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午后残阳
午后残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13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便说说(2013.04)

(2013-05-05 19:18:17)

       1、檐前飞燕,枝上啼莺。算年年,不做稍停。隔帘望远,偶动花铃。看杏娇媚,桃妖娆,柳娉婷。

2、两天前,我并没有过愚人节的心思,不想也根本没有能力愚别人,或者去做愚蠢的事情,最主要的是我怕被人愚。然而,上天总会选中我,让我成为某些时候的主角。相反,我毫不犹豫地加入光荣队伍,似乎很愿意笑纳老天赐给我的礼物,同一天居然干出两件相同的蠢事,我在想,是警告,弥补,还是奖赏?

3、不知何故,我一想到我已经34了,我就感觉特无辜,特委屈。nng熊,这是为什么尼?

4、如果在舒适和美丽之间,我想女人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无可厚非。就高跟鞋而言,个子变高,身体变得修长,而且会提高般配度,增大漂亮系数。但我总会有担心,穿着估计累人,走不稳当,随时有崴脚的风险。我到觉得,风景主要是给谁看,自己开心,别人养眼,有内涵,有高度,才是最高境界。

5、父亲想了许久,问我,你那两张卡是超市的?我说嗯;又问,超市有电推子没?有种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无奈和苍凉,我顺势注视了父亲一会,“要是没有就算了”。岁月的风霜已经悄悄爬满了父亲的发梢,不,那是您乡间留下的一串串脚印,悠远坚定,那是您手心播下的每一粒种子,发芽;我知道,电推子会有。

6、常在公园散步,却不知历史,公园存在的价值就是有个"西汉王夫人墓",公园周边便是王前村,村民多姓王,为看护王夫人墓的后代。王翁须,聪慧貌美,擅弹琴瑟,能歌善舞。红颜薄命,后为当朝史皇孙刘进的妻子,受“巫蛊之祸”牵连被害,其子刘询后为汉宣帝,将父母的坟墓迁移至长安城,起名悼园,至今。

7、也许是很少得到赞美,没经验,偶尔有,也是木讷羞涩,似乎犯了错误,涨红着脸不知所云,如油井间歇出油一样,羊拉屎般挤出一句“过奖”,接着,别人会以为是我承认。很多时候,我找不到应对明知嬉笑的恭维,难过了好一阵子。不知何时起,我学会了顺音瞎遛,而后再自嘲,这是脸红到正无穷大的表现。

8、一直深信“山大有草、头大有宝”,确信够条件,就沿着这条路线,总想挤点东西炫耀自己,三十多年了,我还是找不到切入点,怪我这木瓜脑袋,长的全是草,没实货。换个角度,正儿八经的自嘲:会说点连自己都恶心的风凉话,会做点小事满足一下性格需求缺陷,会丢儿郎当的看似无所谓,接着默默地荒废时间。

9、作为“城市绿肺”的代表,灞湿地公园一片忙碌、黄尘飞扬、车马水龙、好不热闹,花、灌、草、植争相就位,配套建筑快马加鞭,纵观公园,上衔大秦岭生态板块,下接泾渭生态湿地,是西安重要的生态聚合点和生态屏障。相比风口浪尖的凤凰古镇,我希望,生态、绿化、休闲、科普能够深入人心,公众化。

10、我发现,很多时候,我很无助,并非孤独。就像在飘飞的烟雨中,执伞而立,如一支丁香,在此刻忧郁。有如一个过客,在不属于这个城市的路口,路经一片暄泻 ,却要寻找属于自己的宁静,留下了疲惫的脚步 。

11、不远处,昏黄的灯光下,一男一女在和煦的微风中斗气,女子推开男子,跺着脚很生气的往前走,明显很慢,男子一个箭步,从后面搂住女子,甩了两次无济于事,女子低头咬了男子胳膊一口,挣脱的女孩依然倔强的跺脚往前移,男孩还是从后面搂,这次是另一条胳膊,一辆车疾驰而过,转过身,他们已经搂着接吻。

12、乘车上班是煎熬的,但让我煎熬的不是乘车,而是乘车的女人。每天变化的是衣服,不变的是吵吵,一上车就大声嚷嚷,乱七八糟、天上地下、天南海北。不变的还有话题 —孩子,如何上网、逆反、考试、斗争……。可怜的女人、执著的女人、一相情愿的女人,我无法断言,但我确信,我不愿让我的女人加入其中。

13、风是今天的绝对主人,狂绝对是其性格特征。砂砾漫天飞旋,似乎要挣脱地球的束缚,真不知天高地厚;不顾花红叶绿,来回折腾娇弱的生命,真不懂怜香惜玉;鬼哭狼嚎的嘶鸣,发泄阵阵肆意蹂躏的快感,还真是意犹未尽。如果知道,这种肆虐,是流星的一瞬,带不走一片云,卷不走一簇绿,该做何想?

14、我怀疑,狂风是接受了某种指令,准确说是接收了地球的信息。狂妄的美国,我炸你,还接二连三,波士顿不过瘾,就去化肥厂溜达一圈。我觉得风应该呼啸北上,去朝鲜半岛视察一番,接着练习练习滑水,抑或学习学习海盗,帮助小日本长点记性,顺便激起千层浪,当然,别波及太平洋西岸,更别伤及无辜的生命。

15、如果没被冻死,先别侥幸,那你有可能被热死,如果侥幸存活,千万别急,还要接受气温骤变的折腾,所有考验顺利过关,ok,接下来,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大风卷着砂砾随时可能敲打你,没被呛死也被吓的半死,还有雾霾、尘霾排队等候。撤吧,我还真不想早死。这就是西安,有点夸张,确为现实,对啵?

16、有强烈的震感,整墩楼摇晃了五六下,哪里有又天灾,地球怎么了?

17、一碗拌面,一盘凉菜,一瓶二锅头,一个秃顶长发艺人。之所以敢断定为艺人,除了艺术的打扮外,行为确够艺术范。一口面,两口菜,一个人,两杯酒,喝一杯,倒一杯,偶有喃喃呓语。酒过三巡,淡淡地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面朝西南,郑重的写着。借着买单,我看到再不是艺术,而是共鸣:雅安,晚安!

18、一个不经意,我找回了20天前那个遗憾的丢失,习惯于在媳妇身上发生的意外惊喜,意外地发生在我的身上,这就是我感到意外的地方。如果说夫妻相,会在生活习惯、性格特点、做事方式等方面逐渐靠近,我乐意接受。但我知道,这是岁月不经意的提示,珍惜吧。

19、一美妇对着草坪狂赞:“宝宝真乖,都会自己拉臭臭了,不让妈妈端着了,真懂事。”怀着开开眼界的好奇,顺着美妇的目光寻找,没看见小孩,心想真调皮,方便都要把自己藏起来,转身欲走,一黑犬窜出,径直奔向美妇,又搂又抚有亲。无语至极,这年月,不知家有老人否,身体安康?孩子谁管?

20、还是那个令人胸堵的画面,还是那个我们不愿面对的施粥点,还是那个无厘头的采访,总还是追问喝上热粥“开不开心”。汗颜,这种含泪的“开心”,心碎的“开心”,无奈的“开心”,谁喜欢,我确信,我不是当记者的料,但这种料的记者还是不当也罢。

21、夜不深,但见星辰,而我已进入深夜,死一般的沉静,如同不在春天,好冷,好冷。什么时候,如此脆弱,简直不堪一击,好弱,好弱。那个可怕的字眼,如同一根根刺,不断光顾着重伤下的肉体与灵魂,好痛,好痛。

22、如果可以,我愿意一下雨就奔到雨中,而不用理会别人 “神经病吧”之类的冷嘲热讽;如果可以,我愿意在午后,顺着残阳,呆呆的任凭自己海阔天空,或笑或伤;如果可以,我愿意像小孩一样,开心,执著,喜形于色,不管别人怎么看,简单快乐就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