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翰斋主人
翰斋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3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东部》2017年夏卷:印象牧云

(2017-12-14 11:03:42)
标签:

2017

刊物

分类: 2017-2018
◎《东部》2017年夏卷:印象牧云

《东部》2017年夏卷:印象牧云

《东部》2017年夏卷:印象牧云

《东部》2017年夏卷:印象牧云

《东部》2017年夏卷:印象牧云

《东部》2017年夏卷:印象牧云

◎《东部》2017年夏卷         印象牧云

 

 

1
   
牧云者,其名金洪标也,台州临海人氏,临海大田小学副校长。另一身份是书法家。在我所结识的文人酒友中,他属于敦厚守信、爱憎分明、不狂傲、低调又有才学之人。

认识牧云,是在十几年前。那时虽未谋其面,但通过网络,经常去他的新浪博客“牧云轩”看书法作品。慢慢知道他是台州小有名声的青年书法家。慢慢知道我们同年出生,知道书法是他唯一的喜好。而我从小练习书法,后来一停笔,竟是二十多年,如今,书法是我耿耿于怀,并埋在心中最敬畏最奢侈的一件事。因为诗歌占用了我全部的业余时间。也因为这个原因,我和牧云慢慢有了交流。然而,他是木讷的。

他并非是个善于言辞的伶俐之人。

 

2

初见牧云是20087月,一个夏风凉习的晚上。我们一车几人去临海拜访他。也是这一次,让我对牧云有了更多的了解并结下了现实的情谊。

当时,牧云在临海邵家渡小学任副校长。到临海后,他接到我们并带着我们开了有一段路,天色已黑,肚子饿了,吃个饭要跑这么多路,我们开始牢骚了。直到我们把餐桌搬到水库农家饭店的楼顶,牛头山的风景就在眼前,月色和星星当头时,才开始欢喜,一改刚才的怨懑。而晚餐中途一场说来就来说去就去的雷阵雨,也给大家增添了不少乐趣和酒意。
   
那晚牧云和我谈得投缘,他一改网上的木讷。酒酣,我送诗集与他,他下楼从车上取来准备好的书法送我。趁着酒性,打开字幅,念了下,许多字我认不得,又因酒后晕沉,眼现双影,就没了兴致。直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玩味着这二幅字,发现字体庄茂,气逸,出笔涩,力沉着。布局,章法自在,矜持,严谨而又无定势,可见功力。
   
而看着看着,一种羞愧毫不掩饰地流露我脸上。
   
打开电脑一查,果然,一幅是唐寅的《抱琴归去图》题诗:

                     抱琴归去碧山空,一路松声雨鬓风。
                     神识独游天地外,低眉宁肯谒王公。


   
另一幅是王维的《山中送别》:

                     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二幅书法取题蕴意,高雅切景。难怪牧云要带我们开这么多路的车,把地点放在牛头山。而我当时竟没识别。我想,夜色下,当时的牧云是失落的。
   
他写书法,我写诗,几乎不相干。应该是艺术相通,或者相互慕名,更应该是习气相近吧。之后,我们经常小聚。

 

3

天下文人相聚哪个没酒的。牧云不好酒,我也不好酒,他在家滴酒不沾,我也是。只有朋友来了,才会饮一些甚至豪气云天地干上一场。牧云秉性耿直善良,幽默,具备艺术家的悲悯和天赋。虽然话不多,却是个性情中人,对朋友真诚,加上酒量和我相仿,我们常常一起喝到说话结结巴巴,然后打着蒙眬的眼回去,要么就近住下。第二天一早也不用告别就走。

令人讨厌的是,牧云说话地方音本很重。酒一多,就更难听了。有时根本听不清他在说啥。而他还会继续说。我对方言的辨识能力比较差,此时,我基本是不理他,只管跟他喝酒。一个说,一个听不懂,但又知道对方在说什么。这种感觉很奇妙,很好。

因为爱憎分明,又不会巧言令色,正如他评价自己书法一样:作书喜憎溢于纸面,不掩饰不夸张,此性格使然也。所以牧云有时也会怠慢一些人。但只要和他交往一久,便会发现他的敦厚率真,便会喜欢他的性格和为人。

而作为一个书法家,或者艺术家,我觉得率真才是最可贵的品质。只有率真,才能创作出感情真挚的作品。从古至今,多少流传之作,都是性情流露。张旭的狂草千字文,王羲之兰亭序等等,哪篇不是酒后真性情。就连“攻楷书绝妙”的颜真卿,也是在苍凉悲壮中完成“天下第二行书”《祭侄文稿》。

率真适合诗人。适合所有艺术家。

然而时间总是个永远不败的魔术师,恍惚间,我和牧云喝了十年酒。有时半年不见,有时一月见三回。我们有个约定,见面先满杯。除了白酒。现在人到知天命,熬不住了。但酒品即人品。只是约定在,还得守规矩。哪怕刹不住这辆零部件不断损坏的身体小汽车。

借这里说句,今后是否可以改满杯为半杯了。要不,换个小盅。

 

4

如问我牧云近期都在干嘛,我肯定不清楚。似乎我们之间有不需要约定的默契。我从不问他书法走到什么境界,好比他从不在意我的诗写作,从不理会我在诗坛所做的事。

然而只要有事,随时都会找到对方。我想,这便是古人所说的君子之交吧。

我搬新房,牧云没给我留一幅书法。而别人求索,他都会赠送。甚至还给裱好。他说要写最好的给我。这古怪脾气其实和我一般。比如写这篇文章,我说让我写诗,写文学评论都可,写这类不是我擅长,而且我又不会书法鉴赏,你应该另找他人。但他就死心眼地认定了。没法子了,恭敬不如从命。确实,按原话说就是:我见过耍流氓的,没见过你这么流氓。他呵呵一笑:谁让你这么牛。有点阴险。

 

5

我知道他的生活比较简单。淳朴才是一个真正艺术家的本性。任何浮华都是水中月。也是艺术家的致命之处。艺术是永恒的,是传承的,也是创新的。天下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公正了,被时间淘洗掉的必定是泡沫、泥沙和虚假。牧云平时也没什么话。学校,家里,灵湖,三点一线。偶尔外面喝喝小酒怡乐一下,除了书法还是书法。除了灵湖给他不断的灵感,似乎其它都不是他该关心的。

这样的人挺无趣。有时我在怀疑自己怎么交往了个这么无趣的人。

但只有简单,只有“无趣”,只有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无限靠近艺术本真。想想自己这些年,何尝又不是如此。天天熬夜。在这浮躁而功利的社会,为了坚守内心的一种信仰和精神,为了一种艺术的追求,把大好时光消耗在一种虚无上,值不值得?明末张岱说得好:“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

然而我知道,这就是癖,是痴,是我们相交的根本,更是一种人生价值。

 

6

近年来,牧云更潜心于书法。我几乎每天都会看到他一大早就练功,把习字作品贴在微信朋友圈。有时调侃他几句,有时懒得理。

今天找资料时,无意发觉牧云这些年已经获得了不少荣誉。而且在书法圈也有了好名声。当然,像他这么木讷、不重名利的人,是不会主动告诉我,更不会四处宣扬,炫耀。当然,我也不会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了这些。

天下写书法的人多如牛毛。要从牛毛中找出一根与众不同的牛毛,确实困难。从2008年开始,牧云已多次在各种书法参展中露面以及多次在各类书法比赛中获奖。其书法艺术不求人情练达,人事圆满,而在于表达其真性格,见其真情操。每一个人对艺术的构筑和见解大抵不同。正如牧云所说:习性使然也。牧云这么做这么去追求自己的书法艺术,就是符合他自己的习性。这便是最好的。我写诗多年,极少受外界影响,始终在坚守自己的理念。花有千种,人有百态。形形色色,各不相同。任何一个艺术家,只要找到自己与众不同的特点,就会成就自己与众不同的品质。

 

7

中国书法作为平面艺术,同样的笔墨线条,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而气格的形成虽然无法可依,没有公约数,但在书艺的呈现上,还是有感官维度的。牧云在书法艺术的追求上坚守着孤独和苦心,沉湎于艺术的清气。从他的书法作品中读到了诗书文章和生命经历,几十年如一日勤于笔墨,起、承、转、合,烟云供养,游艺人生。

    清代书画家汪之元以为不入雅便入俗,而雅者具备的是书卷气,俗者暗含的是市井气。书家谓提得笔起,乃是千古不传语,而“无垂不缩,无往不收”是笔墨功力。牧云沉酣书艺,收放自如,圆融清畅。因为不求人情练达,人事圆满,所以他是自由的,因为钟情于书法,所以他又是严肃的。他不轻慢每一次创作。正如元代书画名家吴镇所言:“驰骋于法度之中,逍遥于尘垢之外,从心所欲,不逾准绳”。

    任何艺术门类都有自身恪守的法典,道家以《道德经》为宗,儒家以《论语》为宗,书家有自身的笔墨传承。赏读牧云书法作品,在传统的浸淫中,充满了浪漫的文学抒怀,形成明亮的图式美学。

    但我更喜欢章法略有杂乱的书法。此类作品介于“正邪”之间,有时混沌,有时清醒,有时逍遥于无穷天地。

 

8

如今这个世道,大师很多。但细细一瞧,发现竟大都是假的。

我不该故作高深,装成一本正经的大师模样,评价牧云的书法之道。

庄子内篇有个短文,话说南海的帝王倏,北海的帝王忽,为了报答中央的帝王浑沌的美德,说:“人们都有七窍用以看、听、吃喝、呼吸,唯独浑沌没有,我们试着给他凿成七窍。”一天凿成一窍,凿到七天浑沌就死了。这说明了什么?一个艺术家应当顺应自然,更不求大同。外界对你的评判并不能改变你的艺术本质。而外界对你的改造,往往会让你失去自我。

倏忽是什么意思?当然是突然、很快的意思啦。但在中国古代可是掌管时间的神。然而这伟大的祇,被庄子一说,竟变成了害死浑沌的凶手。尽管浑沌爷爷是被倏忽这两位神仙爷爷好心害死。

千万不要试图去改变别人的艺术主张,更不要逆本性而为。一把刀,只要有质地,哪怕一根筋地磨单面,也会磨出令人瞩目的锋利。

 

9

天下哪来能突然出现的天才。才华和财富一样,都是慢慢积累而成。然而,似乎猛然间,才相信我这交往了十多年的朋友也确实挺牛的。

手艺是他的,名声也是他的,跟我无关。也会一直这样:不过问,无事不予理睬。不过,书法作品要经常送些给我。干啥呢?值得收藏呗。

但我要祝福他。毕竟,鸡年嘛。 

2017-2-28定稿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