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万米的想念

(2017-07-17 07:22:01)
分类: 我自倾杯·随笔
一万米的想念



在万米的高空想念,像一朵花孤独地开,浩荡又缱绻。
王菲在《天空》里唱着:“天空划着长长的思念,你的天空,可有悬着想的云?”此刻,我正靠着舷窗,看一朵一朵游移的云,踩着干净的蓝,逆流而上。

而我无法聚焦于哪一朵,因为眼到之处的每一朵,都是他在我们离去之后,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的沙发上发呆的神情。

提背包,唤孩子,掩房门的那一刻,还是感觉有某种东西落在房间的某个角落。孩子早在电梯间里催着,楼道里那只泰迪,从我去一直表现得非常友好,每逢上下楼,它总是摇着它短短的尾巴,然后用一双清亮单纯的眼睛巴巴地望着我,后悔竟没喂过它一次。入夜的时候,它若有叫声,孩子就会说,我老爸回来了,然后跑着去开门。

飞机偶尔颠簸,有云擦过机身,退行的山脉和河流,在航班所过的轨迹两端,抽出许多小小的意念骨朵,想来,那些骨朵,会在光阴的深处,开成浩海,一朵就是一个念想,朵朵次第开放,又依次凋零,开时,有如长短句,谢时,香艳摞骨,让那些善于捕捉的笔锋流露出最真实的情感,只这样想一想,便觉得收获到了人生不可言喻的某种妙境。

纵然预设的部分会有小的差池,纵然我们隔着不尽的春夏秋冬,纵然光芒在不知不觉中搬走了岁月,我只知此刻的我,拥有着无比柔软和感恩的内心。

这些悬着想的云,是悬在天池满满的爱。
这天池里满满的爱,是深陷在人间山水的前世。
这山水的前世里,有一罅隙,是我们或曾擦肩,或曾回望的缩影吧。

雪小禅说:“真实的爱,一定踏实、肯定,一定是只有自己和他知道,它有多芬芳,就有多隐秘。”没人会在真爱里装睡,装睡的,一定不是真爱。

想起梵高的《星空》。
貌似他的星空里没有悬着想的云。
云被蓝色的漩涡吞没,被火舌般的丝柏摇落,那么蓝的星空,那么深的绝望,泥足深陷的何止于他自己,整个世界都被旋进忧郁。这在意料之中,因为那支画笔,生就惊艳,说倾人家国有些夸张,但足以倾覆一众。

细想,在幻维技术下涌动的《星空》画面,原是有云的。细碎的云片被糅杂在蓝色的幕布里,就像他支离破碎的想念。好在地平线上的村庄让人踏实,好在他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虽然窗外是巨大而无形的忧郁,但那点点的星光和云隙,分明饱含了宽囿自己,慈悲他人的张力。

而现在是晴空万里,我在云之上,没有蓝色的漩涡,没有粗滞的笔触,我将视野静默地依附于舷窗之外,看白色的云变幻着各种形态,可我分明听见内心马蹄声声,原是我准允一匹烈马狂奔于体内,一边默许它踏碎我的堤坝,一边鼓动它扬翻加筑的栅栏。

他永不知这一万米之外,雪藏了一个怎样的想念维度,恰如他不知道那些出其不意的情节,其实早在脑子里蛰伏了冬冬夏夏。而真正让人始料不及的,永远是自己对于自己的惊讶。在这纯净的高空里,任何一种想念都是浓墨重彩的,任何一种对思维的挥霍都是恣意汪洋的,由着假想和时空混为一谈,让内心的丰盈和即将老去的容颜握手言和,或者,至此以后,便是完美的结局。

一万米有多高呢?
很高。
高的见不到他,高的只能筑梦,高的他说起他的白发时,陡然觉得,我的鬓间也生出许多白发。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