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商业文化
商业文化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7,177
  • 关注人气:1,4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琴市场   琴鸣却与谁人听

(2010-03-19 15:37:29)
标签:

古琴

瑶琴

一琴

文一

王鹏

中国

杂谈

分类: 封面话题

文/孙玲

摘   要:古琴是中国最具民族精神和审美情趣的传统乐器,古琴市场则因为这种特殊的乐器自身的种种特质,有着不同于其他市场的特色。市场中的从业者不仅需要拥有精准的定位、整合为数不多的资源,还要在探索中寻找商业利益与精神操守之间的融合点。

古琴,为中国古代文人四雅“琴棋书画”之首,堪称古乐器之王。在近3000年的历史进程中,一直是中国文人修身养性的工具,因而成为中国最具民族精神和审美情趣的传统乐器。

2003年11月7日,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2008年8月8日的奥运会开幕式上,中国历史的神奇画卷就在古琴的演奏声中徐徐展开。这两个事件——特别是后者——为古琴文化在今天的传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古琴火了,古琴的市场也一定会很火——在许多人眼中,如同其他商业现象一般,这二者之间是可以划等号的。而在那次体育盛会上的几分钟展示,更像是一次以全世界观众为受众的宣传广告,被认为是为古琴市场注入的一针强心剂。

然而,与其他市场有着巨大不同的是,古琴市场受到古琴自身种种特点的限制,尽管与此前相比有一定的升温,但至少在目前,仍然只能算是不温不火。

其特殊的精神内涵使其传统的追随者认为抚琴是文人雅士的专利,希望能保持她的阳春白雪,对他们心目中的种种“媚俗”之举甚是鄙夷。不同于古筝等传统器乐的轻表现、重自赏的特质,也让古琴在传统乐器中显得有些“孤独”。另外,古琴对材质与工艺的较高的要求,使得这种乐器的价格,即便是入门级的练习琴也比其他同等档次的中式乐器昂贵。再就是,从学习难度上来说,尽管易学难精是所有乐器的共同特点,该特点在古琴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仅仅打算对乐器浅尝辄止的人也会因此望而却步。

特殊的客户等因素决定了古琴市场的特殊性。时至今日,尽管古琴的知晓者早已甚众,古琴的市场却一直是一个小众市场。也因为如此,销售、培训、以琴会友,这样三个看似相对独立的市场现象与文化现象,被古琴市场的许多从业者合而为一。他们敏感地抓住了这个特殊的潜在客户群买琴、学琴和寻觅琴友的种种需求,通过整合各种资源为这些人提供了“三位一体”的“一条龙”服务。

能在这个市场中较为稳健地立足的,几乎都汇聚了这个原本就不大的市场中的为数不多的优质资源,且各有所长。他们因找到了商业利益与精神操守之间的融合点,而生存下来;他们因形成了自己明确的定位与鲜明的特色,而在业界内外拥有了良好的口碑,并俨然成为特殊的精神领袖。

钧天古琴铭王鹏

悠远的古琴响起,安静中透着大气,袅袅琴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作为中国古典文化的一个重要元素,古琴等道具的出现,让北京奥运充分彰显了中国文化的魅力。而这张太古遗音师旷式古琴,更是让全世界都知道了一位斫琴师的名字——王鹏。

奥运盛会上的这次聚焦不是一种偶然,而是一种天道酬勤。自小就喜欢音乐的王鹏,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乐器专业。被分配到北京民族乐器厂后,出于对古琴的特殊喜爱,王鹏把所有的心思,都倾注在古琴上。经过多年的磨砺之后,王鹏的制琴技艺早已出神入化,成为国内赫赫有名的斫琴大师。除了2008年的奥运会之外,2006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维也纳金色大厅的音乐会、中国的音乐晚会用的古琴都是他制作的,去年热播的电影《赤壁》中的主题曲音乐也是用王鹏制作的古琴演奏的,影片中周瑜、诸葛亮弹奏的古琴也出自王鹏之手。

从2008年起,王鹏的名字成了一个广为人知的古琴界的“品牌”;但实际上,早在2006年,他所创立的古琴品牌“钧天坊”就已经在国家商标局正式注册了,这个商标也已成为他制作古琴的工厂的名称。2007年8月,前身为始建于2000年北京市大兴区的“钧天坊古琴工作室”迁入新址大兴区魏善庄前苑上村,并更名为“北京钧天坊古琴技术研发中心”,占地面积10000平方米,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在这个博物馆式的工厂中,王鹏立志在此遵循传统,孜孜以求,精心打造传世之作。

在海淀区苏州街这个中关村核心地带,王鹏和黄文懿共同开办的文一琴舍,是王氏“钧天坊”古琴的直销店。近年来,王鹏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制琴方面,主要由黄文懿主持的闻一琴舍则将侧重点放在了培训与售琴方面。这个闹中取静的琴馆装修古朴、环境典雅,集中展示了王鹏的古琴制作艺术和他近年来的作品,是王鹏古琴直接面向广大古琴爱好者的一个窗口。除直接为古琴爱好者提供各种式样及档次的古琴之外,还可以根据个人爱好定制由王鹏亲自制作的收藏琴。

文一琴舍之名是馆主黄文懿的老师、中国音乐学院的吴文光教授起的,“文一”二字既是“文懿”的谐音,同时,“文”代表着古琴所归属的人文、文化、文章、文风、文艺、文采、文静、文雅,“一”这个最简单也最复杂的数字则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法归一的中国哲学的浓缩。

在黄文懿看来,由于古琴是一种传统手工艺,目前的古琴制造并没有一个行业标准。除了古代流传下来的长、宽、式样等少量的硬指标之外,每个制琴师都可以仿照古人留下的古琴去制琴,并且可以加入自己的理解。每个人做的琴都不一样,都会有细微的差别,很难说谁做的琴是最标准的。有比较就有鉴别,尽管没有统一的标准,但与普通的古琴放在一起相比较,就可以看出“钧天坊”的琴工艺更为精湛。从工艺、到声音、到使用,无论是用判断琴的优劣的哪一种指标来衡量,这些琴都可称得上是其中的精品。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南方的木头如果没有经过彻底的干燥处理,拿到北方后制成的古琴几乎都会开裂,但“钧天坊”的琴就能够做到不开裂,制琴时的用心可见一斑。

除了质量本身过硬之外,“钧天坊”的琴还是终身保修的。卖出之后,无论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拿回来修理。对于每一个琴人来讲,这样的售后服务都可以让他们免去后顾之忧。

流传至今的古琴样式共有51种,但现代人比较喜爱的、使用且购买得较多的只有其中的仲尼式、神农式、伏羲式、落霞式、连珠式等十几种。由于古琴代表的是人的欣赏取向,有些人喜欢复杂一点的琴,蕉叶式、落霞式等样式受到他们的青睐;但更多的人喜欢比较简洁的,仲尼式、神农式等样式简洁的琴在市场上更受欢迎。

尽管文一琴舍销售王鹏的琴,但在馆主黄文懿心中,“从来没有把这个东西作为盈利或者说经营”,“没有想到要用市场的手段去大力推广”,“还是在推广这个文化”。“了解古琴和买琴的人毕竟是比较少的,我们不是像别人似的开店,我们就是一个像会所这样的地方。如果有买琴的,他们都会跟我们联系。同时,我们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宣传这种文化。”

先后师从余清欣、龚一、吴文光等古琴名家的黄文懿在古琴方面已颇有造诣,但古琴对学生时代的她来讲只是一个业余的爱好。那时的她学的是建筑与EMBA管理,从建筑与管理到古琴,能实现这样巨大的跨度,将业余爱好变为职业,是因为她一直有一个梦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古琴、喜爱古琴艺术,从而热爱传统文化,热爱孕育这种文化的神奇的土地。“只有琴才能够称得上琴学、琴道,没有任何一样乐器能够称得上道,或者说是一种学问。我们的学生不仅仅是学习古琴,还学习琴曲背后的中国传统文化,这就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了。”

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黄文懿定期邀请著名古琴大师进行专题讲座和举办各种形式的学习班,还常举办琴人雅集和小型音乐会。平时周末的活动一般能有十几个人参加,而遇到大型的讲座活动时,人数就会剧增,有一次甚至来了一百多个人。

让黄文懿感到欣慰的是,这个琴舍“是当代中国文人或者说是知识分子的一个精神的港湾”,来这里学琴的人无论是从事哪种行业的,个人的文化层次都很高。

如今,在北京提到古琴,很多人都会想到文一琴舍。同时,在全国各地,也有不少这方面的爱好者。但黄文懿目前并没有在其他城市开设琴舍的计划:“因为我觉得现在古琴的推广已经很普及了,现在很多省对古琴传播都非常重视,我们没有刻意去做这个市场。只要你开店,别人肯定会认为你是为了钱或者是为了什么,而我觉得,我是在这个当中寻找快乐,在生活的同时快乐地生存。”说到这里,黄文懿笑了笑:“我们的学生都非常可爱。”

欲将心事付瑶琴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岳飞名句中的“瑶琴”这种用玉装饰的琴,是古琴的别称。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的典故,一向被古人视为得遇

知音的理想。古往今来,世人常常慨叹知音难觅。在时代与环境已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今天,固守着古老的精神家园的古琴爱好者也多有此叹。

餐饮与古琴,是两种看似完全属于不同领域的事物。然而,今人当中的古琴爱好者想要寻觅每天都能听到古琴的地方时,不少人想到的却是一家餐厅。这就是一年多以前刚刚诞生的一家名为“瑶琴”的主题文化餐厅,餐饮与古琴在其中找到了一个十分特殊的结合点。

早在十余年前,“瑶琴”餐厅的创建者韩冬晖就已在IT界打拼了。当年,经常在外面吃饭的他有时会感慨,很少能找到菜品、服务、环境等各个方面都让他觉得不错的餐厅。有此感触的不仅是他一个人,一个很普遍的现实是,在经济状况越来越好的时候,吃的因素会被弱化,环境、服务等方面的因素则上升到了比菜品更为重要的位置。

因此,当他想转行做餐厅时,并不想做一个纯粹的餐厅,而是打算构建一个环境、搭建一个平台,并打算在环境中装载一些跟中国文化相关的东西。中国

文化博大精深,在选择将哪个点装入其中时,他想到了自己六年前第一次听到的古琴曲。那支由著名古琴演奏家龚一演奏的曲子,让他明白了书中所说的“抚”琴的意义,并从此与古琴结下不解之缘,先后结识了王鹏、金蔚、赵家珍等古琴圈中的名家。最终将古琴选作这个点,既是因为古琴还不是很普及,能给人以新鲜感;同时,也因为这个环境可以促使更多的人了解古琴。

这是一次没有先例的尝试,也因为尝试而不断在摸索。从开业时许多事情都与预想有“相当大”的落差,到如今客流量已经基本达到了一种增之则多、减之则少的比较适合的状况,“瑶琴”在客群定位、菜品设置、店内陈设甚至店名招牌等方面都在不断地进行着调整。

北大的一个国际MBA班曾经就“瑶琴”的客户构成情况做过专门的调查。调查结果是,来这里的客人首先以文化圈内的人偏多,包括影视、音乐等在内的人们通常说的文化产业的从事者占的比例比较大;再就是IT的从业者比较多,这一点与韩冬晖在IT圈子里待过十多年不无关系。

从方方面面的反馈来看,顾客对环境的关注与赞誉超过了本应被食客极为关注的菜品。作为以古琴为主题的特色餐厅,古琴的元素从大门就已开始展示了。在独木搭成的门梁下,古色古香的门板上刻有从故宫所藏的古琴谱中摘录的琴曲《远落平沙》。门内的一幅鸿鹄展翅的壁画,是对门外这首琴曲的意境展示。二层的入口处是一座按传统规格搭建的青砖影壁,正面砖雕为“竹林七贤”,画面的中心有阮籍抚琴的形象。绕过影壁,大厅右侧的中央是一个舞台,竹简式的背板上刻有从古籍中摘录的关于古琴的论述,并悬挂着数张王鹏制作的古琴。舞台中央是一张古色古香的琴桌,上面摆放着一张年代久远的古琴。顾客用餐时,可以看到专人在纱幔围起的舞台上抚琴。除此之外,“瑶琴”还会时不时地增添一些与整体风格保持一致的新物件,让很多老顾客也能常感到一些新意。

除了在这些背景陈设上下过一番功夫之外,韩冬晖坦言,在“瑶琴”刚开业的时候,把心思更多地花在了怎样生存下去这样一个最核心的问题上,在琴的方面没有做太多的工作。尽管每天都有古琴表演,也做过几次活动——其中包括一些大型的完全开放的演出,但韩冬晖对此并不满足。

这种席间的古琴表演更像一种伴宴,既难以让顾客对古琴有更深入的了解,也遭到了圈内的一些人“高雅艺术庸俗化”的诟病。尽管古琴并不是种喧闹的乐器,不会对正常的吃饭谈事形成很大的干扰,也从来没有碰到客人对这种乐器表示不满的情况,但韩冬晖还是在考虑该如何做得更好。

从去年6月起,“瑶琴”在古琴的推广普及方式上,有了不小的调整。不仅成立了古琴大师赵家珍领衔授课的古琴培训班,并且现在已经能够做到每周固定的时间都有免费的雅集,作为古琴的展示与交流的平台。

“瑶琴”曾举办过一次赵家珍与其学生时寒冰合作的音乐会。一个是当今国内的顶级演奏名家,另一个是在古琴方面新手上路的财经界知名人士,这对于台下的观众判断自己究竟能学到怎样的程度有着很好的示范作用。

从这些措施的实际效果看,来到“瑶琴”的顾客中,有因为来这里而知道古琴的,有因此而对古琴感兴趣的,也有来到这里之后知道这里可以学琴并在这里参加培训的。与餐厅的客户群相一致的是,来这里学琴的都是成年人,他们大多把学琴作为一种业余爱好,更多的是在享受一个过程。

在最初的课程设置中,一个班都要持续半年,后来由于感觉时间过长,缩短到了三个月。作为初学者,一期大班结束时,就可以弹《阳关三叠》等一些比较简单的曲子了。如果是小班,进度还能更快一些。在这个培训班,包括琴和琴桌在内的学琴用具都是王鹏无偿提供的。王鹏的琴质量如何,这些学员都眼见为实。因此,开班以来的半年中,六七十个学员里大约有百分之三十的人通过这里买了王鹏的琴。

当被问及这种“餐饮+古琴”的特殊模式是否可能被竞争对手效仿时,韩冬晖表示:倘若对古琴有着真正的热爱,希望为推动这个东西做一点事情,倒并非不可能,就像他开办“瑶琴”餐厅这样,更多的是在考虑去做一些推广普及的工作,比较少地把古琴跟利益挂钩,因为真的将其作为一种文化来推广的话,利益的因素就会被弱化。但仅对古琴而言,想靠古琴挣钱则是个不现实的问题。假如一个事物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一定会有人去模仿,然而,通过古琴这个噱头让餐厅的生意更好,这个概率是很低的。因为古琴是很小众的,即便是对古琴感兴趣的人,也有很多不会去买很贵的琴或是参加名家的培训,用这种小众的东西让核心生意获得更大的利益,显然是件不容易的事。

聚贤雅集总关情

无论是文一琴舍,还是“瑶琴”,都会定期或不定期地举办雅集活动。从字面看,所谓雅集,就是风雅之集会,指的是一种文人雅士的聚会。最有名的雅集是西园雅集,元祐元年,苏轼兄弟、黄庭坚、米芾、蔡襄等十六学士,在驸马王诜的西园里聚会。此次雅集留下了李公麟所绘的《西园雅集图》和米芾撰写的《西园雅集图记》,被后人视为雅集的一种典范。

从性质来看,雅集这种聚会活动本身似乎与市场二字之间关系甚远。然而,今天的一些专为古琴而举办的雅集,却与古琴市场中的销售及培训有着一种互促的关系。

古琴的特质决定了喜爱古琴者大多文化层次较高,购买古琴并在不断修习琴艺的他们,有通过雅集以琴会友的愿望与需求;而物以类聚的雅集则能吸引更多的同道中人加入古琴的学习者与购买者的行列。可见,雅集的举办首先需要两大要素,一是与之相匹配的环境,二是有此偏好的风雅之人。其中的前者是举办雅集的基础。而这样的场所,同样适宜作为普及古琴的场所。因此,一些具备此类条件的、文化底蕴深厚的场所,其经营者也成为古琴市场中的一个特殊的组成部分,他们往往在举办雅集以琴会友的同时,用培训等方式来凝聚并壮大这个队伍。嘉和信会馆是举办雅集的会所之一。它地处历史悠久的马连道,经营面积1000平方米,将收藏文化与现代休闲文化和商业文化融为一体,是集私人休闲、文化展览、鉴赏培训、艺术研讨等多种功能于一身的高档文化沙龙,以考究的装修、完善的设施、齐全的功能和贴心的服务在熙攘的都市中为精英人士营构了一座静谧恬适的文化精舍,打造了一叶寄情山水的心灵扁舟。既是放松娱乐的理想之地,也是聚亲会友的上佳场所,更是商务休闲的多功能俱乐部。馆内有收藏玉雕的展厅国玉堂,有典藏紫檀家具的鸿古斋,有达到专业演播标准的多种功能厅,还有刚刚举办过引起业界关注的大明青花瓷器展的展览厅,这种设施完备、古韵悠然的场所甚是适宜品茗赏玉会友听琴。

今人中的名人高士,大多或谋闻达于仕途,或求显赫于商场。常日里,总需殚精竭虑、谨慎行事,不敢稍有怠慢闪失。这些人需要一个让终日奔波劳顿的身心得以放松的精神家园,一种可做寄托的放松方式。但他们往往又因为过于繁忙劳碌,难以通过频繁练习达到精于此道的地步。短期速成即可抚琴会友,成为他们的一大需求。

针对这种需求,嘉和信会馆面向这个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希望在短期内即可抚琴低吟的群体,设置了丰富的课程。可以从零开始教授,并按每位学员的具体要求进行课程设置。会馆聘请的师资团队拥有专业的教学背景和多年的行业经验,已成功开办了古筝的启蒙班与专业班,学员都反映收获颇丰。2010年元旦期间,嘉和信会馆与潇湘琴馆联合举办了“迎新雅集”活动。此后,会馆的古琴课程也即将开办。

据赵汝珍的《古玩指南》记载,旧时的北京只有琉璃厂海王村公园内之蕉叶山房出售古琴,而且因为主人知音,以前的中国古琴家都托他购买名琴,久而久之,“凡知音者无不与之熟识”,“而中国名琴率出其门”。

今天的古琴市场,尽管早已时过境迁,在市场中的一些领跑者身上,我们依然能看到多年以前的蕉叶山房这种特殊的市场模式的影子。这大概是因为,在数千年的流传过程中,古琴演奏已从一种技能变成一种具有文化内涵的标志,古琴的角色已从一种乐器发展成一种文人墨客闲情雅致的精神象征,古琴的市场也已在以钱易物的经营模式与迁客骚人的自娱自乐中找到了一个特殊的平衡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