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辽宁潘向英
辽宁潘向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57
  • 关注人气: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煎熬

(2010-12-20 17:40:55)
标签:

调兵山

潘向英

暖玉生烟

文学原创

杂谈

分类: 心灵乐章

 

煎熬

煎熬。

大清早到单位,办公室就开始张罗开会。结果等到近9点钟才开上,满屋子的同事,满屋子的烟,缭绕在鼻翼,让人有晕车般难受,头晕、反胃、欲吐而吐不出来。这个民主考评的会不是很长,但是很令人煎熬。表单发到手中的时候,才看到是三张,优秀的比率很小,但其他称职、基本称职或者不称职也都要跟优秀一样,在名字后面画上不怎么圆的圈圈。画圈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要是画个调不是很方便吗?最让人煎熬的是接下来两会宣传筹备会,一条一条地领导讲的很细致,从稿件撰写到组织镜头一一点到。一说到稿件撰写,我就感到更郁闷,人大和政协开幕的两个长稿,今年都分给我啦,虽然我表面上没有拒绝,但心里却对自己说:这样驴马的日子什么时候能做完呢?现在的我,就像一只在热锅上的大虾,无限煎熬。

名字。

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有一个名字呢?包括我自己,记得老师曾经讲过名字只是个符号,是区分每个人的符号。可是,我宁愿都没有这样的符号,我不想区分的那样清。我多想回到混沌世界,将树皮连接的围胸和短裙穿在身上,高兴的时候嗷嗷叫两声,气愤的时候也嗷嗷叫两声,不用记得谁的名字,因为谁也没有名字。别人的容貌,包括你所爱的那个人的容貌,只会在你的记忆里暂时停留,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慢慢变淡。可是现在不行,每个人都有名字,尤其是你心仪的那个人的名字,从第一次闯入你的脑海之后,就不能被删除,即便是你渐渐地模糊了他的印象。这么看来,名字也挺可怕的!

火锅。

中午,跟刘伟姐姐一起到由我做煮去吃火锅。她跟我都不吃肉,属于草食动物,唯一的荤腥是扇贝。这家是日式火锅,点餐随意,都是一份份摆放在保鲜柜里,食客可以自己拿到吧台买单。已经忘记了这是第几次来这里吃东西,前几次吃得都很舒服,而这次却相当地不舒服。不是小店的食材跟服务不好,而是我的胃从早上就不好,一直怀疑是昨天晚上榛子吃多了的缘故,每次我只吃十几个,昨晚却随性而为。好多好多的榛子壳躺在垃圾桶里,他们没有哭,他们在笑,我是一个馋嘴鸥。

盘丝洞。

昨天心血来潮将自己的博客改成盘丝洞,将自己命名为盘丝洞主人。虽然从没有从头至尾地去看《西游记》,书跟电视剧都没有耐心地去看过,但这个洞府的名字却记得很清楚,很巧地是盘和潘同音,现成但是略有邪气。就算是一个新符号吧,不知道这个新符号能给我带来什么或者帮我隐去什么。盘丝洞啊,盘丝洞,或许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能让自己消隐的洞府。我是不是就此可以消隐了呢?早就不在探寻生命的意义,这个属于青春的无聊的卑微的话题,只有在最伤感的时候会想起,而不会,也没机会跟人探讨。哎,就像一棵寂寞的树,风也好雨也罢,我都站在属于自己的那条地平线上,自顾自地。从今天开始,我就把自己结在盘丝洞,想象、告白、自言自语。

凌乱。

头发已经很长啦,卷卷也已经慢慢地开掉啦,在镜头里,我感觉自己的头发很凌乱,一如我的心绪、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怎一个凌乱了得?好在拉拉不算淘气,拉拉的爸爸也不算淘气,否则将是一锅用剩饭煮了又煮的粥。什么时候,幸福才能像花开一样的漂亮呢?午后终于约到丁文吉,将两本杂志送给他,早前他就已经从别人那看到过写有他自己的篇章,一下指出副标题里面的错字,令人汗然,内心里深深怪责作者和校对的疏忽,但是我没有评论一个字对此。他让我帮忙找人写一幅字:以公心处事,让正气树人。文吉兄给我的印象不错,厚道、正直,乡土气息很浓,即使他开了轿车满街跑,也跑不掉他身上的乡土气,但是,正是他这份乡土气感染了我。给王浩联络办烟证的事还没有回信,下午还去编了一会片片。直到华灯已上,我还在这里,用晚饭的时间换取这一小片刻的歇息,换取一点往后日子里的一小段无足轻重的记忆。

18点32分的时候,我结束了自言自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抵达
后一篇:圣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抵达
    后一篇 >圣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