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文雄
张文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604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忆江南

(2011-07-11 01:27:01)
标签:

朱自清

唱支山歌给党听

武汉话

忆江南

采莲曲

杂谈

想是越老越没有出息,楼下大排挡里几个西南的女子因为喝的多了,竟然唱起山歌来。听惯了“唱支山歌给党听”,突然在帝都听到这样思乡且欢乐的曲调,猛的想起,也许我的家乡,并不是那首“洪湖水浪打浪”才被楼下遗老遗少们为某个时间段高唱的下半阙那样。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记得某旅游专题写出了京城几大看荷花的景点。倒是都去过,可惜处处都没有那水乡的莲叶。京城的莲始于《荷塘夜色》,只是那荷塘早已残败,怪不得朱自清先生文中其实点题的是那首《采莲曲》了。

小时的莲是公园里那滩水,一只没有入口的石象在那边,那池荷藕却把我们这些在蘑菇亭的孩子隔绝出了欣赏却只能远观。还以为祖母剥开的莲子是种平常,夏日常食的酸辣藕带是种习惯。却是不知,远离后,北国的莲蓬竟然论支售卖,无况那超市里把那晒干后的荷叶当做珍品。

江南的孩子,也许对拗口的古文都有着全国一样的抗拒,只是偶遇《爱莲说》,背诵起“出淤泥而不染,濯淤泥而不妖”又是那么的简单。唐皇汉祖,离我们好远,竹床阵里,摇着扇子闲聊中最多到了武汉曾经是首都而已。那时的我们,遥想着武汉话成为普通话的远景,心底却是在想,如果在学校里说武汉话有多好。

仅仅是一种幻想罢了,因为很快就被高中的历史教给了“宁汉合流”这样的词语。十八星旗照应的是黎元洪躲在桌子底说的“么害我”。中学时曾不断跟同学演习,虽是课间的闲聊,倒是“模仿”的一个基本训练,虽然那时仅仅从教科书里得到的历史观。

至于那句“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只在学者的讲座里提及。那接天的莲叶依旧在那里默默的孕育出荷花,却是无及朱自清最后对江南的点题还有皇帝们把荷花移植到北国中那种对江南的渴慕。

铜人像犹在,却是只留铜人把那个中国南方甚至是水边城市特色的三岔路口改成了“巷”。若不是那尊铜人的占地面积实在于改花园式公路转盘无益,怕是已经转型。辛亥百年,恰逢某党大寿。

那接天的荷塘,那映日的荷花。

借用语文课本里对萧乾那篇《两颗枣树》的解释吧。只是想家,只是想家,只是在想家,只是想那汗流浃背为全世界提供米饭的江南了,只是想那个被历代文人墨客赞美的荷塘美景了。只是想那个“惟楚有才”结果人才尽流失的地方了。

我真的很想家

我真的很想家

我真的很想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