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沉香
墨沉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32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2011-09-30 21:37:07)
标签:

情感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不晓得年年风景如是,人是否如是,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一)见面
    云海说,八月要来看我。她说这句话时我没听到。我知道这件事是因为那天我和千江还有暧雪在群里聊天。千江说:“云海说,要去看你。”“哦”我只是哦了一句,不惊不讶,仿佛这事我早就知道了。暧雪问我:“荷韵,云海要去看你,你激动吗?”我说:“不激动。”屏的那边暧雪的表情是怎样的,我大约是可以想象一下的,她说:“你怎么不激动呢?”我问她:“你呢?激动不?”小暧雪调皮起来了:“我在成都见你们时已激动过了,那时都激动完了。”我说:“我在成都见那么多的人也没有激动。”郁闷了很一会儿的千江说:“荷韵认为这是水到成渠的事么。”她说的云淡风轻,我也答得风轻云淡:“见面是件很自然的事嘛,认识久了就熟悉了。”
    
    八月,云海来。她来的匆忙,我也准备的匆忙。她为了赶在周末来见我,从扬州一路赶来,而我没有了想到她前一天还在电话里不能决定哪天能到我这儿,后一天却打电话跟我说她已经到了。
    
    她一阵风一阵雨的性格,我早已习惯,所以虽然突然,倒也不讶。云海来的前几天,我在花开的帖子里看她写的她跟云海相见的事,心里是有些惶惶的。因为里面有很些事是我所未能料的。这些年我时常在她耳边叽叽喳喳的唠叨她,她一定是乐的一个劲儿地笑。我不厌其烦的重复地跟她唠叨着一件早已尘埃落定的事,她把自己藏得这样深,而我却如盆里的水。水清无鱼,但可整妆容。惶惶之后便也释怀。
    
    云海带着珊珊来。珊珊,其实叫“三生”,都是因为云海方言普通话把我给混的。我听着云海叫她“三三、桑桑、珊珊……”我没问,就直接取了我喜欢的字眼,叫她珊珊,她应着也不晓得知不知道我叫错了,或者就这么默认了。
    
    她们凌晨三点就出来,到我这儿时天刚亮开。在岔路口云海挂电话给我说她们到了,不晓得到我家该怎么走了。我让她停在那儿,我去接她们。就在我去接她的这么一会儿功夫,她跟珊珊说:“荷韵长的又矮又胖,一会儿你看见一个小胖墩,那就是荷韵。”这话是后来珊珊跟我说的,她说我一看见你来走过来,还以为找错人了,这哪儿胖啦,又说云海,人家两个腰也就你一个粗,也不矮呀,不知道你怎么看的。珊珊会说话,说话的样子是一本正经的认真,云海笑着争辩,荷韵照片里是又矮又胖的嘛。
    
    (二)盲
    我是个路盲,经常走错路或者找不到路,这是很正常的事。云海来看我,我去接她,可是我居然在第一个路口就把她们给弄丢了。她千里而来,一路向南,没把自己弄丢,却在我生活的小城,让我给弄丢了,心里的那份懊恼就别提了。更懊恼的是,我在一天之中居然两次把她给弄丢了。那晚,我带她们出来吃饭,在路的拐角,我又把她给弄丢了。我走路一向不快,也不晓得怎会让她跟丢。后来,我看见她举着一杯豆腐,边吃边走过来,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说:“唉,我一个大美人走在你前面你不看,却去看那臭豆腐,难道这臭豆腐有比我好看吗?”云海乐呵呵地说:“人家招牌写的是香豆腐好不好,你尝尝看,不臭,真的是香的。”说完夹起一块豆腐就要往我嘴里喂。这时候的云海象个可爱的孩子,为了证明糖是甜的,愿意让人尝一口她心爱的糖果。
    
    我不仅是路盲,还是个吃盲。在这个小城生活了十几年,却不知道哪家饭店有什么好吃的。我也不晓得云海和珊珊的口味怎么样,只好带着她们上街,让她们自己找吃的。云海嘴刁东挑西选的,我跟珊珊站在门外,珊珊与我说,等她看到满意的,坐下来了,我们就进去。好容易看到家满意的,三个人坐下来点了菜,人家居然回答说卖完了,只好又退了出来。一条长安街逛下来,大大小小总也有十几二十家的饭馆子,可她居然没有合意的。后来珊珊说,云海喜欢牛肉,我便与她说,那去我家楼下那家,那家一定会有牛肉的,味道也不错。
    
    一顿饭只不过吃了几十分钟,可是我们找吃的就找了近两个小时,原本打算吃过晚饭带她们去逛福建省最长的沿江公园的,结果腿脚不太好的云海为了找吃的把脚给走累了,最后只好逛逛体育场,就回到酒店聊天去了。也不知道那餐饭她们吃饱了没有,我只知道自己是个很不合格的地主。为了这事,几天后先生还在批评教育我。
    
    (三)晃呗
    那一晚,我们在酒店聊天,讨论第二天要去少林寺还是要去清源山,最后终于决定下来去清源山。之后云海看着我说:“我在想明天要不要带你去呢?”我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笑,一直一直地微笑,把她笑到心虚。我的地盘我做主,怎能丢下主人自己行动呢。
    
    虽然我是主人,却不认路,这一路还是要烦劳珊珊拿着地图一路找去。
    
    清源山,两个小时能逛完的,我十几年前来逛过。我一路打算着,早上逛完清源山,下午便带她们去逛开元寺和承天寺,来了这儿没有去看看开元古寺是件很可惜的事。爬清源山的结果又是出我意料的事,我们从早上太阳大亮约八点半进山,直到日头西落下午六点才下到山脚。开元寺自然也去不成了。
    
    清源山不算高,山秀而草木葳蕤,虽然是八月,阳光无法穿过密密的树缝落下来,小路便滋出来阴阴的凉。入口不远便见龙眼树,满枝的果儿密密匝匝的。云海和珊珊都没见过龙眼树,好奇又惊喜,那么小的果儿,成串成串地结得那密,把枝桠都压弯了。云海说:“这龙眼怎么那么小,你寄给我的都很大,真是奇怪。”云海的认真样儿几乎让我无语,“这不才结果嘛,你看过初生婴儿生下来就象你那么大个吗?”珊珊在一旁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一路上山,珊珊看地图,找景点,云海找风景,看一块又一块的石碣,我看路边的花花草草,把自己认识的江南的花草说与她们听。云海走路慢,看得又细,常常我跟珊珊走到前面老远了,她还不见影儿,便在路边找块高点的地儿坐下等她,闲聊些琐碎的事。珊珊是出奇的好脾气,我认为自己的性格脾气已经是温和的了,可跟珊珊比起来还是差得老远。云海说珊珊是受孔子思想教育出来的好人。珊珊温良,云海却是泼皮样,捡着珊珊好性子,使娇耍横,珊珊耳根软,不经磨,回回都让她得逞。我有时看了她们俩好气好笑又无奈,笑骂云海是吊儿郎当的无赖样,她也不气不恼,依然故我。
    
    走走停停,倒也觉得时间悠哉。在一处较为开阔的地方停下来休息,树上烂透的果子,风一吹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不留意也许就砸到头了。我跑去捡刚掉下来的果子,才知道原来是莲雾,吃到嘴里有微微的清甜。又挑了好的,让云海和珊珊也尝尝。莲雾清甜淡香,果熟无人赏,任由其落得满地。落下,踩踏,腐烂,不知道疼不疼,我却觉得很有美人香消玉陨的清凉。这样的心思自然是埋在心底的,抬眼仰望时,又看见旁边的柚子也挂满青果,便欢喜地叫她们过来看。南方和北方,有些果瓜是不同的,在柚子树旁边的院墙内,几棵木瓜也结得很好。我让云海看木瓜,她举着相机照了半天,然后跟我说:“这木瓜不难看呀,你怎么会觉得象疙瘩。”她想起我去千江那儿看得心里发毛的疙瘩树来了。木瓜是木瓜,疙瘩树是疙瘩树,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云海却把安们凑到一起了。不知道她后来去千江那儿,千江有没有带她去看疙瘩树。
    
    云海的眼睛是用来发现隐藏的新奇的,她好奇江南的草木。也不晓得在哪个路边,她居然找来了刚结下青果的野石榴,她交待珊珊要收好,放进包里要带回家去。她在花开那儿捡小石子,在我这儿找了草儿叶儿,要带回家。这一路不晓得捡了多少风景要带回去慢慢地细数。这时的云海是个细致的人,全没那无赖相,天真的象孩子。
    
    我们在天池边的亭子里休息,看一池绿水悠悠,风过轻波荡漾,怡景怡情。这样的风景就是坐上一天我也愿意,云海却不能安静。她看见石壁上一个半疯的人用石洼里聚积的水喂流浪的小狗,便拄着拐儿要去爬那石壁,我管不了她,珊珊也管不了,便任由她去。我们站着那儿,揪着心帮她拍撅着身子的照片。也停在一旁休息的一位老阿姨看到了,让我们劝她下来,别爬了,并说了句让我跟珊珊捧腹大笑的话,后来我们把这话说与云海听,她居然没有反映,不怒不气也不笑,司空见惯的样子。
    
    一路上,我几次问她们饿不饿,要不要停下来吃饭,可是她们居然不吃午饭,就是带来的小点心也不怎么吃。我看看那些摊点,好象也只有泡面,自己也兴趣索然。云海跟我说:“别吃了,晚上我请你吃好的。”我是主,她是客,本末倒置了。在回家的路上先生挂电话来要请她们,云海却坚持要请我。我晓得她的心思,也知道自己拗不过她,便不再坚持,任由她去。
    
    从山上下来,绕去看老君岩。路上有高大的榕树,长满了须根。我跟珊珊正在闲聊,云海从后面走近来,一语惊人:“这儿,这么多的线是谁挂上去的呀!”除了树本身,不晓得谁有这么多的心思,在每棵树上的都挂满了琉苏似的长长短短的,看似无章却又有序的线。就为这句话,我差点要冲过去抱住她了,怎么可以这样可爱。我跟珊珊惊愕过来,肚皮都要笑痛了。
    
    云海喜欢拍照,每看到喜欢的地方都要停下来,摆个POSE让珊珊给她拍下来。我却不喜欢拍照。她要留住风景,怕转眼风景就不同,我却怕物是人非,风景依旧人却老去了。
    
    不晓得年年风景如是,人是否如是,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入口不远便见龙眼树,满枝的果儿密密匝匝的。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云海和珊珊都没见过龙眼树,好奇又惊喜,那么小的果儿,成串成串地结得那密,把枝桠都压弯了。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树上烂透的果子,风一吹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不留意也许就砸到头了。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抬眼仰望时,又看见旁边的柚子也挂满青果,便欢喜地叫她们过来看。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又挑了好的,让云海和珊珊也尝尝。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在柚子树旁边的院墙内,几棵木瓜也结得很好。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在每棵树上的都挂满了琉苏似的长长短短的,看似无章却又有序的线。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我们在天池边的亭子里休息,看一池绿水悠悠,风过轻波荡漾,怡景怡情。
再相见又是哪一年

看到了正开的睡莲,清而淡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