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翰斋主人
翰斋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3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台州文学2017年·4:先读为快——周清波诗集《云过屋檐》有记

(2018-05-25 09:56:45)
标签:

2017

刊物

评论

分类: 2017-2018
台州文学2017年·4:先读为快——周清波诗集《云过屋檐》有记
台州文学2017年·4:先读为快——周清波诗集《云过屋檐》有记

台州文学2017年·4先读为快——周清波诗集《云过屋檐》有记

 

点击台州                        先读为快

——周清波诗集《云过屋檐》有记

 

 

 

1999年到2015年,这本诗集选编了清波长达16年的诗作。或许和大学时期就离开家乡有关,诗集中乡愁有关的选作较多,其次是关于山水和亲情。《云过屋檐》是他即将出版的第一本诗集,100来首,精选并能代表或体现他各时期创作特点的一本诗集。

 

说清波这本诗集之前,我想借机说的是,当前许多接近8080后出生的青年诗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少作品大都充满个性和强烈的情绪,那种氛围,有的很吸引读者。作品充满个性和强烈的情绪当然是好事,甚至是难求的。但他们对语言、意象、心情等的把握并没有进行更为恰当的节制和协调,很容易出现并导致诗美学意义上的破坏和崩溃。一个成熟的诗人,肯定会自觉地规避这种放纵。从古至今,我们阅读到的好作品,在整体格局上,都是和谐的——它不会出现局部和整体分裂的状态。反而在细节上,所选用的元素会更符合整体需求。

清波的诗用语纯朴,关注细节,情感真切,稳重,沉着,整体把握得很好。他的诗没有上述中说的那种情况。他善于捕捉和营造意境。特别是关于山水景物的诗,更能体现出他内在的机智和灵性。从本质上说,他这么多年所写的诗,格调一直是抒情,继承传统,遵循美学的原则。我想这应该就是他自己所追寻和坚守的诗理念。

 

事实上,对诗的鉴赏,几乎就是因人而异。而好诗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没有人能准确回答。——它的范围实在太广泛了。甚至,连基本标准都很难说明白。毕竟,诗是一种意味和相对抽象的东西。任何一次组合,都会出现意外或意想不到的变化。2000年前的亚里士多德说:诗就是神语。因为那时较稳重者的诗,起始于制作颂神和赞美(见《诗学》亚里士多德)。说得确实有点深奥了。可能是文化差异吧。诗其实哪有这么复杂,都是评论诗的人想出来的。而2000多年前亚里士多德的老先人孔子说诗有六义,简简单单,人们看得懂,听得明白。即使比较复杂,包罗万象的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也没西方诗学这么神秘诡异。当然,有人会说,西方诗歌加入了宗教、生命和死亡的意象元素,诗就变得神语了。这话有理,只是,谁没生命和死亡意识?至于宗教,它是信仰。这倒确实是个问题。

现代汉诗经过近百年演变,六义的文本还是可以继续的。事实是一直都在继续。语境和物象变了而已。只要细心,就会从清波这本诗集里看到许多传统但成功变异成现代意境的文本。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手法的运用和选择。——不要太在意别人怎么写。甚至很多意见,也是不牢靠的。重要的自己怎么写。坚持自己的理念,要知道现代汉诗已经打破了所有格局,是没有定式的。能写出一种特色,就是别人的样板!

从不认可到认可,必定有一个过程。然而,怎样才算认可?还是低头写自己的诗,让别人去说吧。认识清波十余年了,我觉得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没错。十年磨一剑。而且,他是低头磨的,不浮躁,不哗众,不张扬。比一般人真诚,比很多人用心。

至于标准,好比一道茶,吃的人口味不同,好色不同,所答结果就不同。但茶毕竟是茶,口味不同,只要人们喜欢,就是好茶。诗就不一样了,这高度精神的东西,就是吃得怎个饱,也会饿死。于是,极少数需要它的人,更加挑剔它好坏。

挑剔没关系。要紧的,是如何挑剔。谁来挑剔?

说实话,我挑剔不了。因为我只能代表自己。或者,最多代表和我观点类似的一部分读者。

 

清波来台州工作有十多年了,乡愁必定是在他骨子里的东西。我不清楚乡愁是什么。我只知道外出一段时间回来,看到街上的景物都很舒服。清波又怎不舒服他母亲为他煮的热气腾腾的番薯粥(见《云过屋檐》一诗)?煮番薯粥也就罢了,你再看看:屋檐下,稚嫩的燕子,瓦缝,房梁的蜘蛛,南瓜,玉米,还有火钳,灶台,柴火,藤蔓。这些东西只有他老家才有。城市离乡村太远,必定有一种无法找回的遗失。

有心结才有诗。或许这是一种病态。但哪个好诗人没这种强大的情结?

清波有。于是清波的诗中便有了让人恻隐和心动之处。毫无疑问,乡愁是心病。他诗中的每一个家乡符号,从他诗中展现出来,就是一味药。这药治不了别人,只能治从周庄出来的自己。谁都不会说谎——能治自己病的药,必定是难得的好药。

清波2001年写的《布谷四溢的田畴》,多美。虽然略微散化,但就是一幅很完美的乡村淡墨。我相信大多城里人,会喜欢上这样的田畴。和这写得同样有味的,或更有味的,手法也不类同的,如《感谢春天》、《飘满雪花的故乡》、《故乡的月亮瘦了》、《老了的村庄》等,都有着让人喜欢的理由。

 

多年前我曾提及,最能反应一个诗人灵性的,或许就是山水景物诗了。

写山水景物很容易。但要把它写活,写得物我两融或物我两忘,很难。当然,写出古人所说的“脱俗”和“传神”,就更难了。这需要情怀和禀性。

我不能准确地判断出清波诗创作的根源。但从他的语感和意象以及手法来分析,他继承的是传统诗学,西方诗理对他影响较小。或许正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灵性才能真正从他的山水景物诗里得到充分体现。

当然,这么说,不是在贬低高大身材的西方诗学中缺少这种情怀和禀性。

中国传统文化讲究的是情怀。而最能体现情怀的,也就是山水景物了。这是中国漫长的历史特殊原因造就历代文人以此而为。众所周知的竹林七贤如是,陶渊明,李商隐,张志和等等如是。明清寄情水云间的隐士更多。一个天台山,就可寻到无数高妙之人。

清波写老寺,写古梅,写九遮山,写月夜下的北山等等,空旷洗炼清奇睿智,形态各异,有高古的气息,有紧迫的现代感,也有禅意。传统精气神三昧,在他这些诗中得到很明显的体现。

能写出《月上北山》、《我闻到了春天的味道》等诗,清波就是一个有道法的诗人。而让我更为惊讶的,是他写于1999年的《文人时代》,和写于2000年的《寻水记》。15年之前,清波应该是刚20出头的小伙子。

 

好的诗形象上大致可分两种。一种比较深奥复杂,讲究内在力量,精神因素和陌生化意象,读起来相对费劲,但诗中透露出来的特殊气息,又迫使你围着诗打转,然后在猛然一瞬间,你被深深打动,抵达你的灵魂。另一种便是一目了然,游走于精神内外,但又回味无穷。

而两者其实并没有什么优劣之分,手法和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如果把第一种归化为上世纪80年代精神复苏和开始普遍受西方诗学影响后而形成的一种无与伦比的;甚至是中国新诗最重大的革新之一,那么,第二种就是对中国伟大的传统诗学的继承、发展和演变。历代诗人为之乐此不疲,前仆后继,实谓可敬!

老庄说得好:天地初开,元炁未分,浑沌为一。那么,天下武功(或诗学),万流归宗。宗,便是一了。那么一是啥?万物之本也!诗的本质,是精神。所有修为来自于思想。诗到一定程度,技巧便是贯穿始终的手艺,而形式,道具罢了。

 

显然,清波选择了后者。于是清波的诗便有了上文中提到的传统三昧。这是相对本性和完整的一种诗学——起码,继承上没有断裂。至于思想和技巧,除去乡愁,除去亲情,甚至除去他的山水景物,上述提到的那组不长也不短的《文人时代》和《寻水记》,便可说明清波是优秀的(我不知道当年写的这两组诗,是否已经过今天的他处理。当然,即使是当前处理过,也更能证明他目前对诗有高度把握的能力)。

以前写评论,我会按照传统手法,先分类作品,然后挑出几首好诗,挑出几个好句,引用并加以分析。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对这种简单的套路不感兴趣了。——我会大量或整体,全面地阅读某人,然后对他的总特性进行剖析、总结。确实有点费心,但更深入,更有乐趣。

时代变了,一切也都变了。

诗人生活得优秀不优秀并不要紧。要紧的,是诗人的诗优秀不优秀。

换而言之,清波的诗优秀不优秀,我说了不要紧。要紧的是读者。所以我不多说——真正的,有心的读者,必定是智慧的。

佛普度众生,哪怕一个最没文化的人都可以向佛,心善即可。而诗肯定不是大众读物。诗是道家一样的珍宝,不是常人就可得道,更不是谁都可读个舒服的。那么作为一个诗人,别指望自己的作品都会被读者喜欢,更不要让自己的诗,成为大众读物。

就让这本诗集《云过屋檐》留给爱诗,懂诗的人吧!

                                                 2015-8-28·黄岩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