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翰斋主人
翰斋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3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东部》2017年夏卷:坐在夜的锋机上感受神秘——曹必胜诗集《守夜人》综述

(2017-12-14 11:38:19)
标签:

2017

刊物

分类: 2017-2018
《东部》2017年夏卷:坐在夜的锋机上感受神秘——曹必胜诗集《守夜人》综述

《东部》2017年夏卷:坐在夜的锋机上感受神秘——曹必胜诗集《守夜人》综述

《东部》2017年夏卷:坐在夜的锋机上感受神秘——曹必胜诗集《守夜人》综述

《东部》2017年夏卷:坐在夜的锋机上感受神秘——曹必胜诗集《守夜人》综述

《东部》2017年夏卷:坐在夜的锋机上感受神秘——曹必胜诗集《守夜人》综述

《东部》2017年夏卷:坐在夜的锋机上感受神秘——曹必胜诗集《守夜人》综述


◎《东部》2017年夏卷

                    坐在夜的锋机上感受神秘
                            
——曹必胜诗集《守夜人》综述

                               


   
从《生命的韵律》到《守夜人》,短短一年里,曹必胜似乎经历了一次“命数”的脱变。他去除了不少随手、粗糙、流俗的东西,从原来的奢侈、空洞、浮华、旖旎逐渐走向朴实、沉着、理智和严谨。作为一个诗写作者,这是非常值得庆喜的。从他自身对诗理念和诗创作的变化来看,曹必胜在诗路上的摸索是有一定收获。

                            
(一)

   
《守夜人》里有不少让人眼睛一亮的东西。比如第一辑中的:/毫无疑问,我喜欢金子/喜欢这有着妖艳光芒的金子/渴望遭遇你/就像遭遇一场爱情/《金子》(1)。“妖艳”一词,异象突起,让诗歌充满魅力。/荒芜;一些荆棘/这样茁壮地发表宣言/不用点心思耕耘/领土,不再属于你/《花园》。简单的哲理,却也让诗歌的品质得到应有的提升。/你就是我的蘑菇/在我怀里/一定要无所顾忌/比如灵魂,不要戴着帽子/《蘑菇》。果断、强硬,有一点男人的霸气。其它还有《想》、《疼痛》等。

       
□救赎
   
   
黝黑泥土里,播下一粒种子
   
海誓山盟
   
像嫩芽,拱出地面
   
漫无边际
   
   
而一些世俗。一些
   
柴米油盐
   
以及谩骂与谎言
   
迫使信任长出
   
翅膀。将瓦蓝的天空划出伤痕
   
   
三尺之上
   
并没有什么永远长明灯
   
那些细腻,灵犀感应
   
成为传说,在风中飘荡
   
杳无踪迹
   
   
我该用什么解开
   
灵魂的束缚,以及虚无
   
   
这首《救赎》,深沉理性,格局稳重,措辞精炼,形象思维捕捉细致,内心扣问得体有力。结尾/我该用什么解开/灵魂的束缚,以及虚无/赋予了诗强大的生命。
   
有意思的是组诗《悲秋》。一个诗人,笔力如何,重要的还在于思想。《悲秋》里,树、果实本身成熟过程和成熟后的一种疼痛和喜悦,与常规思维下的收获形成一种思考和辨证。形成一种悖反心理。树、果实在这里既是物象,也是情感、心理以及伏在体内的欲望和冲动。它们之间透露出矛盾,挣扎,失落和心安理得。

   
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影响或薰陶下,任何一个诗人,要是心中没有或没有过古典情结,那是非常可怕的事。而更可怕的是,新汉诗的书写,始终转换不了和走不出古典意境、古典用词。古典是一种美,是一种继承,是一个人内存量的展示。但假如新汉诗仍然是古典写意,就会失去新诗存在的意义。
   
《守夜人》第一辑中,保留着作者不少以前的作品。古典情结浓厚,用词取境华美,旖旎。像《今夜  我用月光烘烤》,《今夜,你在哪里弹奏月光》,《一江春水》,《幸福,胭脂样醒目》,《在水伊人》等等,大量的篇幅,古典痕迹太浓,大都显得空洞、浮华、辞藻艳丽软弱。虽然经过近期的处理和修改,但并不能改变这些作品的命运。当然,其中也有写得比较成功的,比如《杨柳依依》,《寂寞是锁》、《雨季》等。
   
《杨柳依依》的结尾很有意思,/
而《诗经》中的片片柳叶/像一柄柄利刃/扎满身体/前面穿着一身华丽衣袖,缠绵悱恻,而结尾却突然用上了现代甚至是后现代的陌生化意象和解构语言,合理的使用,强烈的对比,让人忽地耳目一新。《寂寞是锁》,体现出一种婉约、多情、华丽、高贵和自省。或许,在古典情结上,曹必胜内心向往的就是这种韵味吧!
   

           
□雨季
   
   
江南,以一个无声姿势
    
弥漫出思绪,像炊烟袅袅
   
山峰,也柔软起来
   
挥之不去
   
   
细雨,缠缠绵绵
   
浅浅嘲弄远远近近灯笼上的白纱
   
像相思,一滴滴细细碎碎
   
暗地里哭泣
   
而遥远的人啊
   
却如深山里的梅花鹿
   
   
天空。没有飞鸟
   
思绪飞舞,像雨撒遍土地
   
无边无际
   
庄稼疯长,碧绿流淌
   
像我愁苦的相思
   
   
我曾在《阅读曹必胜及小记诗集《生命的旋律》》一文中说过:抒情、内向、厚实是他骨子里怎也逃避不了本质。读他的这类情诗,犹如感受一个古典女子穿着一身朦胧飘缈的轻纱在月光下裸着身体漫步。他带着一种羞涩的心态把自己的思想呈现出来。他作品中的人物、情景是抒情、朴实的。这首《雨季》,华丽辞藻的外衣里,隐藏着细腻的文笔和情思。古典的浪漫情怀和现代解构相互融合,形成一股特殊的诗味。而像《我爱佳人》等历史题材的组诗,太过重于历史事实的描述,没有从题材中让“诗”走出来,尽管写得中规中规,而诗艺和诗性却偏弱了。
   
诗歌的情智必定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结合体。一首好诗,它的诗内核往往是极其微小的,但它显示和延伸出来的意义,却可以很大。《枪或者炊烟》、《栅栏》、《守望》里,都隐藏这样的意义。但像《花朵》、《挽歌》等,写得都比较漂亮、饱满,但从严格要求上来说,它们的内容都显地空泛了。《对立》的思辩合乎常理,只是写得粗砺。

                             
(二)

   
山水游记类的题材比较难写。但在第二辑中,不少新作都展示出他目前突飞猛进后的诗艺和诗性的东西。这些,在他第一本诗集《生命的韵律》里是很难见到的。像《三月,油菜花开》、《西山桃园》等,写得轻松、灵活,随意,诗意暗中流转又有哲理。像《北岙纪游》、《永安溪畔》等,“物”、“自然”、“我”三者之间形成了诘问和反思,比如:/回想万家灯火/怎么也想象不出/竟是有着水的妖娆/《水库》。/这发电房,多像水电人/外表安详/内心火热/《发电房》。/我只好屏住呼吸,轻轻走过/惟恐,被深深吸引/《夹竹桃》。写《松树》:隐藏在黑夜里。毫无声息/像巨大的梦/所有寄托,像松针/纷纷落到地上/。写《溪边矮墙》:就像我。/看着,河水曲折流淌/凝视的目光/不觉,站成颓废/。和许多写景有别的是,作者把物我融为一体。这是一种高明的应景写作,也是一种有一定难度的写作。同时,也说明了曹必胜的诗艺在原有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提高。永安溪畔》里,《鹅卵石》的收尾很精彩:静静躺在溪畔。像一个哲人/深入思考生存的含义/。把溪流拟为见证历史的哲人,不仅很是形象生动,更是把溪流写活了,而诗的境界也因此突然得到提升。而《雁荡乐章》、《仙居八景》等,尽管在想象力有所创意,始终太写实。
   
这辑里,我更喜欢《山冈》和《隋塔》。
   
《隋塔》的手法和
《溪边矮墙》结尾类似,但整体更富有理性和坚硬的穿透力。它揭露出一种现实生存的问题---塔和人之间存在着一种辨证。这种关系,看似很简单,但即使用一生的时间来感悟,也不一定能成为“隋塔”
   
        
□山冈
   
   
像一尊巨大的石狮子
   
蹲在土地上
   
春去秋来
   
不曾移动分毫
   
   
偶尔有一天,一只鸟
   
飞过。清脆叫声
   
穿越山冈
   
直射碧蓝天空
   
   
想努力挺起身子。无奈
   
姿势已成习惯
   
刹那,犹豫
   
鸟影消失,沉寂
   
   
《山冈》写得精致。同样是对比,但更轻灵、洒脱。让读者在极少的阅读负重里,心领神会那种当机遇之神向你伸出幸运之手,却又眼睁睁看着失去的失落和内心的挣扎以及苦恼---当久积而成的习惯成为一种生活,那么,这种习惯其实就是可悲的麻木、自大。而活生生的现实里,日益安逸的人们,恰恰越来越习惯于这种隐藏着的麻木。一旦受到挫折,一旦梦想成空,他们脆弱的心理,往往就会变得沉重或处于崩溃状态。

                             
(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园。
   
这麻雀,它们的坟墓/是广阔的田野/还是人们硕大的肚子/《麻雀》。
  
《麻雀》给了人类一个思考。同样,给人类自己的生存环境提了一个严峻的问题。诗歌本身可能并没什么意义。但能带给人们思考,能带给人们一种美的诗歌,就它最大的功用和意义。这辑《家园》,写得比较深情,《祭》、《土地》、《老屋》,直接地表达,让人疼痛伤感。而《
看街景》、《回到村庄》、《牧歌》,这样的作品,这样的写法,个人并不欣赏。曹必胜在诗歌中运用的对比手法引出的思考是值得赞赏的。比如《一群马铃薯》:明天又该是谁,把我种在土里/又把我挖出来//从黑暗地牢里/转向阳光束缚中/。诗歌需要这样的延伸,它内核有这样细微的存在,诗的立足前提就已经构成。
    人性,是文学作品永恒的话题。这首住在父亲命里》,用朴实的铺垫和叙述,揭露了现实存在的一种现象。结尾:村人说/他们住在父亲的命里/多么幸福/,让人震撼。像刃不见血的过程,却猛然在你心里感受血淋淋的一幕。无疑,这首的处理是成功的。
      

       
异乡人
   
   
多少年了。
   
和月光,方言,一起奔波
   
总想起故乡的小河,马铃薯
   
以及袅袅的炊烟
   
   
我知道故乡的门,并没关上
   
回家的脚步
   
越来越轻
   
生怕惊扰了远方的梦
   
   
天色渐渐暗下来,一阵阵鸟声
   
像母亲的呼唤
   
麻木的乡音,苏醒
   
   
炊烟熟睡了
   
月光照在小河上,蜿蜒而去
   
   
故乡的题材,早已被人写烂,优秀作品比比皆是。但如何在众多的作品里不重复,并彰显自己的个性和特色,却是个很大的难度。
异乡人》的手法、语言、意境、诗性都得到了很好的融合。曹必胜的诗除了古典情怀的那种,大多的诗都缺乏一种江南特性。但这首诗,显示出他的细腻和悠远。/炊烟熟睡了/月光照在小河上,蜿蜒而去/。这样优美的意境,是具有灵性的。而写出这样的意境并不难,难得的是,它浑然天成。

                              
(四)

   
汶川大地震,一夜之间,几乎让所有会写字的人都成为了诗人。这是可悲的---是诗歌的悲哀。但由此,恰恰也反映出人性的一个共同点:悲悯。
   
悲悯情结,更是一个优秀诗人必须要具备的。
   
只有大爱,才有大胸襟,大情怀。但是,诗歌却始终处在“细”和“尖锐”中。就是说,没有真正感触的爱和体会,都是肤浅的,也绝对写不出相关的好诗。许多“大”作品,“优秀”作品,看似刻骨铭心,但伪艺术成分肆行。那种沉淀下来的,深刻、真实的东西实在太少。
   
诗,不需要花言巧语,更要远离空洞。只有真切感受到“痛”和“幸福”的诗人,才会受到诗神的青睐。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
   
《大爱无声》一辑里,有不少感人的诗句。但大多是些应景之作。我喜欢《上灯》的率真。

       
□上灯
   
   
又到了元宵上灯时节
   
站在父亲墓前
   
风吹过树梢
   
像父亲的低语
   
“做个质朴的人”
   
   
我点蜡烛,烧纸钱
   
父亲,这火光
   
像我忏悔的心
   
只支持一时的颤栗
   
其余,纸醉金迷
   
占据我身体
   
   
你在里头,听着愿望
   
父亲,我已经继承了
   
苦难、谦卑和奴性
   
违背了教诲
   
摇曳的草叶是你的疼痛么
   
   
不要埋怨我啊
   
我离去时噔噔的脚步
   
就是生活
   
在丈量人生
   

   
它更接近神灵,接近人性,接近自我。这是可贵的内心独白。在神灵(父亲)面前,它拒绝了虚伪,撕下面具,把自己还原为真实的自己,把自己的思想、灵魂、欲望……赤裸裸地展示出来。刚性有力,毫不含糊,远离了呓语般的软弱。

                               
(五)

   
曹必胜的诗大多平稳,在视觉和构思上缺少一种新奇。我也注意到,他的诗里也有不少好句子好意境,比如:/这时候,街灯/和我是平等的/只不过,它站着/我,坐着/《街灯》。/温暖的炊烟,熟悉的乡音/该用哪种途径抵达/《雪路》。/站立起来。有多少夜晚/曾这样不知不觉流过/我们都把时间/看得太轻/把生活/看得太重/《流淌的夜》。/平凡的日子/如指纹一样回旋/《平凡的日子》。等等。但整体偏弱,变化不多,穿透力不够强。
   
从特性上说,
抒情、内向、厚实是他骨子里的本质。古典情结明显,现代或后现代成分较少。他的诗远离一种“暧昧”和“荒诞”,他的用词酌句取意等都比较中规中矩,少有叛逆和现代那种废墟感、冷漠感。假如比喻他是一个用词老实的诗人,可能有点形象。他通过自己朴实的写作方式,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和要说的话本分地表达了出来。
   
这是可贵的。
   
而诗创作是形象思维,即允许想象和象征。我相信一个优秀的诗人,他本身不会满足于单纯的情感发泄和诗意表达。他总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诗创作变成一种自我超越和灵魂上的救赎。他会毫不犹豫地为自己设定难度,行走在悬崖边缘,冒险地对诗语言进行最大功用的再造和为自身的穷迫进行搏斗。从而,颠覆自己,超越自己,把自己送往一种极致。
   
这种近乎自我的“虐待”,是痛苦的---它需要巨大的勇气!
   
我想,曹必胜的诗歌中是否缺少这种冒险精神呢?要经过多久的磨练,才能出现呢?我倒看中《二月十四》的结尾:/不安定的因素/从今天,起航/。它超出了常规,那种悖反思维,构成叛逆。再比如《秋雁》:岩石摔碎你最后一声唳叫/惊醒满山寂寞/成片成片灌木站起/掩盖累累白骨/。虽然生硬粗糙,但总算打破了无生机的平缓,让陌生化意象得到呈现。让诗经历了一次诗性和用词的冒险。
   
当然,我也注意到曹必胜还有不少作品开篇写得挺有生机,但后续硬是上不了。这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浮躁,不够冷静,思考欠周详,诗艺掌握不够,以至后来脱轨。比较有代表性的,有《中秋》、《心情》、《失望》、《
松树》、《拥抱春天》等。
   
还有一种叙述性的陌生化手法,写得比较理想的,有《城堡》。板块状的结构,气息绵延,浑厚,意象丰富,陌生感强,情绪饱满激越。这样的写作难度较高,稍不留神,就会把气运到岔口,导致整体崩溃。不知道曹必胜本人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中写出此诗呢?但《城堡》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披着现代或后现代解构主义的外衣,骨子里,仍然是传统手法。整体语言和意象不够陌生、尖锐、鲜明、硬朗。

       
□城堡
   
   
我骑着时光的白马,奔向你
   
哒哒的马蹄声穿透城郭
   
月光片片破碎,像飞洒的汗水,
   
滋养激越的生命,这是唯一
   
带着满腔热血和忠诚信仰
   
冲向遥远,冲向地平
   
征程漫漫黄沙,四季中
   
庄稼逐渐走向成熟
   
土地执着地表达自我
   
像历史悠久,传递坚强
   
太阳炽热,显示热爱
   
温暖,照我飞驰
   
这都是为了一个梦
   
为了你;为了到达你的城堡
   
希望在长矛面前,城堡,轰然洞开
   
                               
(六)
   
    我不知道曹必胜为什么把他的第二本诗集命名为《守夜人》。
   
但“守夜人”一词让我感到兴趣。像古埃及法王用干瘪的嘴发出的咒,本身就隐藏着一种巨大的神秘。在我认为,不管你是否逼开了它的锋芒,都会被盅惑。
   
夜是咒,而守夜的人,内心那种神秘,我想是诡异的。诗人被赋予的定义之一,就是和神进行密语。然后,把神伟大的智慧传递给心智混沌的人们。
    /
而守夜人,举着灯/为谁照明?是谁迷路?/所有世间万象/都在灯下显露无遗/。曹必胜是诗人,我相信,他就是这么坐在夜的锋机上,感受内心涌动的神秘和肉体的消亡。
   

       
守夜人
   
   
灵魂永远不会宁静
   
触角,伸进夜的深处
   
——大片大片花朵
   
将大地笼罩
   
   
静谧。黑
   
在燃烧。像虚无
   
无止息地堆积
   
高贵与卑微、贫穷与富裕
   
在平等中睡去
   
   
而守夜人,举着灯
   
为谁照明?是谁迷路?
   
所有世间万象
   
都在灯下显露无遗
   
    一首成熟的诗,除了诗艺,还需要存在一种思想和揭示。《守夜人》深沉、厚积,内心触摸细腻,思想成熟,手法纯朴,诗内部的张力和外部的直接冲击都捏拿得有分寸。读这样的诗,才会感受一种生命的高贵,灵魂的颤栗。
    曹必胜目前的诗比较杂糅,个人风格和个性并没明确形成和展示。我想,异乡人》的轻柔,《山冈》诗性,《守夜人》的厚积,《救赎》的深沉理性,城堡》的绵延、饱满激越,五种手法的运用,是否更值得他深入呢?在今后的创作中,我真诚地希望他能像这条“牛”一样,/静下来。/自在地吃着春草/对周围的事物/视而不见/《桃源禅寺》。

                                       2008.6.28 
天界.黄岩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