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6,593
  • 关注人气:1,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沙的哥生存状态调查

(2010-12-31 09:56:51)
标签:

杂谈

川流不息的的士形成大街上的主要风景

  意外事件敲响出租车行业安全警钟长沙拟考虑试水公车公营模式
  
  长沙的哥生存状态调查
  

  本报记者蒋格伟实习生陈彬/文记者伏志勇/图
  
  12月12日晚8时许,的哥李红军在出租车内被“乘客”劫杀。
  
  41岁的李红军,来自农村,在长沙奋斗了14年,一心想在这座城市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把年迈的父母接过来一起住。
  
  10月中旬,李红军夫妇东拼西凑,购进了一套70平方米的二手房。而就在此时,这个家庭的主梁突然坍塌——李红军的城市梦戛然而止。
  
  长沙市客管处数据显示,的士、的哥被抢形势严峻,2008年为20起,2009年为18起,2010年增至35起。“年底了,形势尤为严峻。”长沙市客管处法制科科长李智深表示,近期的士接连发生的意外为整个行业敲响了安全警钟。
  
  繁华夜幕下的长沙城,据统计有6280辆的士穿行其间,驾驭这6280辆的士的是6280个家庭的“主梁”。用什么来保障这些的哥的生命安全?连续发生的两起意外刺痛着上万的士家庭成员的心。
  
  12月21日,李红军妻子吴湘林擦拭着丈夫遗照上的尘埃,悲从中来,号啕大哭。
  
  “李红军出事了”
  

  12日晚11时许,吴湘林反复拨打着丈夫李红军的电话号码,始终无法接通。半小时前,丈夫亲哥李良辉打电话给吴湘林,询问吴是否能和红军联系上。吴习惯在丈夫晚班时每隔两个小时打电话一次,“好让家人安心”。
  
  半小时后,吴拨通李良辉的电话,询问是否联系上了丈夫李红军。在得到消息称仍联系不上后,吴湘林焦急不堪,心中祈祷丈夫平安。
  
  晚10时许,李良辉接到朋友电话,称其弟李红军电话一直无法接通。13日凌晨,又有司机朋友称看见李红军车子停在体育新城,几个小时了不见开动,“恐怕出事了”。
  
  多次拨打弟弟电话仍无法接通的李良辉,无奈通过GPS查询弟弟的的士所在地。GPS平台答复是“车在体育新城游泳馆东面,12日晚上8时58分停靠在此”。
  
  凌晨,挂断GPS电话的李良辉也开始担忧,“三个小时车子在一个地方不曾动”,一个不祥的预感出现在脑海。旋即,李良辉的电话再次响起,一位李红军的朋友在现场电话告知——李红军遇害。
  
  待李良辉赶到体育新城,警察正在勘验现场。站在距离弟弟的士约七八米远的绿化带上,李良辉透过车窗看到了弟弟最后的模样。“他安静地躺在驾驶室里,头朝右偏着,看起像睡着了一样。”事后,有媒体报道称,李红军出事后出租车所停地点离体育新城警务站仅50米距离。
  
  经120急救医生确认,李红军已经死亡,“被刀捅了右腿的大动脉,因流血过多而死。”
  
  尔后,吴湘林赶到现场,痛不欲生,一度晕厥。
  
  14年城市梦
  
  李红军,41岁,来自湖南湘乡市白田镇至公村。李21岁成婚,生有一子,上有双亲。
  
  1996年,李到长沙谋发展。14年间,与妻子吴湘林一道,在街边拾易拉罐卖钱,之后贩卖水果、蔬菜,打水豆腐,一直到2007年,早出晚归的夫妇俩并没有多少积蓄,“8万元不到”。
  
  兄长李良辉比李红军晚来长沙几年,从事出租车行业。彼时,李良辉近5年的出租车从业经历和积蓄让李红军羡慕不已。
  
  2007年,经过再三考虑,李红军在交纳了“份子钱”后,毅然加入到长沙的哥行列。此时,“湘乡农村已有近千人在长沙从事出租车行业,占据了长沙的哥总人数的较大比例。”李良辉称2003年入行的自己,成为镇上第一批来长沙从事的哥行业的开拓者,之后经过沾亲带故模式,快速发展。
  
  李良辉介绍,的哥是一个吃青春饭、用身体换血汗钱的职业,“公司这些年体检的数据显示,近5成老员工有腰肌劳损、颈椎病、胃下垂等疾病。”
  
  尽管辛苦,李红军却很少在家人面前提及。因为在他和妻子心中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在长沙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不论大小。
  
  吴湘林一直坚持在杨家山附近某菜市场摆摊,“生意好时,一月净赚700元左右,夏季气温高时,也可能成本都赚不到。”
  
  吴回忆,夫妻俩最尴尬的是租房,在长沙生活的14年,搬家不下14次,有时是因为拆迁,有时会因为房东加房租。每次搬家,夫妻俩都暗下决心买套房子。“儿子初中时,暑假来长沙玩,都得打地铺,一家三口,吃喝拉撒在30个平方的房子里。”吴称,每逢此时,丈夫总会嘀咕愧对儿子。
  
  2010年10月初,李红军夫妇东拼西凑了近20万元,在长沙高桥大市场东门附近的某小区购买了一套近70平方米的二手房,一家人高兴不已。购房后,李红军接了乡下的父母过来常住,不久前75岁的父亲放心不下2亩多的晚稻收割而折回乡下。
  
  月供2100,买房后的李红军愈发勤奋。“李红军玩命地工作,买房后上晚班几乎就不休息,从接班到交班要干10多个小时。”多位司机朋友形容“他一直到死才肯停歇下来”。
  
  在儿子李海(化名)眼中,父亲不善言辞,“19年来,父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好好学习,做个好人’”。
  
  12月12日恰逢周末,下午两点,李红军一家三口共进午餐。时至今日,唯一让吴湘林得到一丝安慰的是,丈夫最后的午餐,有说有笑,“雄鱼头煮萝卜丝是近两个月最丰盛的一顿饭”。
  
  收入清单
  

  “的士是一个高危、辛苦的行业,但付出与收入并不成正比。”李良辉称,自己之所以没有改行,主要原因是找不到更适合自己的工作,“7年时间,落下一身的职业病,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干什么。”
  
  
  就的士行业的收入,《法制周报》记者实地调查了长沙鸿基运输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基公司”)。
  
  鸿基公司有353辆出租车,员工800多人,98%的司机来自农村。在长沙的士公司中属于中等规模。公司负责人鲁典文介绍,车主按月向公司上交5200元。此外,一位正班的哥每月能挣6000元左右,而副班的哥收入有4000元左右。
  
  对于此种说法,的哥们并不认同。一名跑正班的李姓司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柴油捷达1.8L出租车,平均下来每公里要油钱5毛。开空调,一个白班需要110-120元的油钱。抽烟、买水、吃饭,每天都得花费好几十。每天需跑200公里以上,才可能有400元左右收入,“白班是从上午5点半到下午5点,晚班从下午5点到凌晨2点。”
  
  “如果稍微有点什么其他事,那就承担不起了。”一位张姓的哥称自己几年夜班经历,落下颈椎病、胃病等折腾人的病痛。
  
  在记者随机调查的13位的哥中,一天连续工作10个小时以上的有10位,他们称,“多工作一段时间,多挣点。”不过,这给他们的身体带来了严重的损害,4位的哥得了前列腺炎,还有1位的哥有颈椎病。多数晚班司机表示,“回到家很少说话,困了,倒头就睡。”
  
  李良辉认为,在自己7年的出租车生涯中,按照物价来算,事实上收入还减少了,“2005年,长沙房价在2200元左右,此时我每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时至2010年,长沙房价涨了近3倍,的哥收入还停留在每月3500元左右。”
  
  李良辉把的哥收入名增实降的原因归结为公司收的费用过高,和黑的士对行业的冲击。
  
  谈及黑车数量时,一名嘉年华公司的王姓的哥愤愤地说,“黑的有时候明目张胆和我们抢生意。”鲁典文表示,黑车对出租车的运营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长沙城市出租车协会工作人员称,目前长沙黑的数量无法准确统计,“应该在3500台左右,主要是从2009年开始大规模出现。”
  
  因为的哥一般来自农村,且为家庭“主梁”,所以一旦出现状况,的哥会不顾一切保住自己10余个小时的辛劳换取来的几百元收入。
  
  也正因为的哥职业的辛酸,在发生什么意外时,长沙的哥行业显得异常团结。去年《法制周报》报道的的哥朱海华“欲卖肾救妻”事件中,长沙各大公司的哥曾多次自发捐款。
  
  “的士从业者一般会按照公司或者籍贯租住到一起,彼此关心照顾。”李良辉称自己圈子的朋友经过多年的打拼,已经近半数的哥在长沙购买房子,“每逢有同行老乡买房子,大家都会抽时间聚会下,送上祝福。”
  
  尴尬的租赁关系
  
  每逢的哥遇难后,家属和公司之间都会发生一场较量。
  
  李红军死后,家属一度与蓝灯的士公司方在赔偿问题上发生分歧。而分歧的焦点在李红军与蓝灯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事故发生后,的哥与出租车公司之间关系确定这一问题,成为整个行业从业者的一块心结。
  
  李智深介绍,目前在长沙出租车行业,公司与驾驶员关系是租赁关系,不是劳动关系。在上世纪90年代末,公司曾给出租车驾驶员办理过统筹社会保险,后因为绝大多数驾驶员来自农村,终因统筹社会保险不能转移而未建立劳动关系,所以目前长沙市所有出租车公司均未与驾驶员签订劳动合同。
  
  鉴于此现状,在事故发生后公司与家属往往会因为赔偿金额而争议不休。
  
  而事实上,类似的纠纷并不少见。一份来自长沙市城市出租汽车协会的数据记录了2005年至今(其中2008年-2009年数据不详),长沙出租车行业发生的命案。“6年时间,7起命案。”长沙市客管处法制科科长李智深表示,尴尬的租赁关系背后,这些命案背后往往还隐藏着家属的一段辛酸“维权路”。
  
  李红军案件发生后,蓝灯公司表态,“公司给予驾驶员经济上的救助不能认定为赔偿,只能认定是人道主义救助。”事后,经多方交涉,李红军家属接受蓝灯公司“人道主义救助累计约28万”。
  
  尽管事情最终得到平息,但蓝灯公司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出租车行业出现驾驶员被害,李红军不是第一个,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站在出租车行业稳定角度,如何把握相同类型事件的处理尺度,给公司带来了担忧和困惑……”
  
  事实上,对于事故发生后公司的态度,的哥行业普遍认为公司太过“狡猾”,“我不明白租赁关系与劳动合同关系到底有何不同,但是我们认为自己就是给公司打工,除了一次性出了天价加盟费后,每月还得交纳高额的份子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的哥表示。
  
  针对这一情况,有业内人士认为让的哥真正有归属感的最好的方式是改革租赁关系,实施上海“公车公营”模式。
  
  “公车公营”,即公司与司机签劳务用工合同,为司机缴纳保险,除了日费(份钱)与油耗,剩下的是司机的工资。业内人士认为,“公车公营”也是有力加强的哥管理,打击“拼客”,拒载,恶意绕道等“自由化”关系下不规范行为的有效途径。
  
  目前,哈尔滨市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公车公营”改革,受到业界的高度关注。
  
  李智深认为,“公车公营”是的士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长沙出租车行业主管部门正在考虑试水此模式,但要公司与的哥抛弃既得利益投身“公车公营”,任重道远。
  
  12月21日,吴湘林擦拭着丈夫遗照上的尘埃。她不明白,为什么才几天时间,丈夫的遗像上会有那么厚的尘埃。
  
  一旁的李良辉在安慰李海,“好好读书,以后不要像爸爸和伯伯,要远离的士司机职业。”良久,李良辉告诉记者,“等处理完弟弟的事,自己马上得回到夜班岗位上去,不能让出租车闲着。”
  

李红军妻子吴湘林擦拭丈夫遗照上的尘埃

  长沙市将尝试在出租车行业推广公司化员工制
  
  客管处呼吁立法保障的哥权益

  
  本报记者蒋格伟实习生陈彬/文记者伏志勇/图
  
  几个小时内长沙市内出租车行业连续发生两起血案,这个消息很快传播开来。
  
  而记者调查发现,有GPS、电台等保护措施的长沙市内的哥营运安全比区县城市的哥有保障得多。拿什么来保障长沙市6280俩出租车正副班司机的人身安全?一时间成为媒体和舆论热议的话题。
  
  “之前太多强调乘客权利,很少有规定去保障司机权利,这是下一步工作改善的重点。”李智深认为,出租车行业亟待出台一部让的哥权利与义务并存的法律。《法制周报》记者试图结合主管部门整治构想,探讨出租车营运安全法则。
  
  区县的哥更多担忧
  
  比起长沙市内的哥的营运安全,区县城市要让人担忧得多,长沙城市出租车协会工作人员表示。此说法,记者在宁乡成也客运公司得到了印证。
  
  成也客运公司安全生产部主任周林介绍,在大部分区县城市,出租车上都没有安装GPS和对话电台。这意味着的哥在遭遇意外过程中,将少了两个呼救途径。
  
  据悉,出租车GPS系统一般为车主出钱安装,且每月还需缴纳一定的服务费用。通过GPS系统,公司能准确地掌握出租车的速度和路线及停靠地点。
  
  周林称,宁乡县城总计386台的士,而在县城内“打街”的黑的保守估计也有150台。这让正规的士的收入大打折扣,“收入本来不算高的前提下,车主接受初装和使用费用都不低的GPS系统,可能性大不。”
  
  在周林印象中,近年来宁乡被杀的哥几乎没有,但是被抢、“碰瓷”事件时有发生,仅成也客运公司2010年就有8次被抢事故发生。
  
  “在回龙铺某路段,连续发生3起碰瓷事件。”周林称,事后公司通过短信平台给全体的哥手机上发送了警示短信。这一措施有力地制止了碰瓷团伙了猖獗行为。
  
  成也客运作为宁乡县最大的出租车公司,占据了宁乡出租车总数的近5成。周林介绍,公司每月会召集的哥进行安全培训,每逢特殊情况将通过短信平台通知的哥注意。
  
  “要有力保障的哥的营运安全,公司或者政府必须拿出必要的费用。”长沙城市出租车协会工作人员表示。
  
  应立法保障的哥权利

  
  当前,长沙乃至全国多数出租车行业存在的一个争议焦点是公司管理费过高。遇害的哥李红军的兄长李良辉认为,从制度上规范出租车公司收费标准,是的哥增加收入的有力途径之一。
  
  长沙市客运出租车公司数量多规模小,目前公司共计28个。各客运出租车公司向客运出租车司机收取管理费每月每辆6207元到1468元不等。甚至同一公司因车型、承包形式、承包时间不同,收取的费用也不尽相同。
  
  业内人士指出,除了蓝灯、福利、个协等公司外,绝大多数客运出租车公司的司机都表示“管理费收费不透明”,质疑公司管理费的合理性。
  
  李红军命案和彭红事故发生后,李智深表示,为了保障出租车司机权利,客运处正在酝酿一场大的行动,“有细节上的规定,也有体制上的尝试。”
  
  细节上,将考虑在未来几年时间内在出租车内加装摄像头。将“一”字型防护栏改成“T”字型。
  
  体制上,长沙市将尝试在出租车行业内推广公司化员工制,的士公司聘请驾驶员开车,给他们办理各类保险,提供保障。
  
  “有时候,公司的一些制度太僵化,会害到的哥。”李良辉至今认为,如果制度人性化一点,弟弟也许不会死。业内人士介绍,蓝灯客运公司为了提高服务质量,要求司机一律不得拒载乘客,否则罚款500元。
  
  对于某些公司“不准拒载”的规定,在大多数的哥看来,“公司有公司的考虑,但驾驶员也要懂得灵活保护自己。”
  
  李智深认为,目前出租车行业最尴尬的是,公司的规章制度,大部分围绕提高服务质量,很少有条款去对的哥的切身利益考虑。
  
  “长沙市没有一部出租车乘车规则。”这样的现状困扰着客运管理部门,比如,“深夜的士出城登记,许多乘客嫌绕道不配合,而的哥怕投诉,也只能作罢。如果出城登记是一项强制性要求,也许能避免很多纠纷乃至刑事案件。”晚上10点后,凭什么男性乘客不能坐副驾驶位。
  
  “一个法律法规的出台需要多个部门合力完成,需要一个过程。”李智深介绍,目前长沙市公共客运交通管理处正在着手拟定乘车规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