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农村造僵尸

(2017-02-15 18:57:20)
标签:

杂谈



从高楼林立的朝阳望京,穿过环铁一号线,路过一片片荒田和平房,就来到了位于东北五环外,被称为造梦工厂的肖进特效化妆工作室。

在这个外表看似与普通艺术工作室并无二异的地方,打开门,却仿佛闯入了一间猎奇博物馆。

四周里充斥着令人瞠目的异形,面具狰狞的僵尸、獠牙外露的怪物、光怪陆离的外星人,任何能塞下东西的角落似乎都藏着惊喜。

走在这样一个异形世界,你可得小心,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梦中追赶你的怪物撞个正着。

与市区工整的写字楼不同,这里没有方方正正的办公格子和摞成山的文件,整个办公环境就是一个cult 博物馆,人和狼、鹿、马,甚至是僵尸、外星人和平相处。

在这儿工作的人,不需要敲键盘,也不用为各种总结、报表所累,每天的工作就是为蜥蜴精涂个颜色,为外星人做件盔甲,甚至是copy一张大牌明星的脸,许多关在写字楼里的白领,做梦都想不到的场景,却是这群特效化妆师的日常。

大片背后的幕后推手

《画皮》里的换皮术、《寻龙诀》里的萨满干尸、《狼图腾》里的草原狼……这些视觉大片的实体特效,均来自肖进工作室的特效化妆师之手。


孙野在成为一名特效化妆师之前,曾是一名影视剧的跟组化妆师,“影视化妆和特效化妆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在明星颜值上的锦上添花,而后者却是把明星画得尽量不像本人,甚至是“不像人”。”

如 ,《火锅英雄》里陈坤的伤口妆。

《智取威虎山》里,梁家辉的座山雕妆。

因为长得神似香港演员余文乐,孙野被工作室的小伙伴叫做“乐乐”。作为特效化妆的第一道把关人——倒模师,这个帅小伙平日里的工作,就是把明星当做一面墙,去粉刷涂料。

翻制演员的头或身体模型的时候,需要把特殊的材料涂在演员脸上或身体上,再用石膏绷带贴住。

类似这样,还能认出这是王大陆吗?

倒模师作为专门负责拉低明星颜值的存在,可谓是美女帅哥的“杀手”,即便是盛世美颜,遇到了他们,也无用武之地。

自2012年,来到肖进特效化妆工作室,孙野为演员翻的模,多达上百个。远的像老艺术家陈宝国在《老农民》的老年妆,近的像小鲜肉王大陆在《奇幻之旅》的特效妆,都出自他之手。

凡是特效化妆师为明星做的倒模,都会被存放在二楼的收藏架,满满的两大铁架,四层。周迅、梁家辉、倪妮……几乎国内所有知名明星都可以在上面找到他们的克隆。


如果说,倒模师是高颜值杀手,那雕刻师则是使明星颜值重现天日的魔术师。

倪妮的倒模经雕刻、上色等工序后的效果

杂乱的工作台,摆放着各种染料和工具。冯顺崇正照着设计图对一个硅胶模具进行雕刻。一块不着五官的硅胶,经过一步步的雕刻,就多了眼睛、耳朵、毛孔和皮纹。

负责雕塑和上色两道程序的冯顺崇,参加的第一个大制作是乌尔善导演的电影《鬼吹灯之寻龙诀》。为了实现剧本讲述,“经过连年的风蚀,虽然皮肉不覆,但在骨骼结构上却是完整的”效果,他和小伙伴们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制作出这个守护在墓室旁骑马的萨满干尸。

马上的萨满是采用人体进行1:1翻模,各部位关节、骨骼清晰可见,甚至连镜头完全捕捉不到的指甲和牙齿部位,设计师也做了精心的设计。

细节图:

现在这个模型被展览在肖进工作室刚进门的位置。

流水线上的艺术民工

上班地点是荒诞有趣的“博物馆”,接触的是常人难得一见的明星大腕,不时地还可以制作一个怪物来陪自己解解闷,“在梦工厂造怪物”,对于很多朝九晚五的年轻人来说,应该算得上一个非常“因锤斯挺”的工作。

肖进特效化妆工作室做的机械象:

可肖进特效工作室的创始人肖进却说,有一半留下来的就不错了。

冯顺崇打小学美术,最崇拜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大师,他考了三年的中央美院,想成为一名画家。尽管未能最终如愿,修了舞美设计。但对他来说,艺术是他不能割舍的一部分。

冯顺崇与特效化妆的结缘源于一部美国的综艺节目。读大学时,在一位学长的推荐下,他看了一个美国特效化妆师对决的真人秀节目《FACE OFF》,被特效化妆神乎其神的魔力所吸引,自此,便迷上了制作“妖魔鬼怪”。

他人生中第一个作品便是在大学宿舍完成的,从网上网购了特效化妆的工具和材料,制作了一个迷你版的蜥蜴人。

冯顺崇原本以为,进入特效化妆行业,学习最前沿的特效化妆技术,自己的创造力会得到很大的发挥。

但真正接触了才发现,特效化妆和艺术创作太不同了。

就拿自己做的雕塑来说,普通艺术家做的雕像,是把脑海中的想象变现的一系列过程。这里面,掺杂了创作者许多自己的想法。

而特效化妆确更像一条流水线,他有严格的工业流程,从倒模、雕刻、到上色、抛光,每个岗位各司其职,个人的作用并得不到多大的凸显。且特效化妆是为了电影项目服务,受客户需求、预算、deadline限制,它容不得你太多的天马行空。

很多和冯顺崇一样的年轻人来到这里,都是抱着对实体特效技术的好奇和兴趣,但是到能够熬下来的却为之甚少。

“这是一个需要坐下去的职业,很磨性子,要看你能不能长时间耐得住寂寞。”

每次一进工作室,冯顺崇就觉得进入了一个相对隔离的世界。十几公里外的望京,行人如织,而这里却安静冷清到公交车都不通,除了节假日,每周只能休一天,干起活来更连手机都顾不上看,常常是下班了,才发现又发生了很多大新闻。

“所有人来工作的人,他都是喜欢这个行业,但光喜欢没用,你得找到自己的方向。”每次在招人时,肖进面对那些眼神中充满热情和好奇的年轻人,都会忍不住泼这样一盆凉水。

新七十二行

肖进所说得方向指,特效化妆工种繁杂,你要明白自己擅长做什么,“是雕塑、翻模还是颜色、毛发……”他特别害怕,很多年轻人,根本没想好职业特点和自身趣味与特长的关系,就贸然给他“表忠心”。

“工作就是工作,它可能和你想象地不一样,一个优秀的特效化妆师需要几十年日复一日地打磨才能造就,这个过程是很辛苦的,你能扛住吗?”每次在面试时,肖进都会对坐在面前的年轻人产生这样的疑虑。

肖进特效化妆工作室做得仿真马和鹿

普通艺术高校培养的学生和特效化妆并不是完全的对口,即便是中央美院的学生来到这里,刚开始也只是打打下手,且特效化妆是为影视拍摄服务,经常会被要求赶工,活儿紧的时候,加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很多年轻人来到这里,心理落差很大,明明是来搞艺术的,却变成了一名漆匠、一名粉刷匠甚至一名电焊工。

“不是每个人都是艺术家,特效化妆就是一个行业,是电影的一个螺丝钉。”肖进不太认同外界对他们赋予的过于蕾丝的想象,“别把我们拔得太高”。

作为新七十二行里的一行,特效化妆之所以还能引起这么多的注视,无外乎它对很多中国观众来说,仍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但走近他们,你会发现这些人面对的喜悦烦恼和普通行业无异。

其实每个行业都一样,既有细碎琐屑,又有“急不得”的积累等待,关键你要从中找到自己的乐趣和方向。


文/ 酸酸酱

编辑/ 酸酸酱

摄影/ 本刊首席摄影师 王坤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