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沉香
墨沉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02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忘语

(2012-04-27 00:02:44)
标签:

情感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忘语

(一)清明

 

清明日,天气晴好。

 

似乎从记忆开始,那么多年的清明,从来都是阴雨绵绵。“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淡烟含愁,细雨浇恨的词句,这柳丝牵衣,杨花凝怨的情愫,早在多少年前就渗入了骨髓,入梦入魂的缠绵在清明时节。清明时节的忧伤,无孔不入席卷而来,让你无处可躲,无法可避,就这么生硬硬的被充斥,被撕裂。

 

清明,跟着先生,去山上给先人的坟地除草,培上新土。沿路遇上厝边头尾的,招呼一句,你也来了,路坏走,草真高。然后,侧转身子,让过。也许因为天气的缘故,艳阳高照,晒得人一脸的红光,脸上的忧伤也被这红光遮过,不见许些,或者是尘归尘,土归土的自然,时间久了,就放下了。再有,便是如我这样的媳妇儿,未曾谋面,从不相识,来除一把草,培一抔土,只是因为心存感激,心含敬意,亦是趁这当儿,呼吸些青草的空气,看一看满眼的青绿,与及那隐在青松绿草间的百年孤独,看等过苍海桑田,已然疲惫的目光。下一世的轮回,谁愿,谁不愿。无从得知。

 

清明时节的南方,空气里的潮气会逼进每一个毛孔,有生命或无生命的,一样快速滋生出湿润的味道来。山上的茅草得水汽滋养,铆足了劲地往上窜,想起“低头弄莲子,莲花高人头。”的美好,不禁哑然失笑。这会的我是“低头拔茅草,茅草遮双眼”前面是高过头的茅草,不见路,也顾不得见路,只管着捡粗大的往旁的拔去,身后是一径东倒西歪的茅草。堪堪的就踩出了一条路来了。如果菜也这么疯长,如果花也这么好种,我手上的钱会不会多出沉甸甸的份量。

 

偶尔,看见杨梅树,根盘杆错,不高,却错结的让人感觉历尽苍桑。时间在它身上沉淀了多久,村里最老的老人不晓得是否会知道。枝头的叶子依然青翠,叶掖间有青涩的果子,不及小指大小,羞羞地藏在了叶间,与叶子的颜色浑然一起,你若不注意便不会看到。关于杨梅花的传说,你已听的耳朵长茧了,可我每次看见杨梅都会想起。这世间最巧的绣娘呀,不晓得能否绣出杨梅花的模样与颜色。想起小时候,向母亲要一分钱,换五颗杨梅,怕放在兜里压坏了,小心地捧在手上,那酸甜酸甜的味道,不用尝便已满口生津了。如今,这口舌沾染了太多味道,浊了原本的清气,只嫌杨梅酸或味道淡寡,再也品不出儿时单纯的清新酸甜了。

 

清明,再好的天气,多少还是沾染上了哀思的。山里头的冷花已开,遍山地蔓开,青枝白朵,素色素香,入眼就是繁华过尽寂寞。这抬眼就见的素朵,开在坟苎上,开在茅草蓬里,细小的刺勾,不经意间扯了衣角牵了裤管,依依挽君衣,绾绾留卿心,平添了忧与怨在眉梢在额上。阳光的炫亦被这冷花的素香压的淡了下去。冷花,冷花,就因为这颜色,这香气,这花开的季节,入情入景的有了这名字。它与冷相合,与孤独相守,与寂寞互望,彼此依偎,是否会让情愫暖一点?我站在山间,看草木葱郁,看花开坟寂,世界清凉。

 

(二)乌粿、润饼

闽南,清明有吃乌粿和润饼的习惯。正月,挑个有闲天气又好的日子,呼朋邀伴,叫上厝边的媳妇姑娘,一起到田头地间摘鼠壳。鼠壳是种草,跟白头翁差不多,闽南话这么叫,也不晓得学名是什么。还未翻过的稻田,新绿的小草从干枯的稻杆缝里钻了出来,乍开倦眼,新奇的探头探脑。我也新奇,虽然这样的景致小时候没有少看,那时草稚我也稚,一样鲜嫩的可以掐出水来,如今草还是一样的稚嬾而我却已经老了。隔着时光看东西,很有物是人非的感觉,不如忘了。

 

从稻杆缝里找草,再从草丛里挑出鼠壳,鼠壳草不过寸盈,方长了两片叶子,这时候是最鲜嫩的,拔回去洗尽晒干,到了清明,放入锅里随便一煮就烂了。煮好的鼠壳草和上糥米粉,再包上绿豆馅、红豆馅、花生枣泥馅什么的,捏成圆形,用龙眼叶或荔枝叶裹上,放进蒸笼用旺火蒸上,不一会儿就可闻见青草香混和着绿叶香和糯米香,糯糯地蕴得每个毛孔都舒适起来。

 

清明也卷润饼。一家子围坐在一起,炒碟新剥的海蛎,清明时的海蛎正肥,再来碟韮菜炒鸡蛋,荷兰豆炒火腿,外加一大盆的胡萝卜、卷心菜炒米粉,还有各入各眼的小菜,随意地搭在一起,加上海苔和花生糖粉,用薄薄的润饼皮一卷。咬一口,百味入口,更有老人孩子,卷上一卷,厝边邻里的窜门子去了。

 

周末,得了空,叫上十来个同事,一同到家卷润饼。闽南清明时节的润饼皮格外的有销路,做润饼皮的阿姨与我说,清明节前后的两三天,都要做通宵,安某(夫妻)俩个轮流休息。一旁同我一起排队等买润饼皮的老阿婆说,现在人少了,前一礼拜每天都排了很长的队,总有三四十人在等。就在我们说话间,又来了两三个等着买润饼皮的。动作熟练的阿姨,从桶里起了和好的面浆,在烧热的平底锅上一抹,待到面浆稍干,鼓起小泡时,用指甲轻轻一刮,一张烙好的饼皮就起锅了。两个锅轮流交替,很快一叠饼皮就做好了。我看着她也不曾往锅底抹油,琢磨着咋就不会粘锅呢?换我,估计是做不起来的。心底感叹,行行出状元,又哑然,不晓得羡慕人家什么。

 

周末的晚上,家里热热闹闹的,餐桌坐不下,大人小孩轮流着去包上一卷,四散地坐在客厅里,拉瓜闲话,一屋子都是润饼的味道。笑语与面容被润饼香一薰灯光一烘,生动如四月芳菲。

 

(三)娘子,娘子

闽南,说娇滴滴的姑娘媳妇象幼娘子。娘子这个称呼便很有娇痴的模样,引起美好的想象。闽南俚语很能形象的表达一种东西,常引人生出无限遐想。

 

近日常常盯着电脑看,眼睛又酸又涩。那日来得早,便坐在办公室,滴了眼药水,闭目养神。眼睛虽闭着,耳朵却不失灵。我听见有脚步声进了办公室,知道是臭阿姨来了,并不抬眼,假意睡着了。她走到我身边,叫我,把手伸出来,帮帮忙啦。我还是闭着眼,伸出左手,她把一个纸盒样的东西放在我手上,喊我,睁开眼睛看看啦。我不答话,听见有沙沙的声音,心里一惊,急急的睁开眼。就那一刹,惊魂,吓得差点把手中的纸盒抖落。我的天哪,一条条白色的,胖乎乎的虫儿在纸盒里不停的蠕动。

 

童年,穿时越空而来,是我的,也许也是你的。那时候找母亲要一分钱买两只这样的虫儿。用火柴盒装,再大些用医院装药水的纸盒子装。去人家单位的院子里偷摘桑叶来喂它们,再没有了就去田里面摘菜豆叶子,摘苦妈菜的叶子来喂它们。满满的是欢喜,天天都盼着它们长大、结茧,变成蛾娘,再产下一堆的卵子又等着小娘子孵化出来。那时候对娘子的喜欢是种说不出的爱,天天放在书包里,带着上学。时常在上课时也忍不住拿出来偷看,我书念的不好,大概就是因为上课常不专心。我记得我是把那两只娘子养大并有了小娘子,后来怎么就没有了,我已不记得了。

 

看到臭阿姨拿来的一盒大大小小的娘子,忽觉童年回来了。臭阿姨说,给你们家儿子玩啦。我却想着桑叶呀桑叶,我要去哪儿弄些桑叶来才好。幸好,同事家有桑树,第二天就帮我摘了一把来,后来臭阿姨又去弄了一大兜桑叶给我。我把娘子养在办公室,上班时,若得闲,就忍不住要去看它们。娘子吃桑叶时,找个地方开个小口子,然后很有秩序地从上到下做头部运动。娘子很挑剔,稍微放老了点的桑叶就不吃。娘子是很娇气的,沾了露水和雨水的桑叶都吃不得,吃了就会肚子不舒服。在娘子面前不能大声说话,它会受惊,受了惊的娘子会立马停止进食,然后呆着一动不动。吃饱了的娘子很喜欢摆POSS,昂头挺胸,久久地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晓得是在吟诗还在是相思。娘子娇憨的模样和姑娘媳妇的娇俏,一样招人喜欢。

 

娘子每隔几天就要褪一层皮,听说蛇褪皮时周身疼痛,娘子褪皮想来也是痛楚无比的。我看见它努力的蠕动身体,身上的皮便皱了起来,头部的六只小脚使劲的往上抻,腹部的六只脚依附着一切可依的东西,用力地抓牢了,尾部的两只脚往后抻,一点一点地从头部往尾部脱了下去。娘子每褪一次皮就白胖一圈,眼见着就长大了。我们也经常放弃一些,或有不舍,但总得舍。

 

我养着娘子,一直没有带回家。潘潘笑我,养上瘾了,都舍不得把它带回家给儿子了。我是养上瘾了,看着娘子一天一个样的变化,心底便是欢喜。不把娘子带回家,却也不是因为自己上瘾了舍不得给儿子。我跟小子说,哎,我在办公室养了很多蚕,周末你赶紧把作业做完,我带你去看蚕。小子满心欢喜。彼此欢喜,多好。

 

有足够的桑叶,娘子长得真快,刚拿来时最大的也不过比牙签略粗些,只一周居然就有铅笔粗了,结了茧子。我记得蚕茧都是雪白的,可我的娘子结了黄白两色的茧子。娘子结茧子一般会选个有角的地方,先用丝左右来回地绕个支撑点,并把自己绕在中间,然后缩小范围以自己收缩后的体长为宜,织一个椭圆形的如胶囊样的茧,那便是娘子最后的宫殿了。娘子造屋后便把自己锁在了里面,不再问世事如何。几经褪变,历尽痛苦的娘子,以绝决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娘子多半一人一宫,独自居住,再不相往来。是否它们曾经看尽世事炎凉,因此凉薄。那日下班回家前,我给娘子添桑叶,居然看见两只娘子在同一个角落搭了架子。我也不急着走了,我看它们互拥着,共同造一间小屋。这世间总是还有些情谊的,不一定是抵死的缠绵,却是相约到老的守候。

 

娘子生于清明,老于清明,不晓得哪一日可破茧而出,但我晓得即使了蝶,那也是成了蛾娘,再长也不过三五天,便是永远的老去。经历半世苍桑,承受半世寂寞,最后成就的不是美丽,是生的衍续。忽然间已然忘语。


忘语

忘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七律·五里桥
后一篇:听,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七律·五里桥
    后一篇 >听,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