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沉香
墨沉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32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石榴花与日晚亮灯的房子

(2011-06-22 18:27:23)
标签:

情感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六月,榴花红时节。

  六月的榴花灿烂烂的开了,热情如火。那红的颜色带着盛夏的阳光推之不却的热情,一如烈火的燃烧,激情了一季。我的记忆之门因这六月的榴花回到遥远的童年。
    
  我如今居住的城市没有灿烂的石榴花,却有满街同样热情的紫荆花,花开时一树灿烂,花落时一地红嫣,一样火热一样激情。童年,同学,石榴花,属于美好和欢怡。医院,白绿相间的墙,迷茫而如奈的眼神,属于苍白脆弱的生命。
    
  上小学时,班里有三个同学是医生的孩子,我至今还记得名字的是一个叫兰岚的女同学,和一个叫振宇的男同学,另外还有一个同学我怎么也想不起她的名字了。那时家就住在医院旁边,每天上学她们会来约我,或者我去约她们,放学便一同回家。振宇是男孩,班里最调皮捣蛋,但学习却不错。他喜欢欺负女同学,常常揪兰岚的头发,那时我是班长,常常为这事罚他扫地,甚至有一次跑到他家去跟他爸爸告状,后来听说那一晚他挨了他老爸的狠打,后来他再也不敢在我面前揪女同学的头发了,再后来我们也居然成了好朋友。
    
  也许因为住的近的缘故,我常常在不用拔兔草的中午去约他们,因为医院有很多的房子和很多的树,可以躲猫猫,还有就是那里有几棵桑树,可以摘到桑叶养蚕,还可以摘桑椹吃。可以想象在我们贫困的童年,桑椹对孩子是怎样的诱惑。
    
  有一次躲猫猫,振宇把我带到一个病房后面的窗户下,他跟我说他们绝对不会找到这里来,他们都不敢绕到这里,因为这排病房再往里走,上个短坡,那个日晚亮着灯的房子就是太平间,是停放死人的地方。我记得我那时一直揪着他的衣袖不敢放开,眼睛高度紧张的张着,不敢回头看那个日晚亮灯的房子,生怕一回头就会看到鬼。鬼在我无知的童年里是有形的,并且是可怕的。正紧张的连呼吸都急促起来时,忽然,有什么东西砸到我身上,我尖叫起来,就往外冲,振宇也跟着我尖叫着往外跑。当然,这么一跑我们两个都被抓了,然后一起当猫去找老鼠。在找老鼠的时候他问我刚才为什么又叫又跑,吓得他也跟着又叫又跑。我跟他说有东西掉我身上了,不知道会不会是鬼。结果可想而知,我们没有去找老鼠,我被他拉着要回到那排病房的后面。站在病房前的坪里,我死活不肯跟他绕到刚才躲猫猫的地方,他只好一个人进去,一会儿一脸嘲笑地走出来,手里举着朵红红的花,他把花递给我,跟我说,刚才就是这石榴花落下来掉我身上了。然后带着我走上那个斜坡,就在那个日晚亮灯的房子前面种着四棵开着红花的树,振宇说那就是石榴树,那火红的花叫石榴花。在我的记忆里那四棵树都很高大,花开在高高的树上,在细碎油绿的叶子间。我还记得那时树的对面的病房里有一排排的病床,白色的床上躺着人。有两间有铁栅的窗子后面各站了一个人,消瘦的,他们象是在看我们说石榴花,那个眼神与我至今模糊,也许是羡慕也许是忧伤,那时我不知道,但如今我想应该都有。
    
  后来我们躲猫猫时振宇就经常把我带到这石榴树下,然后用长长的竹竿钩石榴花给我,因为没有人敢来这里找人,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被捉到过。那个季节我常在树下捡石榴花,有些是风吹下来的,有些是振宇钩下来的,每次都是满心欢喜。那个日晚亮灯的房子依然日晚亮灯,我依然不敢靠近,我的心里对鬼神是有敬畏的。对面的那排病房的窗前常常有人站在那儿,也许是看我捡石榴花,也许是看那个日晚亮灯的房子,但他们在那个坡下,我想他们是看不到我的,也看不到那间房子,但他们可以听到两个孩子快乐的说话和笑声。而我常常站在那儿,从窗户里望进去,看白色的床上躺着的人,不觉忧伤也不觉害怕。那时候的记忆里只有已死的人会变成鬼,很可怕,没有靠近死亡或等待死亡的概念。我还记得我曾经还特意绕到病房后的窗边,把捡来的几朵石榴花送了两朵给一个比我那时还小的小女孩,不知道有没有给她带来片刻的快乐。
    
  我不知道那几棵石榴树会不会结果,因为花开完时我就不敢再去了,总是觉得那里阴森森的,充满了鬼气。振宇有没有再去我不知道,只是来年花开时他还会把我带到那里去,给我钩石榴花。到底是什么时候我们没有再去那儿捡石榴花,我也记不清了。也许是小学毕业后,因为我们上了不同的中学;也许是因为年龄渐到懵懂,青春羞涩;也许是因为兰岚跟着父母去了外地我没有了约同学上学的借口。总之,之后我再也没跟振宇在一起,也再没见过石榴花。
    
  后来的岁月,石榴花停留在记忆和梦里,不是跟振宇一起出来,而是跟白色的床和日晚亮灯的房子。为什么火红火红的石榴花会种在那个日晚亮灯的房子前?生命的苍白脆弱和绚丽美好,石榴花与日晚亮灯的房子,在我的心里一半清楚一半模糊。
    
  走在路上,看见紫荆花从树上落下来,这个跟石榴花一样热情的花朵落了一地。生命到底是脆弱还是美好?花开就好,花落不忧,该是最美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