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海拔5600米

(2007-05-21 19:45:04)
标签:

绿色和平

喜马拉雅

珠穆朗玛

西藏

大本营

中绒布冰川

气候变化

冰川消融

分类: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
      http://www.greenpeace.org.cn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wbr> <wbr>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wbr> <wbr>海拔5600米  
 
 
                40年间,冰川的消融显而易见(本组图片摄影 John Novis)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wbr> <wbr>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wbr> <wbr>海拔5600米                                      

    没有遇到地图上的冰川对安全而言是幸运的,但同时也是沮丧的,仅仅15年,1991年绘制的地图上的两条冰川就消融得不见了踪影。 

    每一个同行的藏民都拿着我们的横幅“保护我们的水源,停止全球变暖”,要求摄影师给他们拍照。他们更懂得水源的重要性。

 

    安全是所有工作的基础,只有安全保证了,我才会考虑其他的工作任务,所以哪些队员能够往上走,哪些队员只能留守大本营,是需要首先判断的。匡铟毅力很坚强,但体能欠缺,冠丽身体状况反应不错,可意志不够,心里也没有做好再往上走的准备。最后的决定由我、摄影师John Novis 和摄像师周利三人往上到海拔5600米的拍摄点,其余队员留守大本营。

 

    与高山向导边巴商量后,决定不在西山脊建立营地,采用阿尔卑斯登山法,在一天内完成拍摄并下撤回大本营。所以我们5点就起床了,原计划6点太阳出来前出发,可是前一天请好的4个背物资的藏民到6:30分都没到营地,不能再等下去了。最后决定,我、John、周利、罗布先出发,寻着昨天边巴他们探路做好的路标前进,边巴留在营地等藏民,他们速度快,肯定能追上我们。

 

    前进的路线是从三岔口横切冰川中脊到达绒布冰川的西面,沿西山脊往南,向光明峰前进,这是我们去年没有走过的线路,但是从地图上看,似乎可以有更好的角度拍摄绒布冰川冰塔林的消融。我手中的地图是1991年绘制的珠穆朗玛峰地图,地形和高程采用的是1:25000和1:50000的航测地图。从地图上可以看到,今天要走的西山脊路线,要经过两条冰川,这两条冰川都是发源于西侧海拔6927米的红星峰,冰川末端一直向东,最终与绒布冰川汇合。对于这两条冰川,我的心情是矛盾的,如果它们现在还没消融,那我们穿越它将有极大的危险,如果他们已经不存在,那就是最直接的证明——气候变暖、冰川消融!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wbr> <wbr>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wbr> <wbr>海拔5600米

                                 绿色和平2006、2007年珠峰考察路线图

 

    40分钟后,我们到达三岔口,再用90分钟,横切过绒布冰川中脊,这个速度比预想的快。我们刚刚安全切过冰川,回头就看到冰川对面出现几个小人影,那是边巴带背物资的四个藏民赶来了。虽然负重,他们的速度确实比我们快多了。

 

    一路向南往上爬,随时需要注意西山脊的滚石,边巴希望我们走得再快一些,因为中午气温升高后,冰雪融化,滚石较多,非常不安全。

 

    根据GPS的显示,我们肯定已经走过了地图上标示的第一条西东走向的冰川,但除了乱石,我们什么也没见到。

 

    中午12:00,遇到障碍——一个巨大的山体塌方。光明峰就在眼前,目测最多还有30分钟的路程,就可以到达John梦想的拍摄点了。但路被挡住,我们无法通过,John沮丧得都要哭了。这个塌方的位置正是地图上显示的另一条冰川,但除了大大小小的乱石,我们看不到一丝冰川的踪影。

 

    无奈,John只有在边巴的协助下,从西边的山坡往上爬了50米,在一个稍高的位置拍摄冰川。(后经过绿色和平国际办公室的同事比对历史图片,进行分析,反馈回来的信息是:我们图片可以直观说明冰川消融的情况,这次拍摄是成功的)

 

    13:40,我们下撤回营,15:40开始横切绒布冰川中脊,上午来时,我们就发现了好几个由于冰川消融形成的冰碛湖,准备在下撤的时候拍摄。16:20,在一个稍大的冰碛湖前,当我们正准备拉开我们的横幅——“保护我们的水源,停止全球变暖” ,身后一阵噼噼啪啪的落石声,原来是一块巨大冰川的顶部由于太阳照射表层溶化而滑落的石块。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wbr> <wbr>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wbr> <wbr>海拔5600米

                                                          冰碛湖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wbr> <wbr>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wbr> <wbr>海拔5600米

               由于太阳照射,一块巨大冰川的顶部表层溶化而滑落的石块

 

 

    帮我们背物资的藏民一直都把我们当作登山者,当他们看到我们手中的横幅,知道我们是环保工作者,这次到珠峰是为了考察冰川消融情况,保护水源后,每一个藏民都拿着我们的横幅,主动要求摄影师给他们拍照。他们比我们更懂得水源的重要性。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wbr> <wbr>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wbr> <wbr>海拔5600米

                                         藏民主动要求举着横幅拍照

                                    

                                    绿色和平珠峰考察队 钟峪

                                             2007429

 

  

    关键性的一天终于来了.早上5点钟,外边还是漆黑一片,天气刺骨的寒冷,珠穆朗玛峰在淡淡的月光下映出巨大的影子。一切都非常安静,除了远处为登山车提供电力的发电机还在运转。我、钟峪和周利三个绿色和平考察队成员和向导外,我们还请了四个背物资的藏民,他们负责运送摄影摄像器材,食物和其他必需品。

 

    6点多破晓时我们出发,一缕阳光刚刚爬上珠穆朗玛峰。把可能遇到的天气变化,难于行走的地形以及难以预料的困难考虑在内,我们预计12个小时候可以返回。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wbr> <wbr>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wbr> <wbr>海拔5600米

                                                    向目的地进发

 

    我们穿越冰川消融后留下的大片石碓,40年前,这里全都是冰,是我们根本无法通过的。我感觉身体状况很好,看来在阿姆斯特丹进行的体能训练终于有了回报。4个小时候后,我们将拍摄对比图片的地方—1968年中科院珠峰考察到达的地点近在眼前了。摄像师周利在我耳边轻呼道:“成功了”。我兴奋极了,身上突然间觉得充满了力量,尽管是在海拔5500米以上的地方。

 

    “噢,不!”向导突然轻声喊了出来。前面不远处,山体坍塌挡住了去路。向导说,我们不得不放弃拍摄计划,再往前走就太危险了,而且,前方也会有山体坍塌等着我们。

 

    我的心跳都要停止了,大汗淋漓,脑子里疯狂的转着各种可笑的选择方案。我开始跟向导交涉,提出许多荒谬的解决方法,比如用绳子翻越等,都被否决了。我几乎哭了,但向导坚持安全是第一位的。这是我们提前想到的可能遇到的情况啊!我仰面朝天。“你不想拯救冰川吗?”我恳求道。

 

    午饭后,我们渐渐冷静下来。我在向导的协助下,在能到达的最佳位置拍摄了对比图片。我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沮丧,头发昏,在摄像机前录制访谈时出了几次低级错误。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wbr> <wbr>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wbr> <wbr>海拔5600米

                                                         冰碛湖

 

   最终我们花了3小时返回了大本营,路上在冰碛湖前拉着停止全球变暖的横幅拍摄了很好的照片,我的精神渐渐振奋起来。我们到达大本营的时间比预计的早,尽管每个人都累坏了。

                     绿色和平珠峰考察队 John Novis(译后)

                                          2007429

 

 

    早上10点,我还是决定往山上走走。于是带了一小壶水和相机从大本营上山。

 

    路上碰到好几支牦牛队,和夏尔巴人小队。每隔半小时到一小时,就能碰到上山或下山的登山者。天气很好,美丽而冷峻的珠峰就眼前。除牦牛外,还看到不知名的小鸟和咕咕叫的雪鸡。雪鸡和岩石一色,在石间蹦跳。

 

    上山的路就走得极其之慢,身边不时有坠石滑落,噼噼啪啪。我不时吃点随身的糖果喝一小口水休息。路上先看见绿色的小湖,然后是黑灰的岩石下覆盖的幽蓝的冰,再远的地方是光明峰和冰川。

 

    走得太慢了,比预计的时间长太多,肚子饿了,没有力气,我在三岔口附近往回返。回程走得更慢,几次休息几乎在石头上睡着。

 

    每拐过一个山口就在期盼,大本营的帐篷就能出现在眼前。可惜不是。每碰到从大本营走来的登山者就问,大本营还要走多远,回答半个小时,可再问下一拨,居然还是半小时,累死了。

 

    最后,看到远远来了登山者,就想躺在躺石头上装死,等人来救。

 

    终于,看见大本营的帐篷,我一口喝干了所有的水。

 

                                    绿色和平珠峰考察队 匡铟

                                             2007429

 

 

    绿色和平喜马拉雅考察队在珠峰拍摄冰川消融情况的同时,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李雁正在曼谷参加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的第三工作组《气候变化2007:减缓》的发布过程……

 

    曼谷时间,五四青年节清晨五点,在联合国会议中心大厅里面,会议主席终于敲响小木槌,宣布最后一天的讨论结束,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的第三工作组《气候变化2007:减缓》的摘要差不多算是尘埃落定,可以呈上全世界决策者的案头。十小时之后,报告将从这里向全世界公开发布,传达出这样的信息“未来十几年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措施来减缓气候变化,会对我们的未来带来深远影响。减缓气候变化刻不容缓。”大厅里上百个国家数百号代表都起立鼓掌,坐在会场最后一排的我跟着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两眼昏花,腿已经坐木了,曼谷超级强劲的冷气吹得脑袋也快停止运转了。

 

    在过去的一周里,作为NGO观察员代表团的一员,眼瞅着就这薄薄36页纸的word文件在无数修改、讨价还价中慢慢定型,成为可能影响世界应对气候变化努力的重要文档,心里还真是欣慰,虽然我自己感觉除了“观察”之外没做什么贡献……

 

    IPCC是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简称,是由世界各国气候变化相关领域的科学家组成的科学咨询机构,每五六年一次会对全世界科学文献进行综述,整理出一本反映最新、最权威的气候变化科学认识的报告。这既是科学家们接下去开展研究的重要参考文献和风向标,也会吸引媒体的大量注意,从而把全球变暖的信息传达给大众。不过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这次在曼谷讨论的《决策者摘要》。顾名思义,这是从上千页的科技描述中提取出关键的内容,并用易于理解的精炼语言写就,以供各国政府今后几年决策参考。第三工作组报告的任务是分析评估所有可行或者可能变得可行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办法,其中从改变以煤炭等化石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发展可再生能源、推广建筑节能、混合燃料汽车、到改变生活方式、促进节能科技发展等等,涵盖社会生活的各个部门,可谓包罗万象。

 

    正因为如此,《决策者摘要》里面写什么、怎么写都有极大的政治价值。比方说,一种减排办法是能“显著”减少排放、还是“相当”或“一定程度”或“有潜力”或“有些情况下”能减少排放,可能会影响决策者的选择。在上百个国家代表的审视下(和我们非政府机构观察员的注视下),摘要被一字一句的仔细推敲、争论,力求不偏不倚、公认无疑,马虎不得。要我说,报告还有相当文学和教学价值,其中的英语凝练准确,简直字字珠玑。

 

    对我来说,会议特别有趣的地方就是有机会看着这么多IQ、EQ出众的人们汇聚一堂,像大专辩论赛或编辑审稿会一样为貌似鸡毛蒜皮的字眼斗智斗勇,让人大为眼界。而仔细思考,会发现绝没有无缘无故的分歧,每个争论的背后都隐藏着各国对这些减缓气候变化措施的不同立场。比方说,主要靠烧煤为主来发电供热的国家会对跟煤炭有关的字句特别在意;印尼、巴西这些森林面积大、毁林导致二氧化碳排放比例也比较高的国家,则格外推崇通过造林和减少毁林来增加二氧化碳吸收一类的选项。这个过程像是一个集中短训班,只要几天时间,一个对气候变化国际政治毫无了解的人也能大概明了北方、南方各国都在想些什么。对我们来说,这将是一笔价值不菲的经验财富。

 

    下午3点多,发布会如期进行。我坐在会场里,不由得想到前两个工作组报告《气候变化2007:科学背景》和《影响、适应与脆弱性》前几个月在巴黎、布鲁塞相继发布时,我还只能在办公室里猛刷IPCC网站上,瞅着断断续续的webcam,等更新等得着急上火。而现在竟能亲见第四次评估报告至关重要的完结篇,见识上百长枪短炮的阵仗,深刻的感受到来自全球的热切关注,多少有点浮想联翩。由人类自己挑起的气候变化对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在产生各种各样的切肤影响,若全世界还这么可着劲排放二氧化碳,它将会深刻改变我们的生活和世界。《气候变化2007:减缓》拾掇出来一整个工具箱来对付气候变化,有的现在还不够强大,但有后劲,将来一定能成气候,比如太阳能风能;有的不起眼、不新鲜,但真下功夫也能派上大用场,比方说能效;有的呢,例如把二氧化碳碳填埋到地下的主意,看起来新潮耀眼,但恐怕现在谁也拿不准里面是银还是蜡。凡此种种。

 

    解决方案既出,余下事情很简单,就一句话,手握地球未来的决策者们,你们真的没时间犹豫了,赶紧动手吧。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项目主任李雁

                                                2007年5月4日

 

背景知识——喜马拉雅冰川退缩情况

    中国冰川广泛分布在新疆、青海、甘肃、四川、云南和西藏6省区。其中西藏的冰川数量多达22468条,面积达28645平方公里。但近40年来,随着气温升高,中国冰川面积缩小了3248平方公里,比20世纪60年代冰川面积减少了5.5%,比两三百年前小冰期冰川覆盖较广时减少了21%;冰储量比20世纪60年代约减少389km3,约为7.0%。上世纪90年代以来,冰川退缩的幅度更是急剧增大。估计到本世纪中,我国西部的冰川面积还将减少27.2%。

    喜马拉雅山是世界上最高大、最年轻的山脉,这里耸立着许多7000-8000米以上的高峰。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是冰川发育最集中的地区之一,仅峰区北坡就有冰川200多条。珠峰所在的喜马拉雅山脉中段拥有9449条冰川,面积超过20000平方公里。喜马拉雅山中段的冰川过去几十年一直处于退缩状态。从1966年到1997年,珠穆朗玛峰北坡的绒布冰川末端后退了170~270米。专家预测,即使气候变暖的脚步放缓甚至停止,绒布冰川的退缩状态都将继续保持几十年。这说明,即使在珠穆朗玛峰峰顶这样的极高海拔地区,也已经感受到气候变暖对冰川的影响。而同在喜马拉雅山中段的希夏邦马峰的冰川自1980年代以来的平均退缩速度为每年6米多,目前退缩速度进一步加快,甚至有研究报道说,希夏邦马峰的抗物热冰川正以平均每年10米的速度在退缩。

    喜马拉雅山的冰川退缩是近三十年来这个区域降水减少和温度升高共同作用的结果.如果这种干暖化趋势继续,冰川退缩势必加剧。

 

背景知识——冰湖溃决

  在冰川的前端,产生的融水经常汇集形成一些冰川湖泊。随着冰川继续退缩,更多的冰川融水注入使得湖泊面积增大,尤其是当与冰川湖泊相连接的母冰川快速融化时,冰川融水量会突然增加,导致这些湖泊决堤引发洪水。这样产生的洪水通常被称为冰湖溃决洪水。近年来,青藏高原上的冰川在不断消融,导致源自这里的河流下游洪水、泥石流等灾害频发。

    西藏自20世纪30年代到90年代的60年间共有13个冰湖发生过15次溃决,形成巨大泥石流和洪水灾害,给当地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危害。2000年6月10日,易贡藏布发生特大溃决型洪水,使川藏公路全线中断,冲毁通麦大桥、解放大桥等桥梁10余座,公路50余公里。在下游的印度境内灾害更重,特大溃决型洪水造成30人死100人失踪,5000人无家可归,20座大桥被毁,灾害损失达2290万美元。

 

背景知识——冰塔林

 

见证消融中的珠峰之九 <wbr> <wbr>中绒布冰川西山脊 <wbr> <wbr>海拔5600米

 

   由于重力等作用,冰川并不是静止不变的,而总是处在缓慢的运动中,在冰川的消融区,由于冰川各部分运动速度的不同,或下垫面的变化,在冰川表面造成一些裂缝和裂隙,这些纵横相间的裂隙将冰川分割成一个个冰块,自上向下逐渐消融,形成一个个冰塔。

    除了冰川末端退缩,冰川的减薄和冰塔林的稀疏、上移也是冰川退缩的主要表现之一。在珠峰北坡的最大冰川——绒布冰川,冰川的主要分支之一中绒布冰川冰塔林区域的末端在1966年到1997年间上移了270 米,平均每年后退将近9米。

 

 绿色和平是一个全球性的环保组织,我们主张以实际行动推动积极的改变,保护地球环境和世界和平。我们在全世界40多个地方设有分部,拥有超过280万位支持者。绿色和平为了维持公正独立性,严格不接受政府、财团或政治团体的捐款,只接受市民和独立基金的直接资助。www.greenpeace.org.c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