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试图不要让人觉得恶心,而是恐怖” | 对话《异形》导演

(2017-06-16 17:48:19)
标签:

杂谈

毫无疑问的,30年前,当中国观众在录像带上看到那个模糊不清的外星怪物破膛而出,又迅速消失在暗处,某种了不起的东西,就像异形一样进入了你的身体。

1979年春天,雷德利·斯科特(RidleyScott)与20世纪福斯公司高层们汇聚一堂,进行电影《异形》的试片。

之前雷德利·斯科特信心满满,“我们要把所有人吓到尿裤子”——在他第一次跟剧组见面时,就这样放了狠话。所有人都拭目以待,想看看这部号称绝对限制级的电影会不会像两年前的《星球大战》一样横扫全世界。

在试片结束前半小时,一直在剧院外面徘徊的雷德利·斯科特终于忍不住了,他决定偷窥一下观众的反应,结果令他无比满意——

银幕前的座位全部都空着,人们纷纷从离银幕近的地方退开,但是他们却并没有离场,他们只是想远离银幕里的恐怖事物,有几个人甚至站到了剧院后面的幕布后面,从缝隙里露出一只眼睛观看;剧院经理的脸像鬼一样苍白;不知是谁甚至把毛巾捂在扬声器上,试图阻止恐怖的声音到处弥散;当生化人Ash死去,流出乳白色的内脏,有人冲出了影厅,跌倒在地板上……影片结束,观众们大声尖叫,之后是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口哨声。斯科特满意地笑了,这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观众完全被吸引,并且完全被吓坏了。

几个月后,电影《异形》成为1979年美国全年票房第六名,并获得第52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项,成为恐怖电影中的经典,太空惊悚题材的鼻祖。

英国的老牌电影杂志《完全电影》评选的“最伟大五十部科幻电影”中,《异形》排名第4位。

《异形》海报

人类的好奇心,就像电影中表现得一样脆弱,在凭空出现的外星怪物面前不堪一击。

《异形》公认的经典和伟大之处,在于它完全重新定义了科幻惊悚片这一电影类型,其美学风格和隐喻手法更是在其后的38年里,直接导致了《怪形》、《铁血战士》等一大批戏仿作品的诞生,在《黑客帝国》、《移魂都市》等后来的科幻经典中也能看到其深远的影响。

而“异形”这一IP的魅力也吸引了詹姆斯·卡梅隆、大卫·芬奇以及让- 皮埃尔·热内来执导《异形》系列作品。

当初这些初出茅庐的家伙,以满腔热血投入《异形》,即便是大卫·芬奇现如今不太愿意承认《异形3》是自己的作品,但只要“异形”的故事还继续下去,他的名字就会屡屡被提及。

遗憾的是,好莱坞大片的中国之路始于1994年。彼时,大卫·芬奇导演的《异形3》已经公映两年。1997年《异形4》诞生。当时的中国观众,已经在大银幕上见过了《真实的谎言》、《狮子王》、《阿甘正传》等等好莱坞大片,然而“恐怖”、“黑暗”的《异形4》显然还不能被主流渠道接受。

《异形4》海报

因此,《异形》系列多年来一直以磨损录像带或者盗版VCD 的方式,混合着模糊的视觉形象、破碎的剧情线索和“地下”的隐秘惊喜,共同存留在中国青年的记忆中。

2017年,距离人类初次发现异形星球——LV-426号星球已经38周年。6月16日,随《异形:契约》的首映,“异形”第一次切切实实被中国人发现。

在之前的几十年里,“异形”成为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业系列电影,然而“异形”真正的创作者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却直到33年后的2012年,才重新回归他所创建的这一科幻王国,推出了“异形前传”《普罗米修斯》。

《普罗米修斯》海报

对此,斯科特老爷子解释说,从来没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创造这么一个怪物,所以他要拍前传,告诉大家他的答案。

雷德利·斯科特原是英国著名的广告导演,他的电影生涯开始得并不早,却净是些闪亮的“功勋章”——

1979年他因执导科幻片《异形》,打造的“废旧未来风”迅速成为科幻影片的新标准;

1982年执导科幻片《银翼杀手》奠定了影坛地位;

1991年《末路狂花》获得六项奥斯卡提名;

2000年执导史诗影片《角斗士》,获得第73届奥斯卡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五项大奖。

2001年执导战争片《黑鹰坠落》,再度摘得两项奥斯卡奖;

2015年大热的《火星救援》也出自其手。

他的作品囊括了战争、史诗、动作、科幻等各种题材,而且在每一个题材领域他拍的哪部片子都无一例外成为了经典,这着实是一件令人敬佩的事情。如今,雷德利·斯科特依然战斗在第一线,无遗余力地推动主流电影的疆界。

我们采访了这位传奇导演。


听雷德利·斯科特解读异形

在创作《普罗米修斯》时,你是否就已经在构思《异形:契约》?

雷德利·斯科特:我在《异形》第一集时就已经想好了整个架构与内容。我一直很讶异,为什么在之后的三部续集中,没有人要探讨谁创造了异形,还有为什么要创造异形。《普罗米修斯》是在重新让“异形”复活,终于我们可以讨论:谁做了这件事?这涉及生命的有限与不朽,以及人工智慧的创造。这才是它的主题,这才是下一阶段。

可以说电影《异形:契约》比《普罗米修斯》更让人想起《异形》吗?

雷德利·斯科特:是的,只有进化才能超越原本的《异形》。《异形》第一集在效果上相当不错,它是一个基本的老派好故事,七个人被锁在一间黑暗的老屋,所有人都会死。这样还不够B级电影吗?但B级电影有个习惯,就是当他们做得正确时成果会非常硕大。我一直认为《异形》是一部B级电影,但有着A级的卡司和AA级的怪物。于是我们将恐怖片从根本地升级、进化到另一个层次,而我们至今仍在这么做,至于是不是这样,看了就知道。

在《异形》里,他们收到一个可能来自外星的讯号——他们这么认为。以致敬的角度,契约号也收到了他们必须要调查的讯号。这可能是求救。但这些讯号也可能十分危险,因为那可能是个诱饵。毕竟,知道岩石上的海妖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认为有人类发出了这个讯号,也的确是如此。但由于讯号的极为微弱,他们无法确定是男性或女性。这很神秘。


你怎么形容新的星球?

雷德利·斯科特:它可能会觉得有些熟悉。任何星球在正确的位置从太阳般的热源吸收能量,生命就可能会有非常类似于地球的植物生命与生物结构。我试图在故事中寻找一些真实感。

太空总署现在认为,可能有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的外星生物存在。因为有够多的恒星系仰赖于一颗太阳,也很可能会有行星的位置刚好类似太阳与地球的距离。因此,如果你了解的话,这个世界必然受到了某种祝福,才能产生生命。

三十几年前,我拍了《异形》,我了解到一个真相,我们并非一定是某种生物学上的偶然。要形成一个生物学偶然意味着自然力量不得不随机做出数以百万计的正确决定,这当然在数学概念上荒谬无比。

那是否有人在决定这一切?我们可能会称之为神,而我认为是某种更高等型态的生命,它们一部分的工作就是让其他星球产生演化。有点像是大花园中的园丁,它们让生命演化,就像植物那样。或许你会觉得这种想法不仅合理,在生物学上也很合理。那就是工程师。而那就是它们的家园。

你使用实体效果来打造不同阶段的异形吗?

雷德利·斯科特:你需要每一种方式。我总是尽我所能地拍摄。在《异形》第一集的时候,我们必须实际地打造异形。异形必须是一个人能穿上的橡胶装。它从来没有动画,因为在当时的规模完全不可能做那样的事情。

我有个秘密工作室。只有我一个人能进去,我每天都会进去那边跟橡胶装里面的演员鲍拉吉·巴德乔聊天讨论。

你们在原始《异形》中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物理动作,我拍摄它,然后狡猾地剪接它,结果非常成功。而那些小异形跟大的一样可怕,最恐怖的是那些卵和抱脸虫,还有从胸部窜出来的玩意,真的是粗野、凶狠的小怪物,但它也像一个小混球那样成功。


你觉得跟1979年相比,现在观众变得更难惊吓吗?

雷德利·斯科特:的确更困难。有趣的是,让观众发笑变得更容易了。大多数喜剧演员可能会说,“去你的,才不是这样”。但事实就是这样,因为我两者都拍过。

把真正令人不安和害怕作为一种娱乐形式其实十分棘手,现在有那么多黑暗、残酷和怪诞的电影,我必须得十分谨慎,作为导演我有一种责任。我曾经观察观众看《异形》时的反应,了解到使用单纯暴力的恐惧是有限度的。你必须去思考你要给谁看?它令人感到恶心吗?我试图不要让人觉得恶心,而是恐怖。

你相信有外星生物吗?

雷德利·斯科特:我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有没有一个更高层的生命体存在呢?我认为绝对有,不可能银河系只有我们人类,这是我的一个信仰和底线。到底那个生命体是什么呢?我想可能不是一个单一的个体,而是一个更高等的物种。

你觉得外星人都是有敌意的吗?

雷德利·斯科特:我觉得外星人就在我们中间。你看动物的话,其实动物比我们所知道的更加复杂,狗能够有心电感应,这个人还没来,狗就先感应到了。我们只是其中一种哺乳类而已,我没有觉得人类更高等。我们好像能够掌握一些原则,但其实人的骄傲是非常危险的,我们一直觉得我们是最高等的生物,可是如果外星人来了的话,它们可能并不是这样觉得,也许它们对人不感兴趣,它们也许是要跟金鱼去交流。

电影《异形:契约》似乎对造物这件事充满了忧虑,甚至是恐惧,这是否代表了你对现在人工智能的一种态度?

雷德利·斯科特:人工智能是不可避免的,AI现在已经出现了,用AI的芯片让我们的数字化的工作能够做得更快,比以往要快速得更多。人工智能是个非常棒的一件事情,只要是用在正确的目的上。但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目的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其实这种演化我是不担心的,如果受到控制可以,如果超出控制的话,则避免冲突,所以你要怎么样能够来避免它能够超出控制,而且到底它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以及对于政府来说,怎么来去处理这些事情。希望这部片子里头能够让我们来思考:这些外星人它们到底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影片中,被造出来的新物种会向造物者提问:为什么你会死我不会死?当造物者对新物种说:“大卫,你给我倒一杯茶”。而大卫很聪明,它会思考:你自己会倒茶呀,为什么不倒呢!它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这标志着,这个AI已经有要反抗的意思,是一个掠夺者了。



文/ 康荦

编辑/ 韩哈哈

(亦有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