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朵拉
朵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979
  • 关注人气:1,5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诗屋2018年度诗选》目录

(2019-03-03 10:48:02)
标签:

转载

分类: 【忆·赏心悦目】
《诗屋2018年度诗选》目录

诗屋2018年度诗选
欧阳白  吴昕孺  主编

《诗屋2018年度诗选》由中国凤凰出版社有限公司和《诗屋》杂志社共同编辑出版。


序言:诗是目的本身
欧阳白

诗屋年选再次如期出版,这是第十四本年选,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它保持了民间年度诗选持续时间最久的记录。现在,对于诗歌,大家很方便总结的一句话就是,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所以,取最大公约数来定论,这是诗歌极度繁荣的时代。刊物丛出不穷,奖项层出不穷,选本层出不穷,新人丛出不穷,主义和流派层出不穷,与其他文体的写作者不同,本应该更加独立写作的诗人们却在用各种方式抱团取暖,这应该是新时期文学圈中一个重要的现象,记得有一位小说家说,小说家之间联系不如诗人,确实也是,只要你是诗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请你吃饭和喝酒的诗人就会越来越多,越聚越多。诗人大抵是孤独的,写诗是对抗孤独的方式之一,而诗人之间的聚会和诗的汇聚也是对抗孤独的重要法宝。

圈子里很热闹,而圈外的人却很漠视,甚至冷眼相看。与之相反的是,小说家和剧本写作者,他们之间没诗人这么聚拢和抱团,圈内不热,但圈外人却喜欢看,喜欢“粉”他们,于是诗人哀叹,纯文学的江河日下,纯文学的世风不古,在跟上时代节奏这个大问题上,诗人似乎落在后面。

想突出重围的诗人也不少,于是各种吸引眼球的动作频频出现,却有百分之九十失败了,我们的各种花式技巧被围观群众看成是耍猴戏,不过,还是有很多人沉湎于此,自顾自地玩得很嗨,互相捧,互相骂,互相给大奖,许多奖一看就是友情,许多奖一看就是转个弯子颁给自己的,但还是很多人只要这个面子,不顾内里的扭曲和拧巴。

诗屋选取的诗另外一条路子,坚持纯净、安静、沉潜,坚持艺术本身的法则生存,不图名,不图利,不张扬,不炒作,不自命最佳。诗屋一直是安静的,诗屋的同仁们一直是安静的,我们组建的诗屋是一个开放性的平台,按照诗人玄子的说法,汇天下好诗给天下人看就成为目标,而我们所提好诗主义既是写好诗的主意,又是反对主义的主义,但诗屋也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绝对不玩诗,不以诗外的目的写诗、编诗,诗就是目的本身。至于艺术标准,我们也持开放态度。只是我们更需要一个态度,因此,我们在征稿和约稿的时候,都会特别强调自己的体例,那就是要有简介和诗观,所谓诗观,就是作者对于什么是好诗的独特阐释,以此证明自己的写作是清醒的,有某种向度,而不是纯粹撞大运。

本年度的诗屋年选得到了诗人的热烈呼应,大家可以从目录中看得出来,诗坛很多成名已久的诗人、许多中坚实力诗人、许多新锐作者都名列其中。大家安静地、独立地写作,又以这样的方式聚拢,成为中国新诗发展历史的一部分,诗屋也会随着它年岁的不断增长而突出重围,我们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我们相信自己的坚持、恒心、耐力,还有我们纯正的美学思想和诗学观点、我们的态度:写好诗,做好人。这两句话,看似极为简单,但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其实,与亚里斯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所暗示的,事物应该追求自己最大的善一样,诗也如此,因此,我们的理论很简单:诗就是目的本身。



目录

阿垅的诗 / 黎明
安琪的诗 / 穿皮鞋的狮子
白奕的诗 / 失忆症
包文平的诗 / 祈祷辞
本少爷的诗 / 多情人小安
柏常青的诗 / 月下殇
卜寸丹的诗 / 镜子
边瑾的诗 / 雨在夜里泪奔
草树的诗 / 雨滴在电线上奔跑
陈芳的诗 / 天,黑了
陈惠芳的诗 / 城市的落日,一落到乡野就大方了
陈计会的诗 / 在光芒中现身
陈敏华的诗 / 小雪
陈新文的诗 / 手边玫瑰
陈于晓的诗 / 梦徽州
程维的诗 / 上帝之诗
程一身的诗 / 年嘉湖上的月亮
川美的诗 / 见字如面
大卫的诗 / 一条伟大的河流
邓建华的诗 / 远行
邓玲的诗 / 桃花
邓如如的诗 / 声音
独孤长沙的诗 / 黄鹤楼
朵拉的诗 / 时光笔墨
方明的诗 / 黄河
方文竹的诗 / 米沃什走向伊斯河谷
高宏标的诗 / 我,在夜里等你
戈三同的诗 / 餐馆前的羊
葛小明的诗 / 警惕
耿立的诗 / 去看李之仪
宫白云的诗 / 自画像
古井的诗 / 看母亲写下自己的名字
谷频的诗 / 青田石
郭辉的诗 / 春风度
郭云玉的诗 / 局外人
寒冰的诗 / 失眠
韩文戈的诗 / 复活
黑丰的诗 / 消散
胡雅婷的诗 / 盘古之恋
黄成玉的诗 / 昼与夜:片段速记
黄靠的诗 / 古墓
霍俊明的诗 / 鱼鳞在身上的暗处发光
纪花生的诗 / 孤灯
姜念光的诗 / 天空九题
蒋建伟的诗 / 木头
解的诗 / 不同色彩的交响乐
敬丹樱的诗 / 击水
涓涓柳的诗 / 垂钓
康承佳的诗 / 想起你时
康俊的诗 / 命名
康雪的诗 / 我从未这样爱过一个人
空格键的诗 / 暮色
蓝蓝的诗 / 阿姑山谣
龙红年的诗 / 没有一场雪能覆盖所有
黎凛的诗 / 立冬
李不嫁的诗 / 给鲁迅先生抬棺
李昌鹏的诗 / 赤裸裸过冬
李成恩的诗 / 雪山星夜
李晃的诗 / 在新桥
李寂荡的诗 / 午夜飞蛾
李宁的诗 / 床前明月
李群芳的诗 / 过程
李少君的诗 / 我是有大海的人
李世成的诗 / 苍耳
李志高的诗 /一把旧提琴
李之平的诗 / 优雅的人
连占斗的诗 / 夕阳布下了棋局
梁尔源的诗 / 台阶
林肃的诗 / 父亲牵起母亲的手
林雪的诗 / 又见大海那虚无之晴
流泉的诗 / 初冬
刘艾居的诗 / 辽阔
刘川的诗 / 灯
刘海霞的诗 / 分割线
刘怀彧的诗 / 一只好鸟
刘卫的诗 / 一朵灵芝守在青苔的出口
刘星元的诗 / 小院
刘羊的诗 / 敬老院的菜地
刘月朗的诗 / 我反复练习的修辞
凌小妃的诗 / 我与另个自己保持戒心
卢合枝的诗 / 踩着荷花,你来
鲁橹的诗 / 暮晚的乌鸦
罗鹿鸣的诗 / 一只羊,紧抵大地
吕本怀的诗 / 楞鱼寺
马迟迟的诗 / 河中人
马德刚的诗 / 太行鸟巢
马端刚的诗 / 希拉穆仁之夜
马慧聪的诗 / 落叶归根
马启代的诗 / 椰子树是伟大的思想家
马萧萧的诗 / 乐山
马笑泉的诗 / 自后海归于地铁上口占
莫莫的诗 / 伤
梦天岚的诗 / 秋天的下午
南岛的诗 / 晨报
南南千雪的诗 / 喜马拉雅
南鸥的诗 / 时间是命运的携带者
聂沛的诗 / 一个人爬山越岭
欧宜准的诗 / 柴门
欧阳白的诗 / 碎纸纷飞
欧阳江河的诗 / 玫瑰
潘志远的诗 / 蝉再也叫不出只言片语
盘妙彬的诗 / 停顿
庞洁的诗 / 我爱你
彭路嘉的诗 / 生命印象
七叶的诗 / 赞美诗
起伦的诗 / 今日降温,小雨
倩儿宝贝的诗 / 喊绿乡音
秦巴子的诗 / 在路上
丘树宏的诗 / 星辰之恋——读《一颗原子的时空之旅》
曲近的诗 / 针尖与麦芒
苏菲的诗 / 我装满了诗意
苏建平的诗 / 与画家埃舍尔有关
沙克的诗 / 与圆明园为邻
申雨霏的诗 / 怀表
适凡的诗 / 晓坐湖边
师力斌的诗 / 看湖南卫视《身临其境》朱亚文、王源版
师飞的诗 / “苏茜.莫洛伊”综合症
舒丹丹的诗 / 如斯河山
谭克修的诗 / 水淹橘子洲
谈雅丽的诗 / 孤独笔记
唐成茂的诗 / 我家陶罐里装着时代的精神
汤养宗的诗 / 我在意的一些中草药名
田地的诗 / 回声
田家的诗 / 祝融峰
天界的诗 / 烟灰缸
凸凹的诗 / 祝好诗
涂国文的诗 / 空椅子:或格式塔流派的实验
王庭坚的诗 / 村桥原树似吾乡
王祥康的诗 / 草随风长
王馨梓的诗 / 屋檐下的那个人
王志刚的诗 / 说出
吴传玖的诗 / 遥想初恋
吴少东的诗 / 向晚过杉林遇吹箫人
吴投文的诗 / 人老时
吴昕孺的诗 / 论爱情
吴乙一的诗 / 和自己讨论今天的天气
席玉强的诗 / 月光
向以鲜的诗 / 寂寞火焰
肖歌的诗 / 虚相
熊育群的诗 / 那个词语
许百经的诗 / 在墓地读诗
徐正华的诗 / 童心
杨光的诗 / 月光照着生锈的铁
杨孟军的诗 / 我未曾下下过一片完整的雪
杨章池的诗 / 命运之外
野鬼的诗 / 鬼城镜像
叶延滨的诗 / 昙花没有耳朵
尹良艳的诗 / 雪山
幽林石子的诗 / 当花朵在河流上擦去自己的名字
易清华的诗 / 一个中年男人的体检表
易翔的诗 / 迷藏秘史
余海燕的诗 / 梦有重镜,天有星空
玉珍的诗 / 一九六六
袁滨的诗 / 怀疑
远人的诗 / 过去的一次旅行
沅茵的诗 / 两片云
乐满的诗 / 微白
詹海林的诗 / 在午夜
许平亚的诗 / 幸福的人
张世明的诗 / 垃圾桶
张一兵的诗 / 大湖观鱼图
张战的诗 / 密印寺听《心经》
周碧华的诗 / 返乡
周瑟瑟的诗 / 木椅
郑德宏的诗 / 春天,山是一个悬浮的动词
郑小琼的诗 / 针线
朱旭东的诗 / 打水漂
庄庄的诗 / 沉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