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舸-
陈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164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雨等等

(2013-07-08 11:20:00)

布罗茨基诗四首

 

八月的雨

 

云的大衣在白昼开始拼命地变黑,
试图成为从超人肩头脱下的一件皮袄。
在雨的强大压力下,
一株洋槐逐渐变得过于喧闹。
不是针,不是线,但在这滴答声中,
无疑可闻有某种东西在缝纫,
胜家公司的机器和着生锈的漏斗的音;
老鹳鸟暴露着女裁缝的颈稚。
雨的絮语和睦得就像一个家庭!
它将破损风景的漏洞缀补得多么美,
无论是牧场和林间,村外或水洼,——
都不让它们的视线从空间里消退。
雨!这近视症的推动力,
这贪吃素食的寺院外的编年史家,
像一支写不出手稿的笔,
在沙地上涂满了楔形文字和天花。
转身背对窗口,看见带肩章的军大衣
在褐色衣架上,看见椅背上的褐狐皮,
看见黄色台布的流苏,那台布战胜引力。
复活在餐桌上,我们在午餐桌前晚餐,
坐到深夜,你用的是惺忪的完全是我的、
但将被岁月的距离压低的嗓音:“瞧这大

雨。”

 

(刘文飞 译)

 

喝茶


 

“昨夜我梦见了彼特罗夫。
他犹如活人站在床边。
我要想向他道一声问候,
只怕说出的话儿没有深浅。”

 

她发出一声叹息,将目光
移向木框中的一幅版画,
画中有个男人戴着草帽.
前头的犍牛神情疲乏。

 

彼特罗夫曾与她姐姐结婚,
可他爱的却是自己的妻妹;
前年夏天,他在度假前向她表白,
可是,他却不幸溺死于河水。

 

键牛。稻田。无际的天穹。
农夫。犁。在新的犁沟下面——
犹如谷粒,写着“赠给伊凡诺娃”,
而下方的署名却无法分辨。

 

我喝完茶,从桌边起身。
她的眼中闪烁着金光。
我当即明白,若是他此刻复活,
她定会做他娇美的新娘。

 

她随我身后走入庭院,
一双眼睛饱含着柔情,
仿佛她有了特殊的装备,
能与遥远的星辰发生对应。

 

 (吴笛 译)

 

后来

 

1
年华流逝。宫殿浮石的正面出现
一道裂缝。盲目的女裁缝终于把线穿入微小的
针眼。神圣家族,面容疲惫,严肃,
在移动中又接近了埃及半毫米。

 

可见世界的主要部分由活物组成。
大街被光照亮,外来的
光。在夜间,一位天文学家张大他的
眼睛,估算着闪烁的端点的总数。

2
我不再能想起事情发生在
何时何地。这件事,或其它任何事。
昨天?几年前?在公园长椅上?
在空中?在水里?我有毛病吗?

 

而事情本身——一次爆炸,或者比方说,一次洪水,
库兹巴斯油井架起火或某次叛变——
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因此埋葬了
我自己以及那些被挽救或逃离的人的痕迹。

3
很可能,这意味着我们此刻和生活
形成了联盟。我也变成了那种沙沙响
的事物一部分,它那种漂白的组织
用中性的色素感染了我们的肌肤。

 

从侧面看,此刻我也几乎不能逃离
那些皱纹,多米诺骨牌,拼布图案,无花果树叶,
片段或整体,原因或它们的结果——不能逃离
所有这些可以被忽略,被贪求,在恐惧中被忍受的事物。

4
触摸我——你就会触到干燥的牛蒡茎,
第十三个月后期的傍晚固有的潮湿,
城市的采石场,宽阔的俄罗斯大草原,
那些不再活着却被我记着的人们。

 

触摸我——你就不免会打扰那些忽视我
而确实存在的事物,很显然在此过程中
不信任我,我的大衣,我的面孔——
不免会打扰那本总是让我们迷失的书。

5
我在对你说,如果你没听见
这不是我的错。所有的日子,通过连续
敲击,使眼球起泡;这同样适用于声线。
我的嗓音可以被压抑,但我希望不抱怨。

 

更好的是听到小公鸡的啼鸣,滴答
在唱片的中心,唱针的嗒嗒声;
我谈话停止时,你最好不要注意,
就像小红帽不向大灰狼喃喃低语。

 

(程一身 译)

 

的里雅斯特咖啡馆:旧金山

——献给L.G.

 

我已经返回到格兰特和瓦列霍
这个角落,像一个回声
返回嘴唇,它们更喜欢
那么一个吻,而不是一句话。

 

这儿没有任何变化。家具
没有变,天气没有变。
事物,在某人不在时,获得
永恒,被染色剂染色。

 

寒冷,透过蒙着水汽的窗玻璃
我看到那些古怪的人打着手势,
那些肿胀的鳊鱼,它们
使养鱼缸变暖。

 

向后进化,一条河
变成一滴眼泪,那真实的
变成记忆,它
会像指尖,因疼痛而收缩

 

只是一只蜥蜴的尾巴

消失在荒漠里
那荒漠渴望用狮身人面像
惩罚旅行者。

 

你金黄的长头发!你的难解之谜!
这丁香紫裙,这脆弱的
踝关节!这完美的听觉
把“阅读”(read)听成了“亲爱的”(dear)。

 

你未来的,你过去的
你现在的,正颤动
在苍白云朵下面的
三色旗,它也使旗杆摇摆?

 

在何种亚麻布似的水面下
你会勇敢地飘向
新的海岸,紧紧抓住你的念珠
以满足野蛮人的需要?

 

不过,如果罪恶被宽恕,
也就是说,如果灵魂甚至
因别处的肉体而破碎,这带骨的
大块肉也必须被享用

 

作为余生漂亮的客厅
在有暗影的污秽里,
圣人和油漆休息五分钟,
而我是第一个来者。

 

(程一身 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翻译
后一篇:番木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