不但不来参加我的婚礼,而且突然消失,害得我们好找。后来两个拙劣的江湖术士寻上门,编造说她升仙了,老太太性,我是不信的,只不想伤老太太的心,我也就假装赞同她升仙了,真是可笑啊。

 

        让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在她的笔下,我竟是个心机婊。天啦,她才是真正的心机婊好嘛,良好的家教使得我从小就学会宽容待人,何尝有过心机对人。在我和黛玉交往期间,她小肚鸡肠、尖酸刻薄,还常常故作沉郁,以彰显她与众不同,我从没计较过。想她父亲不在身边,母亲早已离世,后来她父亲也死在了任上,着实是个可怜人,她却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红楼梦》之我是薛宝钗


        其实吧,我一直有种感觉,黛玉的父母是被她克死的,像她这种人,要是一心向善,或许还能有个好结局,唉,算啦,不说她的命数啦,必定曾经当她是个知己。

 

        当我看到写着宝玉在青埂峰下的小庙里出家为僧时,我差点就激动得要叫陪我加入贾府的丫头莺儿去备车,立刻去青埂峰下看个究竟,可我及时掐灭了这想法。我想啊,如果宝玉心中有我,就不会出家,他就该回来;如果他心中没我,我找他回来干嘛呢?

 

        我止住了要按捡到的这几页纸上的信息去找宝玉,随即可怜起黛玉来,她是真的嫁给了曹雪芹这个穷书生吗?还是她因为生活贫穷,胡诌故事印出来换钱?

 

         不久前,莺儿那个小蹄子,从外面买回一本卷帙浩繁的书,可以说是一本鸿篇巨著,书名为《红楼梦》,作者正是曹雪芹。

 

         落魄书生最爱写帝王将相、豪门贵族的事,以夺人眼目,也为换点微薄的生活费,这没什么可计较的。如白居易写《长恨歌》,元稹写《莺莺传》,皆是为扬名立万,而胡乱揣度。

 

        卷帙浩繁的《红楼梦》却与我以前看过的文学作品大有不同,虽也是穷书生写的,却难掩写书人的才华横溢。书中故事好似就是以我们荣宁二府为蓝本,却加入了神话脉络在其间,这也难怪,他曹雪芹还是要避讳一些的,不然别说卖书,连命都得因此丢掉。

        在我读红楼梦时,好几次泪如雨下,也惊叹著书者的文学功底,惊叹著书人细腻入微的文笔,把书中一个个人物写得如此栩栩如生,就好似他们鲜活地生活在我的隔壁。

 

        我也想过,名不见经传的曹雪芹怎么知道荣宁二府,和我们贾王薛是四家的事情。可转念又一想,这没什么奇怪,那么多丫鬟、小子曾在府里做事,配人出去以后,难免会为曾在我们这样的家里做事,而沾沾自衒,甚而添油加醋地到处嚼舌根。他曹雪芹要么是听来的,要么他就是曾经府里的奴才出去的。

 

        我薛宝钗早已心如止水,无心关心这个曹雪芹,如何能知道我们这样人家的事情,只他写的书确实让我排遣了很多寂寞与孤独,也让我本已如死灰的心,几次涌泪激荡。挺好的,我爱读书,爱读那些感人至深的情爱故事,就像看戏台上精彩绝伦的一板一眼,活着,总是要虚度的,虚度,总是得找点消遣,而我以书为伴,也只能以书为伴。

        

        在我还是女儿家时,家里不允我看情情爱爱这样乱七八糟的书,如今嫁做了贾府少奶奶,也少了很多管束。宝玉离家出走以后,贾府中人都觉得欠着我,也不好管我,正是青春年华的我,如何排遣孤寂的日子呢?唯有书。

 

        放下《我是黛玉》这几页秋风吹过高墙来到我面前的纸,心猛然明亮很多,突然发现,仔细品味从前,也有一种孤芳自赏的乐趣。

 

        回忆起从前,不知为什么,心中的酸涩总是多过快乐,可我曾以为我的从前曾是那么的快乐啊。唉,多半是因为我那个不中用的哥哥薛蟠,才让我们薛家门庭衰落,在我还小的时候,父亲看我哥哥不是个能光耀门庭的人,就很是栽培我。

 

        父亲本想着让我能像我后来的大姑子一样,入宫选秀,成为皇上的女人,好庇护家门,也好在父亲早早病逝,这样说虽然有些不孝,可必定父亲死了,也正好让我没有入那皇城里,避免做一个不得自在的深宫嫔妃,避免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的悲惨命运。

 

        因为父亲原本刻意栽培我去伺候皇宫里金銮宝殿上那个男人,使得我自小便学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遍览圣贤之书。阴差阳错,使得我逃脱那伴君如伴虎的日子,母亲在父亲病逝以后,带我来到京城,入住我姨妈家,从此多了好多姐姐妹妹来往,生命仿佛十分快意了。

 

        嬉笑打闹,结社做诗,春赏海棠,喜赞双燕穿碧柳;夏夜星空,共品桃李果实鲜;秋来菊放,温酒研墨意金黄;冬来雪飞,红袄暖炉写冰寒。姐姐妹妹们一处,好不快乐,更有宝玉那个放浪不羁的混球,不时想出一些别出心裁的乐子,使得少不更事那几年啊,日日傍花随柳,陶情适性,乐而无忧。

 

       不几年,姐姐妹妹们都大了,宝玉也忙于读书备科考,超然自逸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情窦初开,春满心怀,姐妹们也仿佛都心醉神迷于自己私情,然婚姻大事,皆由父母做主,谁也不敢放肆半分。也就在这个时候,黛玉时常与我闹绊子,几次以后,我隐隐感觉到,她是视我为情敌啊。

 

       姐妹们都与宝玉好,我也自然喜欢一表人材的宝玉,但那时我从没想过要嫁给宝玉,也没想过任何一个姐妹是我嫁给宝玉的拦路虎,更不可能把黛玉当成爱情路上的假想敌,尽管黛玉时常与我摔脸子、闹绊子,我依然当她是好姐妹,必定她已经父母双亡,是个可怜人,我这样的人不可能欺负她一个病恹恹的人。

 

        就在我舅舅王子腾升任督检点不久,母亲突然告诉我,说姨妈和姨丈有意亲上加亲,一向娇惯宝玉的老太太也十分赞同,要让我嫁给宝玉。父亲病逝以后,我哥哥又不争气,甚至有人说他有龙阳之好,母亲终日忧愁不散,我哪舍得再给母亲增添烦恼,加上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也就同意这门婚事。

 

        在母亲告知我与宝玉的婚事后,一向嘴杂的贾府,就有些流言蜚语像无孔不入的风一般到我耳里。有的说宝玉所爱之人只黛玉一人,是我心机城府深,教唆我母亲捷足先登把婚事定下。也有人说,是贾府已经失势,看我舅舅正平步青云,故而要与我做下这门亲事,好让富贵权势延绵不衰。

 

       对于说宝玉只爱黛玉的流言,我是毫不理会的,因为我深知宝玉秉性,他对黛玉的好,并非是爱情。对于说贾府是看中我舅舅的权势,我是有些思量的。那个时候,我的大表姐,也就是我后来的大姑子凤藻宫尚书贤德妃已经薨逝,宝玉父亲外任上又很不得意,凤姐因贪钱放利惹上人命官司,宁府那边又因几把扇子打死了人,加上朝廷里争斗残酷而无情,贾府那时确实处在摇摇欲坠、风雨飘摇的境况,而这个时候宝玉与我订婚,就使得本来纯洁无暇的爱情,蒙上一层不明不白的阴霾。

 

        我也曾想过,那些流言蜚语的制造者可能就是黛玉,姐姐妹妹中,就她尖酸刻薄,而且她时常很明显地表现出想嫁给宝玉。黛玉的心我能理解,她父母已经去黄泉,纵然老太太看在她母亲面子上,很是疼她,可女大总得嫁人。黛玉那个脾气,一旦被许配到别家,如果不能为夫君延绵子嗣,她必不能长久。

 

        黛玉可是从小就很有危机感,也赖她克死了父母,不得不寄人篱下。寄人篱下的人是最有危机感的,因为如此,黛玉自小就特有心机,我想,她应该是每一天都在思量着,怎么把寄人篱下的境况转换成篱下的女主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嫁给宝玉做少奶奶。当听到宝玉与我订婚以后,她的所有憧憬都如泡沫一样在风里消散,从此寸阴若岁,郁郁寡欢,使得本来病怏怏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想黛玉本是极其聪明的人,她却在自己的妄念中迷失了自己,岂不知妄念太深等于自掘坟墓。她要没有那些痴心妄想,心气别那么高,以老太太对她的偏爱,只要她略微在老太太面前稍作暗示,老太太哪能舍得她外嫁,必然让她做了宝玉二房,要如此,我和她本是好姐妹,只名声上我与她有大小之别,日子上定不会有任何委屈。她何必制造那些流言蜚语,把我的爱情与婚姻蒙上阴霾不说,于她并没有半点好处,实在是损人不利己啊。

 《红楼梦》之我是薛宝钗


 

        我想,黛玉知道宝玉离家出走以后,一定心里很痛快,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自己不好,也不想看着别人好,尽管我这个别人曾和她是知己姐妹。她写出《我是林黛玉》这样的自传体来挣钱过生活,我很是可以理解,可她把自己寄人篱下的日子描绘成她在韬光养晦,说我们贪图她父母留下的钱财,说我是个心机婊,这简直是罔顾事实、无中生有,彻彻底底的胡说八道,也由此证明,著书的文人没几个不昧良心。

 

       不是我为自己和宝玉辩解,别的已经说得差不多清清楚楚,就黛玉父母留下诸多金银一事,完全是没有的事。黛玉的孤傲薄情,估计就是遗传的她父亲,她父亲在世时,为官清廉,一心想博得清官的名声,哪里有什么钱财留下。安葬她父亲那些讲究,就把她父亲本就没留下的几个子儿花得干干净净,老太太心疼黛玉,让贾府倒贴不少。

 

       最让我可气的还不是黛玉太过美化自己,想她一定是穷疯了,借助她是贾府近亲的特殊身份,在贾府生活些年,利用人们喜欢窥探豪门私生活的癖好,胡编乱造些私密一样的生活内容换钱过日子。可她不该那样说宝玉,就算她一刻也没真正爱过宝玉,念及宝玉对她的好,也不该那样写宝玉。

 

      宝玉是很顽劣,还时常有些在情感里痴痴傻傻,但我的宝玉绝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人,他也饱读诗书与圣贤书,怎么可能被两个歪心邪意的人骗了去青埂峰下出家为僧。可宝玉确实离家出走后寻不见踪影,我曾想他可能是恐婚,或者厌烦我了,故而离家出走去找黛玉,看到黛玉写的《我是林黛玉》后,我的心结也没了,我想,宝玉可能是一时心迷,心迷总会开窍,或许那时候,他会想起回家的路,回想起他还有一个绝色贤惠的妻子薛宝钗独守空闺在等他回家。

 

        那黛玉呢?既然回想起过去,我不得不想想她时下过着怎样的生活。要是真如她的自传中那几页纸上一样,嫁给了曹雪芹,过着平淡无奇的日子,倒还是她的造化。可随之一想黛玉过去种种,她那样一个性情的人,能甘愿那样贫贱的活着吗?

 

       自莺儿让人从外面买回来《红楼梦》, 我是暗暗反复读过好多遍,尽管我知道这个著书的曹雪芹是胡写的,但我佩服他的文采,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从前从没想过。因为黛玉,我不得不想想这个曹雪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既然黛玉在自己的自传中提及曹雪芹,就算他们不是夫妻,估计也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自古文人都是多情种,我想,这个曹雪芹也定不是个例外,他能只对黛玉情有独钟吗?

 

       又想,或许是黛玉故意要气我,她写的这几页纸,根本就不是萧瑟的秋风胡乱吹到我面前,而是她在墙外扔进来,刻意让我看看,用她给自己胡编的两情惬意的快乐生活,嘲笑我落得独守空闺的下场。我想是这样,黛玉那样刻薄,这样的事她能做出来。

 

      又一想,我对找回宝玉已经顺其自然,就算他一辈子不回来,我也已经接受自己的命运,没必要在心如止水几年后,为黛玉这几页纸而又忧心起来。黛玉呢,唉,算了吧,我也不想关心她,她要真能靠写自己的故事挣点钱活着,看在从前姐妹情谊上,我又何必为难于她。

 

      研墨挥笔,我薛宝钗也写这些,叫莺儿让人印了出来,不为卖钱,只为有一天宝玉能看到,不要被黛玉和曹雪芹两个的胡编乱造而自暴自弃。如若黛玉能看到,我想,她一定能看到的,我希望她能想想我们从前一起的姐妹情谊,如若她能登门拜访,唉,算了,她必然自觉没脸的。

 

       最后,我想给宝玉说几句:宝玉,无论你身在何处,我依然爱着你,依然相信你当初娶我,是因为你爱我。谁的生命不曾迷茫呢?你迷茫了,你离家出走了,没关系,生命本就是一趟有来无回的旅程,这趟旅程对所有人都一样,唯爱情值得珍惜,我爱你宝玉。

 

       宝玉:你离家出走,如若是为了参透人世间的种种因缘,作为你的妻子,我想告诉你,亘古以来,没有任何人把人世间的事参透半点,你又何必执着。所谓出家悟道,长伴青灯古佛了残生,其实不过是那些人没有勇气活着,却又不得不活着的一个借口。你饱读诗书,心灵通达,愿你早日走出心中迷境。

 

       人人如尘,浩渺苍穹,总会再相见。

 

最后,请为我薛宝钗转发、点赞吧,谢谢您!以后再继续与大家分享。

 

本文作者:杨千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