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商业文化
商业文化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7,177
  • 关注人气:1,4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赊店,一座商业重镇的兴衰传奇

(2007-11-19 10:49:20)
标签:

人文/历史

商业

文化

经济

历史

名店

分类: 商业史话
 

从南阳市向东北行约50公里,赊店到了。如果你略通堪舆之术,渐近赊店,你的心跳会咚咚加快,最终会情不自禁的喊出声来:“风水宝地,这里绝对是一块风水宝地!”只见伏牛山隐隐在北,潘河赵河逶迤而来,西边是丰饶的南阳盆地,东边是蜿蜒起伏的丘陵,有一位诗人经过此地,欣然吟哦道:“依伏牛而襟汉江,临金盆而掬琼浆”。

赊店,又名赊旗店、赊旗镇,是社旗县城所在地。漫步在青石条铺就的街道上,清代的建筑触目皆是。青砖灰瓦的南北瓷器街两侧商铺林立,原汁原味地保留着那个远去了的朝代的韵致,广盛镖局、蔚盛长票号、厘金局门口猎猎飘动的旗帜,似在追忆繁盛的往事,特别是处于闹市中心的山陕会馆,更像一册厚重的史籍,见证着那昔年的辉煌。

赊店的起源,史料记载说,西汉末年,诸侯争霸,群雄并起。皇族后裔刘秀顺应民心,满怀光复汉室的雄心,率领强兵骁将在古宛城起兵,征战厮杀,以平天下。一场大战过后,寡不敌众,带领一队人马落魄而逃,人困马乏之际,逃至一古镇,见一酒馆,众将狂饮,精神倍增,共议再举大事,酒过三巡,大计商定,唯缺帅旗。刘秀走出酒店,抬头看见一个大书“刘”字的酒幌在风中飘荡,大呼:“天助我也!”遂除酒幌为帅旗,一路征战,所向披糜,起兵南阳大战昆阳,建都洛阳。称帝后念“刘”记小店赊旗有功,封此小店为赊旗店,酒为“赊店老酒”,此镇称“赊店镇”。

赊店真正繁荣的时代,却在清代康乾年间。史志记载:“地濒赭水,北走汴洛,斯镇居荆襄上游,为中原咽喉,洵称胜地”,“南来舟楫,从襄阳至唐河、赊旗,从赊旗复陆行方城至开封、洛阳,是南北九省商品集散地。”民间有“天下店,数赊店”之称。当时该镇为水旱码头,南船北马,总集百货,为南北九省交通要道,全国有16个省的商人在此经商。城区有72道商业街,36条胡同,人口达13万之众,各省商人所建同乡会馆10余座,大小庙宇30余座,数里之外,就可听到喧闹的市声,成为与周口镇、道口镇、朱仙镇齐名的中州四大名镇之一。

这里曾是南北货物水陆转运的枢纽。城东南码头上,桅樯如林,东南来的船队似游龙接连不断。通往洛阳、开封的大道上,马帮铃响,络绎不绝。镇内街道分行划市,如铜器街专营铜器,骡店街全为骡马大店,山货街专营山货,麻花街专营以麻花为主的小食品等,犹如现在的专业批发市场,行业特色十分明显。所经营的商品多为粮食、药材、白酒、生漆、桐油、茶叶、木材、布匹、食盐等。据资料记载,当时赊旗镇上的大商号吞吐量惊人——花布行50多家,每天可成交棉花5万余公斤、土布7000余匹;八大粮行日交易小麦、高粱、玉米、绿豆10余万公斤,仅“通盛行”一家,每天都要动用大车400辆、小车20多辆、骡马40多匹、挑担人夫1000多人。镇上500多家商行经营百货,21家骡马店朝夕待客,48家“过载行”日夜装卸不停,所以当时人说“拉不完的赊旗店,填不满的北舞渡(位于今舞阳县的水运码头)”。赊旗镇上的加工业随之繁荣。当时镇上有9家染坊,最大的一家日染青蓝布300多匹。酿酒业更为发达,最盛的有“永禄美”、“永隆统”等6家酒馆,当时赊店酒行销冀、鄂、桂、粤等十数省。建山陕会馆的时候,酒业行会“酒仙社”没少拿银子。这里又是清代国际贸易商道----茶叶之道的重要中转站。1870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旅华日记》中写道:“我所走的那条路,在南召与来自赊旗镇的另一条路相接通”。英国学者贝思飞写道:“豫西南的赊旗镇曾是通过唐河和白河运往汉口的货物集散地。从蒙古和西北来的商队也在那里逗留,将带来的货物装上船;那些从南方来的满载货物的船只,在返回之前先要卸货”。原来晋商垄断了中国南方数省转运俄罗斯、外蒙的茶叶贸易。从南方采购的茶叶,形成批量后,大都由水路运抵汉口,再由汉水北上达赊店,再改行陆路,用马匹驮运至洛阳,入太行,再经太原、大同分别到张家口或归化,然后穿越戈壁大漠到达恰克图或库仑,最终到达俄罗斯的圣彼得堡或莫斯科。英国人贝思飞在考察了这里之后,称其为“当时中国最富有的商业贸易中心之一”。在恰克图开设“四大玉”的榆次常氏家族,在赊店均设有分号,在山陕会馆的碑记中,就有“四大玉”捐款重修会馆的记录。

研究清代经济史的专家许教授。经过分析山陕会馆的抽厘和捐款,认为除了本地和他省商人,仅山陕二省商人的年营业额,就达500万两白银之巨,因此,“金汉口,银赊店”传诵并不为过,遥想当年赊店之繁华,简直可以用“满街白银哗哗淌”来形容。

频繁的商业活动尽然伴随巨额的资金流通,于是镖局在赊店应运而生。广盛镖局镖头戴二闾,从小功力过人,跟随父亲戴龙邦学习心意拳,父传子学,毫无保留,因此将戴家拳、械等功夫全部学到了手,与人交手时,一发动就能把人击出二丈以外。戴二闾成名后,当时在赊店的山西商人回到家乡,重金请他到赊店为商行保镖。据说戴二闾初次来到赊店,当地武术名家亦多,戴二闾与之交手,未能胜出,为此又归家学艺三年,方于清嘉庆六年(1801年)再次来到赊店,创立了广盛镖局,镖局内的镖师有其兄戴大闾、任志等。其镖主要走山西、陕西、湖北、安徽、江苏、山东、河北、北京、张家口、天津等地。走镖时镖车上插有镖局名称的镖旗,趟子手还要一路“喊镖”,一为显示镖局的名声,二为知会沿路江湖之人不要再动邪念,也表示对江湖之人的尊敬。

清代晋商经营票号大获成功之后,自然也不会放弃在兴盛的赊店设立分号的机会。他们在中原地区设立的第一家分号就是赊店的“蔚盛长”,随后,“蔚盛厚”钱庄、“广顺生”、“福临协”票号相继开张,这些票号,生意兴隆,获利丰厚,修建山陕会馆时,连住在汉口的“众票帮”也捐出白银500两。

官府自然也不会对这一座富得流油的商埠视而不见,当年南阳、唐河、方城、泌阳四县的厘金(税金)总局也设在了赊旗镇,“老一”是三品大员。超过了南阳府的五品知府,这大概和赊店“其市税常巨万”有关吧。

然而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关于赊店的衰落,流传最广是一个故事。清朝同治年间,赊店商人们集资在赊店镇北面的潘河上建起了一座大石桥。目的就是要阻截船只北上方城。桥建起来以后,方城刚兴起的码头上一只船也没有了!那里的商人把赊店商人告上了法庭,但却没打赢官司。愤怒的方城人利用地处上游的优势发动了报复。据《方城县志》记载,商人们用杉篙把大铁锅像穿糖葫芦那样穿起来,中间塞满石头,堵塞了潘河的发源地黑龙潭——“你不让船上来,我不让水下去”。民间传说那黑龙潭的泉眼通往“海眼”,就是与“地下海”相通,这一堵,潘河连同唐河“流细船减”。唐河水小了,没法行大船了,赊旗镇也就衰落了。后来,两败俱伤的两地商人经过协商,把堵黑龙潭的石头和铁锅取了出来,可泉水比以前差远了,民间的说法是泉水被“憋回去了”。

其实赊店的衰落有更为复杂的背景,光绪年间的《南阳县志》载“赊店镇自铁路轮船兴,道僻商贾日稀,近着就衰矣。”京汉铁路的滚滚车轮,遮掩了汴洛古道上的粼粼车马;潘河赵河水位下降,消歇了唐河岸边的帆影橹声;山陕商人的南下西还,抽去了支撑赊店繁华的骨架。再加上兵匪祸患,到了民国初年,这座曾有过13万人口的商业重镇,只剩下不足1万人。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如今唯有鳞次栉比的清代建筑群,诉说着赊店往昔的繁华。山陕会馆原是山西、陕西的商人为了“叙乡谊,通商情、敬关爷、崇忠义”,集巨资兴建的。始建于清乾隆二十一年,经六帝136年,至光绪十八年竣工。会馆座北朝南,总占地面积13423.60平方米。建筑布局采用我国特有的中轴对称式的传统风格,集皇宫、庙宇、商馆、园林艺术之大成,既雄伟壮丽、又典秀大方。主体建筑有悬鉴楼、大拜殿、钟鼓楼、铁旗杆、琉璃照壁等,那座被民间盛传的“赊店有个春秋楼,半截还在天里头”的春秋楼,在清朝为捻军所焚,如今只在遗址上塑造了一尊关公读春秋的铜像。在全国同类建筑中,以其建筑时间之长、建筑艺术之精美、创造了全国同类会馆的“十项之最”。古建筑专家罗哲文、郑孝燮称赞它:“高楼杰阁,巧夺天工。精雕细琢,锦绣装成。公输匠艺,壮哉斯馆。”尤其是它所蕴涵的丰厚商业文化内涵,最为人们所称道。会馆首先彰显了崇商意识,会馆设置于闹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地势却低于周围地面,中庭院又低于前庭院,大拜殿之拜殿与座殿间设置的“天沟”及四方流水集之“铜池”,这一系列的精心设计,反映商人“聚财”的内心夙愿。其次表现了商业文化兼容并包的特性。会馆建筑装饰艺术选择有大量的文学故事,如《八爱图》、《杜甫夜读》、《李白骑鲸》、《十八学士》等文学名着故事;又有大量的历史典故、戏剧故事、民间传说,如《杯羹之让》、《苏武牧羊》、《白蛇传》、《赵氏孤儿》、《二十四孝》等;其装饰题材范围兼容儒、佛、道、民间文化于一体,具有广泛的兼容性。商人既崇商又尊儒崇文,才能真正树立其正统形象,得到世人的尊重,也才能赚到更多的利润。再次是商业文化中尊崇关公的文化现象。“春秋楼”内塑有“关公夜读《春秋》”的造像,大拜殿内也奉关公牌位,一派肃穆威严的景象。殿前矗立的石牌坊、九龙神道及前庭院之辕门、琉璃照壁、铁旗杆等处,都有尊崇关公的雕刻,遍布馆内的众多的匾额与楹联,多是尊崇关公忠义、诚信精神的赞颂之辞。

山陕会馆保存的石碑,更是商业文化的宝贵遗产。清雍正二年的《同行商贾公议戥称定规概碑》载,“……年来人烟稠多,开张卖载者二十余家,其间即有改换戥称,……不得暗私戥秤之更换。犯此者,罚戏三台……”这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民间商会诚信规则,它不是由官府强迫,也不是出自消费者的要求,而是商人的自觉行动。立于清乾隆五十年的《公议杂货行规碑》,立于道光二十年的《过载行差务碑》等,更让人感叹古赊店商业发展由乱到治,由无序竞争到有序竞争的转变。“赊酒赊旗不赊义,食蔬食鱼不食言”,诚信正是赊店兴盛的基石。

一座商业巨镇的传奇,不仅仅关系到一个城镇的兴衰,在建设现代化中国的征途上,同样需要呼唤着诚信意识的归来。当中国企业家协会执行会长为团长的国家工商联经济考察团到赊店山陕会馆寻根问祖,祭拜先贤之后,纷纷表示:“收获颇丰,受益匪浅,不虚此行!”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