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弈者伯格曼

(2007-07-31 00:14:47)
 

弈者伯格曼

 

如果不是这个噩耗,想来我并无太多的兴趣去翻看英格玛.伯格曼的简历。因为对我,他属于过去。一个看了很多应该看的电影,却不知道为什么应该看的年代。

也许唯一的理由是老师的要求。就像小时的作业,默写完一篇篇的古代散文,交给老师后,竟怎么也背不下一篇完整的《岳阳楼记》。

好在那时电影学院的学风还算上进,平日里谈论的话题也总离不开那些大师。耳濡目染,竟也记得一些生涩的外国大师的姓名和他们的电影。

比如英格玛.伯格曼的《第七封印》。

细想起来,倒也看过《处女泉》和《野草莓》,《芬尼和亚历山大》亦看了开头。但看的囫囵,竟想不起关于他电影的更多。

除了《第七封印》中在海边跟死神下棋的那场经典。

一如开头所说,那时对电影并没有太多的理解。只是在老师的教导下,记下了很多关于电影结构,电影流派,电影视听的笔记。但究竟一部电影为什么好,当年的确没有太多的概念。只知道傻乎乎的记下笔记,以为今后能够明白。可多年后,翻看过去的笔记,竟发现记录是如此稚嫩,甚至有练字的嫌疑。

老师应该讲过《第七封印》对于伯格曼,对于电影史的意义。一部连简介都写的相当意识流的电影,不可能只在课堂上告诉我们,在海边跟死神下棋的符号学表意。

但我的笔记本上的确只有这样的记录,以至于我怀疑当时是否在睡觉。

我不知道老师们看到我这样的陈述会有怎样的反应,但在我,却有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毕竟是大学,学校的拉片室随时为我们开放着,老师们亦不会如保姆般监督我们去拉上1000部电影再来讲大师研究。

然后我们就在这放浪中荒废了学校的拉片室,为了弥补,倒也买了不少当时还算高科技的DVD碟片。最后的结果是做活了北京D版碟商,还培养出大象这样的人物。

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用在大象身上绝对适合。

在一批批对DVD好坏只从质量价格跟封皮有多少棕榈枝来评价的碟商们或完成原始积累或过于嚣张被扫黄打非之后。电影学院对面,悄然开了一家小门面,专卖各种艺术电影,老板叫大象。

那时的确有一批做DVD生意的朋友,谈及大象的碟要比他们贵上五角,都说贵的有道理。理由是大象有自己的供货渠道,那些艺术片都是他们想拿却拿不到的。

后来大象的店关门了,据说是因为生意太红,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一次突袭,抄了几千张D版碟片。而大象也因为这些碟片被刑拘。

再后来大象在离原址不远处租了另一个门面,并在门口的招牌上注明了艺术电影几个字。

那次因为苏照彬的论文特意去大象淘台湾电影。转悠一圈之后,忍不住问大象有没有台湾90后的片子。大象很是不屑的看着我,然后跟我说,看欧洲电影吧,这是捷克的大师,这是伯格曼的《野草莓》。

后来大象还跟我说了许多伯格曼的好话,什么欧洲最后一个电影大师,意识流之类。但在我,首先那次扫兴而去,再没有跟生前的伯格曼发生一点关系。

直到今天。

翻伯格曼的简历,竟发现他居然是瑞典最好的沙翁导演。最后一部导演作品竟是沙翁名剧《哈姆雷特》。

于是就很奇怪,一个对古典戏剧如此熟悉的人,为什么在电影作品中竟那样的反抗传统。起码在我记忆中他的电影中,绝无严格“三一律”的影子。至于镜头,亦非横扫世界的好莱坞主流,夸张而充满想像力。

一如那盘海边的博弈,死神跟凡人的对话。

《浮士德》自然是最浅显的解释。但究竟是死神赢得了凡人的生命还是浮士德获取了他的自尊,这似乎是一个哲学的问题。

总之是在博弈,一局分不清输赢的棋局。

窃以为伯格曼也是那个博弈者,熟读经典戏剧,深知观众的审美习惯,却在内心深处想用一种叛逆来赢取自己的尊严。

这个尊严叫做电影艺术,一种哲学家都无法用文字解释的迷局。

你我何尝不是这迷局的博弈者。

谁能说清电影究竟是每秒24格的真理还是每秒24格的印钞机?

《第七封印》的那个海边是一局国际象棋,我们只是第一步能走两格的小卒。只有在突破对方王侯将相的层层阻击下,才能走到底盘,变成一个无所不能的王者。

伯格曼没走完这盘棋,但这个迷局,谁又能破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