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沉香
墨沉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32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爬山虎的爱情

(2012-09-08 00:22:22)
标签:

情感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爬山虎的爱情

 

我们常常在爱情与婚姻之间让情感与思维左右摇摆,无法介定爱情与婚姻之间确定的关系。琼瑶故事常以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爱情成就了最后的婚姻,又常以摔摔打打,横眉冷对,让婚姻走向破败而成全了爱情。而如今往往是一个对视甚至从来谋面,只是花了三秒钟说一句:“我爱你。”闪电的产生了爱情,风风火火地就有了婚姻。而之后的日子便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父辈们的婚姻多半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羞答答地就有了一个家庭,然后在时光琐琐碎碎里慢慢蔓生爱情成就婚姻。

  

电视《一触即发》里雅淑说:“我从五岁起就开始爱了。”阿英问她:“你确定这是爱情了吗?会不会在想念时心里特别的甜蜜,在思念时心特别痛。”电视看得久了,那些台词也记不清了,这不是阿英的原话,它是阿英说的爱情情愫,痛并快乐着,或者说快乐着痛。

 

我们常常在爱情里期待婚姻,却在婚姻里等待爱情。在爱情里忧郁,在婚姻里幻想,总觉得不够完美。渐渐地年华老去,而浪漫与梦从来不曾老去。到了最后爱情与亲情谁也分不清了,只要彼此相守彼此相伴彼此牵挂,就是幸福。而我总觉得幸福就象爬山虎,伏与大地,相依两不厌。

 

南方,几场夏雨,淋漓尽致,把酷夏炎热的天气抛在了身后。夏日里的怱尔清凉,让一切都欣喜,舒展。偶尔阳光斜照,淡淡的,还带着雨水的湿润,那一点儿的光彩恰好带来草色青青的清新,烁烁流彩,侵入肺腑,从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里舒展开来,神清气爽。

 

周末,雨天。接连下了几天的雨了,潮乎乎的空气嗅起来清凉,却又有着种无法言语的感叹。窗外美人泪似的雨,续续断断,直看得人眉愁眼忧,额上的叶脉纵横滋生。这样天气不宜洗地搓衣,不合出门看景,无法静心读书,亦不能好好写字,我怕字惹了雨的清愁,沾连上了水珠的凉,从而让骨子里的薄凉随意滋生,再温和的微笑,再柔和的眉眼也遮不住那一点清寂的凉与冷,恣意地散漫入空气,触而生疼。

 

从冰箱里拿出前几天碾好的糯米粉,炒香了芝麻和花生,打算做些松糕。潮湿的水汽合宜用香甜的味道去混合,引诱味觉,舒展脾胃。你不要笑我贪吃或嘴馋。

 

第一笼的松糕刚起锅,阳光就从窗户上扑了进来,犹如看到美人忽尔回首的笑靥,灿烂明媚,倾城倾国,一下子嵌入了你的脸颊,眉眼里全是款款的情意。孩子一蹦一蹦的跑了进来,问好蒸好糕了没,跟我说,出太阳了,雨停了,要去外婆家吗?我把没做完的糯米粉打包放回冰箱,吩咐他:“赶紧换衣服,拿上相机和松糕,去外婆家,顺路带你去看爬山虎。”

 

连续几场大雨后,山临时冲出的小沟应该会形成小的瀑流,爬山虎会嗖嗖地四处窜。树叶会被雨水洗得流光四溢,行人的眼睛会象情人的眼睛一样生动快乐,路上就有拾捡不完的绿色心情。

 

环城路从南山脚下过。两边,一边盖满房子,挤满世俗的热闹;一边青山绿水,散逸隔世的静好清远。走在这里,左眼浮华,右眼空灵,景象交替,世事更迭,一切皆入世,一切可出世。

 

雨后的空气,混和着草香与树叶的气息,格外的迷人心醉。只一个抬头,爬山虎就长到了眼前。我把车停在路边,孩子已迫不及待拿起相机卡嚓起来了。

 

爬山虎沿山势而蔓,得土壤水汽养份,滋生青绿,依附着土地,情深意绵,但见雨后新鲜,满眼是痴。近可闻其与土地私语,叽叽滋滋,呢呢哝哝,听得让人心跳脸红,青春往事随风而来,就在眼前,眼波动处心事已无处可掩。远可观风过微漪,叶影婆娑,影影绰绰里,风情娇羞,百媚尽生,袅袅而行,才一个回眸万般的风情便可使死水起澜,魂销情醉,生死相许。纵使到没有寸土的山岩,亦借其表面些微的凹凸,相依相守,不离不弃。不需言语,只把根深深种植,紧紧的偎依,这一世,下一世,生生世世。你会说因为这里土壤肥沃,因为这个季节阳光与水份滋润了爬山虎,生命葱郁,情怀浪漫自然成就爱情神话。那么到了最萧瑟的秋,最贫脊土地,只要给她一缕光一滴水,只要彼此不弃,尽管贫困病痛,依然生死相守。它与土地,无需承诺,无需盟誓,唯有的是相互成全美丽与幸福。尘世间若也有这样爱恋,我愿意闭上眼,只为你,不再问红尘任何事,我只需相随、相依、相守。

 

人类的爱情从青春开始。爬山虎的爱情从夏天开始。

 

夏日的爬山虎是最美的,枝条矫健,叶秀而绿,葱郁葳蕤,是身姿丰满窈窕眸底妩媚风情的女子。每一次的风过,都是眼波流转,奕奕生辉的风采,叶随风起,翩然起舞,或如莲开袅袅,仙袂飘飞;或似惊鸿照影,艳惊红尘。每一次风停,便静如处子,低眉顺眼,纯真美好,纤尘不沾,可绝一切邪念,清目明心。入秋开始,爬山虎的叶子开始转红,先是星星点点,象阳光潋过大海的晨光,慢慢地到了冬天整片叶子都红了,色彩明艳而娇羞,象盖着红头盖的新嫁娘,远远地看着也甜蜜温暖。到了初春,一场新雨,爬山虎便如掀开了盖头的新媳妇,洗手做羮汤,操持家务,渐渐返绿,褪去羞涩,日渐丰满,风韵迷人。而后慢慢老去,在风雨中相互支撑。年复一年,开枝散叶,新的爬山虎,新的土地,新的爱情,老了的成了父母成了祖父母,生命延续,爱情继续,或浪漫或朴质。

 

我徘徊在环城路,与孩子看漫山的爬山虎,自然成画,红尘热闹,隔世静美,眼底眉间都是欢喜。

 

晚上,从母亲家回来,继续做我的松糕,过红尘中最实在的柴米油盐的日子。

 

 

 

我原本只想写写爬山虎,纯粹地涂抹下它样子,可是画技不佳,最后就画成这模样了,自己也懊恼,把罪归到近来睡眠不好:)


爬山虎的爱情

爬山虎的爱情

 

 

爬山虎的爱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