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死者已矣,生者何堪?

(2010-09-13 22:21:06)
标签:

解非/原创

冷峻超然

沉静心语

风神飘逸

情感

分类: 清音浅唱--飞儿散文随笔

                             死者已矣,生者何堪?

 

按:大姨母陈瑞芳2010年8月30日凌晨于长春市医大二院辞世,享年86岁。以此,民国时期的四大家族之一的陈氏家族北方支脉也以大姨母的去世而画上了一个句号。

 

                                    


      我要以怎样的笔墨来叙述大姨母的一生呢?这个自从我出生后就及其疼爱我的大姨母就这样匆匆地走了,她入院仅仅14天就这样决然而去了,而这之前的两天还和老姐妹们一起玩麻将,这个健朗、坚强、豁达的老人竟这样给我们所有热爱她的亲人一个措手不及,至今,我的表哥、表姐还没有从心里接受她已经离去的事实。
      面对生死,多年来我早已淡然,面对灾难,多年来我也早已淡定。可是,当我领着女儿站立在大姨母的棺木前,看着她安静的睡容依然还是泪如雨下,一幕幕的往事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据说,我的外祖父是一个本着“地中自有黄金”的人,因此,他一生的积蓄都在买房子买土地,以至于最后得了一个“恶霸大地主”的罪名而被镇压,被打死冤死在他的土地之上。
     大姨母作为陈氏家族的长女,她肩负着很多需要她肩负的责任,这个陈家大小姐不仅仅是出身于名门的大家闺秀,还是一个毕业于国高的满腹韬略的女强人。可是,当时她面对陈氏家族落败的结局,又能怎么样呢?

     上百间的房屋,上千垧的土地几乎在一夜之间就都姓了“共”。在临危破败之际,大姨母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是,她果断地把家中金银都藏匿在一些贫穷的亲属家,毅然地把自己的小姨娘和年幼的妹妹从秦屯接到了长春市。就这样她肩负起培养教育同父异母的小妹妹(我的母亲)责任,直至,这个陈家二小姐在姐姐与姐夫的培养教育下以优异的成绩考上的东北师范大学哲学系。
     去年大姨母曾和我讲过:“你的外祖父是一个重学问喜才华的人,你妈妈上大学后我们回过秦屯,那时老坟还在,可文化大革命时期就被破坏了,但原址我还能找到,下次你回来我领你去看看,在你这一辈人中只有你最有学问,你的外祖父会很高兴的。你写作也应该写一写陈家的故事,很多事都应该留下来。”
     去年我来去匆匆,只和大姨母在一起待了三天,而今年我再回到她的身边竟是阴阳两隔,我没有去过我的外祖父的土地,而我的三个表哥都去过,我的大表哥曾和我开玩笑说过:“那土地可老大一片了,那都是咱们俩个的,就我们俩个有继承权,我是我妈的长子,你是你妈的长女……呵呵。”我的三表哥也说:“当我们的车走进那片土地,我妈就对我和二哥说:‘你们哥俩今天别墅、宝马的,比起你外祖父可差远了,这片土地都姓陈’。”
      时光匆匆,历史终归也成为了历史,陈氏家族的故事也终归都成了故事,随着大姨母的辞世,我们还有多少心情再去看看那一片曾经姓“陈”的土地呢?

 

                                   


      大姨母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在她39岁的那一年,我的大姨夫,一个才华超众、英俊豁达的中学校长,在去教育局开会回来的路上死于车祸,年仅42岁。
      他留下五个孩子和他的父母,就这样我的大姨母毅然肩负起一家八口人的生活重担,为自己的公公婆婆养老送终,把五个子女抚育成人,又扶植二哥三哥走上经商之路。
      当二哥三哥拥有了自己的工厂和商店后,我的大姨母没有忘记当年对陈家有恩的人们,她几次回到那片陈家的土地上走亲访友,把对当时对陈家有恩的人家一一报答,把他们的后人安排在二哥三哥的工厂与商店。

     她曾对我们说:“做人要记住人家的恩德,要有感恩之心。”也正如大姨母在《我的一生》的自述中给自己的结论:“我是一个刚强、纯洁、高尚的女人……我这一生都在为别人着想,唯独对不起的人就是我自己。”

 

                                   

 

      在大姨母的葬礼上,我的二嫂搀扶来一个老人家,她走到我大姨母的棺木前说:“大姐,我来看你,你要诚心忏悔你的罪过,向你伤害过的人真诚道歉,我来度你,高威也会来接你上天堂。”接下来她高声喊到:“高威,接你奶奶上天堂;高威,接你奶奶上天堂;高威,接你奶奶上天堂。”
      这个人是谁呢?我的记忆里她怎么这样的熟悉?
      葬礼结束后,老人家和我们在一起,经我的二表姐提示我终于想起了她就是我的李家姑姑,据说他的爸爸“李老虎”那个时候是黄栋屯的农会主席,她的妈妈和我的外祖母是表姐妹,这样她的家就成了那时逃命我的外祖父的避难所,而这个李家姑姑曾经和我的母亲从小在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就是那一个一生吃斋念佛、普度众生人了,也是去年在大姨母的亲力亲为之下为我的母亲超度的人了。
      她告诉我:“你的母亲已经去了西方极乐世界了,而你的外祖母还在天上。”
      接下来她给我们讲了超度大姨母的过程:“昨天,我在念佛经时有了一个很强的意念——高威。我想何不叫高威来接她的奶奶呢?于是,我就到了玉帝前对他说,我要度一个人上天堂,让高威来帮我,高威已经是玉帝身边很有权威天女了,玉帝答应了。接着我又去了地狱见了阎王爷,和他说我要度一个人,这个人对我有恩我要报恩,可有一个鬼说‘对你有恩你要报恩,她对我有仇我还要报仇’,我无言了,但我问她放人有什么条件,她说:‘你也把我度了’。我就答应了,阎王爷也同意了。今天,我在棺木前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高威带了俩个天神来,接她奶奶上天堂了。”这个时候你们不也看到了,你们母亲的脸由青而白了。接着她又说:“在我大姐火化过程中我一直在念佛经,我诵经刚完,她的骨灰就到了……。

     这时三哥对我说:“你做我车回去吧,我们走吧,你信吗?”
     我一直在很虔诚地听着,因为老人家一再讲:“信不信由你,你们就当听故事”。但我以前就听母亲和姨母都说过这个李家姑姑从小就异于常人的很多故事,而且文革期间都没有停止过念佛。而且老人家一直很疼爱的拉着我的手,我看着老人家澄澈的眼睛笑着说:“我信!”老人家也慈爱的笑了。

 

                                

 

      坐在三哥的车上,他又对我说:“你真的信吗?我可不信!”我说:“三哥,我们从小接受的都是无神论的教育,我们这一代人信什么?但是,李家姑姑是在帮助我们,我知道姨母上了天堂我的心里也是宽慰的,我祝愿我的大姨母在天堂一切安好。
     其实,我的信还不如说我希望死去的那些亡灵都能上天堂,就是不应该有地狱,人的一生就已经很不幸了,何必死后还要折磨他们呢?
     对于佛经博大精深的要义我历来是顶礼膜拜的,也看过很多佛经,在一些佛门朋友的点拨下也开悟很多禅意,可对于佛教的生死轮回却一直很淡然,也质疑。对于一些形式主义的装模作样我甚至很反感,也许,这些质疑和反感会促成我终将走进佛门?可佛曰:不可说!

 

后记:

     我的大姨母走了,她把无尽的思念留给了我们,这是人世间的一份真情在潺潺的流淌,没有尽头。可我的两个姐姐依然还在自我折磨着。因此,我给她们打电话说:“你们就是把自己折磨死,大姨母也不会回来了,要知道保重自己才好。” 
     常言道:“死者长已矣,活者且偷生。”

     近年来,地震、海啸、台风、泥石流、火山爆发、大水灾、大火灾……,死的人还少吗?可惜啊,人们还蒙在谷里,这些都是地球向人类实施报复的毛毛雨,一种小小的警告,小意思而已。大的灾难还在后边,不说世界,就中国的版图之上就23条地震带,这是吞噬生命的23张血盆大口,更何况异变的天体运动!

     那么,就别让我们还在死亡之上做无用功可好?也别再文人墨客似的悲天悯人的呐喊嚎叫可好?对于地球来说,我们不过是一些蝼蚁,是地球的垃圾罢了,无需当什么振臂一呼的英雄,也无需当什么伦理道德的圣人,我常想,只需活好每一天也许就是这偷生的全部价值。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诗歌:护身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