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组诗《收割者》,刊于《星星》2014,3

(2014-04-24 17:48:08)

 李轻松作品:

 

            演出之前

 

她提前坐在前台,秉烛。一此萎靡的灯火

宽大的病号服。那条纹,或豹纹都是涣散的

来来往往的影子,或影子里的幽灵

都在幕后伺机而动。一只魔爪已然亮出

要控制身体很难,而要控制精神不难

一个背影投到幕布上:一只披着狼皮的羊

露出她那口残缺的牙齿,和无耻的呻吟……

                      2013-8-27

  

                相对论

 

喂,你心虚了吗?逃避不是你一贯的风格,

你貌似虚弱,其实内心强大。

你没病,是世界病了。

有病的人从来都不会承认。

病与不病的相对论。那主流的、庸常的一切,

是多么可耻!而异类的、小众的可能更优异!

请放弃治疗吧,企图用药是徒劳的,

这世上没有谁有占有的权利!没有。

欲望是开花的,污血是擦不净的,

那被变焦的眼睛、被转基因的肉体,

会在麻木和规范中就范。

不是你疯了,是这个世界疯了——

一只耳朵和一服春药

构成一朵快意的喷薄葵花

                             2013-8-29

 

              灾祸般的美

 

你有绝对一流的文笔和绝对奔逸的思维,

你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在无边的草地上肆意地狂奔。

你看不见不远处的断崖,

也感觉不到附近野兽的眼睛,

你身陷绝境却浑然不觉,

你在毁灭的边缘却满怀窃喜,

哦,那灾祸般的喜悦让你笔下生花

花中生灰,灰中生爱……

                   2013-8-30

 

         关于鱼的妄言书

 

啊,那欲望的鱼开始漫游了,

一片沙滩,一只鱼形的鞋,

一只干净性感的脚,中间的脚趾上戴着一枚指环

告诉我,鱼是不是个美女?

 

无数的刀都败在了我的手下。

收起你的伪爱吧,收起你的伪善吧,

有时虚伪比邪恶还可恶。

而我需要的是刀!我要杀掉那些沉默、麻木……

 

一条鱼的河流经过他们的身上,

使他们惊讶、躲闪、追逐、疏离、融合……

而我已找到你的阴影,鱼的破绽。

让我帮你安顿它,让它消散吧。

 

两条鱼开始激烈的搅动起来……

像搅动的果汁、血液。绞杀的藤蔓,

不要忘了我手里的药,它可以使万物噤声

那些鱼交缠在一起,一动不动。

                 2013-8-31

 

              收割者

 

你一定没有看见,我是怎样被追杀到此,

我几乎武功尽废,空剩一副锦囊

几乎囊中无物。大苇荡里有着我的恩仇

秋风扫过,带着凌迟之美……

我不得不用绣花的手拿起刀来

我要一刀一刀,那些根子、苇杆、那些头颅

都成为我的刀下鬼。我不断地追问

重温那鲜血、那疼痛,那罪责

被害者与加害者只隔一朵苇花,

那么远,那么近。那么开,那么落……

                            2013-9-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