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宁乡命案嫌犯潜逃23年终落网

(2012-02-02 10:32:08)
标签:

杂谈

犯罪嫌疑人易文法正在接受民警的调查。

  因口角打死老邻居 “相比逃亡更愿选择服刑”
  
  宁乡命案嫌犯潜逃23年终落网
  
  本报记者 陈松龄 实习生 贺田 文/图
  
  因为跟邻居几句争吵,31岁的易文法一棍子把年过六旬的邻居打死。接着,是长达23年的四处逃亡。
  
  2011年11月29日,长沙宁乡县公安局的追捕人员如神兵天降,出现在正与工友们玩纸牌玩得高兴的易文法面前。他哀叹一声,知道自己的逃亡生涯就此宣告结束。
  
  日前,在宁乡县看守所,《法制周报》记者见到了一脸悔恨的易文法。结束采访时,他突然拉住记者的手说:“感谢你给我机会让我把心里的痛苦说出来,我希望那些和我一样在外潜逃的人早日去公安机关自首,结束那种提心吊胆的、非人的逃亡生活,安安心心地睡个好觉。”
  
  一场争吵引发的惨案
  
  易文法1957年出生在湖南宁乡县巷子口镇大狮村马阶塅组,从小父母双亡,他在家排行老六,上面有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刘富才是易文法的邻居,与易文法家仅一墙之隔,平时两家经常因为一些小事争吵。年轻时的易文法很讲“义气”,经常喜欢帮别人出头,也结交了一帮哥们。父母过世后,易文法寄居在哥哥家里,因为受不了嫂子的管教,他后来搬出来一个人住。由于家境贫穷,到了31岁还没有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他。
  
  “好不容易有一个姑娘和我好上了,他又到女方家里讲我的坏话。”易文法说,有一次,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那女孩对他的印象也不错,但女孩的家人到易家走访后,女孩就再也没跟他联系。易文法一打听,原来是邻居刘富才跟女方家里讲了对他不利的话。
  
  “他讲我好吃懒做,吃喝嫖赌。”说起多年前的往事,易文法还是有些激动。
  
  因为这件事,易文法更加对刘富才怀恨在心,矛盾越演越烈,争吵打架成了常事,“每次争吵他都骂我断子绝孙”。
  
  1988年8月15日上午,易文法砍柴时砍了村上的一根木头,被时为护山员的刘富才发现,两人又一次发生了口角。“他又骂我‘断子绝孙’。”易文法说,想到自己31岁还未结婚,又被人这样骂,他觉得再也无法忍受了。他拿起一根木棍跑到刘富才家中,想警告他。可是刘富才并没被吓到,年轻气盛的易文法便一棍子打在了他头上,年过六旬的刘富才应声倒下。
  
  易文法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便躲上了山,暗暗观察刘家的情况。第二天早上他听到刘家锣鼓声响起,知道刘富才已被自己打死,他在山里度过了难熬的几天几夜,最后决定继续潜逃。
  
  “做梦都梦到自己戴着手铐”
  
  一天半夜,易文法跑回家里收拾衣物,然后开始了他担惊受怕、夜夜噩梦的逃亡生涯。“我那时不敢坐车,不敢走大路,都从山上绕路走”,易文法说,自己改名易建文,绰号“王麻子”。
  
  他选择的第一个藏身地是江西铜鼓某林场,因为有好几个老乡在那里砍树。干了一年后林场解散,他不得不另选地方。此后他又逃往江西宜丰县、广西南丹县、湖南醴陵县,其间还曾几次回了郴州。
  
  2004年10月,宁乡县公安局接到案报称,易文法化名为“王麻子”在郴州市苏仙区玛瑙山矿区从事采矿、倒卖矿石生意。线人称,“王麻子”能讲一口流利的郴州话,并在当地与一情妇姘居。宁乡警方马上组织对易文法的追捕。
  
  易文法回忆,有一天他正在澡堂洗澡,听到外面有人喊“还不快跑,抓你的来了”,他吓得穿着内裤就往山上跑,在山里待了一夜后又逃到了茶陵。
  
  “有些人知道我犯过命案。”易文法说,因为自己人缘好,所以大家没向公安机关报案。
  
  这么多年来,他不敢住店,甚至生病了也不敢去医院。易文法曾有几次想去自首,“但身边的人告诉我,进了监狱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所以他最终没去。
  
  在23年逃亡生涯中,易文法在郴州呆得最久,有10多年,因为那里有事做,人也混熟了。“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好几次做梦都梦到自己戴着手铐。”这么多年来,他自己在外面做事也只能老老实实,不敢与人争什么。
  
  “我在外面逃亡23年比坐牢还难受。”易文法担惊受怕,备受煎熬。
  
  当记者问到这么多年逃亡在外,他是否想念家人时,易文法低着头告诉记者,“不是很想,因为他们也不怎么关心我。”他说自己23年中间回过几次家,但一般都是晚上。回家看看,也从没带过什么东西给家里人。
  
  “清网行动”中成一号追捕对象
  
  宁乡县公安局局长漆曙光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公安部部署开展“清网行动”以来,宁乡县公安局对网上逃犯的追逃任务逐一分解,严格实施以“一名逃犯、一份档案、一名责任领导、一个追捕小组、一套追捕方案、一追到底”的“六个一”工作措施。易文法被列为一号追捕对象,并明确刑侦大队大队长贺任为追捕小组组长。
  
  贺任告诉记者,追捕小组在成立当天,便与当年承办此案的民警一起,重新对易文法的活动轨迹进行分析研判。
  
  原办案民警夏学愚回忆,2005年,有群众再次反映,“王麻子”又出现在郴州市苏仙区某矿区。闻讯后,办案民警当即赶赴矿区,但抓捕仍未成功。
  
  据此,追捕小组民警分析,易文法仍在郴州地区活动的可能性极大,决定再次赴郴州侦查。
  
  2011年10月26日,宁乡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张海军、副大队长付涛、信访办主任夏学愚赶赴郴州市苏仙区坳上镇玛瑙山矿区展开调查。在接下来6天的秘密走访调查中,不少人向追捕小组民警反映情况。
  
  据反映,一名自称益阳安化籍的“王麻子”在矿区做事,其人大约50来岁,身高1.67米左右,长方脸,衣着朴素,头发较短,会讲宁乡话、郴州话,性格内向,戒备心极强。追捕人员基本认定“王麻子”便是犯罪嫌疑人易文法,但玛瑙山矿区部分小矿正进行整顿,易文法便趁机于26日清晨逃离了矿区。
  
  追捕小组将情况向宁乡县公安局局长漆曙光汇报,得到指示:务必尽快将易文法抓捕归案!随即,宁乡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志良就追捕工作再次作出专门部署,进一步加大侦查追捕力度,从易文法的所有社会关系中寻求突破口,全力开展追捕。
  
  每天都生活在提心吊胆之中
  
  再次与追捕对象擦肩而过,宁乡县公安局追捕小组并没有急于撤回,而是在郴州继续开展工作。在进一步的走访中,有群众反映,2011年10月26日离开矿区前,“王麻子”曾说过要去长沙,但具体地点并不知晓。通过将近1个月的紧张侦查,追捕小组再次确定犯罪嫌疑人易文法极有可能逃往的地点——长沙县跳马镇。
  
  2011年11月29日,宁乡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志良率刑侦大队大队长贺任、副大队长傅涛、民警陈世方等人火速赶到跳马镇。在长沙市公安局和长沙县公安局的大力支持下,一张追捕大网迅速张开,追捕小组重点对当地基建工地开展了细致排查。
  
  29日晚8时许,跳马镇“水岸新都”基建工地,一群工友正围坐在一起玩纸牌,突然进来四个人,要求检查他们的身份证。正玩得高兴的易文法心想“坏了”,等到便衣警察对他亮出手铐,易文法长叹一声,23年忐忑不安、充满顾虑的逃亡生涯终于结束了。
  
  经宁乡县公安局审讯,犯罪嫌疑人易文法对打死看山员刘富才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犯罪嫌疑人易文法已被宁乡县公安局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相比逃亡我更愿意选择接受法律的制裁,老老实实服刑。被抓了对我还好些,终于可以安心了。”易文法说,他深知自己当年就是因为冲动才走上了犯罪道路。“在看守所里我并没有觉得像别人说的‘生不如死’”,易法文告诉记者,在这里生活很有规律,看守人员对他也很好,“如果我知道是这样,应该早就来自首了。我知道法网恢恢,自己是逃不掉的。”
  
  在结束采访时,易文法突然拉住记者的手说:“感谢你给我机会让我把心里的痛苦说出来,我希望那些和我一样在外潜逃的人早日去公安机关自首,结束那种提心吊胆的、非人的逃亡生活,安安心心地睡个好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