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紫砂怪谈》第四十三章 夜游冥府1

(2017-09-14 09:43:40)
标签:

鬼故事

惊悚

恐怖

灵异事件录

宜兴紫砂

分类: 紫砂怪谈
《紫砂怪谈》第四十三章 <wbr>夜游冥府1

第四十三章 夜游冥府1

 

 

晚上七点多,周文和杨毅在王林的别墅碰了面,三人仔细检查了整栋别墅,一直折腾到将近晚上9点,也没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

三人有些失望,在客厅里喝茶,聊着导致李兰和张晓波死亡相关的话题。9点半光景,一声轻微的咳嗽让他们的神经陡然绷紧了。

愣了好一会,王林头一个反应过来,他冲两人喊:“快,快去我母亲的卧室。”

周文和杨毅一听,立刻起身,跟着王林一溜小跑,去了走廊尽头的小卧室。然而,卧室里并没有人,也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就在他们疑惑的当口,窗外出现一条小船。那船缓缓地飘过,却不发出一丝声响。三人有些吃惊,难道,鬼渡勾魂的传说是真实存在的?

这时,一个声音从小船上传过来。

“林子,妈不能跟你见最后一面了,我怕你看清楚妈的脸,鬼渡会对你不利。往后,李兰不会再来纠缠你了。妈妈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记住,别熬夜,天凉,要加衣服……

声音渐渐远去,王林夺眶而出的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他终于明白,鬼渡勾魂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自己的母亲,疼他爱他的母亲,去世之后也放不下他,为了他将来不再受到泼妇的骚扰,母亲用鬼渡勾去了李兰和张晓波的魂魄;尽管这一切很难用科学去理解,但在他想来,这也许就是事实。

“妈,您走好,妈,您走好……”王林哭喊着。

小船渐渐没入远处的黑暗,河道里刮起了风,呜呜咽咽的,就像是悲凉的哭声,更像是在为王林的母亲,这位慈爱的老人奏响生命的挽歌。

 

离开王林家回去的路上,周文打电话问另外一部车子里的杨毅:“杨队,这个案子你打算怎么来定性?”

杨毅反问:“你是想问,怎么样为李兰和张晓波找个合理的死亡原因吧?”

周文说是的。杨毅告诉他,李兰和张晓波的死因,刑侦组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剩下的,只能是意外死亡;比如猝死或自杀。尽管这两种说法暂时还缺乏有力的证据,但他相信,最后结案的时候,出现在档案上的,一定跟这两条有关。

通完话,周文的心情有些沉重,因为,王林的遭遇对他触动很大,他甚至对自己坚持了几十年的无神论信念,有了一丝不确定。

第三天,杨毅打电话告诉周文,李兰和张晓波死亡案已经告破,导致他们死亡的原因也有了定论。通过走访调查,刑侦组获知李兰有先天性心脏疾病,经过法医解剖验证,她是死于器官快速衰竭,也就是猝死;至于张晓波,调查组了解到他生前嗜赌如命,已经负债累累,这辈子,如果不中几次彩票大奖,他是还不清这些债了;对张晓波来说,解决债务最好的办法,就是结束他的生命。

对于这样的定论,周文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如果,那天他没在王林家看到那艘怪异的小船,没听见王林母亲在船上说的话,或许,他会相信李兰和张晓波就是死于猝死和自杀,但他亲眼见证了发生在王家的灵异现象,所以,猝死和自杀的说法,是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他的。但回过来想想,刑侦组破案是要依据科学和讲究证据的,杨毅总不能将李兰和张晓波的死,归咎于鬼渡勾魂这样的迷信说法吧?真要是将案子跟迷信挂上钩,杨毅的上司肯定会扒了他的制服,一脚将他清理出神圣的警察队伍的。

也罢,反正死的那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人都死了,即便你找出铁一样的证据,来证明他们不是死于自杀或猝死,他们也活不过来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周文心中释然。他想,与其花时间去考虑这个,还不如花点心思把王林的诡异遭遇整理成文稿,给许琦的节目增加个不错的灵异故事。

于是,他熬夜整理完了整件事情。

写完稿子,天已经大亮,他伸了个懒腰连打了几个哈欠,实在太疲倦了,于是,准备上床睡觉。

他关了电脑走进卧室,刚到床边,手机就响了起来。

“文哥,我已经在南京了,跟悦聆也碰了面……

“哦,是亮子啊......

亮子全名叫郭明亮,在杭州开了家店做紫砂壶的买卖,生意不错。前几天,郭明亮跟周文讲起过,他要去南京几个古玩市场转转,看看能不能淘到老物件,捡个漏啥的。听说他要去南京,周文想起胡悦聆来,对郭明亮说,南京是六朝古都文化名城,可看的景点随处都是,建议他去找胡悦聆,由胡悦聆当向导,不会跑错地方。

他还说:“亮子,你既然已经到了南京,就得让悦聆带你去几个地方,比如,明孝陵,中山陵。对了,长江大桥也不错。小时候,我还在上头骑过自行车呢。还有总统府、燕子矶,特别是朱元璋点兵的方台,站在上头,那感觉,振臂一挥万众齐应……

“嗯……这些地方,我们都去过了。还去了一个不起眼的园林…….

“哦?那地方好玩吗?”

电话那头的郭明亮沉默了一下,说:“景色很一般,我们是晚上去的,而且……而且……

见他说话吞吞吐吐的,周文问他:“怎么啦?你该不会……跟悦聆……哎我说,人家可是有夫之妇啊。”他胡乱猜测。

郭明亮见他猜到那方面去了,赶紧解释:“没有,没有,你可别想歪了。我跟悦聆纯粹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哎我说文哥,合着我郭明亮在你印象当中,就是这样的素质?”

“呵呵,我瞎猜猜的,别当回事。那你吞吞吐吐的究竟想说什么?”

“我是想说,有件事情挺离奇也怪吓人的,一时还真说不清楚。我呢,已经将那件事记录了下来,文本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你抽空看下,帮分析分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等有了结果,记得告诉我。”

郭明亮的话勾起了周文的好奇。通完电话,他回到书房打开电脑,从邮箱里找到了郭明亮发给他的邮件,打开一看,洋洋洒洒居然有上万字。

为了满足好奇心,周文干脆打起精神,像模像样看起邮件的内容来。

邮件上写着:文哥,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下午悦聆带我去逛了莫愁湖,出来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我呢,就跟她挑了个饭店,要了两碗馄饨算是对付了晚餐。

7点的时候,我打算回宾馆休息。途中,无意间看到的一则广告,这则广告引起了我的注意。

其实,那不能称之为正规的广告,怎么说呢,这种俗称牛皮癣的小纸贴,尽管环卫部门组织人力物力经常清理,但这玩意就像雨后春笋,一有生存的机会,它就茁壮成长。

那广告贴在一根电线杆上,上面漆黑的标题特别显眼,我只瞄了一眼,就被几个大得出奇的黑体字给吸引住了。

“夜游冥府?哎,这不错啊。”我有些兴奋地说。

悦聆估计猜到我想干吗,对我说:“亮哥,你不会想去看看吧?我觉得广告上的标题怪怪的,你瞧,冥府,也就是阴间,阎罗王管辖的地方,那可不是活人能去的。”

我拍了拍胸脯,尽量把自己整得有大老爷们的气概,说:“这有什么好怕的?我估计,也就是一个满足人好奇心的鬼屋罢了,都是假的。咱们去看看,有你亮哥在,不会有事的。”

胆子并不大的悦聆拗不过我的好奇,最终,只能妥协。

等到了那地方,我才发觉我猜得没错,这个所谓的冥府,其实,就是一个利用光电效果来吸引游客的人工景点,里头九曲十八弯的,每个拐角或光线不明亮的地方,搁了一些诸如僵尸鬼怪的木头傀儡,用来吓唬人。

我买了门票,跟悦聆跨过门槛,抬头瞧见那些制作粗糙且不逼真的木头人时,心里顿时有了掉头就走的念想。我寻思着,今天这几十块门票钱,算是扔河里头去了。

文哥,你不知道这些木头人粗制滥造到什么程度?就连胆子不大,瞧见被踩死的蚂蚁就跟见了车祸现场似的悦聆,也敢肆无忌惮地,用她那嫩如凝脂的小手去摸那些“僵尸”的脸蛋,拍“阎罗王”的肩膀。

她当时笑盈盈地磕碜我:“呵呵,亮哥,上当了吧?这哪是鬼屋,整个一木偶加工场,而且,还都是些木偶的雏形。”

说真的,当时,我被她说得无地自容。我暗骂自己蠢,居然会让牛皮癣广告勾来这么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地方。我有些腼腆地回应悦聆:“悦聆啊,这个......来都来了,门票钱也退不回来,咱们哪,将就着逛一圈。”

接下来,可想而知,我们是走马观花应付着走了大概10来分钟,眼看着整个景点就将到尽头了,这时,我却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我问悦聆:“悦聆,你有没有觉得不对劲?”我的语气压得很低,悦聆听了有些害怕。

其实,我说这话不是在问她,而是提醒她这地方有古怪。

她反问我:“亮哥,你可别吓唬我,哪不对劲啊?”

我说:“通常的鬼屋,都会利用声光电来营造气氛,但这个地方却一点声音都没有,静得就跟阴间似的,这不是很奇怪吗?”

悦聆仔细看了看周围,又听了听,估计也觉得不大对劲:“会不会……是设备出了问题,声响效果不能用了?”

我假装沉思了一下,然后,提出了一个让悦聆差点变了脸色的问题:“还有个让我纳闷的地方,为什么这么大的景区,除了咱们两就没其他人了呢?”

悦聆吃了一惊。刚才,她光顾着笑我上了牛皮癣的当,没注意看景区里有没有其他人,现在,被我一提醒,才发现真没旁的人。

“会不会……是这里生意不好,没人来光顾。”她问我。

我似乎想到了一个问题,生意不好?是不是别人不像我这样轻易上当,所以,没几个人屁颠屁颠跑来掏钱买票,看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景点?想到这里,我不由感叹:“看来,世上还是聪明人多啊。”言下之意,我有点蠢,上了这么个低级的当。

没想到我这自嘲似的一句话,却让胡悦聆掩嘴笑了起来。

哎哟,我当时后悔说话没掂量掂量,暗骂自己蠢,这不明摆着是在显摆自己的智商嘛。

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景区的出口处。这里,依旧渺无人烟,就连原本应该有人的值班室,也黑灯瞎火的不见半个人影。

我走到大门口,探头看了看,见外头是条巷子,空荡荡的,黑漆漆的柏油马路在昏黄路灯的照映下,反射着诡谲的光芒,十来米开外还弥漫开了雾气,一些低矮的老建筑,在浓雾的笼罩下显得阴森森的。

这时,胡悦聆咦了一声,说,怎么下起雨来了?

我用手探了探,果真下雨了,尽管不大,却淅淅沥沥的,如果不打伞,恐怕走上百来米,就会被淋成落汤鸡。

我抱怨起变化无常的天气来:“这鬼天气,说下雨就下雨。看来,一时半会走不了,怎么办呢?这附近又没车,时间也不早了。”我担心这雨会一直下下去,真要那样,我该怎么回酒店?更重要的是,悦聆是个女孩子,如果,太晚了回去,走夜路总不是件让人放心的事。

就在我束手无策之际,背后忽然响起一个沙哑的男人的声音。

“你们的门票呢?”

我吓了一大跳,猛地回过头去,见原本空无一人的值班室亮起了灯,一个披着军大衣40来岁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站在里头。

“你……你怎么悄无声息就出现了?”我使劲咽了口唾沫,大声地问他。

大衣哥的脸上堆起了笑,看似和蔼可亲,但那笑容有点僵硬,就像脸上戴了一张微笑的面具。

他说:“呵呵,真抱歉,吓着你们了。我呢,是这里的管理员。刚才,我在里屋打了个盹,听到你们说话,就醒来了。”说着,指了指他身后的一扇门,随即,要我们出示门票。

我觉得奇怪,都要出景区了,还要门票干吗?疑惑归疑惑,我还是按照他的要求,掏出已经被撕去一角的两张门票,递到他的手里。

他接过去看了看,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瞄了我跟胡悦聆一眼,然后,又堆起面具似的笑,将门票递还给我。

“你们要去的地方是雨雾区,外头下雨,我这里有伞,请你们各挑一把。”他说。说完,指着值班室里的一个地方。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见值班室的墙角果真有很多雨伞,不禁想,这景区尽管质量不怎么样,服务倒是挺人性化的嘛。

我对大衣哥很有礼貌地说:“那就麻烦您帮我们挑一把就行了。”我跟胡悦聆不是外人,两人撑一把伞应该够了。

大衣哥却一脸认真地告诉我:“这可不行,我们这里有规定,游客去雨雾区必须每人一把伞。而且,男士只能用灰色的,女士用红色的。”

我一听就纳闷了,这规矩还挺新鲜,出了景区,你管我爱怎么用伞哪。

心里想归这么想,我还是按照他说的要了两把伞,一把,灰蒙蒙毫无生气,另一把,红得鲜艳夺目。

接过雨伞,我正要道别离开,那大衣哥再次微笑着对我说了一句话,这句话,瞬间颠覆了我对这个景区人性化服务的赞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