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翰斋主人
翰斋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3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延河》2018·11(下半月):千古劫(组诗)4首

(2019-01-31 10:30:24)
标签:

2018

刊物

诗歌

分类: 2017-2018

《延河》2018·11(下半月):千古劫(组诗)4

 

千古劫(组诗)4
天界

梅黄劫

今晚的江南,烟雨桃花
温柔得像我眼睛。而你细踩莲花的碎步
却在我的目光中轻盈地逸去。尽管我已经抚摸了你千百次
而我哀怨的叹息,还是没能留住你清丽的身影

燃上薰草,我又看到传说中的那个
清幽怡然小园。那间温馨而又雅致的小楼里
流露出一个淡淡倩影,低着头
正把一朵黄花,在发髻里
插了又插

江南的云还在飘浮。红船绿衫
一双白嫩的手轻剥着莲藕,几声掩嘴的嘻笑
惊起一滩鸥鹭。河岸边香草丛生
暮色茫茫。天黑了,点上一盏青灯
不知是谁还在抒发那些
忧伤的句子

我只是一个婉约女子,谁把我的情愁
写成了恨。千年来,我还是那棵
烟雾朦胧中的野草。像满城飘舞的柳絮
梅子黄熟时的绵绵小雨

你叹了口气,斜靠在窗案。我远远地看到你
终于滴下一颗噙了多年的泪。披件外衣
月光从唐诗宋词的字里行间消失


红尘劫

我把一团翻滚的云用目光撕裂,顺手抛进
松涛遮掩了几百年的破旧院子。门就
吱呀地开了。钟声迎面。一双枯手
一缕佛音。几条淡刻的皱纹

你衣服穿得明显的臃肿了。可以隐约地看到
那个早逝的春天。露出的十指细长,无光
拈一根柳枝。拂一下水,脸上就开出一朵干瘪的桃花
我把你的目光接住。风停,飞燕穿檐

记得那个晚上,我一口吹灭红烛。轻风细语
你轻颤了一下,月光就碎了
这时,一群铁骑闯进。我还来不及拔剑
血就溅了你一身

一年后,你成为别人的女人。又一年
那个被你叫王爷的夫君就莫名其妙地死了
第三年,在我埋身的地方,有一个
叫如玉的风尘女子,在那里搭了一间尼姑庵
自称绝尘师太


金陵劫

你这繁华竞逐而又悲恨的古城
连坐了一千多年的龙椅,都已经发霉
朦胧中,我把你悉悉索索地摸了大半个晚上
你却像个极其温柔的女子,小心地褪下
一件又一件衣服,忽然露出眩目的红兜兜
酒醒。目光停顿

月亮刚落,红灯残酒
秦淮河上的船还在咿咿呀呀地摇晃
那些粉颈黛颜,正做着江南艳梦。把
玉树后庭花唱了又唱。装出一脸虔诚
在老夫子门前立满牌坊

门外楼头,星河鹭起
我正当壮年,性欲旺盛。又有阿丽百般缠绵
笙歌醉舞。管他什么江山社稷、擒虎放虎
国可亡,但不可羞辱于我。后庭遗曲
可是我的传世之作

我叹了口气,再开瓶桂枝香。刚剪一片西风下酒
就听到有人对我哭诉春花秋月何时了
对于这事,我向来是一脸的鄙夷
哪知,他还是不要脸地继续说垂泪对宫娥的故事
我十分生气。骂了一句:狗屁的春去也
你早该去天上人间了

一恍惚,滔滔江水,翻滚了几千年。江面
几十万个睁着眼的灵魂在沉浮。白晃晃的耻辱啊
让我心痛地痉挛。仰头,把酒一口喝完
合上眼,无梦

 

桃花劫

那晚,她把手精心修剪一番。再给你
倒了杯绍兴米酒。其实,你喝不喝都无关紧要
但说什么东风恶,欢情薄呢?害得人家
晓风干,泪痕残
还病魂常似秋千索了几回

月亮像一朵桃花。被目光一掠,就落了一地
你把几行破句挂在墙上。说自己在伤心桥下看惊鸿照影
凄绝悒郁。你说,我还活着,要写一些空回首自伤
无人会的诗词流传。还要让诗境石更玲珑嶙峋

沈园的腊梅开了,峭然独立。风一吹
就扬起光秃秃的柳枝。溅起的雪花漫天飞舞
刺痛了眼睛。却惊不醒你骨子里愚忠礼教的梦

八百年后,一对情侣牵手过来。女的说:
瞧!多缠绵的爱情啊!瞬间,就穿越了时光
男的说:你呀!近亲怎能结婚?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