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论禁忌的名导演——贾法 帕纳西 (Jafar Panahi)

(2011-08-23 17:53: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积月累

贾法 帕纳西 (Jafar Panahi)是与阿巴斯、马吉德·马吉迪齐名的伊朗三大电影导演之一。

谈论禁忌的名导演——贾法 <wbr>帕纳西 <wbr>(Jafar <wbr>Panahi)

    去年圣诞节前不久,帕纳西在德黑兰被判处入狱6年,禁止拍电影20年,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罪和参与反对伊朗革命制度的宣传活动”。事实上,导演只不过要拍一部电影。

近几个月来,伊朗导演贾法·帕纳西受到极权、审查和暴力的故事传遍全球,他已经成为艺术表达自由的象征。鉴于帕纳西目前的处境,他的朋友阿巴斯·巴赫蒂亚成为了帕纳西的发言人。

巴赫蒂亚相信“艺术比政治更有力”,很多导演都已在互联网上签名支持帕纳西,包括马丁·斯科塞斯肖恩·潘。柏林电影节在评审团中为受迫害的导演设立了坐席。电影节主席迪特·科斯里克在写给伊朗大使的信中表明这一做法是为了“支持他为自由而斗争”,德黑兰却反应冷淡。科斯里克说,“我们不会找一个人替代他。”

  50岁的贾法·帕纳西是伊朗当代最著名的导演之一。他赢得过全球各大电影节的大奖——戛纳(《白气球》,1995),威尼斯(《生命的圆圈》,2003)和柏林(《越位》,2006)。伊朗保守派视他为国家公敌,因为他的电影描绘的所有事情在他的国家都被视为禁忌:饮酒、卖淫,对妇女的压迫。帕纳西的电影在伊朗都是禁片。

时至今日,全伊朗只有270家电影院。大部分伊朗人喜欢在家看DVD,部分原因是未婚男女禁止共同去电影院。像《阿凡达》等美国大片在伊朗DVD市场上都能买到,不过都是删剪版。未经审查的电影能在德黑兰的黑市买到,包括帕纳西的电影。

帕纳西和伊朗政府的冲突2009年升级,他支持伊朗反对党领袖穆萨维,后者是当时总统大选中内贾德最有力的竞争对手。2009年6月15日,帕纳西同成千上万的伊朗人一起在德黑兰游行抗议当局操纵选票。他和女儿在当年7月30日参加一个被枪击而死的学生的追悼会时被逮捕,这是导演第一次被捕。2009年8月底,帕纳西受邀担任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评审团主席。在走红毯时他围了条绿围巾,绿色是伊朗抵抗运动的颜色。这一行为被伊朗政府视为挑衅。

2010年初,帕纳西和他的朋友,穆哈默德·拉素罗夫开始拍摄一部新片。没得到伊朗文化部的批准,拍摄在帕纳西的公寓中秘密进行。“但在伊朗,”巴赫蒂亚说,“没有秘密。”

去年3月1日,电影拍到三分之一时,警方突袭了公寓,17人被逮捕。帕纳西被带到德黑兰Evin监狱,这里关着许多政治犯,并因酷刑而臭名昭著。

去年5月,帕纳西进行了10天绝食,获得了来自全球的声援。他抵押房产,筹集到16万欧元的保释金。他在此后数月通过电话接受了数家媒体采访。检察官准备了超过750页的指控材料,其中包括在过去5年内他所接受的采访。尽管帕纳西在采访时没有对政权提出公开批评,这些采访内容还是被用以指控他“阴谋宣传”。

去年12月18日,德黑兰革命法庭判决帕纳西6年有期徒刑,禁止拍摄电影20年。这是自1979年以来,对伊朗著名电影人所处的最严厉刑罚。

  想想也是犯罪?

实际上,法院此举也是杀鸡儆猴。对于伊朗所有独立艺术家来说,这是一个严厉的警告。很多艺术家都曾在2009年支持穆萨维,甚至政府审查办公室也觉得这位相对温和的候选人有机会获胜,他们当时批准了一些在政治上“可能不正确”的电影,包括拉菲·皮茨(Rafi Pitts)的《猎人》。电影描写了一个德黑兰保安的妻女在示威中丧生,他不知道谁该为她们的死负责,但他拿起枪打倒了警察。

皮茨正在巴黎组织一场运动。他希望所有电影人在2月11日当天停止工作2小时,那时,《越位》正在柏林上映,“这只是一个无声的抗议。”他希望国际压力不要惹恼伊朗政府。

德黑兰法庭上,帕纳西被指控在新电影中宣传绿色运动,被告申辩说新片甚至还没有完成,他说,“有时候我觉得,是否仅仅想想拍电影这件事情都是犯罪。”“这部电影无关政治。”巴赫蒂亚在巴黎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帕纳西希望巴赫蒂亚强调他们只是在拍摄一个私人化的故事,关于“一个电视主持人回家发现自己的儿子受伤了”。“没有法律禁止一个电影人在自己家中拍电影。”巴赫蒂亚转述帕纳西的话。但帕纳西也知道,在伊朗,在家中并不是干什么都可以。

在他的电影《深红的金子》中,一个德黑兰警察徘徊在公寓大楼外,三楼窗帘映出里面参加派对的人跳舞的身影。在伊朗,跳舞是被禁止的。在电影中,人们在离开派对时被警察带走。帕纳西至今执导的5部电影几乎都没有音乐。警笛声倒是经常听到。这是导演精心绘制的一幅警察国家的声画像。警察和士兵经常会突然出现,他们不总是意味着威胁,但大都显得笨拙。

 “卡夫卡”在德黑兰

《越位》中,警察逮捕了6名打扮成男人的女人。她们混进德黑兰足球场,想看看世界杯预选赛伊拉克队和巴林队的比赛。她们被关在足球场一处,看不到比赛,却能听到男人们欢呼。突然,女人们开始模仿一场足球赛,警察们站在栅栏的另一边不知道更该关注哪一场比赛。帕纳西的电影中,妇女常常行动,而男人犹豫不决。

在方寸之间展示一个全景敞视的警察社会是帕纳西的擅长,这正是德黑兰政府害怕的东西。

伊朗电影的每一部都需要经历三阶段审查。首先剧本需要得到批准;当电影完成,制片人和导演要送去电影节必须获得批准;最后,检查员会决定影片能否在伊朗上映。

“当你在伊朗拍一部电影,你大概会浪费80%的精力去获得所有的批准。你不断问自己:我可以这么做吗?”帕纳西2005年在接受采访时说。

他多次成功瞒住当局进行电影拍摄。在拍摄《越位》时,他雇用了两组人,一组完成官方版本,另一组秘密拍摄帕纳西的版本。当然,《越位》无法在伊朗获得上映,不过伊朗电影博物馆将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的《越位》加入了他们的收藏。“博物馆展览我的奖杯的地方比我的牢房还大些。”帕纳西去年11月在法庭上说。

帕纳西是他的同胞的偶像。两周前在德黑兰一个大学的活动中,学生们手持他的照片,高呼他的名字。政府不会希望将他变成一个烈士,他们更希望帕纳西离开这个国家,就像很多电影艺术家一样。帕纳西过去几年5次被传召到伊朗文化部,被要求离开伊朗,他每次都拒绝了。

一些成功的伊朗电影人都已经离开伊朗,比如《坎大哈》的导演莫森·玛克玛尔巴夫和《我在伊朗长大》的导演玛嘉·莎塔琵。但祖国永远是他们影片的核心,“你可以将一个伊朗人赶出他的国家,但你不能把他的国家从他心中抹去。”

帕纳西不想离开伊朗。他希望在这里拍电影。尽管政府自从2006年以后一再拒绝他的项目申请,包括改编电影《灿烂千阳》。“我没法停止工作。我拍电影,我才活着。”帕纳西说。

当局对他们最叛逆的导演会怎么办?他们会无视全球的抗议将他关押在监狱多年?还是会改变德黑兰法官的裁决?

“伊斯兰法律提供了很多可能,”巴赫蒂亚说。也许,帕纳西有机会被释放——这位德黑兰的卡夫卡——他的脑袋里充满了被视为犯罪的主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