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荣博客
陆荣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413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蓝色蜃楼》剧本第十九集(一)喊魂

(2018-07-10 15:28:45)
标签:

杂谈

《蓝色蜃楼》剧本第十九集

(一)喊魂

 

1.田野里       农历六月       日        

 

远:田野里,庄稼一片橙黄。申雪莹和刘镇长骑着自行车行在前往县政府的路上。

近:杨子华书记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待申雪莹和刘镇长。

杨子华:“省上来了指示,决定把金沙湾治沙站扩建成国家治沙研究基地,要求我们近期给站上配电,做好把黄河水引进沙漠、全面开发治理沙漠的准备工作。林业厅要求县上赶明年春天完成任务,省上希望我们克服一切困难,力争在上冬之前完成基础设施建设任务。”

刘镇长:“乡亲们早就盼望着引进黄河水啦!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杨子华:“任务相当艰巨。小申,恐怕又要让你辛苦了……”

申雪莹:“没有问题。”(淡出)

 

2.回家的路上   日  

 

远:刘镇长不无担心地跟申雪莹谈论新接收的任务。

刘镇长:“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勘察设计牵扯输水渠道、行车道路、输电线路等方面,任务特别繁重,而且时间很短,实施起来难度特别大……县上肯定会派人支援我们,但是作为项目实施单位,我们必须担负项目中心任务……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立即着手勘察设计工作,力争在半月之内拿出项目实施的计划草案,提出项目实施的具体思路……”

申雪莹:“这个没有多少问题,请你放心,只要国家肯给我们钱,我们就一定能够做好项目的实施工作。”

刘镇长:“这就好……”

 

O.S.画外音:听了申雪莹的话,刘镇长放下心来,他太了解这个意志钢铁般坚强的青年了,为了改变贫穷落后的地方面貌,她已经将自己的全部热情奉献了出来。他记起杨子华书记当年离开东风镇时给他的特别嘱咐来了,杨书记要他特别注意保护使用这个同志,说她是一个工作起来便不要命的姑娘——提灌工程的输水干渠的勘察设计、灌区输水渠网的分布设计,几乎耗干了她的全部智慧和心血,如今在沙漠改造的伟大工程中,又要让她出力流汗,刘镇长深深地为她感到心疼。

 

刘镇长:“我担心的倒不是你做不好这份工作……黄河提灌输水工程,灌区输水渠网规划,那是多么庞大的工程啊,你不是也把它拿下来了吗?比起那个工程来,这个工程能算得了什么?只是我担心这样一来,你的生活又要受影响了,我不能总看着你……”

申雪莹:“谢谢……我觉得,个人的问题似乎与工作的关系不大。再说个人问题好像也不是生活的全部,人并不完全为‘个人问题’而活着,在我的生命历程上,也许永远不会把个人问题排在第一位……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近:刘镇长神色凝重地看着申雪莹。

 

O.S.画外音:申雪莹态度明朗、坚决,看得出,她已将自己的个人得失置之度外,刘镇长被这个坚强的姑娘深深地感动了,他弄不明白,在面对“个人问题”时,这个漂亮的姑娘为什么总能保持那么冷静,那么沉稳,难道她的爱情的琴弦,天生发育得很迟钝?

 

3.杨子华办公室日内

 

远:申雪莹再次担任勘察设计组的组长,勘察工作如期展开。这天,申雪莹正在给杨子华及其水电、农林部门的领导汇报金沙滩治沙站项目勘察情况。申雪莹翻看着笔记本汇报。

申雪莹:“金沙湾治沙站所辖沙区面积十分广大:八步沙、马路滩、黑刺滩、夹墙沙、麻黄台、枪杆岭、西沙湾、芦草沙、白板滩、三岔台、大土沟……都在它的范围内,区域内滩川相间,沙州交错,地形十分复杂,对于道路和渠道建设极其不利。我们的建设计划是将工作重点放在渠道、道路和电网铺设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输水渠道计划从总干二十五号泵站处建一座分水闸,以此为枢纽,分东西两条输水干渠,引水进入腾格里沙漠腹地,这一计划,可以改造腾格里沙漠南缘一万平方公里内的沙区,从根本上遏制风沙进一步漫延南侵,从而阻止腾格里沙漠切断河西走廊,造成我国北方地区东西相联的交通通道中断的威胁,保证整个北方地区数百万农牧民的生存安全。”

杨子华:“这个构想极其宏伟远大,符合国家战略发展意图,但却超出了地方治沙站承受的能力。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治沙站前期工作重点,应以巩固开发腾格里东西两线的边缘滩川地为目标,结合移民搬迁工程,动员民间力量,一边安置移民,一边治理沙漠,为进一步纵深发展,彻底解决北方区域环境恶化的问题奠定基础。腾格里沙漠的治理问题迫在眉睫,国家治沙研究部门的介入,直接推动了治沙工作的全面开展,县委决定加快移民搬迁力度,加快引黄向西的步伐,将黄河水尽快引进腾格里沙漠,为彻底治理腾格里沙漠,奠定坚实的人力物力基础。可以这样说,人类向沙漠进军的战役已经全面拉开了战幕,希望大家鼓足勇气,在同沙漠的斗争中做出应有的贡献!”

 

4.沙漠里 下午外

 

远:申雪莹带领的勘察设计组正在测绘导流渠和护渠公路的行进路线。收工后,他们在枪杆岭沙漠中宿营。按惯例,申雪莹正在用无线电给总指挥部汇报今天的测绘成果,组员们则在一个避风的沙湾里搭建宿营账篷,准备埋锅造饭。刘万忠弄到了两只野兔,准备给大家改善伙食,他把锅灶埋设好,开始生火做饭。他首先取了一升白面,和成面团,做成一根一根光洁绵软的面剂,然后放在一个面盆里饧着,这才开始切菜切肉。同志们陆续回到了驻地,纷纷喝过了水,然后四散开来采挖野菜,捡拾柴火。刘万忠用切刀敲着案板嘱咐大家。

刘万忠:“注意安全,不要走得太远。”

远:大家四散走开,诺诺连声。(淡出)

 

5.沙漠里 下午外

 

远:沙漠里,申雪莹和一名女队员一边说闲话一边寻柴寻菜。她俩忽然发现了一处开着紫红小花的沙葱。

近:一片沙葱生长得特别茂盛,墨绿的葱地上开满了紫色的葱花,怒放的葱花涂抹在茂盛的葱地之上,就像一块跌落在沙海中的彩云,使得褐黄单调的沙漠,立刻溅射出迷人的活力。

远:申雪莹和一个女队员欢快地跑向那片沙葱跑去。

近:申雪莹掐下一根沙葱,放在鼻子跟前闻。

申雪莹:“好葱!好葱!”

远:两个人高兴地采收起这块生长茂盛的沙葱。申雪莹忽然听到了一阵稀里哗啦的怪响,哗哗的怪响声中还夹杂着咝咝的鸣叫声。两个被奇怪的声响吓得愣住了。

近:申雪莹赶紧站起身,警惕地四处查看。

近(特):一条巨大的蟒蛇气势汹汹地吐着蛇芯。

远:申雪莹登时吓得禁了口,腿子一软,跌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另一个女队员吓坏了,她强打精神瘫坐在申雪莹身边,拼尽全力救助申雪莹,掐人中、捶胸、抹背,将申雪莹弄醒。

 

6.帐篷里 夜 内

 

远:驻地帐篷内,申雪莹的情绪一直稳定不下来,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哭着笑着,忽然惊叫一声,又昏死过去。

刘万忠(担心地):“这是惊吓过度掉了魂,要想让她清醒过来,得把魂喊回来,如果喊不回来,不光眼下清醒不过来,日后还要落下病根。”

队员们:“那就给喊吧,还等啥?你会喊魂,你给喊喊吧。”

远: 刘万忠取来一只碗,在碗里舀了清水,将水碗放在申雪莹头下,然后取来三根竹筷子,在竹筷上蘸上清水撮成一束,插在水碗里立住。立好筷子,他又在申雪莹的头上蒙上红布,然后让大家搀扶申雪莹到受了惊吓的地方去喊魂。(切)

 

7.沙漠里 夜 外

 

远:一行人在沙葱地边跪下,由刘万忠给申雪莹喊魂,大家发现这是一片长得非常旺盛的沙葱。

刘万忠:“这是土地爷的菜园子,她们扰动了土地爷的菜园子,被土地爷怪罪了。”

远:刘万忠拿出一些用绘图纸折叠成的纸钱在申雪莹的头上绕了一通,对着沙葱地磕了几个头,嘴中念念有词地祷告起来。

刘万忠(祷告):“张三大爷,你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今天娃娃们不小心冒犯了你的领地,被你降下神威吓走了真魂,吉凶不详,生死难卜,请您大发慈悲放还真魂,保佑平安无事,我给您老人家年年上香进贡,月月祭祀磕头……这是哄它高兴呢,它一高兴,就把魂灵儿放回来了。”

远:刘万忠把一些馒头渣子和白面撒在地上,又把那些纸钱点燃烧掉,这才高声喊起来。

刘万忠:“申雪莹哎——不要害怕!”

众人齐声应和:“不怕!”

刘万忠:“饿了吃饭来,冷了穿衣来。”

众人:“吃饭来了——穿衣来了——”

远:刘万忠捧起地上的一些沙土撒在申雪莹的身上……(淡出)

 

8.县医院 日 内

 

远:医院里,医生正在跟刘万忠等人谈话。

医生:“这是突发性精神分裂症,这种病是由极度惊吓引发的,虽然比较普遍,但治愈率却很低。”

刘万忠:“看得好看不好?”

医生:“怎么说呢?如果病人的意志力强,就会慢慢好起来,如果意志力弱,怕就不好治了。再说还有一个医疗条件的问题,医疗条件好,治愈的概率就高,医疗条件差,治愈的概率也就差。就我们医院的条件看,是很难治好这种病的。为了不耽误治病,你们还是最好到西安精神分裂症医院去看看,那个医院在治疗精神病方面,是全国最有水平的地方。”

刘万忠:“那就到西安去,刘涛在西安,正好用得上他。”(淡出)

 

9.西安医院 日内

 

远:病房里,申雪莹紧紧地抱住刘涛,傻笑着。

申雪莹:“我要做新娘啦!我要结婚……”

远:申雪莹笑一阵,忽然又哭起来,使劲用手拍打刘涛的胸膛。刘涛坐到病床上,把申雪莹搂在怀里抱着,用他宽阔的怀抱拥裹着申雪莹娇小的身子,给予申雪莹受伤的身心以无微不至地呵护和慰藉。申雪莹的神情依旧惊恐慌乱,她依偎在刘涛的怀抱里,用惊慌游弋的目光机警地打量着四周的动静,死命地搂抱着刘涛,一刻也不敢放松。申雪莹浑身冰凉,整个身体就像被强大的电流轰击着,在不停地颤抖着、颤抖着……

医生:“精神病病人的情绪是很不稳定的,不能太过激动……过分的喜悦和悲伤,都能加剧病情的发展。你应该回避一下好,有利于病人稳定情绪,恢复健康。”

刘涛(悲伤地):“我知道怎么办。”(淡出)

 

10.西安医院病房 半月后的中午 内

 

远:申雪莹从睡梦中惊醒,头脑完全清醒了过来,见刘涛趴在床沿上打瞌睡,心中不由一阵难过,眼泪忍不住流下泪来。正在打瞌睡的刘涛惊醒了,见申雪莹又在流泪,以为病又犯了,连忙起身安慰。

刘涛:“别怕,我在这里!”

远:刘涛一面安慰,一面赶紧爬上床去,躺到申雪莹的身边,像往常一样把申雪莹搂进怀里。

近:申雪莹完全清醒了,对刘涛的举动非常吃惊,羞得满面绯红,她想拒绝刘涛的搂抱,却又主动钻进了刘涛的怀抱之中。申雪莹被刘涛搂抱着,浑身像遭到了电击一般,不由又一次颤抖起来。刘涛忽然一阵伤感,不由流下泪来,泪眼婆娑中,他看见申雪莹的鬓角间已经有了几根白发,那几根白发被蓝色的发卡束拢了,掩藏在申雪莹乌黑的发间,若隐若现,就像申雪莹眼中欲泄还休的泪雾,使人更觉心酸。刘涛抬起手,用颤抖的手为申雪莹梳理头发……(淡出)

 

12.西安医院病房里      日    

 

远:申雪莹穿着病号服,正在绘制腾格里沙漠开发区规划蓝图。

近(特):图上,两个二十五号泵和三十号泵站被蓝色特别标注出来了,两条粗壮的蓝线伸向大漠深处,沿线的地名被明显地标注出来:海子滩、直滩、冰草湾、马路滩、黄花滩、白板滩、红水河。

远:忽然,病房门轻轻推开。申雪莹抬头观望,首先看见赵楠的笑脸出现在门中,紧接着,又看见了张学武,看见张学武身后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女郎。等不得申雪莹反应过来,赵楠喊着申雪莹的名字跑上前来抱住申雪莹。

申雪莹:“你们从哪里来?我不是在做梦吧?”

赵楠:“雪莹,我们看你来啦!怎么能是做梦?还有让你更高兴的事呢,这是让你绝对想不到的事!我们给你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你爸爸找到啦!”

远:申雪莹有些愕然,张学武递给她一封信,并把那个外国女郎推到她面前。

赵楠:“她叫刘佳,美国欧莱特番茄素制取公司的特使,代表你的父亲,前来看望你。”

远:申雪莹满腹狐疑地拉拉刘佳的手。

申雪莹:“对不起,我不认识您。”

张学武(语气凝重地):“你不必怀疑,她的确是申伯伯派来的……这次,我们前去美国考察,考察中,我竟意外地碰到了申伯伯……刘佳小姐就是申伯伯派来的,你看看信就知道了。”

近(特):申雪莹的双手剧烈颤抖,好不容易打开信。簌簌抖动的信纸上赫然写着一行字:“雪莹,我的儿,爸爸想你……”

远:申雪莹情绪失控,哭喊了一声“爸爸——”

近:申雪莹掩面夺门而去。(淡出)

 

13.医院休闲林区     日     

 

远:树林中,申雪莹坐在一个石椅上,伏在椅背上哽咽抽泣。赵楠坐在申雪莹身边,轻轻拍打着申雪莹的肩背,张学武坐在她们的身边,脸色凝重冷峻。(淡出)

 

14.幽静的小树林中      日       外 

 

远:林间小凉亭中,申雪莹、赵楠、张学武、刘佳正在谈话。

张学武:“我们到番茄素制取公司参观,公司老板介绍制取番茄素,说这是一名中国科学家的科研成果,并且介绍了我们认识这位科学家。我这才发现这个科学家原来是申伯伯。参观结束后,我到申伯伯家做了客,详细地向他介绍了你的情况。申伯伯和申姨流了很多泪,说非常想念你……他们生活得挺好的,有宽敞的楼房,也有私家车……刘佳小姐是公司派来的特使,专门前来负责处理让你出国的事情。”

远:申雪莹激动得又一次流下了泪水,张学武和赵楠也流泪。申雪莹用手中的手绢擦眼泪。

申雪莹:“确实太突然了,如果不是刘佳小姐在眼前,我真的会认为这是张学武在骗我……我一直认为爸爸和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请原谅,我又流泪了……我太激动了……”

刘佳(生硬的中国话):“申小姐,不要难过了,您应该高兴才对,您的爸爸要求我把您接走。他说,您在这里太苦,让您幸福。”

申雪莹:“我……我不能很快决定,我得想想……”

远:刘佳听到申雪莹这样的回答,觉得很不理解。

刘佳:“为什么,Mis Shen?”

申雪莹:“给我一些时间,我需要认真思考思考……”

 

O.S.画外音:父亲要接申雪莹出国,申雪莹不知怎么办才好,一边是父母的热切呼唤,另一边却是自己钟爱的事业和使她深刻眷恋的爱情。如果选择出国,那就意味着对事业和爱情的放弃,如果选择事业和爱情,则意味着放弃优裕的生活,辜负父母的热切期盼。面对这样的选择,申雪莹跌入了情感斗争的巨大漩涡,她的年轻的思想灵魂面临着现实的严酷考量。(淡出)

 

15.刘涛办公室      日     

 

远:办公室里,刘涛和申雪莹相对无语。申雪莹在低声啜泣,刘涛把双手垫在脑后,躺坐在沙发椅上,眼睛望着屋顶。

近:刘涛抱着头,伏下身子,长叹一声。

 

V.O.刘涛画外音:“原来爱情天生就是自私的呢,可我为什么至今还相信爱情是勇敢的献身呢?我早就应该明白,爱情本身就是占有!可是……可是爱情虽然是自私的,但我却认为,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绝不能以爱情的名义,以牺牲对方的利益满足自己的私欲。我坚信:伟大的爱情应该是一种责任,而不是庸俗的占有!”(淡出)

 

16.华山之巅      日     

 

远:华山山顶,刘涛和申雪莹临风伫立,大风翻卷着他们的头发和衣袂,苍茫云海在他们面前翻涌。刘涛一脸凝重,注视着云雾蒸腾中的华山云峰,声音低沉地跟申雪莹道别。

 

V.O.刘涛画外音:“去吧,什么都不要再想……就把它当作一场梦吧,让它永远深藏在我们的心底……”

 

V.O.申雪莹画外音:“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到美国去呢?为什么要将这样真实的现实变成梦呢?我不明白,一个人的活着,难道只是为了金钱、地位和名利?这个世界,难道真的不再需要真正的友谊?不再需要真正的爱情?为什么友谊和爱情,在金钱和名利面前是这样的软弱无能……”(蒙太奇)

 

近:申雪莹流泪的面容中叠映飞快行驶的列车。

远:美丽的安娜哭喊着扑向列车......

 

V.O.申雪莹心语画外音:安娜,安娜,为爱殉情的安娜,这个毕生为爱而苦苦挣扎的女人,她有着高贵的身份,她拥有权势,也拥有金钱,可她为着心中的爱宁愿舍弃一切,直至为爱抛弃名誉,抛弃地位,抛弃富有,甚至不惜抛弃自己心爱的孩子……但她最终没有得到真正的爱情,最终将自己的生命熄灭在了残酷的车轮之下!她真的失败了吗?没有!没有真爱,宁肯赴死!这是安娜最终的胜利——一种为了真爱,绝不向世俗低头的彻底胜利!

 

远:申雪莹站在华山之巅,脸上挂满了泪珠。她依偎在刘涛的胸前,听凭山风吹乱她的头发,吹动得她的红色的披风像旗帜一样飘扬翻卷。她举目远眺,看见十月的华山已是杜鹃泛红,银杏树的叶子片片泛黄,整个世界已是秋色满目。山天交接处,苍山如黛;云海苍茫间,苍鹰飞旋;挺拔而深黯的松柏,突兀于群山之巅,穿破云雾,舒展着劲挺的枝杈,傲视群峰,独立云天。在他们的脚下,是拔地耸立的大山,山崖上生长着古拙的龙柏,还有连绵成片的杜鹃。龙柏已然老去,枝枯叶疏,满目萧然,杜鹃树业已红叶凋零,枯萎衰颓…...(闪回)

 

17.刘涛家     夜     

 

远:申雪莹在灯下看书,刘涛在做作业。申雪莹放下书掩面而泣。

刘涛:“怎么了?”

申雪莹:“安娜死了。”

远:刘涛拿过申雪莹放在炕桌上的书,看申雪莹刚看过的内容。发黄的书页上叠映出呼啸飞驰的列车,安娜哭喊着扑向列车。

刘涛:“安娜是个怎样的人,她为什么要自杀?”

申雪莹(伤感地):“安娜是生活在俄国封建官僚家庭中的一个不幸的女人,她向往着美好浪漫的爱情,但生活却不尽如人意。没有爱,毋宁死。安娜在追求不到真正的爱情的时候,选择悲壮的卧轨自杀,这是多么伟大的行动啊!安娜,真是叫人心疼啊。”

刘涛:“为爱而死?太不值得了。难道世上那么多没有爱情的人,都应该选择自杀才值得让人尊重。安娜的是毫无意义。”

申雪莹:“安娜的卧轨自杀,这是对世俗爱情观、婚姻观的挑战和抗争。”

刘涛:“虽然是这样,但纯洁的爱情必须建立在尊重生命的基础之上。不管怎么说,人首先必须要生存,生存是人生的根本,人的为着生存而进行的一切努力都应该受到尊重。相反,那种所谓的为主义、信仰、精神或者信仰而主张放弃生命的死亡,不但不值得提倡和赞扬,甚至还可以认为是对生命的亵渎。死亡的本质是什么?是毁灭!是软弱!是对生命的放弃和蔑视!安娜完全可以挑战世俗婚姻带来的痛苦,她同样也可以为美好的爱情放弃财富、放弃名利、放弃权力、甚至可以放弃丈夫和孩子,但她绝对没有权力放弃生命!我坚决不赞成用毁灭的方式对抗世俗,我反对不尊重生命的人!因为这是最自私的表现,他完全不顾这样的行为会给社会、朋友、家人带来怎样的痛苦!他放弃的是自己的生命,但夺走的却是人们的爱和关心……”(闪回)

 

18.华山之巅     日    

 

远:山顶上,刘涛揽住申雪莹单薄的身躯。申雪莹把头靠在刘涛的胸前。

申雪莹:“我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没有事业。家乡的事业才刚刚起步,他们更加需要我的工作,我不能在家乡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去。人不纯粹是为了享受优裕的生活才苟活在人世间的。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真正有价值的生命却是无限的。生命的历程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过程,那就是真诚地做人,真诚地体验生活给予的一切,包括痛苦。”

 

V.O.申雪莹画外音:“让我们真诚地去爱吧!爱我们的生命,爱我们生命长河中的每一个时刻;爱我们的家庭,爱我们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爱我们的工作,珍惜生活给于我们的每一次实现价值的机会……我们完全可以不必考虑这种爱有多么伟大,或者多么渺小。只要真诚地爱着,就是一种永恒,就是一种无限。安娜最终为追求至纯至美的爱情而死去,但她对完美爱情执着追求的精神,却是永世长存的!只要有爱,世界就不会有真正的冰冷和黑暗!只要有了真爱,世界就会有希望……”

近:刘涛把申雪莹紧紧搂在胸前。

申雪莹:“我要回到工地上去,那里更需要我……”

远:刘涛用双手捧起了申雪莹的那张泛着红晕的脸颊……(淡出)

 

陆荣:作家

联系电话:1389356358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