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沉香
墨沉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64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村庄.江南

(2014-08-21 21:38:35)
标签:

情感

旅游

文化

分类: 淡墨箫心(诗心)

(一)干枯的眼睛

村庄,开始沦陷。飞鸟,早已绝迹。我六月的荷塘,七月的稻香,被黑暗一点一点的蚕食。之后,完全吞噬。无迹可寻。

城市,笼子。站在阳台上,一盆茉莉悄然而开。风过,有淡淡的清芬,拂面而来,佛如很久之前很远的村庄,熟悉的味道。于是,开始怀想。走远了的村庄,梦里的绿意,泥土的香味还有袅袅的炊烟,从村子的这头飘到村子的那头。我儿时的伙伴,追赶着一只老母鸡,咯咯地叫着,咯咯地笑着。我头发里泛着盐花的父老,叼旱烟坐在老槐树下,同月光讲着一个个传奇的故事,关于村庄,关于田地,还有秋天开满山坡的野菊花。

眺望的眼神,开始焦虑。越过川流不息的人群,越过一条条马路,越过直耸入云的高楼。哪里有你追寻的东西?从希望、盼望、渴望直到眼睛发涩,被咸湿的液体浸得生疼,一直痛到心窝,痛得入骨入髓,直到你的灵魂变得麻木,眼睛不再闪闪发亮。

 

(二)童年,江南

我的童年,在江南。在那个“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的江南,在那个“岸柳弄娇黄,陇麦回青润。”的江南。

江南,清晨,第一声鸡啼,叫醒了一个村子,叫醒了一个小城,叫醒了整个江南。炊烟从屋顶升起与云天合成一体。

囡囡起床,囝囝把书包背好喽。新收的早稻在锅里咕咕的叫,稻香弥漫了一个季节。在上学的路上,摘一朵小黄花,把它插在发间,听小鸟对我唱歌。或者,在放学后到小溪里与鱼儿对话,不诉说天长地久,只是永不相忘。

还想,看张爷爷家的牛儿下犊,田地的希望,那么自然的刻在每一张笑脸上。在傍晚,和伙伴一起打一篓猪草或割一篮兔草,它们与我相亲相爱。

春天,青青草香,油菜花开满了整个田原,炫眼金黄,新茶的香味从某个窗户钻了出来。夏天,荷花开满一池一池,知了在树上永不疲倦,夜里青蛙王子会向公主求爱,动人的情歌唱到天亮。秋天,莲子坐蓬,柿子树上挂满了小灯笼,满山的野果子在孩子的笑声中成熟。冬天,雪萝卜脆生生的响,煨地瓜的香味可以勾引出肚里的馋虫,母亲的针线会把四季都缝进了新衣。

我的童年,很远,我的江南,很远很远。

 

(三)希望

我只能怀念,已经很远的童年,已经很遥远的江南。

我种不了荷花与稻子。我在城市,想念远去的味道。在我小小的阳台,种植茉莉、月季,还有一盆香葱与韮菜。我用鱼缸养几尾锦鲤,它们总也长不大,也没有小溪里的鱼儿活泼。我每天在夜里与它们对坐,和鱼儿互望,对花儿说话。它们一定知道,一定听得懂,我的眼睛只有对着它们时才会有亮光闪过。

我守候不了我的村庄,我也守候不了我的江南。

我在周末和所有假期,带上孩子和爱人,走很远很远的路,要去寻找。

空气里青草的味道,田地的气息,会诱发我最灵敏的嗅觉,让我寻风而行。总会是还有希望的,尽管它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孩子说,长大后一定会给我一个村庄,给我一个江南,有稻花香,鱼儿肥,还有鸟儿在窗前鸣啾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刺桐花正红
后一篇:2014年10月04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刺桐花正红
    后一篇 >2014年10月04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