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墨沉香
墨沉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02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小鸟和百香果花

(2011-05-23 13:48:39)
标签:

情感

分类: 雪韵逸墨(随笔)

南方,雨天。雨从清明时节下到杨梅时节,滴答不停。外面和屋里跟空气一样,湿气逼人。茶叶,从清明时节开始发出慧芽,嫩的惹人心痒。总觉得一尝一口鲜,一饮一怀香。心痒了几周,想在周末时出门去茶农家,看可否购得新茶。早上,眼睛睁开便听宿雨敲窗,满腔热情立马的就叫雨给熄了。安慰自己,下雨能有什么好茶,雨水一多茶就坏,茶香也没,茶韵也没,不去也罢。翻个身,辗转两下,继续睡我的觉。周末,觉得自己有好长好长的觉要睡。

 

睡醒了一看时间,快九点了。听听窗外雨还在滴答,心就灰了,要跟着这雨潮出霉味来。跟小子说:“下雨,我们搭公交车去外婆家吧,当然带上你的作业。”

 

母亲家,一院子湿漉漉的绿。搬把椅子坐在过廊里,看雨水落在叶子上,然后又滑到另一片叶子上,最终落在了地上。雨水在叶子间滑落的过程随雨的大小而舒缓有致,有跳动感,有柔和感,有一点晶莹亮眼,有一点调皮灵动,最后觉得其实有雨的周末也是可爱的,不必因为没地方可去而赖在床上睡觉,看看雨也很好。

 

在雨下累了休息时,我被小小的声音给吸引了。在院子左边,那棵七里香的上头有块白色的塑料膜,兜着一蓬雨水,摇摇欲坠。我好奇,一边起身走过去,一边念叨:“爸是不是怕把那花给淋坏了,就给盖了层塑料膜,你看一兜子的水,快掉了。”父亲听了急忙跟出来,用一根竹子捅了捅那块塑料膜,把雨水倾倒出来。然后,半端下腰,仰头,左右地照看那棵七里香,这时我又听见细小的声音从花树中传出。父亲意示我也端下腰来,他指着一处叫我看:“看,那里有个鸟窝,还有几只刚孵出来的小鸟子,你来看,小心点,别碰到树枝了。”我学着父亲的样子,半端下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树的枝桠间真的有个小小的鸟巢,灰黑黑的,用一些干草搭起来的,倒锥形。我正要出声时,一只小小鸟儿探出头来,发出小小的声音,那声音绝对不是鸟鸣啾啾,它的叫声我没发形容,但我可以听出那声音稚气,并且有些胆怯。我直起腰来,冲着老父亲笑,我越老越可爱的父亲,因为怕小鸟会被雨淋到,所以在鸟巢上空搭了层塑料膜,又怕会惊到小鸟,所以爬到高高的围墙上,把塑料膜的一边挂在三角梅的枝上,另一边绑在桂花树枝上。父亲说:“这样一边高一点一边低一点,有一定的斜度雨水就会流出去,不会太重塌下来。”可是塑料膜没法绷紧,雨下多了仍然兜了一兜的雨水,所以这些天来,父亲只要一看到水快兜的坠了,就撑着伞过去,用竹子把水捅倾倒出来。我问父亲这是什么鸟,父亲说不知道,就是有天听到树丛里有声音,好奇,结果就看到树上有个窝还有鸟。说完孩子般得意地笑起来。

 

我把大头儿子从电视机前揪出来。他一脸的不高兴,我用很欢欣的声音跟他说:“走啦,带你看小鸟,外公院子里小鸟在那垒了个窝。”他还是那样不太乐意的样子,慢悠悠地说:“不就是一个鸟窝吗,有什么好看的。”然后跟在我后面一边走到院子,一边叫“哪有,妈妈骗人。”我意示他要小声点,把他带到那棵七里香前里,意示他要象我一样,弯腰、仰头。他看到那个鸟窝,很好奇的看了很久,小声跟我说:“怎么没有小鸟。”我跟他说:“鸟妈妈可能出去找食了,小小鸟可能睡着了,也可能是我们吓到它了,你不要出声,要有耐心的等,你就可以等到小小鸟。”他干脆端下来,两手托腮,全神地盯着那鸟窝看,也不再理我了。我在一边站着,雨后的天空显的干净,雨水洗过的树叶也显的干净,绿的又嫩又慰贴,就是那些被雨水打落而铺了满地红的三角梅也不觉伤感,那些花落在湿漉而干净的地面上此时仿佛比在树上更有几分不着尘埃的味道。

 

大头儿子依然专注地端在那儿等小鸟。这孩子遗传了我的愚和固执,但凡认定了的事就一定要有个结果,不管最后怎样都心安理得,有了结果后倒是不太往心里去了。我也懒得管他,由着他去。自顾自的在院子里乱逛。这棵花前看看,那棵树前站站,碰碰树的枝杆,抖落叶子上的雨珠儿,一揪,一弹,一颤,刹那珠滚玉落,轻然有声。

 

“咦,百香果开花了,这花还挺好看的。”我的叫声并没有引来大头儿子的关注,他依然端在那儿,等他的小小鸟儿。这株百香果是我前年从同事那儿要来种子种的,去年没有开花结果,母亲说再不开花就要拔了种其他的了,没想到今年它就开了。百香果的花蕾很玲珑,浅嫩的绿色,有三叶花萼托着,花苞呈空状三角,给人轻巧的感觉,觉得里面包含的全是空气,再没有别的什么了,就这样从叶腋里长出来,亭亭而立。盛开的百香果花是圆形的,大小如泡观音茶的盖碗盖儿,它跟其它的花儿很不同,一如女子上妆用的饼儿,平薄铺开。最外头是一圈白色的小花瓣儿,然后是纤细而密集的如蕾丝般的花蕊,随意地曲卷着,花蕊也是白色的,只是到了深处时呈渐次递进的紫色,越往里颜色越深,深的仿佛可以凝成珠儿似的。在花的最深处是如绿玉的蕊,晶亮欲滴,似有水有流动,只微风徐徐便生姿生动,进而整株百香果都生动起来,似女子翩跹而来,清新朴素。

 

我看我的花,大头儿子等他的小小鸟,各自专心。也不晓得多久,大头儿子来到我的身边:“妈妈,这就是百香果的花?扁扁的,中间还有很多绣花丝线,很特别哦,哦!”他不说他看的鸟儿怎样了,又开始关注起花来,从开放的花朵到含苞的花蕾,再到绿翠如玉的叶子,状如碧波的藤丝,他一边唧唧喳喳,我一边唠唠叨叨。

 

雨又落下来时,母亲正好喊吃饭,我们冲起屋里。之后的整个午后,我们都在说关于鸟和花的事。大头儿子说:“那鸟真小,真的很小,就一点点,诺,你看,就象我的指头那么大,嘴巴有点黄色的,尖尖的,就这样,你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