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钱省
钱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443
  • 关注人气: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坐在田野里写诗(钱省)

(2011-04-18 21:01:46)

 

 

                                   坐在田野里写诗

                                                            钱省

 

    在桃源,一位随行的当地诗人,曾随手指着某个镇子说:在这里、那里,都可以找到一些热爱写诗的人。

    当下诗坛有一种现象,在许多“精英”行家们认为诗已经被边缘化、小众化的时候,而网络上却蜂拥出许多原发性写作的年轻诗人,我觉得这种现象值得思考和关注。他(她)们的作品可能稚嫩、不成熟,但也可能预示着一种诗的发展可能性方向。

    清荷玲子就是一位从网络写作中脱颖而出的诗人。她是一个“临屏写作”者,也是一位年轻的、诗龄不长的诗人。但,就在这不长的几年里,她饱含热情写下了几千首诗,而且还出了两部诗(散文诗)集,她的这份对诗的狂热,也足以让我感到钦佩与惊讶。一方面我对临屏写作这样一种写作方式保留一定的疑问,但同时也不可否认,她的诗的确表现出了一种很强烈的内心冲动和自我表现色彩。

    清荷玲子的诗具有明显的“草根”性质,这与诗坛流行的诗风大为不同。特别是与那些来自学院的、先锋的、高智性、语言游戏式的诗大为不同,她的诗风来自她内心与传统抒情诗的猛烈碰撞。它发自内心,没有明显的诗学和文体的师承,但正是这种原发性的写作欲望,让她的诗展现出了一定的个性、舒展与自由,在这个时代这弥足珍贵。“坐在田野里写诗,诗是田野的花朵。”或者“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但这个世界拥有我,我像飞蛾孤独,渺小,卑微。”这样的写作姿态,让我感受到写诗的最基本的意义和精神所在。

    清荷玲子有一首很唯美、很梦幻、很奇特的散文诗:“豆娘王国里的爱情乐章”。读这首散文诗,让我们走进她幻想中的那个沉迷世界。在那里,大自然拉开了它神秘的幕布,每一株植物,每一处景致都在展开它自己的舞姿。人也不再是那个强势、峥嵘、统治世界的人,她和他在那里变成了两只蜻蜒,一个叫豆娘,一个叫碧伟蜒,她们为爱而生,为爱而快乐、忧伤,为爱而死,也为爱而重生。在那个醇美得仿佛置身爱情神话王国里的人的情感、植物的情感、动物的情感,在那里产生交集,它们平等、和谐、共生。是呵!人在自然面前有什么好骄傲的呢?统治世界的理想不过是贪婪与掘取的借口,我们现代人的心里还容得下多少爱和仁慈呢?玲子让我们人在诗中变成蜻蜒,多少也让我感受到了她的无奈、有爱不得的那份忧郁,同时也感受到了她的执着、苦苦追寻的那份奇思。

    当然,读淸荷玲子的诗,她的那种喷发式的、浓烈的写作欲望,让我也隐隐感到几丝担忧:一个是,她的诗因临屏写作有时也让人产生过于匆忙的感觉,取材有些单一,行文也有些不甚凝练,在她的奇思与幻想背后有时也缺乏一些沉厚的东西。再就是,她的诗也由于沉迷于过于内向的浪漫与幻美,也减弱了她的诗对当下现实的观照。这些是玲子需在今后写作中需要不断思考和加强的。

    “哦,是时间在用薄薄的刀片,将这些事物轻轻刮去,让河流膨胀到月亮之上”,这是清荷玲子优美的诗句。她未来的路还很长,以她的勤奋与不懈,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期待她能写出更好的诗篇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