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姚筱琼
姚筱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2,919
  • 关注人气:8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2019-08-07 19:27:58)
标签:

南京

油饼

馄饨

萝卜饼

鸭血汤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作者   姚筱琼

    南京小吃要我这样的人才能慢慢吃出味。不是重口味,也不是甜齁齁,是香脆娇嫩多汁。
    我对南京人趋之若鹜的葱油芝麻饼不屑一顾。
    我不喜欢吃一口咬不完,还满地跌碎屑的东西。这跟性格有关。
    看见南京人无论在什么地儿都排长队买葱油、芝麻饼,商家还限购,每人只能买20个,我就好笑。心想吃这么多干饼,回头得要多少汤喝啊。好嘛,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南京人排队买到饼之后, 赶紧换个地儿再排队买豆腐脑。切!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南京也不是没有甜齁齁的小吃,2012年在江宁就吃过甜藕小米粥。藕是老藕,炖得面面的,小米也煮得金灿灿的,拉得起丝,看上去很馋人,仿佛能吃下一碗。说是粥,黏稠得跟湖南粽子似的,吃一口,甜得倒牙。马上不想吃了,又不好意浪费,便瞪着大眼看湘陵姨吃。她一辈子生了三儿子,没女儿,上学的时候又是我爸的粉,爱我就跟爱一碗甜藕似的,她笑着催促我:吃啊,小琼。我点点头,再吃一小口,含在嘴里半天,不咬,也不咽,腮帮鼓鼓的,形同咬牙切齿。湘陵姨鼓励我:吃、吃、快吃。我的眼泪快憋出来了,她发现我很痛苦,问:怎么啦?小琼?我说:是怎样的糖,这么甜?“甜不好吗?” “甜死不如苦死,比中药还难吃。”我竟然说出那样伤人的话,从此再也不好意思去江宁了。以后见了糖藕绕道走。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哥哥跟我讲,小时候他爹在夫子庙邮局上班,南京冬天不到下班,天就黑了,他爹回到塘坊桥,孩子已经吃过晚饭,剩下的饭菜用盖子盖着,每个碗底下放着一盆烫烫的水,给他温着。他就喜欢这种温馨的生活,回到家,老婆孩子热炕头,让他觉得生活很滋润。他上早班的时候(两天一轮),下午三点就下班了。下午没事,喜欢带儿子(表哥)到夫子庙听相声,吃干丝、牛肉锅贴、烧饼。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哥哥说起干丝的味道,近乎是最好的味道。到现在还记得上面浇盖的生姜丝,麻油的香。香过秦淮河的感觉。
    那么南京干丝究竟是什么呢?
    不久前,赵兄带我到安乐园吃清真小吃,其中点了一份干丝,就是豆腐丝。干丝不干,汤汁很鲜美,一个小小的碗盛着,上面果真有少许姜丝黄黄地覆盖在上头。我吃了一筷子,再没吃第二筷子。为什么?不舍得吃。精美的食物,不忍下箸,这是人之常情。等我哪天学会暴殄天物的时候,好这口不行的时候,自己去吃一碗来。
    为啥这么说呢?多伤人啊。好像嫌赵兄点得少了似的。其实不是这个意思。作为一名炊妇,知道豆腐切成那么细的丝,得有多难。我们老家有句俗话:切得饱,吃不饱。说白了,这东西,它根本不是劳动人民吃的东西。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湘西沅陵的腊豆腐是出名的好吃,它是新鲜豆腐抹上盐,搁在炕架上慢慢熏出来的,很紧致,可以拿刀切成细细的丝,炒肉,炒青蒜,无论荤素都是极好吃的。但往往我们不好这一口。尤其是喝酒的男人。他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这么一盘细细的豆腐丝,不抵牙。
    难道真的是嫌弃不抵牙吗?不是的。
    沅陵男人粗犷,但心细,柔软。心疼自己的女人,酒后会跟女人说,那盘豆腐丝真好吃,不过下次不要做了,切大块和腊肉煮就好,女人问为什么?既然好吃下次再做咯。男人绝不说心疼你手切疼的话,只瞪一瞪眼,蛮横地说:叫你别做就别做。女人体味不透男人的心,委屈得抹了半宿眼泪。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南京干丝切这么细,估计都是些没人疼爱的女人切的。二战之后,南京有多少丧夫失子的女人啊,长夜漫漫,没有铜钱数,更没有毛衣织,白天的生活就依靠切豆腐丝这活了,把光阴、把黑暗、把思念和痛苦切成如此细的丝,除了南京,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有这道活,这道小吃。那时候没有机器,靠女人双手切成的这道干丝,吃的人不会想到,这干丝之中浸润着多少伤心泪水。
    今日(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很想去看看国家举办的公祭活动,但那个地方一辈子去一次足够了。
    干丝嫩而不老,用五香粉等佐料煮好,讲究的还会配上骨头汤,拌上香油和酱油,入口清爽,回味悠长。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那天,赵兄点了不少吃的,但我只是老老实实吃完了那碗桂花糖芋苗。据赵兄说,桂花糖芋苗 现在南京差不多绝迹了,不是说它不好吃,而是做起来挺麻烦。
   不就是一碗藕粉糊糊吗?咋麻烦了?
   话说它确实就是一碗甜品。但里面的芋头做法可有讲究了。先是要切得小小的,圆圆的,煮的时候要放碱,煮熟后捞出来放到露天晒过露,等它变成紫红色,味道也变了,同时把煮芋头的水也过过夜,等汤成为红色,就像放了红糖一样,但其实不是红糖,红糖的气味会冲淡桂花的香气。汤要红,还不能放红糖,这就是中国人的聪明,在吃方面,中国人的智慧简直无可匹敌。
      现在要吃正宗的桂花糖芋苗,坐23路到评事街下,走6-7百米左右。去蓝老大店里吃,他家专做这个。我不认识蓝老大,也不是给他家做广告,我就是想让人们记得和敬重那些坚持做传统食物的人。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安乐园的牛肉灌汤包做得很精致,尤其是包子头上的八道褶,像一朵刻板刻的菊花,赏心悦目。我吃了一个。吃法不对,应该先放在牙尖上咬破一个小口子,把里面的汤汁吸干,然后再吃包子。但我担心里面的汤汁烫嘴,出洋相,所以给它捅破的,流了许多汤汁到碗里,然后和碗一碰头,产生了腥味,我鼻子太灵敏,便不爱吃了。加上是牛肉馅,我赶紧喝几口桂花糖芋苗汤,压压膻味。
      三鲜蒸饺我吃了两个,说不上好和坏,就是吃,没感觉地吃,填饱肚子地吃,因为这个味我习惯了,不抵触。我也没敢问荤素,这家店子是百年老店,清真店。听哥哥说,这条路过去回民多,谁拎块猪肉从这里过,都要被人胖揍一顿的。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2012年,哥哥带我到雨花台传统锅贴店吃锅贴,也是排很长的队伍,然后是论斤卖,一斤有脸盆那么大的堆头,吓死人了。我吃两三个就饱了,好像是半斤猪肉,半斤牛肉,哥哥吃牛肉的,我吃猪肉的。我没吃完的打包带回家了,吃了几顿才吃完。
    赵兄点的春卷是算得上精致的。过去这叫御膳,外皮薄如蝉翼,一看就是猪油泡的,酥酥的,透明。
    这样的春卷也不是劳动人民吃的。我当记者的时候,吃遍了怀化小城各种酒店,这种春卷在酒店里才有,民间没有。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南京夫子庙有一家蒋有记牛肉面,是我的最爱。
    我这人挺怪的,不吃牛羊狗肉,但却吃下水(好恶心吧?),但也仅限肠、肚,其余的不吃。
    蒋有记家的碱水面,就有牛肚这一款。
    想起来就会流口水,面碱比较重,香气扑鼻,宽宽的清汤,有几根香菜绿绿的,几片牛肚脆脆的,得此美味,死而无憾。
    那年在夫子庙吃过就忘不了。海南的关老师组织单位人过来搞党建活动,我们约好见一面,我就是专程带他去蒋有记家吃牛肚面。那里的巷子七弯八拐,后来再也找不到了。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南京是一个主吃鸭子的城市,每年吃掉的鸭子据说有一亿多只,和重庆人一年吃掉3亿多只兔子相比,我觉得鸭子更可吃。
    我没来南京之前,哥哥每顿都吃盐水鸭或卤鸭,我来了一个月了,半只都没吃。
    可见南京人也不是非吃鸭子不可。
    南京桂花鸭和北京烤鸭一样,到了那里,总得吃吃。你再想吃,再去。吃完了,千万别想带着走。带走了,就不好吃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每次我要带给亲友,亲友都拒绝。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鸭血粉丝汤是南京小吃的一个招牌。
    南京也是世界上唯独一个把鸭血吃到极致的城市。
    怀化人吃鸭血,必得和鸭肉、五花肉一起炒,叫血鸭。还有一种吃法,将鸭血混合糯米灌肠,做成血粑,和鸭子一起炒,叫血粑鸭。但这种吃法远远不及南京的鸭血粉丝汤普及众生。在南京,卖鸭血粉丝汤的摊子星罗棋布,价格从15到20元一碗不等。我在夫子庙吃过15的,也吃过20的,凭良心讲,20的没有15的好吃。分量也小,小到什么地步,一个正常食量的人,吃一碗鸭血粉丝汤,还需要再吃一两个烧饼和一碗臭豆腐。就我这样食量小的人,还需要再吃半碗馄饨。鸭血粉丝汤,顾名思义有鸭血,是切成小方块的,在锅里煮着,粉丝也是有的,沉在汤底,濪濪的颜色,然后有几块指头大小的泡豆腐,几根香菜,几根鸭肠,便是全部内容了。算算成本不会超过五块钱,百分之两百到三百的利润,还有我这个傻子免费替它做宣传,说它是鲜美无比的靓汤。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出门了,回来接着写完吧……)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公祭日,本人刚从外面采访回来。今年南京的警报拉得不太响,许多靠近纪念馆附近的居民在家里都没听到声音。大街上红灯全亮了,车辆全都停下来,学生也正常默哀,路上行人停下不走的倒不多。表嫂今天上午没去跳舞,说是不给跳。通往纪念馆的大路禁止通行,要到11点才恢复正常,环宇城和苏果超市门店的电子屏幕上换上标语:牢记历史,珍爱和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传播和平理念,维护世界和平。南京今天是个艳阳天,30万长埋地下的白骨,出来晒晒太阳吧,南京人民欢迎您。)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老门东有一家“老南京柴火馄饨”,说不上是临时、还是永久的店面,作坊和吃地儿是分开的,因为作坊烧柴,黑漆麻乌的,估计不久会被卫生部门取缔。店子是几个老伙伴开的,两位大妈也有可能是帮男主打工。有客人来,大妈扯开嗓子喊。老板走出来,头发白得很漂亮,我一看就要求合影,老头挺配合,顺道还聊了几句。我主要是想留个念想,在外面跑,说不定哪天又碰上了,别给我吃地沟油。
    本来是不敢在外面吃猪肉馄饨的,我们那儿出现过用猪肉废料做馅的案例,但我愿意相信这家店,因为他打的是“老南京”牌子。谁敢打这样的招牌?谁又愿意砸这样的招牌?   
         我点了一碗馄饨,一个萝卜饼。坐在那里静静地等。
   
南京札记16:南京小吃


    坐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店吃馄饨,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回忆像潮水一样漫过来,我仿若回到沅陵中南门。那里有一家龙老俵馄饨店,也是要排队买牌子的,那牌子是竹子做的,漆了黑漆,头子上刷的是黄漆,做成山字头,很漂亮。拿着这根竹签,就相当于拿着两毛钱。后来涨价到5毛,还是照样有很多人吃。馄饨皮碱面放得多,呈竹篾色,酱油也不错,跟碱面一混合,特别香。猪油也不用臭的,葱花总是切得细细的,有白有绿,飘在汤上面,油花一个一个圆圈圈,亮晃晃的。我们小时候拿到自己的一碗,总是下意识地和别人碗里比比,不是比馄饨多少,这个是不用比的,绝对一样多,我们比的是油花,谁碗里油花多,圈圈厚,我们就认为他和龙老俵是亲戚。
    馄饨倒是吃完了(肚子饿了),但也没吃出儿时的味道。主要是面皮放碱少了,我跟老板提意见,他点头说好。
    萝卜饼是真好吃,虾味浓,萝卜鲜甜,油也正宗。
    吃货一边吃,一边拿手揩着嘴边油,很开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