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荒唐不堪、陈腐不堪的新编越剧《一缕麻》

(2007-10-21 19:03:14)
标签:

艺术赏析

越剧

一缕麻

传统文化

封建

现代意识

文化

戏剧

舞台

荒唐不堪、陈腐不堪的新编越剧《一缕麻》昨晚在舟山大剧院看杭州越剧院的拿手戏《一缕麻》,开场不到一刻钟,我在那儿竟有如坐针毡的感觉,没想到,21世纪的中国舞台居然会上演这么荒唐、这么陈腐的戏剧作品,编剧仿佛是坐在100年前的老房子里写戏,丝毫没有感觉到现代之风的吹拂。

主要情节是这样的:杭州城里一户姓林的读书人家,有个独生女儿叫素云,她同师兄锦文(父亲的得意门生)青梅竹马,两情相悦,而且6年同窗,有过秉烛夜话的美好时光,既到婚嫁之年,本以为父亲会令他们鸳梦成真,没想到横生意外。林老爷因早年遇到荒馑,受过清河坊开绸庄的荣家的照顾,萌生报恩之心,欲将素云嫁给荣家少爷,执念甚坚,不容反驳。可是荣家少爷却是个十足的“呆大”,6岁学诵《三字经》,直到现在还只会“绳子粗,绳子细”(人之初,性本善)地乱念。毛脚女婿初次登门就闹出不少洋相,还气死了病中的林家夫人。

锦文见婚事无望,远走南洋;素云则日夜号泣,郁郁寡欢,终于难违父命,嫁给“呆大”。新婚之夜,荣家意外发现新娘子罹患重病——传染性极强的白喉。家人远避,这时唯有“呆大”怀一颗善良的心,衣不解带地照顾病人。结果素云好转了,“呆大”却染病亡故。荒唐不堪、陈腐不堪的新编越剧《一缕麻》

带孝的素云在神位前立下重誓:今生要日夜佩戴一缕麻,为“亡夫”诵经!没想到灵床上有人长嘘一声,原来是“呆大”大难不死,竟躲过一劫。而且这场高烧,令他呆气尽除,变成了智力、情感都很正常的翩翩公子。结局么,自然是“一家人从此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林夫人是活活被傻姑爷气死的,锦文是心灰意冷远走他乡的,而素云竟能尽弃前嫌,迅速越过这些障碍,快快乐乐地接受“呆大”,殊悖人伦常理。

有一个舞台动作在剧中首尾呼应:一队男女书童,人手一卷《三字经》,边走边念“人之初,性本善”。这动作提示着全剧的主题:人本善良,人要积德行善,好人终有好报(这也是“呆大”醒过来后,荣家老爷说过的一句话)。

“呆大”的说法是:其实我不笨,我也不傻,我只是把白说成白,把黑说成黑,从不会说谎,你们就说我傻(大意若此)。如此说来,呆大实则是个“真人”——一个心灵停止发育,完全按照“童言无忌”的模式活着的天真汉。可是第三幕中又何必铺排他在媒婆和爹娘的教导下,终于没能学成初见岳丈必须学会的进退、问候、对答之礼,言不及义、漏洞百出、出尽洋相,最糟糕的是他还气死素云的生母,这些细节被刻意强调,跟后面呆大在病危弥留之际对生母倾吐的“明白话”,不啻天壤之别,把情节建立在夸大不实的人物性格基础上,如何令人信服?!

荒唐不堪、陈腐不堪的新编越剧《一缕麻》

素云之父既然允许女儿跟锦文同进同出一道读书,看来对男女之间的交往还是非常开明的,却又在女儿婚事上坚持“仁义礼信”,宁可毁掉她一生的幸福,也要以女儿做“报恩”的工具,这样矛盾的念头又如何统一在同一个人物身上?!

荒唐不堪,陈腐不堪,其中的说教意味放在100年前亦令人反感。剧终时,呆大由一场高烧变成翩翩公子,虽然令人稍觉宽慰,但是转念一想:没有这场高烧,林家素云嫁入荣府后的人生又如何终了?林夫人的死和锦文的远走又如何安慰生者的生涯?

1915年梅兰芳在北京出演的京剧《一缕麻》(齐如山编剧),以及范瑞娟和袁雪芬上世纪40年代在上海演出的越剧《一缕麻》,其主题都是关注妇女命运、抨击封建制度,使人们认识到父母包办子女婚姻的危害性,都有一个悲剧性的结局,新世纪的改编,却连这一点意义都冲淡了。把全戏的重心放在劝人行善上,把看点放在“呆大”装疯卖傻、插科打诨的庸俗逗乐上,令人感慨!多少封建文化的沉渣,又借着“宏扬传统文化”的名义复活了!

                                     2007年10月21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