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枫
李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5,352
  • 关注人气:6,5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最近参加的《城市商报》的采访,关于《圣地》,关于我。

(2015-11-17 21:17:55)
标签:

杂谈

最近参加的《城市商报》的采访,关于《圣地》,关于我。

 

 

 

 

 

城:

最近几年都很少见到你的作品,是因为在筹备新书《圣地》么,听说你最近几年一直流连往返于喀纳斯?

   

李:

是的,我写自己第一本严格意义上的长篇小说《召唤喀纳斯水怪》的时候,我从未去过新疆,那时我19岁,在学校寝室里写完的,完全是靠幻想与查阅资料写成,那是一个关于“召灵(龙)人”的悬疑、奇幻小说,那时我想,我有时间的时候,某个假期,一定要去喀纳斯实地看一看,当然,写《召唤喀纳斯水怪》的时候,我有些抗拒去实地走访,因为这是一本带有魔幻性质的小说,我希望自己从现实世界中寻找到一个不错的题材(异域、水怪),然后靠想象力真正地架空出一个异域世界,我不希望现实世界“可能会”带给我的失望影响这本不错题材的小说。

    2008年,《召唤喀纳斯水怪》写完了,2009年秋天,我去到了喀纳斯,我想实地看看,圆满自己的这个夙愿。

    现实中的喀纳斯没有带给我失望,那里非常美,有我从未设想过的异域情调。旅途中,我也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认识了很多朋友,于是有了新的灵感,我想将这一段故事记录下来,《召唤喀纳斯水怪》是纯幻想的,那么这一本《圣地》就是纯现实的,我与新疆有着某种缘分,我已经将我喜欢的它如实地、全面地描绘了出来。我想将它介绍给更多的人。

    2009年、2011年、2013年,我都去过喀纳斯。《圣地》终于完成了。

    《圣地》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小说,它非常个人,有太多个人经历,所以它不是那种纯幻想的、能够很快组织起来的小说,它需要时间,需要沉淀,它的身体里有太多真实的成分,所以我也很愉快《圣地》终于完成并且与大家见面了。希望大家喜欢。

 

 

 

城:

作为第一届文学之新比赛的选手,这么多年并不是很高产,写作心态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李:

没有任何变化。如上所述,《圣地》不是那种纯虚构类的小说,可以很快完成,它需要很多很坚实的成分,我写过很多类型的小说,写这本书时的体验是非常奇特的,于我而言,这也是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写这本书的同时我也在不断成熟,我感觉自己正在和它一起“完成”。非常奇妙。

    我喜欢尝试各种各样不同的事物,每一次尝试都是宝贵的经历,就像探险与挑战、开发与开拓,它们是人生中的宝贵财富。当然,在“挑战”这本书的同时,很多读者可能会焦急,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你的新行动,我完全可以理解,这本书也终有一天会与大家见面,如今面世了,希望不要失望。

 

 

 

城:

19岁时的作品《喀纳斯游记》就在当时得到了安波舜极高的评价,对于新疆的喜爱是什么时候,因何开始的呢?

 

李:

我小时候喜欢看很多探险的、自然方面的书籍,野外、异域、丛林沙漠那种,我对新疆一直有好感,我爷爷以前是搞地质的,他在新疆工作过,他也会经常和我说起他曾经在新疆的故事,一个人在异域环境,身边总是会有许多新鲜事,生活就会奇特、有趣,有新的见闻,也能开拓视野。

后来,在北京,2008年的时候,有一天在网络上看到一张喀纳斯的美丽照片,还有我从小一直很喜欢的奇异事物——水怪,当时就产生出灵感,我想这就是我的湖光山色。

《圣地》和《召唤喀纳斯水怪》的目的,除了是讲述年轻人的北疆生活与魔幻的探险故事,就是向大家介绍这里,这片广大的土地。

 

 

 

城:

小说中掺杂着游记的部分,对于你来说在写作上有什么特殊的写作技巧?

   

李:

没有特殊的技巧,我个人非常不喜欢将一个故事复杂化,锦上添花的结构是必要的,但不会故弄玄虚,这是一本自传性质的小说,实际上,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小说,生活带给你的喜怒哀乐比一个故事所能给予你的要壮观太多,所以《圣地》是一个生活式的小说、小说式的生活。

 

 

 

城:

《圣地》封面上的“一个自由写作者的灵感之旅”,为什么自称自由写作者?又是怎么定义“自由”的?

   

李:

“一个自由写作者的灵感之旅”,这是编辑看过这本书后写的宣传语,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自由写作者,我写我所想写的,我表达我想要表达的,不愿在创作上受约束。

    自由,是一个自生命诞生以来、亘古不变被生命们追寻着的、却从未绝对地实现过的极度理想主义词语。也正是因为它永恒地受限制、永恒地不纯粹,才激发出这个世界上一段又一段、层出不穷的、一代又一代的惊心动魄的伟大故事,正是这些主动的故事、勇敢的人推动了一切的进步。

    我想,“自由”中必须参杂些不自由才能够真正地实现自由,因为“自由”在群体中就是相互约束,它是需要理解的,而绝对不是异想天开、绝对的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恣意妄为。

    自由是一个美好的词,它令你自己、你身边的人、所有人都更快乐。

 

 

 

城:

这本书从故事设定和语言风格都和之前的作品大为不同,算是沉淀之后的转型之作吗?

 

李:

成熟是一定的,我也总是认为我最好的创作一定是下一个。它们都是一个一个的阶梯。

    不是转型之作,它与前面的书都有联系,它们是相通的,不过每一本书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城:

书中的人物有其原型么,哪个人物写得最让你满意或者说投射了最多的感情?

   

李:

都有原型,每一个人,我都尽可能还原当时与他们的感情,包括书中“海狸巢穴”的房东、所见过的哈萨克族人物,哪怕一个路人。我想真实地将这一切留下来。

 

 

 

城:

平时的写作是怎样的一个状态,是如何协调写作和生活的?

   

李:

很多人以为一个自由写作者的生活是非常随心所欲的、有大把时间挥霍、东走西逛的,也许其他人是这样,但我不是这样。我有很多事情要做,除了我的写作,我还要涉猎其它各种各样的知识,不仅是我的兴趣所致,我也认为它对我的一切都有帮助,《圣地》虽然通篇是一种洒脱的理想主义生活状态,但那也只是一段时间的故事,几个月而已,和朋友们相识相知一同经历一些事情,实际上,在书中的“理想洒脱”之下是非常忙碌的,生活比小说更精彩,远比它精彩,与小说相比,我更喜欢生活。它更真实,因此也更有温度。

    写作与生活不冲突,它们是相辅相成的。

 

 

 

城:

哪个作家对你写作影响比较大,你有什么钟爱的阅读类型吗?

   

李:

没有特定的作家,我看过很多作家的书。我喜欢社科类的书籍、探险类的故事、精彩的悬疑小说、精彩的一切故事,也喜欢传记,喜欢漂亮的诗,包括古诗。

 

 

 

城:

作为一个写作者,你认为支撑自己不断去进行创作的动机是什么?

   

李:

我从小就很喜欢幻想,喜欢创作故事(小说、漫画),也许是小时候感到在家里受到压制(很多小孩都会有这种感觉)、自己又很叛逆,因此找到的发泄口。

    创作对于我,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城:

已经有两本关于新疆的小说了,之后会继续相关题材的创作么?还是会有新的故事?

   

李:

我之所以写《圣地》是因为写《召唤喀纳斯水怪》时我从未去过新疆,它是绝对幻想的产物,之后我去到实地,圆满了自己的夙愿,喀纳斯的、新疆的故事,在此可以告一段落了,我不能绝对地说我以后不会再写关于那里的某些事物,但我的愿望已经完成了。

    未来的大长篇小说都将与它们无关。

 

 

 

城:

书里的第一章标题是“每个年轻人都要有一场属于自己的远方生活”,你会怎样向年轻的读者推荐《圣地》?

   

李:

我就是中国土生土长的一个非常普通的年轻人,在某种意义上,我与所有中国年轻人是同一个人,“圣地”,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它不一定是喀纳斯,不一定是某个特定的地点,它泛指人心中一切向往的地方,它有可能是北京,有可能是纽约,有可能是非洲的某片草原、南美的某片雨林、欧洲的某座小镇,有可能是你与你的爱人生活的那座城市、你随意路过突然豁然开朗的地方,有可能是你的心,有可能是某个人的眼睛。

    你会在那里感到爱与力量,它会令你更强壮、茁壮,不断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你会知道生命与世界究竟是什么。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太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