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畔丛菊
湖畔丛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5,117
  • 关注人气:3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惠学中文

(2008-01-18 00:17:25)
标签:

育儿/亲子

分类: 小惠

我的学业结束后就发现生活中多出了很多时间。跟小惠爸爸商量后,我决定把这些多余的时间用在女儿身上。于是上个星期天小惠在我们州立大学附属的中文学校开始了人生第一堂正式中文课。

 

其实小惠从一出生就开始接触中文了。那时我父母来探亲,所以小惠一出生就是由外公外婆带着。外公外婆英语懂得非常非常少,他们和襁褓中的小惠交流时就是用中文。说是中文,其实是不标准的中文。外婆不会说标准的普通话,说的全是上海话。外公还好,能说普通话,但是他的普通话带着南北两方的口音,所以也不标准。我在家里跟小惠爸爸说英语,跟我爸爸妈妈说上海话,和小惠开始还说普通话,后来我也给搞糊涂了,就偷懒和小惠说英语了。外公外婆在把小惠带到9个月大时就回上海了。虽然那时小惠还不会说话,但是我和Steve坚信小惠已经有对中文的印象了。

 

等外公外婆第二次来探亲时,小惠刚刚满三岁。那时她在语言能力上的发展已经超过了同龄的孩子,能非常清楚地表达自己了。这样的超常语言能力仅仅是表现在英语上,小惠的中文水平只限于类似“小屁股”,“喝奶” 之类的实用语上。为了和外公外婆建立感情,那时我们让小惠每周三天呆在家里和外公外婆玩,其余两天上托儿所。

 

在相处的第一个月中,小惠和外公外婆基本上是用手势和简单英语单词交流的。但外公外婆对小惠说着所谓“中文“时,小惠是只听不说的。到了第二个月,有一天小惠拉着外婆的手要外婆陪她玩办家家时,她突然蹦出一句:“外婆,侬哫唔睐!(上海话:外婆你坐下来!)” 这么突然一句标准的上海话把在场的外公和外婆都惊喜得不轻。惊的是这个小囡竟然会说上海话,喜的是总算能和这个小囡交流了。接着外公外婆又发愁了:上海话毕竟不是标准的中文,这会把小孩的中文搞坏的。等我们回来后外公外婆告诉我和小惠爸爸后,我们安慰外公外婆不要担心,因为小孩子的语言适应能力非常强,只要我坚持给小惠将普通话,小惠的中文会没有问题的。在后来的五个月中,我们家里的语言混成了一片。鉴于外公外婆的人多势众,到最后连小惠爸爸也开始用上海话单词和他们交流了。结果是在这场三种语言的混战中,我只能缴械投降,放弃了普通话。

 

再过两个月,即今年三月十五号,小惠的外公外婆又要来探亲了。吸取了上两次的教训,我和小惠爸爸决定把小惠送去上正式的中文学校。这个中文学校是由我们州立大学的华人学者开办的,课程从幼儿园(K级)级一直到中文九级,外加数学和SAT补习班,讲课全部是用中文普通话。因为现在是春季班,小惠成了插班生。

 

上个星期天当小惠坐在第一排听课时,我一直坐在教室后面里做笔记准备回家给小惠巩固。小惠的中文老师几乎不说英文,估计对于小惠来说简直是听天书。她不停的回头看我用眼神求助,我只是用手势鼓励她专心听讲。当老师开始在黑板上写上:“这是什么颜色?这是红色。”并要求这些孩子们认字读音时,我吓得差点从座位中掉了下来 – 我女儿连普通话都不会说,她怎么会认这些字啊!朝前看看坐在第一排女儿,没想到她竟然在跟着老师认字读字。回家后告诉小惠爸爸这中文课的高深程度,他竟然高兴极了:“下个星期天我和你们一起去,我就坐在后面免费听课吧。”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天天和小惠一起复习学过的中文颜色。每看到一样东西,我总是用普通话问她:“这是什么颜色?”小惠基本上已经掌握了“红色”,“黑色”和“粉红色”。她对于蓝色和黄色还有些困难。至于橘黄色,她的发音竟然是山东口音的,每当小惠说橘黄色都把我笑死。还好小惠的积极性和幽默感非常强,看着我笑痛肚子,她说:“妈咪我盼着下一堂中文课呢”。
 
IMG_0032_1_2_1.jpg
 
IMG_0032_1_2_1.jpg
小惠和在加州读戏剧大学的堂姐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