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扬州文化大讲堂
扬州文化大讲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18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马可波罗之谜能够揭开吗?

(2007-05-10 23:13:23)
主讲人 韦明铧
视频播出  http://tv.yznews.com.cn/readlist.asp?id=209

    马可波罗有没有到过中国?有没有在扬州做官?所有学者都是以文献和推理来研究。一些学者断言,除了文献上找不到马可波罗的任何记载,而且扬州本地也没有留下马可波罗的历史遗迹和民间传说。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据我的研究,扬州与马可波罗有关的历史遗迹和民间传说,至少有三项——
    第一,据民间传说,扬州紫藤园的紫藤系马可波罗手植。《扬州紫藤园饭店介绍》说:“扬州紫藤园饭店(又名扬州市人民政府第二招待所)座落在扬州市中心文昌阁西南侧,……店内庭院深深、古木参天、万绿深锁、山环水绕、环境宜人,故而是闹中取静的佳处。因店内有一株元代时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种植的紫藤,饭店故名焉。”
    第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扬州有过马可波罗石像。1929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先生旅行至扬州亲眼看到石像,后来他在《我在旧中国十三年》一书中回忆了“扬州的优美渡桥和马可波罗像”。
    第三,同样在上世纪上半叶,扬州出现过一方雕刻着马可波罗像的砚台,这是充满了传奇意味的一件文物。这则珍闻系本人得自恩师陈汝衡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陈先生在上海亲口对我说:扬州教场一家古玩店收购过一方古砚,背面刻着马可波罗像;砚台后为当时扬州美汉中学校长、美国人韩忭明购去;韩忭明其人后来回到美国,砚台即不知下落,很有可能流落到美国。我在《醒堂书品》书中写道:“那方砚台是何处而来,何时制作,何人使用的?它为什么会刻上马可波罗的像?砚台上有无铭文?它是不是马可波罗本人使用过的东西?这一切都是谜。今天如能重新发现这方古砚,那不仅会为马可波罗在中国、在扬州的活动提供物证,而且将是马可波罗本研究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 我至今仍然期待这方古砚能够重现于世。
    基于上述数点,我认为,断言马可波罗没有到过中国、没有在扬州做官的结论是轻率的。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否定或肯定的意见,都缺少直接有力的证据。肯定马可波罗来过中国,是根据《马可波罗游记》;否定马可波罗来过中国,也是根据《马可波罗游记》。如果以记载不准确,或者该记而未记为论据,是缺乏科学标准的。任何游记都是主人公的主观记忆,而不是科学考察报告。一个再过目不忘的旅行家,也不可能把目击的一切写进游记之中。旅行家总是对他感兴趣的事物印象最深。《中国国家地理》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是《袁枚为何看不到“阳元石”》。文章说,广东仁化有一处名胜丹霞山,其标志性景观是所谓“阳元石”和“玉女渊”,也就是很像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官的一块巨峰和一个岩缝。如今这两处景观游人络绎不绝,但是清代著名诗人袁枚游历了丹霞山之后,在《游丹霞记》中偏偏没提这两处景观。按今日的说法——“没见阳元石,未到丹霞山”,难道我们可以说袁枚没到过丹霞山吗?原因其实很简单,这两处地方虽然早就存在,但是在袁枚的时代,它们没有成为人人必看的景观。资料表明,这两处地方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才开始成为景观的。阳元石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被丹霞镇黄屋村的村民发现,村民们称之为“马卵石”,意思是像雄马的性器官。至于形似女性生殖器的岩壁,到1998年才发现。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袁枚会对所谓的“阳元石”和“玉女渊”视而不见。合理的解释应该是,袁枚没有提到阳元石与玉女渊,和马可波罗没有提到长城一样,都是时代精神所致。袁枚所处的时代不欣赏和不关注像阳元石、玉女渊这样的形似性器官的景观,同样,马可波罗所处的时代也不欣赏和不关注像长城、茶叶这样今人以为代表中国的事象。在元代,人们并不认为长城代表中国,因而马可波罗没听说或没提到长城是正常的。
    《马可波罗游记》是否记载今人觉得重要的某些东西,并不是推断马可波罗有没有到过中国的充足条件。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不能仅仅依靠文献来认识历史,也许我们需要在游记之外去寻找证据。一些人正在迈开双脚,寻找马可波罗的足迹。
    这里我想讲几件事情。
    1999年10月4日到11月5日,上百万美国中小学生参预了沿丝绸之路进行的一次考察,想为马可波罗究竟来过中国没有寻找证据。沿着马可波罗的足迹去探索,无疑是个好主意,但是怎能作到成千上万的人都能参与呢?美国的一个专门辅导中小学生学习的网站Classroom Connect利用现代技术,将课堂与远隔重洋的现场连接起来。他们按照马可波罗进入中国的路线,组织了一次“探索亚洲”的考察,穿越塔克拉马干沙漠,经过河西走廊、黄土高原,然后到达北京。马可波罗从喀什到北京走了三年,考察队从北京到喀什只用了八小时。上百万的学生在自己的课堂里,通过网络观看收听,随时了解到考察队的活动,并随时提出他们的意见与要求。考察的目标和路线,都根据多数受众的意见来确定。
    考察队将自己的见闻和《马可波罗游记》比较,证明许多记载是真实的。如《马可波罗游记》说,喀什是一个都会,城市繁荣,商业兴盛。考察队发现,今天的喀什仍然熙熙攘攘,一大早赶集的人群就来到了。市场上摆着精美的丝绸、地毯、服饰、刀和帽子,正如《马可波罗游记》的记载。《马可波罗游记》说叶尔羌的居民,因饮水带来的疾病使腿和喉咙肿胀而苦恼。考古学家福克斯在今天的叶尔羌,真的看到了这样的大脖子病人,现代医学告诉我们这是缺碘产生的。《马可波罗游记》还说,沙漠深处有精灵发出奇怪的声响,或如音乐,或如战鼓,或如军队在行进,等等。考察队在骑骆驼穿越沙漠时,没有遇到精灵,却了解到敦煌附近有一座鸣沙山。当然,考察队也感到《马可波罗游记》中的有些记述,不一定是他自己的亲历。如穿越塔克拉马干沙漠非常艰辛,当年马可波罗遭遇的困难肯定比今天更多,理应大书特书,但《马可波罗游记》仅有两百字篇幅。
    年轻的网民在收看了考察的全过程后投票,65%的人否定马可波罗到过中国,35%的人仍肯定他来过。当然,马可波罗究竟来过中国没有,不是用投票的方法所能解决的。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记者爱德华兹和摄影师麦克·三夏,也曾沿马可波罗的足迹进行了考察。爱德华兹说,在中国的见闻令人难忘:“马可波罗的书里描写了很多奇特的民族和生活习惯,欧洲人看了以后会觉得这不可能的,比如他描写过吃生肉的民族。当时我和摄影师三夏在云南的时候参加了一个白族的婚礼,人们真的吃生猪肉,而且我还真的尝过了。” 通过旅行,爱德华兹坚信马可波罗到过中国。他说:“人们都说马可波罗把面条带到了意大利,这是长久以来普遍流传的说法。也有人说,这不太可能,因为面条的发源地在中亚某个地方。不过我的看法是,意大利人对他们的意大利面条感到非常自豪,所以他们才可能不太愿意接受这种说法吧。” 
    摄影师三夏认为,《马可波罗游记》是本不错的“旅行指南”,至少一些风土人情需按照马可波罗的指点才会留意。例如,马可波罗曾描述新疆“这里有很多体形庞大的野生羊,头上的角能长到六个手掌长”。新疆提孜那甫的居民向山下证实了这种帕米尔盘羊的存在,不过现在数目已经很少。越来越多的发现使三夏坚信,《马可波罗游记》来自第一手材料,现实场景与他的描述完全吻合,而且恰恰都是在他所说的地方找到的。《马可波罗游记》有一节在敦煌的经历,文字与现实极为相似,马可波罗是描述的一场杀羊的仪式,其目的是保佑儿女平安,与三夏在婚礼上看到的情景竟然一模一样。重走马可波罗之路的三夏说:“人们或许可以坐在伦敦的某个图书馆里,反复思索马可波罗究竟去过哪些地方。可是一旦踏上他曾走过的道路,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对马可波罗深信不疑。因为,他的描述太准确了。”
    中国探险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体育报》资深记者翁一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自费行走了《马可波罗游记》所记述过的中国的每一个地方。他行程两万六千多公里,跨越十八个省,经过一百四十六个市县,拍摄一万余张图片,被公认为走遍马可波罗中国之旅的第一人。有人问他,在国外的马可波罗研究中,对马可波罗关于西南丝绸之路的描述疑问最多。比如那时大理已有苍山洱海三塔,他为何没有提到。翁一回答说,西南丝绸之路上的风物,确实有很多东西《马可波罗游记》没有提到。但是当时中国州州有塔、县县有塔,塔是太常之物。因此,《马可波罗游记》不提大理三塔没有什么奇怪。但他提到了蟒蛇,可是现在蟒蛇却没有了。
    旅居美国的中国音乐家谭盾,以其创作的歌剧《马可波罗》获得世界音乐界最高荣誉——格威文美尔奖。谭盾说,在我的心目中,马可波罗就是我自己。因为我当年从北京到纽约的那种感觉,就跟几百年前马可波罗从意大利到中国那种感觉一样:从一个遥远的文化到另一个遥远的文化,从一个遥远的地方到另一个遥远的地方,包括其间身体、文化以及各种东西的差异以及到后来的整个的融合。很多人说,马可波罗没有到过中国,为什么能够写出这样的书?我觉得这个争论很愚蠢。你知道为什么吗?但丁从来没有到过地狱,他为什么写出了《神曲》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