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独钓寒江雪

(2018-08-06 08:16:48)
分类: 经典重读·《唐诗三百》
独钓寒江雪

  他的诗外表裹着烟火气,实则里面蕴含着十足的禅意,并且这字里行间溢出的禅意是自然而然地流淌而出,没有人为造境的刻痕,也觉不出造意的良苦用心。他的诗初读时是布衣浅茶的味道,像个学养深厚的老师在那儿长一句短一句。再读的时候,深层的立意和奥妙就浮出水面。他的诗自有别调,如果用一种景象来描述这种别调的意境,应是泠泠的深涧之水,幽幽的岸旁芷兰。

纵然他的诗里也有对失意人生的慨叹和仕途之中的不得已,但于失意与不得已之外,读者能捕获到一种安然不动的内心,这便是读他的诗得到的最大收获。他是柳宗元柳子厚。

一、一边拢着烟火,一边生着孤高

一说柳宗元自然另人想到“王孟韦柳”。

如果说王维的诗佛性十足,韦应物的诗禅韵有加,孟浩然的诗烟火至真,柳宗元的诗则在一种临界点,朝前一步可触梵音,后退一步便是烟火,他就是这样,在不知觉中一边拢着烟火在诗里毫不做作地希望在朝旧交,能够一为援手相助于被贬荒蛮之地的他,一边又在字词里刻下了骨子里孤高的痕迹。

那是一个秋日的下午,他与浩初上人一同看山。二度遭贬虽愤闷,却依然想着有朝一日能施展他的一腔抱负。其实,他多舛的命途与他的朋友圈密不可分,“二王八司马”事件,于他不只是一生沉浮的引子,更是触痛动了那个病王朝沉疾旧疴。治沉疴往往如此,要么药到病除,要么与病同亡。

于是,他在被摇摇欲坠的朝局的挤兑下,想借佛的“化身”一说,跳出一种局囿,从而卸去周身无形的束缚,自由而清爽地悠游于一种清明。

“若为化作身千亿,散向峰头望故乡。”是他于无望中发出的一丝渴望吧,虽“自放山泽间”,却依旧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他爱这朴素的人间,铭记着柳氏一族的门楣之风,纵然诗句能够跳离三界,这具肉身却披挂着布衣和人间烟火,“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便成了他隔山隔海的归属支撑。

二、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

“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是柳宗元被一贬再贬的真实写照。

别离诗大多笼罩着依依不舍之情,那个远山远水的时代,一别经年后,谁都不知道再见是什么时候。柳宗元这首送别诗写得苍茫遒劲,境象阔远。

“零落残魂倍黯然,双垂别泪越江边。”起句常常,着“倍黯然”,为下文埋伏了不同寻常的情境。

“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颔联便读出不同气象。字面实写,而“一身”、“六千”、“万死”、“十二年”这些实写的数字里,却隐隐透着柳宗元的愤慨,时局可以戏人于无常,但他那坚硬的骨头却是历史的尘烟所不能湮灭的,既然仕途不得,不如让它在诗歌里活。

“桂岭瘴来云似墨,洞庭春尽水如天。欲知此后相思梦,长在荆门郢树烟。”“我”与“弟”别,各此一方,未知洞庭是不是“你”的福祉,而桂岭一定是“我”不尽劫数中的一个,这该是这句的力道之处吧。

想来辞别之前的春夜,兄弟两人拥灯剪烛,道尽人世沧桑,柳宗元在江边望着远去小船,唯愿梦魂能在荆门烟树里与兄弟相聚。

三、司马愁思几茫茫

柳宗元性情中有着极为温暖的一面。
《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一诗,是他二度遭贬后初到柳州赴任时所作。

在经过多次波折后,他的诗风也发生了变化,较之原来更为大气而悲悯。困顿与颠簸渐渐沥去了他锋芒的意气,转而在宦海的沉浮里用诗词使自己悟得无上的清幽之境。

在他登上柳州城楼放目远眺寄情于漳、汀、封、连四州的刺史的时候,那几个和他一同遭贬于大荒之地的朋友,也会在一个时刻如他一样极目远眺吧。纵使芙蓉出水无碍于风,怎奈惊风乱飐,纵使薜荔覆墙无意于雨,偏有密雨斜侵,即便是用远庙堂来折辱他,他依旧不肯交出他那一把清骨,只这一腔愁绪,终因“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而无法送达,虽不能送达,但那回应,一定未曾疏迟。

四、江雪一渔翁

最后,要说说《江雪》和《渔翁》,这两首是柳宗元的代表作。
两首皆为仄韵,两首所绘之境都幽僻,甚至冷清,不带一点烟火气。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历朝历代对这首小诗之评如过江之鲫,无不赞叹,踩着先贤的肩膀,一路读下来,即便评说的再妥帖,还是读原诗最有味道。诗的焦点在渔翁,在众多笔墨的铺排下,渔翁在孤寂而清冷的情境下出场,隐隐透出道家无为的哲学观。

读这首诗会想起王维的的《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这首透出的是佛家的“万法皆空”的哲学观,同样都是在营造一个空寂之境,柳宗元的清凛,王维的悠然,这与他们的境遇有关,与才学无关。

而《渔翁》一首,柳宗元让那独来独往的渔翁从旷寂的寒雪之境来到青山绿水处,但无论是《江雪》,还是《渔翁》,都是他在被放逐之后想着遁隐于江湖一隅,却终归有着那么一丝的不甘心,所以,张志和的那首《渔歌子》里的渔翁浮出水面,那才是真正的隐者。


附:柳宗元读得快是因为一个机缘。周末去图书馆,在一侧书架旁坐下来的时候,随手抽到的一本书竟是山东大学一个教授所著的《柳宗元》(忘记作者姓名),翻看之后,颇有受益。此为一记。另在读《渔翁》诗时,知道此诗最后两句竟引起数百年的争执,皆因苏东坡一句“虽不必亦可”,有趣儿,我也同意苏东坡所言。

柳宗元秉赋聪颖,又善学谦逊,与刘禹锡性格简直是两个对面,但两人是生死至交,两人之间有许多唱和诗,也有许多感人故事,可惜他于46岁就去世了,孩子分散在各处被寄养,大儿子被刘禹锡收养并成才,去世后,刘禹锡保存整理他的诗集,他的另外一位朋友韩愈给柳宗元写墓志铭,其中一句说:“士穷乃见节义,闻子厚之风,亦可以少愧亦。”可见,柳宗元的人格魅力是可以想见的。

又附:手头这本《唐诗三百首》是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发行,此版收录柳宗元诗5首,分别是《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别舍弟宗一》、《江雪》、《渔翁》。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