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轻松倾诉
轻松倾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638
  • 关注人气:2,7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罗小凤解读《我们最终都是要分手的人》

(2014-05-02 16:25:39)

《我们最终都是要分手的人》

 

                   李轻松

 

到了该与亲人永别的年龄了

我青春已逝。能为谁送终也是天意

手臂垂下,月亮初升

我能握住最后的余温是幸运的

一条河到了拐弯处

需要卸下今生的面具

露出真意。从此你要骑马了

能驾鹤更好。万物都有恭迎之心

那朵葵花也渐渐地转过头去

莲花托举着你,天使在你侧畔

光是你盛大的礼仪

请放下不舍的眼神,难熄的火

亲人啊,我在呢,且不哭不喊

打扰一个灵魂的上路是不敬的

愿所有的人都能死在温暖的床上

都保有尊严。都有亲人相守

没有挣扎、牵绊和恐惧

终是恩怨已了。我们终是分手的人


罗小凤

某刊物的某栏目约稿写一期诗的评论,读到这首,不禁引起我对人生的很多问题的思考。感谢我的好姐姐李轻松的这首诗!
附评论的一节: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亲情、爱情与所有的功名、繁华都不过是人生路途上的风景,在生命之路的尽头,“我们最终都是要分手的人”,而爱情则成为传说,我们生命的墓碑上能刻下什么样的墓志铭?本期推荐的三首诗都从不同的视角切入生命场域,揭开了人生的本相,充满悲凉,引人深思。

李轻松的《我们最终都是要分手的人》一诗呈现了她与亲人永别时对生命的体悟,和对人生旅途上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深入思考。本来生死离别是人生过程中最为沉重、悲伤、压抑的事情,而生死亦一直是文学表达中一个很沉重很庞大的主题,可诗人却举重若轻。面对亲人的永别,她的心态是轻松坦然的:“到了该与亲人永别的年龄了”、“能为谁送终也是天意”,诗人似乎早已看透生死,看透人与人之间的生死离别,因而她一反亲人间生离死别时的哭哭啼啼,而认为能为亲人送终是“幸运”:“我能握住最后的余温是幸运的”,显示出一种达观、豁然的生命态度;面对亲人的永别,李轻松也并不刻意塑造恐怖、悲伤的气氛,而是选取了一些极其温馨、平和、宁静的意象与动作:“月亮初升”、“一条河到了拐弯处”、“卸下今生的面具,露出真意”,在她看来,死亡不过是生命过程中一个必须的程序与步骤,只是一个“拐弯处”,只是“露出真意”的时刻,呈现了她对死亡的大彻大悟;面对亲人的永别,她“不哭不喊”,而是满怀祝福:从此你要骑马了/能驾鹤更好。万物都有恭迎之心/那朵葵花也渐渐地转过头去/莲花托举着你,天使在你侧畔/光是你盛大的礼仪/请放下不舍的眼神,难熄的火”,“愿所有的人都能死在温暖的床上/都保有尊严。都有亲人相守/没有挣扎、牵绊和恐惧”,在李轻松的理解中,死不过是生的延伸,是人生的另一种存在形式,是值得祝福的事情。诗人以超越生死悲欢的姿态呈现了她对生命的态度,因为诗人明白,任何人,都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人与人的关系无论是怎样的,最终都是要分手的人。诗人看透了生命的真谛,看透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实质。这种对生命的穿透,这种对死亡的体悟,显示出诗人如此淡泊,如此冷静,如此达观,如此豁然,如此超脱。然而,越是“不哭不喊”,读来越心有所触,心有所动,心有所痛,越显出生命的无奈与悲凉。这是诗人无法解决的,诗人所能做的,就是揭开这种本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