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国际华人书画家协会副主席齐人
国际华人书画家协会副
主席齐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5,765
  • 关注人气:9,3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2015-10-15 20:30:52)
标签:

转载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风子栽培的兰花精品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瓶兰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转载]生活在当代的古人--宁风子写兰,绝了!

沐斋简介
 
    宁风云,又称风子,本名宁锐,号沐斋、畹庐、水木先生。生于辽宁海城,常居京杭两地,自谓“西溪河上的野民,皇城根下的隐者”。平素深居简出,潜心著述,力涉丹青,心与高士大儒为徒,诗文书画皆精擅,倡导新士人主义,人谓其“活在当代的古人”。
    沐斋治学涉猎经史子集等传统文化各领域,诗词文章沉郁旷达,画作清逸典雅,面貌多变,大致分兰、戏、山水和人物等,尤以兰画独创一格。畹庐滋兰三百盆,故能洞察兰之形神,其所创“格兰法”,以写意法写实,不同今古。人物画也是自家面目,活泼而饶古意。
 
近年著作有:
《书法与中国社会》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合著)'
《温文尔雅》(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
《月移花影》(金城出版社,2011年)
《月移花影》 (金城出版社,2011年)
《空色——中国传统文化意象十二品》 (中华书局,2013年)
《道德经精读》(中华书局,2013年)
《喵天使——名家笔下的猫咪》 (中国集邮总公司,2013年)
《水果甜美》(中国集邮总公司,2014年).
《兰花旨——兰画•兰话》(沐斋作品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
《勾阑醉——戏画•戏话》(沐斋作品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
《风入松——词画•词话》(沐斋作品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将出)
《云无心——禅画•禅话》(沐斋作品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年将出)
                                                       
 
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沐斋画兰三昧

                                楼含松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党委书记、书法家)
    兰花形劲挺,色素淡,香幽远,被尊为香祖,供作嘉草,由来已久。孔圣人称其“王者香”,屈大夫“滋兰之九畹”,王右军修禊于兰亭,古往今来,兰花是诗词、绘画、音乐创作的重要题材,名篇佳作指不胜屈。从画史看,宋代以来,文人画兴,梅兰竹菊“四君子”, “竹有节而啬花,梅有花而啬叶,松有叶而啬香,惟兰独并有之”(《王氏兰谱》),兰花尤为文人画家所钟爱。从书画同源而论,画兰最得书法用笔与结体之趣;从抒情写意而论,兰之清、素、廉、劲,最能体现孤怀幽抱。宋遗民郑思肖善画兰,每不画土,人询之,则曰:“地为番人夺去,汝不知耶?”这个典故,为后世文人画兰,定下了基调。在文人笔下,兰花已非独为百卉之一种,更是中国文化精神的符号象征。但大多数人对于兰花,恐怕是闻其名而未见其实,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即便是画家画兰,也很少写生,更多是逸笔草草,追求笔墨趣味。
     语云:“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沐斋宁锐爱兰十余载,他在家中滋兰逾百余本,额其画室为“畹庐”,可见念兹在兹,情有独钟。古来画家体物寄情,以致痴迷,代不乏人。米芾拜石,王冕种梅,文同“胸有成竹”,都是画坛佳话。通过直接观察、揣摩得来的理解、体悟,与照本宣科的笔墨因循不同,必然对其艺术取向和表现手法产生影响。沐斋画兰,尤以写生为能事。
      兰花品类繁多,形色各异。沐斋匠心独运,以“小写意”写兰,一花一叶皆自书法中出,又能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笔触精准洗练,钩茎点蕊,敷色晕墨,一气呵成,传神写照,天趣辏泊。自文人画成为主流以来,“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写意被奉为古典审美之圭臬,写实则被看做工匠的手艺,甚而被贬为绘事的末流。不知这是中国绘画之幸还是不幸?我以为任何一门艺术,都有内在质的规定性,还是白石老人说得好:“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沐斋画兰,可谓得其三昧。
      然宁锐本非职业画家,他本科金融,研究生治学传播,做过记者、电视策划、杂志编辑,角色多变,但心有所持。他深爱中国传统文化,研读经史,雅好诗词歌赋,兼及听琴观戏,乐此不疲。浸淫日久,加之用心用功,遂达乎融会贯通。近年来,他以国学为基,围绕中国美学意境,以诗文配画的独到体例,已经出版了几部书,深得读者喜爱。今秋,上海古籍出版社将推出“沐斋诗文书画集”,包括诗词、昆曲、禅、兰等几大系列,也同样是“诗文书画”并举,但与之前沐斋著作有所不同,视角更显“专注纯粹”。比如关于兰花这一册,可谓“兰花宝典”,围绕兰花品目、鉴赏、旨趣,融知识与感悟于一炉,娓娓道来。沐斋的文字,博雅清通,与其画作相互映发。诗画一体,意在笔先,本是传统文人画之要妙,却成为当下职业画家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软肋,恰恰也是沐斋别开生面之所在。沐斋将自己有关兰花的文字与画作萃为一编,书名《兰花旨》,盖有深意焉。
     今之人,爱兰者众。爱而能滋兰、画兰、赋兰者,其唯沐斋乎?
 
                                                              
 
 
人与花
刘恒
 
       认识沐斋之前,先读到了他的文章,继而看到了他的水墨。他行文多古意,画格亦如是。最终见到了他的人,三十来岁的书生,眉清目秀,优雅谦逊,与其笔墨种种竟极为和谐,令人惊讶。当今乃俗世,俗气当道,俗雾弥漫也!此人小小年纪,竟有这般禅心雅意,殊为难得,遂引以为知己。无奈鄙人老朽,欲知之而不知,欲深知而更不得知之,故此序不免胡言,须先在这里求谅了。
         前几日游山入林,心情大快,不由叹曰:一见树就高兴,咱们确实是猴子变的!同行者信然大笑。然而,我不喜兰花,这是怎么搞的呢?那些喜欢兰花的,又是为什么呢?无解,因为我无知。大约两年前吧,头一次踏入沐斋的住处,被二百多盆兰花惊呆了。我倚老卖老,竟然批评他生活态度懒散,不规律且不整洁不振作,似乎还说了千万不要玩物丧志一类的话,就差斥其为恋物癖了。现在,仍能记起他含笑不语的样子,却断定这谦逊的后生是在心里嘲弄着我的武断和糊涂了。他不反驳,也不解释,直到把这本《兰花旨》递到我的案头。翻开这精美的篇什,无须他来辩解,我要亲自动手,自己来打自己的嘴巴了。他是对的。他在公寓里种满了兰花,然而——他是对的。
        我相信,在所有关于兰花的书里,他的书是独一无二的一册,且是质地极为优良的一册。散文、旧体诗、行书、水墨画,哪一项都有上佳水准,配得上专业人士的明断,亦经得住外行人挑剔的眼光。最感满足的,乃至感到惊喜的,无疑是他的知音,是那些爱兰花爱艺术且爱宁静爱寂寞的人们。沐斋以及他身边的同道,未必是这个世界中的强者,却是一批有力量的人。至少,这本书便具备了让我肃然起敬的力量——如果精神力量也算一种力量的话。
       坦而言之,溺爱兰花,难免给人以弱不禁风之感。然而,错觉在此,奥妙亦在此。以愚之见,喜爱兰花的人,并非喜爱它的纤弱,而喜爱的恰是它所蕴含的力量。在知音者的眼里,这小小的花朵,必定含了无穷的境界,令养护者与观赏者一并与众不同了。最大的不同,便是脱俗。在俗世的泥污之中,兰花似乎有了超拔的力量,或者说泥足深陷的人们希望它具备这种力量,将自己从污泥浊水之中拎出来。古往今来,文人墨客们寄托于兰花的,不就是这些吗?沐斋陶醉于兰花的原因,不会有例外吧?自然,说过的和准备说的,一律都是我的揣度,请各位明鉴就是了。
        世间最大之俗,乃不静。天不静,有人一味呼风唤雨,引雷惑世;地不静,车马人兽争于途塞于道,一派乌烟瘴气;人不静,七情六欲闹于心,鸡鸣狗盗累于身,害得个个遍体鳞伤。有人说不静是常态,五千年来就不曾静过!不静便是病,五千年不静则是民族之大病。此患不除,国无宁日。志士仁人寻医问药,求静之心就没有歇过。兰花却是静的,静静地生,静静地死,无论生死都静静地吐出芳香。一代又一代,在那些善心未泯的文人心目中,这便是一味良药吧?即便治不了俗世之病,至少可以让自己优先安静下来了。无疑,兰花确乎有一种静的力量。
        世间的另一大俗,乃不净,即不洁也。身心不净不必提了,便是身外亦不净。极而言之,正因为身外不净,才导致了身心之不净。倘若天净地净、食净水净、街净宅净,人之身心焉有不净之理?有人又说了,汉民族本是洁净的,让北方游牧民族打得颠沛流离,欲净而不得净,终于以不净为常态,连便溺之随意也归罪于北方流窜的骑兵们了。兰花却是净的,至少是需要洁净之所的吧?历代文人寄情于兰花,有企求安定的意思,然而骨子里渴求的必定是洁净的生活状态,一枝叶净花洁的幽兰足以成为这种安定状态的标志,乃至成为一种幸福的象征。在国人的缺点中,最被人诟病的便是不净。不净貌似小病,实为大病也!兰花非花,或许真真就是一味药,不食则祸,食之则不仅有效而且有益。在爱兰者的固执里面,其求净之心,几乎可以称得上悲怆了。何年何月,堂堂中华民族才能被视为最讲究洁净的一群人呢?且候神州大地,家家养兰爱兰之日吧。我实在找不出更简便更可行的求净之法了。沐斋或许更为幸运一些,他手里多了一支画笔,在一幅幅整洁的画面中,他将心中之净呈现了出来,闪耀着圣洁之光。所谓求净之净,也无非如此了。与人世间的种种不洁作战,他有了优良的武器,而我们呢?惟有各自为战罢了。
        在不静与不净之外,最想摆脱的一大俗病,乃不精。做大事要事不精,做小事琐事亦不精。总之,不论难易,甚至也不论祸福,只要事情经了自己的手,皆以不精了之。粗枝大叶之病或许一时要不了命,却如牛皮癣一样,附在民族的肌体上,其痒难耐,久而久之真有令人发疯之危。精致地做事情,精致地做东西,难道真的会令人痛苦不堪吗?或者,粗枝大叶地做事情,粗枝大叶地做东西,真的能给父老兄弟姐妹们带来极大的快感吗?果真如此,就让我们永远粗枝大叶好了,让世界上拒绝粗枝大叶的异族们统统倒霉去吧!自然,此乃痴人说梦之语,真的血淋淋的事实则明摆着,一部屈辱的近代史,便是粗枝大叶及其恶果的演出史,令人惨不忍睹啊!兰花却是精的,不仅要精致地种,还要精致地养,精致地观赏,精致地吟诵,精致地描绘,真可谓无处不精。如此精致地对待一株植物,或许无以救国,亦无以疗病,却是更生与新生的起点,是灵魂之野火得以复燃的一种象征。无须追求出手便有扭转乾坤之力,只须以点点滴滴做起,誓将粗枝大叶之陋习拒于千里之外,则上上下下今今后后幸甚矣。试问,在窗口小心翼翼地养一盆兰花,还有比这更捷近的求精逐弊之道吗?
        沐斋这册书,便是解释何为精致的一个范例,所有不经意之处,皆为其耗尽心血之处。犹如粗枝大叶必遭报应,沐斋之精诚,必将在这日日进步的人世间得到美好的报答。苍天不负,渐渐拢到他四周的知音们,将越聚越多,那赞美之声则无异于天使的歌唱了。艺术之神,将以他平凡而不懈的努力为傲,而我们则乐于与他并肩求进,并将以此为荣。
          我比沐斋年长,且偶有好为人师之时,此亦为一病也。以求静、求净、求精而论,沐斋则优于我也长于我,堪称我师了。此书便是教材,此序权当作业了。读者则请自便,有愿意给师生打个分的,则不管您手紧手松、心冷心热,我都预先在这里替自己也替沐斋,深深地谢谢诸位了。鞠躬不赘。
         癸巳深秋八月廿日于牛街宅中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