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钱省
钱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443
  • 关注人气: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安民兄编的教辅书中几个导读诗稿

(2011-06-13 13:51:47)
标签:

杂谈

风从夜半开始刮起

剑男

 

 

导读  这是一首怀念故乡的诗歌。“风从夜半开始刮起,我知道天变凉了”,诗歌一开始就点明时节是秋天,接着以“一日深似一日的返乡之程还在未竣工的屋顶”点明诗歌中的主人公是一个在异乡建筑工地上的民工。怀念故乡是中国诗歌自古以来的一个主题,秋天因其落叶回归泥土也在诗人们的笔下成了一个怀乡的季节。在这样一首短诗中诗人是如何表现对故乡的怀念的呢?作者分别选取了故乡的山坡、深夜土屋中的灯光、沿途贩运木材的乡亲和堂妹等四个思念对象,这四个对象分别对应的是:故乡的美——山坡上满地的落叶和松针/在秋阳中像一床床金色的毯子;故乡夜晚的幽寂——土屋中的油灯,在夜晚的群山中像/一粒粒闪烁着的萤火虫;故乡亲人的勤劳——沿途贩运木材的/乡亲,他们在大地峻深的怀腹像一列列蚂蚁;故乡亲人在异乡的对亲人的牵挂——我的堂妹,她和一个锁匠去了江北/今夜是否也想起故乡风烛残年的母亲。这种思念非常贴切而自然地在秋天的夜晚展开,又与诗歌中的主人公民工的身份高度契合,使诗歌有一种真实而感人的力量。“一晃又是一年秋叶黄,人和事都慢慢变老了”,诗歌结尾部分和开头的急促相比显得比较缓慢,充满了对时光流逝和自身命运的感慨,就如思念的绵长,“刮在我的心上”收束有力,也和开头形成贴切而自然的照应。整首诗歌浑然天成,充满了令人感怀不已的悲悯情怀。

 

 

风从夜半开始刮起,我知道天变凉了

一日深似一日的返乡之程还在未竣工的屋顶

我想起故乡山坡上满地的落叶和松针

在秋阳中像一床床金色的毯子,我想起

深夜土屋中的油灯,在夜晚的群山中像

一粒粒闪烁着的萤火虫,我想起沿途贩运木材的

乡亲,他们在大地峻深的怀腹像一列列蚂蚁

我想起我的堂妹,她和一个锁匠去了江北

今夜是否也想起故乡风烛残年的母亲

一晃又是一年秋叶黄,人和事都慢慢变老了

而我还在异乡,看着一阵紧似一阵的秋风

从夜半开始刮起,刮向

遥远的故乡,刮在我的心上

 

——

    选自《诗刊》2009年第10

 

 

种豌豆

余笑忠

 

导读  这是一首简单的诗,但又令人回味无穷。细心的读者读罢都将会心一笑,转而深长思之。

说这是一首简单的诗,因为它似乎只叙述了这么三件事:我们用花盆种了一株豌豆给豆禾一根筷子好让它的卷须得着牵挂 这株豆禾被带到小学课堂……后又被带回来。如同一幅简笔画的简洁线条,这叙述的三条线索构成了这首诗的骨架,而血肉乃是诗人形诸笔墨的细腻情怀。这情怀和我们的故土相关,这情怀往往是我们在不经意间就忽略了的,因为它正是现代人内心最柔软处的淡淡的乡愁。

在高楼大厦的某一层,那里有被拔高的一小片土地,可以植盆景,种花草,但绝不打五谷杂粮。然而,我们幸好可以从这里回过头去看一看它们的根,同时也看一看我们的根,这等于是借此看一看我们的来历。

 

 

应该是一个人种一大片豌豆

而不是一家子种一株豌豆

但前者是我的过去

后者是我们的今天

我们用花盆种了一株豌豆

 

窗台上的豆禾已结出豆荚

它还在开花,白色的小花继续向上,还将

吐露出豆荚

给豆禾一根筷子!好让它的卷须

得着牵挂

 

这株豆禾被带到小学课堂

暂时与众多的花草为邻

荣耀之旅后又被带回来

在窗台上,在被拔高的一小片土地上

我们将会回过头去,看一看它的根

 

 

——

    选自《诗选刊》2008年第8期。

 

 

江夏初春地貌

黄斌

 

导读  这首诗通过对湖北江夏初春地貌的描写,抒发了作者对土地、家园的深厚情感。第一节,作者以照相写实一般的笔墨,从视觉所及的“最底层”开始,层层上升,以一个点的方式,完整描写了这块土地上的风景。这风景有水土,“水塘像一块小小的空白/水田有犁过后的皱褶”;有色彩,“而油菜鲜嫩的绿/ 绿得让人不想用绿这个词”;有人家,“屋子总靠着林子”,像一幅初春的风景画。

第二节是全诗的高潮。作者用这块土地上的一种植物——苞茅,把上一节描写的点,一个个串了起来。通过把苞茅比喻为弹琴的手指,和作者的空间感受,从“赤壁到郑店”,表达了春天来临的力量,“像用加速度弹奏了一百多公里”,抒发了作者的欢乐和喜悦之情。

 

最底层是畈里的水稻土或者水塘和湖汊

水塘像一块小小的空白  水田有犁过后的皱褶

上一级土台阶  是菜地

红菜薹开着一片黄花  绿油菜也开着一片黄花

而油菜鲜嫩的绿  绿得让人不想用绿这个词

再上一级土台阶  是墓碑  竹林和树林

沿丘陵和江夏的天空形成锐角

总有红土贯穿其间  像醉酒的乡亲

从下到上  很多台阶又生出台阶  柔软湿润如女人的腰臀

屋子总靠着林子  有青砖屋  红砖屋或者水泥墙屋

房前屋后撑着一个看卫星电视的铁灶

 

而从赤壁到郑店  每一个台阶上几乎都伸出成片的苞茅

它们伸长枯黄而密集的手指

像用加速度弹奏了一百多公里

像春天来临的力量奔跑了一百多公里

 

——

①选自《黄斌诗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14月版。

 

 

 

刘洁岷

 

导读  是与翅膀最密切相关联的动作。透过飞行的轨迹观察山中的景色,我们发觉,山景与我们的心情都在一种优美的旋律之中,并且,已经脱离了它原本必须的翅膀,成了融会自然、生命乃至超越人类自我的纯粹美的符号!这首诗的意味在语言符号的上空自由地飞翔。穿越诗的语言丛林,我们能获得一种真正飞翔的感觉,它让浮躁的心灵归于沉静,让混沌、沉滞的俗世一步步远遁,让遥不可及的诗性在语言中梦幻般地莅临。

 

 

飞的感觉从歪歪斜斜开始,而后是一些轻盈盈的东西

陆陆续续地向深深的山洼聚集

 

肥胖的锦鸡没入更深的长草,那山体,那些紫丁香和苜蓿,那些人

都是歪歪斜斜的(包括尾巴,包括奇形怪状的房子)

一只蛱蝶从清冽而宽阔的溪流上(中间不停)飞来

而后是山色,那青灰到金黄再到深褐的细微变化的那种飞

 

如果是一片秋叶就会越升越高,如果是短耳野兔

就会飞入土中,再作为飞狐从一本打猎的书中一飞而过

 

要么就是在手机之间飞来飞去(有雨的气味)的燕子,还有纯水中的蝌蚪

蘑菇云后第一次爬行的蚂蚁,或者,那将人类遗嘱谱上旋律的动作

 

——

选自《刘洁岷诗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74月版:104页。

 

 

 歌者

 

钱省

 

导读  此诗之歌者具有古典英雄主义气质,远不是世俗、娱乐化的歌手歌星(他们往往是物欲化世界的象征与合谋),而是精神圣者的象征。在月下也苍白着,有着虚弱和软弱的一面,因为,恶行每每得逞,们需要在歌者的言辞与形象中吸取精神的依托与力量。然而,在诗的第二节中,与歌者的地位在不经意间暗暗发生了偏转,因为歌者与我同样面临着考验——时代的精神状况的贫乏是如此昭然,那种亟待激发的拒绝与抗争的斗志是那么迫在眉睫。此诗节奏舒缓低沉,气息辽阔,在辩驳的语势下洋溢着古典的理想主义况味。

 

 

前行的歌者,你的背影宽阔

言辞庄严而低沉

你是不是象我现在的样子

在苍白的月下

坚持着,一意孤行

你是不是也能预见这样一个时代

一旦恶行出手,扔一块石头

就能打中一个人的头颅

一些高雅的事物

诸如诗歌和爱情

已变得软弱无力

 

我熟悉的歌者

你能不能拿出我拒绝的勇气

再写你最著名的诗行?

 

——

①选自《象形》,长江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